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0ze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原始部落大冒險 txt-第兩千九百二十五章 危險信號讀書-s16e0

原始部落大冒險
小說推薦原始部落大冒險
“运气不会这么背吧。”
风云在空中向下方扫视了一遍,居然没有发现一个怪物的影踪,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过他也没有过于失望。
根据以往的经验,从诡异之海中上岸的怪物虽然有一定的数量,但是相对于陆地的面积,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看的。
再说了,它们都是活的,是会自己移动的,并不是像是植物一样,种在什么地方,就不会动换了。
他所在这片区域看不到怪物的影踪,也算不得不正常。
尽管无法马上找到怪物,会耽误他的研究,但他相信,只要去进行寻找,应该还是能够找到的。
又向四下仔细看了一遍,在确认确实不存在怪物后,风云想了想,从空中降落下来,然后将感知力给释放了出去。
很快,以他为中心一大片区域就变得清晰了起来,各种肉眼看不到的仔细纷纷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也许是这一时段内是运气真的不算好,在感知力所抵达的范围内,依旧没有发现任何怪物的留下来的痕迹。
也就是说,不仅是这这片区域内现在没有怪物,在过去,也没有怪物到来过。
他没有纠结,很快就选定了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他刚刚在空中可不仅仅只是关注了怪物们的存在,还对周遭的环境进行了观察,该去什么地方,他已经做到心中有数了。
风云移动的速度算不上很快,却也不算慢,太快了,感知力有可能会忽略了一些细节,进而错过重要的线索,而速度太慢了,则会影响到搜索效率。
这难不倒他,他经过了一番调整之后,就寻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尽管暂时还是没有找到怪物,甚至是怪物留下的痕迹,也还没有发现,但他心中并不着急,因为他觉得这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他只要愿意寻找,是绝对会如愿以偿的。
他会这么有信心,是他发现他的感知力在进入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阶段后,不仅可以搜索的范围变得广大了很多,效果也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如果说之前,他用感知力进行搜索,算是处于一种类似于在薄雾中的状态,尽管能够看到,却算不上很清楚,距离越远就越不清晰,那么现在薄雾就已经是不复存在了。
加上这一次搜索范围提升的确实有些多,达到了之前的三倍左右,这还不是他的极限。
综合起来,他现在的条件可比之前好得太多了。
他之前都能够找到怪物,最终收获颇丰,那么没有道理,他这一次就会落得一个两手空空。
不知道是心态的改变,让他的行为模式受到了影响,还是他的运气开始变好了。
仅仅过了不到一刻钟,他就有了发现。
他通过感知力发现了可疑的痕迹。
他想都没有想,就决定追踪下去。
相较于之前,他的实力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提升,说得狂妄一下,现在还位于陆地上的怪物,他已经不大放在眼中了。
就算重现了上一次的情形,有很多的怪物聚集到了一起,他非但不会觉得危险,反而会打心底里期待,因为这不但会让他节省时间再去寻找,还能够让他再好好地收割一波。
循迹追踪,风云的速度相当快。
这一次怪物留下的痕迹,从种种迹象上判断,已经算是比较老了,至少比他上一次发现的多数痕迹都要老上一些,但是追踪的难度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低。
他知道这是他的感知力进入了新阶段的功劳。
就这么搜索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风云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是他已经发现了目标,也不是他发现怪物留下的痕迹出现了问题,难以再追踪下去了,而是他发现了新的怪物留下的痕迹。
它距离他现在追踪的痕迹只有不到三百丈的距离,是他循迹追踪的过程中,它自己闯入了他的感知力搜索范围。
他停下来,只是一时间之间不知道是沿着原来的痕迹,追踪下去,还是改弦更张,放弃老的,去追踪新的。
这里的新老并不仅仅代表发现时间上的先后,也是两种痕迹的状态的一种体现。
他新发现的怪物留下的痕迹确实要比他现在所追踪的要新上不少,通过感知力的角度去对比,就显得更加明显了。
如果他他之前追踪的痕迹,是一条山间小路,有些地方还被野草树木给侵占了,需要进行辨识,才能够继续前进,那么他现在新发现的痕迹,就是一条经过了整修的道路。
顺着它追踪下去,根本不用担心会出现跟丢的情况。
两者相差得确实有些大,不过反过来,他的纠结就显得有些不好理解了。
按照常理,他应该果断选择放弃现在追踪的痕迹,沿着新痕迹去进行追踪才对啊。
毕竟只是怪物留下的痕迹而已,也不存在什么念不念旧的问题。
要知道他现在最紧要的是找到怪物,继续他的实验,这对他非常重要,因为不出意外的话,他再想靠近诡异之海将会变得非常困难和危险。
只是他觉得他原本追踪的痕迹好像有些特别,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他也说不清楚。
只是他的直觉告诉,论对他的重要性,他现在追踪的痕迹的主人是要强于新发现的痕迹的主人的。
他一贯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次也不例外。
此外,他已经进入了质变阶段的感知力,也从两只怪物留下的痕迹发现了一些区别。
尽管还不是很明显,但是却足以对他的判断产生影响了。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将目光从新发现的痕迹上撤了回来,继续沿着原来的痕迹追踪了下去。
过了一会,他就发现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那条被他抛弃的痕迹和他现在追踪的痕迹在接下来的一段路程中,相距的并不是很远,基本上都没有超出他的感知力的搜索范围。
也就是说,他虽然选择了原来的痕迹,新的痕迹的情况,也处于他的掌握之中。
这对他算是一个好消息。
多一条线索,就多了一分找到怪物的几率。
