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dfl精华玄幻小說 劍骨-第三百六十章 半面歡笑半肅殺相伴-yno0y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乌尔勒身旁的那两个家伙……好强大的气息。
都是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么?
白狼王在云洵和叶红拂的身上感到了一股压迫。
以他星君大圆满的实力,自然不会惧怕二人,但能令他感到压迫,已经说明了云叶二人之强。
而更令他在意的,是此刻笑意盈盈的乌尔勒。
如果没有记错,上一次离开母河,乌尔勒的修行境界,应该只是一颗命星。
他在东妖域叛变之际,击败了两颗命星的白如来,在源煞灾变之时,击败了命星巅峰的东皇……展现出了远超当前境界的战力!
而这一次回归之后,白狼王已经看不出宁奕的修为了。
这是什么概念?
乌尔勒肯定是臻至星君了……难道已经超越自己了?
“许久不见。”
白狼王面色不变,笑着伸手握住乌尔勒的掌心。
两人互相行礼,骑马同行,沐浴着荒人的欢呼和礼颂,向着王帐方向行去。
宁奕笑道:“大可汗,许久不见,甚是想念,符圣大人过得如何?”
“符圣时常提起你。”白狼王笑道:“哦,对了……你应该知道了吧,符圣大人收了灵儿当弟子。”
“多亏了灵儿,高台才能守住。”宁奕点了点头,笑道:“……之后巨像高台的阵纹,还需要小元山的重新修正。”
“这些都不是问题。”
两人走在人潮相送的小道之中,看起来一片和睦,两个人聊着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整片母河迎接骑队的氛围亦是十分热烈。
田谕,小可汗,还有荒人西方边陲的护送小队,只送到一半,便徐徐散开。
云洵的副官雪隼,负责将骑队的物资,军备,送到母河制定的区域……因为田谕那封玉简的缘故,大可汗已经提前知晓了宁奕骑团的目的,规划出一片放置军备的区域,谁也没想到,在这场盛大迎接的另外一面,王帐正在进行着严肃而又郑重的军备交接收容。
而脱离人潮欢送的队伍之后,迎接宁奕几人的,则是满裹肃杀的清剿之变。
云洵,叶红拂,跟在宁奕左右。
三人穿行在肃静无声的白狼王旗领域,周围是一座一座巨大草原包,以及一朵又一朵燃烧翻滚的白日焰火。
白微哪敢幻化人形,乖乖变成一只小狐狸,被云洵“搂”在怀里,病恹恹的,连大气也不敢出。
她感到有一股刀子般凌厉的目光,扫过自己妖身,刹那间胆战心惊……比跟埙妖君,镜妖君接触还要可怕。
这位草原大可汗,可是差一步就成为涅槃的强者!
这些年在草原执掌风云,无人敢挑衅其可汗之位……据说处在年轻巅峰全盛时期的白狼王,曾经一拳打爆过西妖域的三千年妖君!
如今英雄老矣,荒骨仍然刻着威严。
仅仅是一眼,就让白微有种头皮炸开的感觉……她浑身的妖毛都立起来了,像是一只病猫。
自己第一次驾驭兽潮,只敢远远的造孽,就是生怕这位王者出手,打得自己神魂俱灭。
“祸乱边陲,万死不惜。”白狼王面无表情说了这么一句。
白微心头一阵惊惧。
她真的感到了一股杀念……就悬在妖身四周,那人一念就能要了自己的命!“暂且留她一命。”宁奕也轻声开口,他拍了拍大可汗肩头,似是传音说了几句。白狼王的神色稍稍缓和。
他仍然盯着白微,道:“孽畜,九天十地,也只有乌尔勒能救你一命了。”
白微感到,四面八方的杀念徐徐消散。
她颇有怨念地望向搂抱自己的男人。
抱着妖狐的云洵,如没事人一般,他可不会在乎这妖物的死活……若是宁奕不拦着,白狼王说杀就杀了,这妖女若是死了,只能说明她该死。
“今日申时,乃是定好的王旗会晤。”
白狼王掀开自己的王帐,领着三人落座,道:“还有半个时辰,大家便会陆续入座,会议就在此地展开。”
云洵保持着怀搂白微的姿态已经走了很久,这是宁奕的要求,他只能照办……素来喜欢干净的大司首,对于妖气有一种天生的抗拒,此刻终于入座,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相当嫌弃地拎起这只妖狐后颈,放得离自己远远的。
对于云洵这个贴心的举动,白微很感动……
被一位星君搂在怀里,是什么感受?
一动也不敢动。
她实在是怕极了。
接下来这场会议,在座的每一位,打死自己,最多一拳。
即便是在妖域,她也没见过这等大场面。
龙皇殿的那些妖君再强,敢来这里吗?
