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dmk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ptt-863、渣男和舔狗的自由轉換推薦-zrg6o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现在汪峰和“果壳陈”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曝光度被陈汉升轻而易举的“抢”去了。
当然了,另一个原因就是朴正洙曝光的信息,真实度看起来比较高,因为就连陈汉升脚踏两只船的对象都一清二楚。
一位是建邺财经大学的大四学生沈幼楚,老家是川渝的,她同时也是“遇见”奶茶店的法人代表;
一位是是东海大学的大四学生萧容鱼,她和陈汉升是一个高中的,同时也是“容升律所”的主任。
虽然沈幼楚和萧容鱼属于不同的学校,各自的人生轨迹也不一样,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部是各自学校的校花。
陈汉升本身就具有话题性,再加上“情感纠葛”比“手机爆炸”有趣的多,所以这条新闻出现后,果然就像三星预料的那样,立刻分担了大部分压力。
大家一边吃瓜验证真伪,一边等着果壳澄清发声。
毕竟陈董diss三星这么久,三星给他整点黑材料,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趁着这个空档,无聊的网友虽然进不去东大和财大的BBS论坛,不过贴吧是没有门槛的,他们都跑去两个学校的贴吧索要照片。
萧容鱼照片都是公开的,迎新晚会上都有她弹古筝时笑靥如花的身影,所以很轻易就能找到。
沈幼楚虽然很少拍照,不过她每年都是国家奖学金的获得者,那个时候都会拍一张照片放在财大官网,没想到也被网友们挖出来了。
看完两个女生的照片,很多男生都觉得,emmm······有时候也真不能怪陈师兄花心。
······
这条新闻出来后,陈汉升也没有闲着,他立刻指示把三星手机爆炸的剩余案例全部曝光,既是报复,也是转移注意力。
对三星来说,这个月真他妈像过年一样,“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就是这些鞭炮有些贵,股票已经蒸发了几百亿人民币了。
紧接着,陈汉升就开始接电话解释。
首先是父母,对于这种知情人,陈汉升都没空说太多,只说自己会处理好,不用太担心。
不过陈兆军还是提醒一句,记得给老萧打个电话。
陈汉升不由感叹老头子想的真周到,自己差点忘记了。
其次是王梓博、聂小雨和妹妹陈岚这种“工具人”,陈汉升亲切的让他们“滚一边呆着,不要来打扰英俊哥”。
然后就是学校的领导,生意场上的朋友,各种各样的熟人,陈汉升都得一一解释。
“陆校长,我承认大一时犯过错误,可是后来已经理清楚了,狗日的三星忒不要脸,他们怎么不把我小时候打架罚站的事情拿出来说呢。”
“程董,我承认大一时犯过错误······狗日的三星忒不要脸······”
“钟头,我承认犯过错误······三星忒不要脸······”
“······我承认······三星不要脸······”
这些圈子里,除了陆恭超觉得这件事需要慎重对待,其他人都觉得无所谓。
陈汉升很理解,老陆毕竟为人师表,现在又是财大二本冲一本的关键时刻,自己这个榜样出现了形象问题,说不定就会有影响。
至于钟建成这种“洗浴中心”的老会员,他的理念就很真实。
“你都这么多钱了,就算每天花1万,这辈子都花不完。”
老钟大大咧咧的说道:“多找两个妹妹帮你花,怎么了?”
陈汉升感动的热泪盈眶,要是大家都像钟建成这样不要脸就好了。
还有一些同学,或者学生会的下属都打过来关心,实际上这种感觉很不爽。
虽然陈汉升早有准备,不过现在就好像借了校园贷,因为没有及时还款,通讯录被炸了一样,每个人都打过来询问真伪。
等到应付完这些人,陈汉升想起来打给了萧宏伟。
“喂,萧叔。”
陈汉升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下班没,方便说话吗?”
“你不要绕弯子,有什么就直接说。”
萧宏伟语气并不好,他现在能接陈汉升电话,还是看在某个没出生小家伙的面子上。
“今天三星那个新闻啊,我想解释一下。”
陈汉升态度没什么变化,依然像晚辈和长辈说话的口气:“其实那是个误会,他们说的是大一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我的确犯了错误,您是知道的,后来我全部改了。”
“你真的改了吗?”
老萧反问一句,有一股审讯犯人的味道。
“改了改了,绝对改了。”
本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传统思想,陈汉升一口咬定已经改邪归正。
“哼!”
萧宏伟哼了一声,看得出根本不相信。
陈汉升已经做好准备要挨骂了,没想到过了一会,老萧直接跳过了这件事。
似乎相对于另一件事,“三星的报道”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听说,你上个月去美国了?”
老萧突然问道。
“昂。”
陈汉升有些诧异,不过他反应很快,立刻“腼腆”的回道:“我去看看小鱼儿,顺便在那场跨国官司上出了点微不足道的力气······”
“小鱼儿怎么样?”
老萧没工夫听陈汉升吹牛逼,直接切入正题。
“小鱼儿······她挺好的啊。”
陈汉升想了想:“就是不搭理我,也不愿意和我同桌吃饭,看来还是在生气。”
“你认为她是因为生气,所以才不和你同桌吃饭吗?”
萧宏伟冷笑道:“你啊,聪明了二十几年,没想到犯蠢的时候,居然比普通人严重的多。”
“我怎么蠢······”
陈汉升刚要说话,结果耳边传来“嘟嘟嘟”的盲音,老萧已经挂掉了。
“萧叔这是咋回事?”
“他都懒得关注这些八卦,难道心里装着其他事情吗?”
“还有,小鱼儿到底因为什么缘故,不和我同桌吃饭呢?”
······
带着这么多疑问,陈汉升打开word写着果壳对这件事的声明,因为三星基本属于实锤,直接否认是不行的,所以只能这样辩解:
承认自己大一同时喜欢过这两个女生,总之就是尽量淡化“脚踏两只船”的色彩,用“暗恋”这种卑微的举动去概括。
因为男女关系就和人的大脑一样复杂,恋人、恋人未满、朋友、同学······只要陈汉升没结婚,就有太多词语可以形容了。
三星这帮已婚中年人,他们连“宝宝是宝宝,宝贝是宝贝”这种哲理名句都不知道,还幻想能够打击到陈汉升的形象。
其实陈汉升只要稍微灵活一点,立刻能把“无耻渣男”变成“深情舔狗”,总不能因为我舔了两个,就被判定为渣男了吧。
等到声明发布以后,再用水军炒作一下三星的烂事,这个问题就能直接揭过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叮铃铃~”
写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是莫二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