根据以往的经验,发现了怪物留下来的痕迹,并不意味着就一定可以找到怪物。
他就曾经不止一次,找着找着,痕迹就消失不见了。
这倒不是说这些留下痕迹的怪物凭空消失,有的是它们改变了行进的方式,不再接触地面,有的则是被其它的能够离开地面行进的怪物给干掉了。
现在两个怪物留下的痕迹都处于他的掌控之下,一个出现了问题,他还可以沿着另外一个继续进行追踪,不用担心彻底失去了目标。
只是仅仅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他就发现他新发现的痕迹消失不见了。
至于它为什么会消失,他也弄清楚了。
事实上,他都没有刻意去进行找寻,答案就已经自己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新痕迹消失的地方,他发现了一些打斗的痕迹,应该是痕迹的主人遭到了攻击,结果不敌攻击者,被掳走了。
风云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怪物消失的地方,想要寻找一些有没有袭击者的线索。
从诡异之海中上岸的怪物也遵循强者更容易生存的规则。
通过打斗的痕迹,可以分析出,偷袭者的实力显然要强大很多,痕迹的主人几乎没有进行什么反抗。
偷袭者实力强,要是他可以追踪到它留下的痕迹,它在他找到它之前,被其它怪物干掉的可能性应该会小不少,不至于出现做无用功的情况。
很可惜,他未能够成功。
袭击者留下的痕迹非常少,在完成袭击后,就带着猎物离开了。
更为重要的是,它恰恰属于风云最不愿意见到的怪物种类——能够脱离地面进行移动。
面对这一类的怪物,哪怕他的感知力又有了非常大的进步,进入了质变的现阶段,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
除非他抵达时,怪物刚刚离开,并且还需要条件合适,比如没有起风之类的,他才有可能进行追踪。
可是成功机率,依旧会远远低于追踪在地面上留下痕迹的怪物。
风云很快就将注意力给收了回来,定了定心神,就沿着他最先发现的痕迹追踪了下去。
就这么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风云就发现他的直觉这一次又对了。
他停留在一堆凌乱的战场前面,仔细观察。
仅仅过了不到一分钟,他就已经确认了,他追踪的怪物发动了攻击,并且很有可能是偷袭。
它成功了。
这引起了他的很大关注,甚至连表情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发现它偷袭的并不是和它一样,同时来自于诡异之海的怪物,而是陆生的怪物。
但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它突袭的怪物,他竟然认知,并且还相当地熟悉,是一个蝗虫人。
不会错的,就是一个蝗虫人。
他在战场上发现了蝗虫人的甲壳,尽管只是很小的一块,还没有小指甲盖大呢,换作了一般人,不要说通过它确认它的主人的身份了,就是单纯发现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和泥土混合在一起,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心念一动,风云就将蝗虫人的甲壳残片给摄取了过来,放在掌心,仔细观察,发现它的上面有着不少的裂纹,应该是蝗虫人遭到了重击,甲壳承受不住,而裂开脱离的。
他对蝗虫人算得上相当熟悉了。
仅仅过了片刻,他就确认了这块甲壳原来所在的位置,位于它的身体左侧后方,大约是小肚子的外侧。
这一点也进一步佐证了是他当下追踪的痕迹的主人是主动发动偷袭的,要是正面进攻的话,它击中的就不是这个位置了。
将甲壳碎片翻转过来,又看了一遍,风云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了一丝担心。
他在担心蝗虫人没有死,并在怪物的逼迫之下,交代了这个空间通往金龙部落所在空间的通道。
虽然这种可能性应该不会很大,但是他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的担心一旦不幸成真的话,后果将会非常非常严重。
五指一收,风云就将蝗虫人留下的甲壳碎片给紧紧地攥在了掌心,随即沿着怪物留下的痕迹追踪了下来。
与其在这里担心,倒不如尽快找到怪物,真相如何,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相较于之前,重新开展追踪的风云的速度明显要快了不少。
在完成了对蝗虫人的袭击之后,怪物留下的痕迹变得清晰了很多,让风云追踪起来变得容易了很多。
这意味着他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找到它,他能够将速度提升这么多,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
然而风云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变好,相反,他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眉头紧蹙。
说心里话,他宁愿怪物留下的痕迹不要变得清晰,因为他已经推测出了痕迹变清晰的原因,而这恰恰是他所不愿意见到的。
怪物留下的痕迹会变得清晰,是它的体重增加了。
再结合它偷袭了蝗虫人,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它将蝗虫人带在了身边。
这对风云而言,可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在过去,他不知道没有见过来自于诡异之海的怪物攻击陆地怪物的情况,但是一旦成功了,前者往往会立刻将后者给吃掉了。
就算吃不完,也会直接丢掉了,而不会携带在身边。
可是这一次的怪物偏偏就这么做了。
这显然是违背他对来自于诡异之海的怪物的认知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再加上先前他心中冒出来的可怕可能,让他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连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更为要命的是,怪物留下的痕迹并不是很新鲜。
就算它做出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也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他想要阻止都做不到。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