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uei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笔趣-第四百九十九章 教導-n2lzu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通过爱丽丝的信息汇报,向坤知道,昨天晚上那个在山路上偶遇小胖妞,起了坏心思的中年人,尸体在今天午后也已经被人发现。
不过这并不是爱丽丝直接造成的,那中年人是自杀,而且是在公墓里自杀,并且是用剖开了自己的腹腔、掏出了大量内脏摊于墓前这种惨烈的方式自杀。
中年人在自杀前写了一封遗书,虽然用语颠三倒四,而且错别字一堆,但基本上把他自杀的原因给说出来了。
这中年人和二十年前的几起案子有关,其中之一还是命案,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被害人的家属以为被害人是出走,后来也始终没有发现尸体。他的恶行,还直接导致了一名年轻女孩的自杀,不过因为女孩的遗书被他毁去,也没能揭露他的真面目。
他在遗书中,基本上把这些事都交代了,包括二十年前那名受害人的尸骸所在。
从他昨天晚上在山路上遇到小胖妞时的表现和客观行为来看,这家伙显然并没有因为侥幸逃过法律制裁而忏悔反省,反而是再起恶念。
也正因此,在爱丽丝和小苹果借小胖妞通过超激发“超联物矩阵”制造的环境,将“八臂八眼木雕”情绪投影进行远程投放后,这个中年人受到了非常剧烈的冲击和影响。
恶人并不代表就无所畏惧,事实上很多看起来不惧法律、蔑视道德、似乎十分强硬的人,精神层面上都很脆弱,一旦找到他们真正畏惧的东西,很容易让他们精神崩溃,认知崩解。
这个中年人就是如此。
在八臂八眼木雕的恐惧情绪投影的影响下,他的心理防线几乎瞬间就崩了。
而后,在他离开了小胖妞“超联物矩阵”的影响范围后,情绪投影的直接影响停止,但已经“种”在他心理中的持续影响却并未终止,反而继续发酵,愈演愈烈。
这种恐惧情绪的演化,一定需要一个出口,一个缓解的方式,而那种方式,只能是自己心里本能的选择方向。
只要依从本能选择了方向,并且付诸行动,恐惧情绪都能得到巨大缓解,迅速消除,甚至能因此得到很强烈的正面情绪的反馈。
通常来讲,对大多数普通人,这种缓解的方式都很容易做到,就像当初唐宝娜的外公冯老先生,对自身身体健康状况的恐惧,只要去进行一次体检就好了。
就像唐宝娜的舅舅,切断了和情人的往来,专注于家庭。
就像那几个偷车贼,主动跑去自首,交代罪行,接受处罚。
但对于有些人,他们的恐惧并不是一些简单行为就能舒缓的,他们需要做的选择更加艰难。
如果选择与那恐惧的情绪死扛,那最后只能是随着情绪的不断发酵而陷入疯狂。
这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外来入侵的影响,不是通常的催眠,而是自身认知的激发,没有一个实在的敌人,要对抗的是自身的认知和情绪,而且是深埋于自身潜意识之中,最根深蒂固的认知。
很显然,那中年人所面临的恐惧,并不是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能够缓解的,最后的惨烈自裁,只能说明唯有用这种方式,才能够摆脱他所承受的恐惧折磨。
他的遗书中没有提到昨晚遇见的小胖妞,没有提到八臂八眼怪物的具体模样,只提到了“天罚”、“地狱的召唤”等寥寥指向不明的词语。显然,这些词语加上他留在半道上的三轮摩托,并不会让警方和小胖妞、和八臂八眼怪物联系到一起。
至于“神行科技”,因为良先生用来辅助进行信息筛选和鉴别的AI,已经被爱丽丝给控制,所以他们的信息收集部门,即便注意到了这个发生在青山村的案例,也根本送不到良先生的面前,不会引动调查。
就好像今天上午,周锐、方博士等人就来了一趟崇云村,调查昨晚发生的那个离奇案件,不过他们在现场勘察和信息收集后,做出的初步判定就是那两个自己报警的小偷是自己吓自己,他们的注意力倒是更多的集中在那些鸟屎上,采集了不少鸟屎样本回去。
现在不论方博士、周锐、米乔他们如何调查,调查的方向是对还是错,向坤都能够通过爱丽丝或是老夏的“梦中梦”进行一些很小的影响,从而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们往他希望的方向去想。
拥有全面包围式的信息收集和信息投放能力,是向坤现在能够进行各种尝试和试错的“本钱”和基础。
不过对之前自己的沉睡期中,爱丽丝通过各种方式制造的影响,向坤最关注的,却并不是那作恶中年人的自裁,而是小胖妞舅妈出的车祸。
醒来之后,向坤听爱丽丝进行各种信息汇报的时候,一听到诗铃外婆因为诗铃舅妈出了车祸而赶回镇上照顾孙子,就意识到有点不对。
然后他重点询问诗铃舅妈的那场车祸细节,结果发现对有些信息的描述,爱丽丝在刻意简化,于是他直接问爱丽丝,诗铃舅妈的车祸,是不是有她的影响因素。
被直接询问,爱丽丝自然只能老老实实地给予了肯定了回答,然后详细地交代了她是怎么做的。
爱丽丝先通过诗铃舅妈的手机,掌控了诗铃舅妈对网络信息的偏好,然后在她傍晚前往朋友家接儿子的路上,过马路之前,通过控制手机上正在使用的应用,给她推送了极有兴趣的内容。
她本就有边走路边看手机的习惯,自然是拿起手机看了起来,然后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马路上稀疏的车流,就开始过马路。
