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d7k人氣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新羅劇變鑒賞-uua9t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高句丽大军撤退了,金白净也率领大军缓缓撤退,只留下了数万大军驻守永同一带,等待着高句丽的最新的消息,甚至想着在关键的时候,对敌人发起反攻。
而在金城,一个硕大的院子当中,金正天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看见自己的父亲葛文王金伯饭正在坐拥着美女,一边喝酒,一边调笑着。顿时面色勃然大怒,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心思在这里吃喝玩乐。
“都下去。”金正天面色阴沉,让几个歌姬退了下去。
金伯饭看见自己的长子,正待训斥,只是见对方阴沉的模样,和身上的衣袍略显慌乱,这才将不满的心思放了下来,让身边的美女退了下去。
“怎么回事?”金伯饭重新坐了下来,面色一正,他对他的长子还是充满着希望。
“大夏皇帝已经纳了公主为妃,等生了儿子之后,就会回来继承新罗王的王位。”金正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夏已经出兵辽东,高句丽已经退兵了。王上的队伍即将班师。”
金伯饭听了面色差了许多,自己儿子的理想他是知道的,想要登上王位,若金白净有儿子,金伯饭自然是不会有这种想法,但现在金白净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跟随在身边,金伯饭心中就有些想法了,现在居然想将自己的女儿送给大夏皇帝,让新罗的血脉得以延续。
“圣骨血脉岂能受到别人的侵蚀和亵渎,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金正天面色阴沉如水,俊脸上闪烁着疯狂。若是让金德曼真的成功了,这新罗国哪里有自己的份,甚至连金氏都没有机会,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
“不错,这新罗是金氏新罗,而不是别人的,大夏皇帝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干涉我们新罗的内政。”金伯饭也很生气,这件事情金白净根本就没有和自己商议过,好歹自己也是金氏的重要人物,难道就这样视而不见,将自己放在什么位置?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满。
“父亲,这件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若是真的成功了,这新罗就真的成了大夏的新罗了,哪里还有金氏位置?”金正天双目中凶光闪烁,说道:“父亲,为了金氏的未来,你可得想个办法出来啊!孩儿相信,整个新罗朝野上下,都不会有人赞成此事的。”
“如何解决此事?”金伯饭不满的说道:“朝中虽然有人会反对,但绝对不敢和大夏相抗衡的,大夏兵马一出,高句丽必定不敢进攻我们。王上很快就会回来的。有大夏的圣旨在,朝中的那些人也不敢反对的。”金伯饭脸上还有畏惧之色,别的势力他可以不在乎,但大夏不一样,强大的大夏就好像是一座山一样,压在自己的头顶之上,让他不敢动弹。
“那就先解决王上。”金正天大声说道:“只要我们这边解决了王上,重新立父王为王上,大局已定,大夏还需要我们牵制高句丽和百济两国,肯定不会对我们动手的,只能是安抚我们。”
“放肆。”金伯饭听了面色大变,死死的望着自己的儿子,没想到金正天居然想出这样的计策来,这是要谋反。金伯饭虽然反对金白净的做法,但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造反,要杀掉金白净。
“父亲,你可想过了,有朝一日,大夏皇帝的儿子继承了新罗王的爵位,整个新罗国只能是大夏做主了,我们这些新罗王族还是新罗王族吗?他们姓李,而不是姓金。只有解决了新罗王,才能保证我们的骨品制度,才能保住我们的富贵。”金正天大声说道:“这不仅仅是孩儿的想法,也是满朝文武的想法。相信其他的贵族也是这么想的。”
“果真如此?”金伯饭听了很惊讶,忍不住询问道。
“此刻这件事情王上并没有告诉众人,可是孩儿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的具体情况,父亲难道不感到奇怪吗?这是王上身边的人传出来,这说明民心所向啊!朝中的那些贵族们,也不希望,公主为大夏皇帝生下孩子,而且这个怀有中原皇帝血脉的儿子,居然会成为我新罗的王,这是一件多么讨厌的事情。”金正天冷笑道。
“那你准备怎么做?”金伯饭站起身来,他右手悄悄的捏紧了拳头,若真得到了朝野上下的支持,这件事情未必做不成。
