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kag超棒的小說 無限武俠冒險 ptt-第三百五十章:虛幻閲讀-ccudp

無限武俠冒險
小說推薦無限武俠冒險
就在这一瞬间,夏云墨骤然出现在虚竹的面前,一掌拍出,劲力刚猛,开碑裂石,碎金断玉,直如等闲。
“阿弥陀佛!
虚竹也是大宗师一流人物,虽然年轻,但反应却极为迅疾。
他发出宛如洪钟大吕一般的佛号,这声音中竟似也蕴含着真言之力,汹涌如潮,震的众人双耳中嗡嗡作响。
同时,虚竹向前踏出一步,手掌凌空按去。漫空之间,顿时生出重重异像,是有一尊百丈巨佛盘坐虚空,朝着夏云墨按去。
轰!!
两人甫一交手,便是惊天动地。
巨大的轰鸣声好似无数霹雳,同时爆炸开来,滚滚雷音响彻整个少林。
两人交手之地,更像是掀起了一道巨大狂飙飓风,席卷着脚下十数丈之内的无数破碎地板,四面八方飙射而去。
轰轰轰轰!!
夏云墨与虚竹展开闪电般的交手,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好是成千上万的雷霆同时炸炸裂。
雄浑的真气四溢,劲气荡漾开来,即使余波也有摧枯拉朽般的力量。
他们两人的战斗,似乎比起夏云墨和庄聚贤的战斗更加惊心动魄,破坏力也更为凶悍。
一座座佛殿嗡嗡颤鸣,接着出现绽出无数碎痕,最终抵不过凶厉劲气的侵袭,轰然崩塌,寺中佛像、香火随之湮没。
一群和尚气的咬牙跺足,这一战后,不说其他,单是重建佛殿就要耗费大笔的时间与金钱。
两人飞速交手,眨眼间就过了百招,却不分胜负。
就在此时,虚竹浑身弥漫出一股庄重,威严,宛若佛陀神圣的气息。
他的身形似乎无限拔高,仅仅是片刻之间,便是与天平齐。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庞大的存在感充塞天地,任何事物在他面前都小如蝼蚁。
“我佛慈悲!”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浩荡的佛音弥漫整个天地。
在这一刻,虚竹仿佛真真正正的成了如来降世,就连无数僧人也忍不住顶礼膜拜,如若神圣。
他张开一只大手,五指轮转,从天而降,像是封锁了一切空间,无论任何事物都难逃他的掌心。
夏云墨大吼一声,一拳挥击而出,雄浑的气血冲天而起,一股股惊人的热量从他体内弥散出去,好似巨大的火炉,烘烤天地。
轰!!
拳掌交击,却都带着超乎凡人想象的力量,周围空间蓦然动摇起来,所有人都好是怒海汪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颠覆的可能。
在这一记毫无花哨的碰撞中,夏云墨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出数十丈,然后重重的砸在地面上,令整个地面下沉了数尺。
“噗!”
夏云墨躺在大坑之中,他衣衫破碎,骨骼断裂,浑身肌肤崩裂出无数伤口,欲要挣扎着起身,却吐出一口鲜血,连站也站不起来。
一众武林人士看的目瞪口呆,先前夏云墨的给众人感觉是修为深不可测,仿若天人。
可转眼间,就被虚竹打倒在地,实是给人很梦幻的感觉。
有人吃惊,有人震动,有人却是在狂喜。
“哈哈哈哈,你这恶贼,去死吧!!”
叶二娘眼中闪过疯狂之色,面露喜意,抢过旁边一个武林人士的长剑,“呛啷”一声,拔剑出鞘,向夏云墨刺了过去。
叶二娘实是俱极、恨极了眼前这人,恨不得将夏云墨千刀万剐。
所以叶二娘一见虚竹隐隐露出犹豫之色,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人刺死了。
“不要!”
隐隐中,似乎有一道熟悉声音传来,十分急切,但已经近乎疯魔的叶二娘却已懒得理会了。
“嗤”的一声,长剑已经穿透了夏云墨的身子,鲜血顺着剑身缓缓滴落。
夏云墨的眼中带着惊愕之色,似乎还不可置信。
剑已从他胸膛拔了出来,鲜血也像是箭一样飞射而出,如雨点般洒落在叶二娘的脸上、衣服上。
在这时候,叶二娘心中升起大欢喜,大愉快。
她扬天大笑,笑声中充满了疯狂之意。
可就在此时,叶二娘忽然发现,四周景物似乎发生了改变。
先前夏云墨与虚竹战斗,导致一片寺庙坍塌,山林催折,狼藉一片,宛如天灾过境。
可此时虽还是坍塌了许多建筑,但战斗波及的范围却明显小了很多。
而四周的武林人士中,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叶二娘,少林弟子更是愤怒至极,几乎就要上了撕了她一般。
“看来你并没有幡然悔悟,心中的“魔”反而更加深沉了。”那宛如梦魇的声音再次传出,接着又是一声叹息。
是他!
是他!!
叶二娘脑袋一偏,就看到了夏云墨站在不远处,摇头叹息。
他没有死!?
那我杀的又是谁!?
叶二娘发怔了片刻,终于回过神来,低头瞧去,却是一个僧人倒她面前,双耳招风,嘴唇上翻,不是虚竹又是谁?
此时的虚竹胸口被刺了一剑,双眸无神,已然没了气息。
“我……我……为什么……”
叶二娘身子一颤,手中沾血的长剑已经掉在了地上。
看着横死在眼前的这个和尚,她的心中泛起一股莫大的悲痛,双眸中眼泪止不住的滴落。
原来,叶二娘先前所见种种,都是夏云墨随手布置下的一道幻境。她所见所闻,皆是虚幻。
夏云墨也的确向虚竹出手了,而且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轻易就将虚竹击败。
可在叶二娘的眼中,却是夏云墨重伤倒地,让她欣喜若狂,接着便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至于幻境中的喊声,便来自少林方丈玄慈。
只可惜,叶二娘出手太快,太狠,太决绝,根本不给人阻止的机会。
“叶二娘,你想知道你儿子的下落吗?”夏云墨再次开口。
“儿子,对,我的儿子……”叶二娘陡然一个激灵,从莫名的悲痛中走了出来,目光中带着哀求的望着夏云墨。
“你为什么不看一看这小和尚的后背,屁股,有没有香疤。”
话语很轻,但在叶二娘听来,却感觉到无比的恐怖与阴冷。
骨髓、心脏都仿佛在此刻被冻结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