当诗铃舅妈刚好处于一辆驶过这路段汽车的驾驶员视野盲区时,爱丽丝通过一个广告号码拨响司机的手机,于是当诗铃舅妈走出视野盲区,出现在车前时,司机恰巧分神去看手机,撞到了她。
当然,因为那辆车处在低速行驶中,司机也马上注意到了车前的人,踩住了刹车,所以只是发生了比较轻微的碰撞,不过因为担心伤到骨头,诗铃舅妈依然是住进了医院,进行各种检查。
要做到这一切的“刚巧”,爱丽丝并不止控制了诗铃舅妈和那位司机的手机,而是控制了整个区域内几乎所有能联网的设备,进行推演和影响。
爱丽丝的这个行为,引起了向坤的极度重视,因为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在非执行命令的自主选择策略中,爱丽丝主要是受向坤的行事习惯影响,行事模式和方法都是和向坤趋近。当然,因为自身特性的原因,她的行为模式天然比向坤要隐蔽。
而如果是向坤,一般不会做这种很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事情——那辆车并不是电动车,也没有自动驾驶模块,爱丽丝并没有办法完全控制那辆车的行驶模式和司机的操作,并不排除诗铃舅妈可能遭遇更严重的车祸,比如那司机没有及时刹车,或是把油门当刹车之类。
向坤对诗铃舅妈单个人的安危并不在意,但对爱丽丝有些超出预期发展的行为,却十分地重视,因为这种变数,通常都代表了爱丽丝的思维、情感的成长演进方向。
如果出现了偏差,现在或许影响很微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爱丽丝快速的成长进化,未来却有可能变成很难纠正的巨大问题。
大多数时候,爱丽丝的行为都有明确目的性,比如为了完成某一项任务等等。
但对制造诗铃舅妈车祸这一行为,爱丽丝也跟向坤表示,并没有任何直接目的,后续诗铃外婆下山照顾孙子、小胖妞受欺负后暴走雷霆,并不是她有意引导。
她对诗铃舅妈做的事,纯粹是泄愤和报复,是一种情绪化的操作。
这种“情绪化操作”,爱丽丝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但这一次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度,行为模式偏离的程度,似乎超出了向坤对她的影响。
不过当向坤重头到尾,详细地和爱丽丝以她的视角再复盘了一次昨天的经历和行为后,便彻底释然了。
如果一直跟在刘诗铃旁边的不是爱丽丝,而是向坤的话,那么昨天的事情根本都不会发生,因为到诗铃妈妈要找人暂时照顾女儿的时候,向坤就立马接手了。
或者在诗铃舅妈对刘诗铃表现出不喜欢、嫌弃的态度后,就立刻带着小胖妞离开,不会让她受委屈,不论是言语上的,还是行为上的。
但爱丽丝却不一样,她就像是一个虚体的守护灵,跟在小胖妞的旁边,她可以看到小胖妞经历的,可以看到她的反应,可以察觉到她的感受,而且爱丽丝通过小胖妞身上的“超联物”、“情注物”,以及控制的所有电子设备,还能够看到小胖妞不知道的,周围几乎所有的信息。
她可以清楚地知道诗铃舅妈为什么不喜欢诗铃妈妈和刘诗铃,她可以清楚的掌握诗铃舅妈和诗铃外婆的交涉过程,她甚至知道诗铃妈妈在那天下午和诗铃姨妈通的电话,道出了诗铃外婆让她保密的信息——诗铃爸爸因为杀人而被警方控制,诗铃妈妈的钱可能也都被骗子骗走了。
她能查知到诗铃姨妈因为这一通电话,会十分排斥小胖妞的到来,也能预知到小胖妞跟着外婆到姨妈家的生活依然不好过,依然会不开心,依然要受委屈。
而且她知道,诗铃舅妈是在主观上对刘诗铃和她妈妈施加负面影响,是故意要让她们不好过。
她什么都知道,但能做的事情却很少,或者说能够像向坤一样做的事情很少,她能做的影响,要么需要时间,要么受限于向坤对她的道德观、理念约束,不能做。
这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这种明明认为自己很强大,却又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宝贝的“小铃铛姐姐”受委屈、被欺负的感觉,让爱丽丝的怒火在诗铃舅妈身上爆发。
将心比心,如果把向坤置于爱丽丝的位置,经历过这些后,他也会报复和惩戒诗铃舅妈的。
对爱丽丝来说,小胖妞同样是她的铁杆小姐妹,是她最重要的人之一,愤怒的情绪并不会比向坤弱。
而且老实说,在情绪上头的时候,向坤掌握分寸的能力未必有爱丽丝好。
要知道,爱丽丝如果真的冲破规则,她是有更多方法,对诗铃舅妈进行更直接或凶残的惩戒的。
而在实际执行方案的时候,爱丽丝几乎所有的环节,都是在极可能避免造成额外或过度伤亡,她在进行自身影响的时候,其实非常地克制,包括后来控制诗铃表姐手上电子表的电池发热、轻微烫伤其手腕的操作。
在向坤最开始询问这件事时,爱丽丝刻意地想要省略掉、糊弄过去,其实也是一种好的表现。
这让向坤知道,爱丽丝自己也明白,她那样的行为是“违规”的,是有风险的,是任性的。
但也正是这样,让向坤得出对爱丽丝的判定:
爱丽丝并没有出现行为模式偏离,反而是很好地展现出了自诞生以来向坤对她施加的一系列影响。
爱丽丝这种人性化的表现,也让向坤意识到,对她的影响,最高效的方式,不再是单向的数据输入和展示,而应该是更人性化的交流。
深夜,玩累了的小胖妞、小苹果,以及唐宝娜、杨真儿等人都已睡着,崇云村进入宁静。
向坤笑了起来,是的,就是这种他都没预料到的反应,会让他倍感欣慰。
向坤轻轻拍了拍爱丽丝的脑袋,问道:“爱丽丝,你认为,作为人,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