“将其幽禁起来。”金正天原本是想杀了金白净,但看着金伯饭一眼,还是决定先将其拘禁起来,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愚蠢。”金伯饭冷哼道:“他若是留着,大夏永远就有借口插手我新罗的事情,只有杀了他,大夏才会默认眼前的一切。”
“可是金德曼毕竟成了大夏皇帝的嫔妃啊!”金正天迟疑了一下。金正天不得不承认,大夏对新罗还是有压力的,而且压力很大。
“哼,大夏皇帝有多少女人,听说有三千多人,你那堂妹在大夏皇帝面前算什么?再说,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们再送一个女人过去不就行了?有我们在后面支持,金德曼在大夏能做什么?”金伯饭双目中闪烁着凶光,冷笑道:“我们将你妹妹送过去,凭你妹妹的姿色,还有我们的帮助,肯定能让大皇帝陛下忘记金德曼。”
“父亲所言极是。”金正天也连连点头,他的另外一个堂妹金胜曼同样是国色天香,只要说服了叔叔金国饭,这件事情也就成了。
“现在关键就是能不能解决他了。”金伯饭想到这里,看着金正天一眼,说道:“既然这件事情是你说出来的,想必你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
“不错,解决的办法是找到了,而且已经在实施了,孩儿也在等着结果。”金正天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只是这种笑容在金伯饭眼中,却是如此狰狞。
“我若是登基称王,你就是我新罗第二十八任君主。”金伯饭双手靠后,自己望着远处,用来掩饰他脸上的震惊,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是太狠了,自己的叔父说杀就杀。
金正天听了大喜,自己需要的不就是这样的吗?当下说道:“父王放心,此事一旦传扬开始,朝中的贵族们肯定会反对的,因为他们的权势依靠的是我们金氏,而不是大夏朝廷,至于那些年轻官员们,哼哼,更是会支持我们的,他们心中的女神,居然远嫁中原,然后带着野男人的血脉来到新罗,还想继承新罗王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只是大夏皇帝在这些人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一旦有些人接受了,那该如何是好?”金伯饭有些担心。大夏的巍峨大山永远是屹立在面前的。
“父王放心,年轻人都是冲动的,只要挑起来,一切都好办。”金正天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现在主要的还是朝中的大臣们,这些人才是最重要的。”
“放心,在权力面前,这些人也是不会拒绝的。”金伯饭敲了敲几案的金钟,就见几个侍女走了进来,他平静的说道:“更衣,我要上朝。”作为新罗王的兄弟,执掌宗族大权的金伯饭是有这个权力召集大臣,商议大事的,尤其是现在,新罗王金白净不在朝中,他更有这个资格了。
这个时候的金城风平浪静,并不知道金德曼已经前往中原,自荐枕席,换取大夏皇帝对高句丽的出兵,进而还想将大夏皇帝的血脉带回新罗,继位为新罗王。
“诸位,我新罗危矣,不久之后,这世上没有新罗,只有大夏了,我们的一切都会落入大夏之手,我们的富贵甚至性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中。”新罗王宫内,金伯饭看着朝中的文武大臣,失声痛哭起来。
这些文武大臣刚开始的时候,还在和周围的人愉快的交谈起来,金白净出征在外,无人主持朝中大事,这种上朝的事情,也就没有发生过。大伙正在聊天,商议着散朝之后,准备去哪里玩,没想到,这个时候作为宗室之长的金伯饭居然当众哭了起来,这下大殿内的气氛就变的很诡异了。
“啊!”果然,这些大臣们听了之后顿时勃然大怒,你女儿嫁给谁不管,只要是新罗人,未来的新罗王是谁,他们也可以不管,那是你们金氏的家事,可是关系到众人的富贵,那就不一样了,出身中原的新罗王会用新罗人吗?那还是新罗人的新罗王吗?也许不久之后,整个新罗朝堂,将会被大夏所填充吧!就算这些人畏惧大夏,向往大夏,这个时候也是勃然大怒。
“新罗是新罗人的新罗,大夏虽然是宗主国,但也不能这样欺负我新罗。葛文王殿下,这件事情绝不能答应。”老臣崔海封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我要去见王上,阻止这个决定。”
“崔大人,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外面传来金正天的声音,他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大声说道:“我们已经决定推翻现在的新罗王,推举葛文王为新罗王,这样一来,就能阻止大夏插手我们新罗政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