草原上三姓的三位草原王,每一位都是极其强大的星君强者……至于其他的草原王,也绝非等闲之辈。
万幸的是,那枚“照颜镜”,此刻极其安静,没有闹出动静。
“宁奕和白狼王还没有聊过正事……他们应该已经提前交流过了。”白微心底默默分析着现状。
这两位要联手抓王帐权贵内的叛变者了。
申时召开的草原王会议,正好就是一个契机……
因为雪鹫王旗的异变,导致如今的草原,其实是七大姓在掌权,雪鹫王领内,拥簇田谕当任新王的呼声极高,但田谕明确表达了拒绝,一是因为他还年轻,二是因为他的修行天赋并不高,而且出身边陲,体内王血不够。
因为青铜台的叛变,导致纯血雪鹫一族死伤惨重,雪鹫领地内想要诞生一位新王,恐怕还要等待一段时间……八王旗的草原会晤,田谕直接将投票权与选举权,交给了大可汗代为管理。
而如今宁奕一来,正好接任了雪鹫领的王旗之位。
在青铜台,宁奕获得了八面王旗的认同……获得救赎的雪鹫领,也是最支持乌尔勒统率草原八部的那一族。
很快,王帐内便来了第一位赴会的草原王。
“乌尔勒……许久不见!”
青蟒王大笑着进营,亲切拍了拍宁奕肩头,道:“上一次你待得时间太短,这一次可务必来我青蟒领……我请你喝酒。”
“那必须的。”宁奕也爽朗笑了。
青蟒王压低声音,在宁奕耳旁轻声道:“小女心心念念想见乌尔勒一面,这次可一定赏个脸啊。”
宁奕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那些荒人女孩,看自己的眼神一片炽热,恨不得把自己吃了一样……
这青蟒王还真够直接的。
白狼王连忙起身,笑着替宁奕解围,道:“老青,这一次的八旗会议,乌尔勒会代替雪鹫领行使票权,你意下如何?”
青蟒王摆了摆手,道:“这是应该的,乌尔勒是雪鹫领的大恩人。我没有反对意见……其他人应该也能通过。这两位是?”
白狼王介绍了一下云洵和叶红拂的身份,听得青蟒王眼神发亮……这两人修为境界皆是高深,随便一位都不逊色自己,尤其是那红衣女子,叶红拂之名可是响彻两座天下啊。
青蟒王再望向宁奕,溢于言表的敬佩之情,能把这两尊大菩萨请来草原,当左臂右膀……不愧是乌尔勒!
后面陆陆续续,在申时未至之时,除却白狼王的那六位草原王,来了五位。
在得知宁奕给草原带来的军备战资之后,这五位草原王神情一个比一个震撼,明白了这场会议的重要程度……这是会载入史册的重大时刻!
王帐内,响起几位草原王私底下密切的交谈声音,坐在上座被议论的宁奕三人,神色如常。
“申时到了,还有一人没来。”
白狼王皱起眉头,他挥手招来一位近侍,沉声道:“金鹿领那边是怎么回事?你去把相关人等带过来。”
那位近侍迅速离场。
金鹿王的迟到,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草原王会议每周都会展开,而因为各自领地繁忙,偶尔的迟到并不算什么……再加上宁奕给草原带来的“馈赠”实在太过震撼,这五人消化着白狼王玉简删减后的庞大信息。
但小半个时辰过去,到了往常散会的时候了,金鹿王还是未至,这已经引起了注意。
无论再忙,除非提前请假,否则大会绝不可缺席。
那位近侍带着金鹿王帐的近侍, 一路小跑,返回营帐,低声在白狼王耳旁道:“大可汗……金鹿王帐的侍卫带回来了。”
大可汗笑着点了点头。
“禀……大可汗。”金鹿王的贴身近侍,声音沙哑,支支吾吾,“金鹿王大人……前日出发去‘蠡原’打猎了。”
“前日出发打猎?”宁奕接过话题,淡淡问道:“只他一人?”
那位近侍望向乌尔勒,额头渗出冷汗。
沉默片刻,终究是艰难点了头。
宁奕笑着哦了一声,“无事了,你退下吧。”
宁奕和大可汗目光对视一眼。
白狼王缓缓起身,指节叩击桌面,望着身下诸座,缓缓开口,压下了嘈杂。
“诸位,今日之会,其实只有一事……乌尔勒携礼而归,母河自然要以礼还之,十日之后,于天启之河召开大宴,宴请大隋勇士,诸位,可有异议?”
五位草原王,看着那道突兀站起来的高大身影。
这种提议,自然不会有反对者。
“那么……今日便到此为止。”
大可汗一边整理衣着仪容,一边笑着拿起挂在身旁木架上的毡帽,道:“辛苦诸位,可以散会了。”
这五位草原王,有些惊诧于此次会议召开结束之“迅捷”,更惊诧于大可汗对于乌尔勒归来之事处理之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