5yo7q人氣都市异能 《漢當興》-第四百零九章 思考推薦-uoo3e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看着目光有些发愣,很明显是陷入到了自己思绪当中的蒋琬。
刘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悄悄的离开了这边,转而带着刚才一直充当背景板的陈到去四处巡视查看去了。
这汉德县他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是向如今这般视察工作监督修路筑道计划却还是头一遭。
而且再加之剑阁道的地形问题,这汉德县的地势关系,很多以前在其他郡县当中并没有出现过的问题都一并的爆发了出来,倒也是给蒋琬造成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别的不说,蒋琬到底还是荆州士人,并非是土生土长的益州本地人,对于某些特殊的益州地形地势,那些千奇百怪的地理变化,他还是多少缺一些经验的。
那少了这方面的经验关系,以至于蒋琬在这里是碰到了一些麻烦,这才导致了刘禅见到他时那般灰头土脸的样子,变得跟往常大不一样略显狼狈了些。
故而心中好奇的刘禅,自然是免不了对正在进行的工程有了要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现在蒋琬一个人在这边思考,就好好地让他冷静一下呗。
毕竟刚才他都情急之余连称呼都说混乱了,刘禅觉得还是得让蒋琬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毕竟世家门阀就算再怎么不可理喻,就算他之前貌似是轻描淡写的就搞掉了两家。
但是既然能够传承百年以上,既然能够在乱世当中屹立不倒,那么其人就肯定是不可以被随便小觑轻视的。
尤其是集一家之长为用,论说力量可能这些世家门阀还是差了一些,毕竟荆楚精锐和蜀中战卒的威慑力,还是要比那些所谓的家族私兵强出太多。
但要说智谋这方面,纵使刘禅对自己已经是比较自信了,也从来没说小觑过任何一个人。
但是实际上一人之力终有穷时,集众人之力,不说彻底的算无遗策但多少还是能够做到查缺补漏的。
一个人跟一群人相比,哪怕是在最高端的质量上有些差距,但刘禅也不敢肯定自己从来不会有失误的时候啊!
故而蒋琬觉得那些世家门阀好欺负,实际上他却只是单纯的看到了一面,或者说是被刘禅之前接连的两次辉煌战绩给骗了。
讲真的,刘禅现在可是的确没有要继续搞世家的念头,若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会忍痛自己出钱补偿那些伤亡致残的民夫劳役们了……
刘禅悄然离去,蒋琬意识是清楚的,但却是没有什么表示。
如此虽然有些失礼,但实际上刘禅自己都没有追究的想法,更别说蒋琬现在脑子里还在想着那‘过犹不及’四个大字!
好歹也是后来能够被评价为蜀中四相的存在,是跟诸葛孔明并驾齐驱的人才,哪怕这四相之称多少有些牵强附会,甚至可能诸葛亮一个人就占了五成之多。
可这也是蒋琬自己能力的证明,否则若他真没什么本事的话,怎么可能还会留名于世被人们所记住呢。
刘禅话中意思着重表达在过犹不及之上,很清楚很明显了已经,蒋琬这要是在没有什么察觉感知的话,那才叫真的太假了些!
之前蒋琬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压榨世家,怎么能够从世家门阀的口袋里面尽可能的掏出来一些好处,用以为公填补。
甚至蒋琬在自己发现益州内财政问题的时候,还曾经想过要拿世家门阀开刀,直接学习一下江东那边的盟友,随随便便找个什么借口就能够将自己的腰包给充实的满满当当。
那时刘禅在灭掉雍家之际,蒋琬有一瞬间都想要飞书建言,让他顺势就给南中犁扫一遍算了,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南中世家都给灭掉,收其财纳其地俘其人,如此三得之举可谓是收获满满。
但后来蒋琬自己又考虑再三之后,才发现当时自己的想法多少有些太天真了一些。
南中的局势复杂可不是一星半点的,他这个荆州士人外来者没有看清楚其中的内情实际上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相较于那些世家门阀而言,南中最让人头疼的,反而是蛮夷作乱异族的不安分动荡!
相较于益北这些世家的问题,南中世家门阀虽然也有着许许多多的问题,但他们的存在恰恰还起到了限制蛮夷的作用。
这一点对刘禅,对刘备的重要程度,却又是远远也要高于那些南中世家所带来的弊端。
所谓利大于弊,只要是有着足够的收益,容忍的底线也一样是会渐渐拔高的嘛……
而再反观益北的世家,蒋琬一直以来都觉着这些家伙尸位素餐,占据了益北绝大部分的资源,却是只为益州付出了不多的东西。
让这些世家多付出一些怎么了,蒋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一句‘过犹不及’,却是彻底让他明白了,原来他一开始就是有些将事情想得太简单,完全没有过多的深入考虑过。
也许蒋琬是被刘禅的战绩给晃的有些失神,也许是因为那一点点的私心作祟,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世家门阀的强大体量。
真以为被刘禅灭掉的李家就只有那么简单吗?
真觉得雍闿是什么无脑之人不成?
若不是李家太跳,觉得刘禅好欺负可以站出来搞事情,将决定胜负的方式选成了他最不擅长的硬碰硬。
转而若是在他们最习惯的市场经济,粮食田亩上做手脚,恐怕刘禅想要解决李家也不是那么轻轻松松的事情。
再反观雍闿,就说以雍家的体量,在建宁郡肆无忌惮的样子,刘禅都不敢说直接带人打到雍家的老巢去,反而还是打着别的旗号悄咪咪的暗中行事。
若不是后来雍闿太狂,太放肆,没有将刘禅放在眼里觉得他弱小可欺,以至于在邛都县碰的头破血流,到最后被刘禅趁机一波反杀,结合着黄老爷子的援军,给雍闿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社会毒打的话。
刘禅没准现在还待在南中那地方,苦苦想着怎样解决掉雍家的麻烦呢……
可能也许,这些虽然是假设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但却不能用某种特殊的情况来代表其他的普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