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1o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499章 先天至寶(求訂閱)讀書-69imk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太阳神宫内。
东皇钟的出现让江缺欣喜若狂,“有此至宝,我便可以提升邪剑威力。”
纵然不能使其吞噬之,也能利用本源力将其炼化掉,获得东皇钟的掌控权。
届时,用来砸人也是蛮爽的。
看谁不顺眼就砸谁,保管一砸一个准,加上这东皇钟本身就是先天至宝,砸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应该很有效果。
但事实上。
等江缺放出邪剑后,还没来得及担心它是否会被太阳星上的太阳真火给烧没了,就看到邪剑朝东皇钟而去。
按道理讲,邪剑并不是一件先天至宝,甚至连先天灵宝都不算。
顶天算是一件后天灵宝。
还是很低级的那种,最多也就是具备成长性,拥有别的法宝所不能拥有的东西。
——吞噬性。
这是许多法宝都不曾有的。
具备吞噬性后,就意味着这种法宝的成长速度和成长潜力都会很大。
能大到什么程度呢?
不比修士越级挑战差多少。
甚至还要强一些。
就比如现在,邪剑很快就适应了太阳真火的温度,并且在最快的速度里朝着东皇钟而去。
现在的东皇钟已成为无主之物。
意味着它是没人控制的,东皇太一的残魂刚刚才被江缺给震散。
他也还没有来得及炼化这东皇钟,就是想看一看邪剑能不能吞噬掉这件先天至宝。
虽然先天至宝的吸引力很大,但他已经习惯邪剑了,如果能让邪剑进化那自然是最好的。
那样的话他就更能顺手了。
并且,邪剑的品阶估计还能再一次提升一个档次。
不。
有可能是好几个档次。
“虽然我的邪剑只是一件后天灵宝,其本身距离先天至宝的差距还有很远。”
江缺暗道着,“但是,邪剑连太阳真火都能在短暂的时间内适应,想来也能把这件无主的东皇钟给吞噬掉。”
无主就意味着没人控制。
而没人控制的话,就意味着它自身被尘封在这里多年,且当初也受到损伤,灵性应该还没有恢复过来。
这就是江缺的机会。
同样的,也是邪剑的机会。
说不定假以时日的机会后,邪剑就可以完成吞噬的重要任务。
“慢慢来,反正我已经找到邪剑了。”
江缺心想:“这里是太阳星,时间流逝的速度和天庭不一样,它其实是和凡间一样的,所以我不用担心过去很长时间。”
这或许算是一件好事。
足够长的时间,让邪剑有机会去突破些什么。
后天灵宝和先天灵宝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其中的差距也绝对不是一点两点。
而是很大。
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一般情况下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逾越的,鸿沟就是鸿沟,这本身就是无法跨越的。
否则怎么能叫鸿沟呢!
看着邪剑正和东皇钟纠缠在一起,老实说江缺其实很担心的。
万一这邪剑出问题的话……
他江缺就只能去炼化东皇钟了,还要损失一把邪剑,可谓是有点得不偿失。
但是。
他又抱着那万分之一的侥幸。
“万一成功了,我就发达了。”
江缺思索着,“那邪剑如果真的吞噬掉东皇钟,一定可以进阶成为先天至宝,到时候我也能用它去砸人。”
看谁不爽就砸谁。
不过。
江缺也非常清楚一点,这样的期待有点高,基本上不太可能会有。
因为邪剑的胜出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小得他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真的失败的话,他就只能硬着头皮把东皇钟炼化。
至于出去后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及麻烦,那就不是他能考虑的了。
大不了豪横镇压。
反正他已经是大罗金仙了。
除了那些准圣境界的强者招惹不起外,其余的那些人他还是能招惹的。
一想到这种种可能,江缺只能暂时让邪剑自己的吞噬,在这种事情上他反而帮不上忙。
确实没办法。
除此之外,他现在能思考到的就是出去后去道门那些地方转一转。
比如说昆仑山脉,只要靠近就行了。
还有传说中的金鳖岛和首阳山,以及北海妖师宫,甚至是一些隐秘之地。
“这样一来的话,仅仅是那一座昆仑山脉,以及上面的阐教,就够我继续突破之用了。”
江缺暗道:“要知道,那昆仑山脉是分为东昆仑和西昆仑的,加起来比金鳖岛和首阳山还要大。
不过。
那金鳖岛和首阳山也不差,两者加起来也够了,再加上妖师宫和一些其他地方获取的本源力,继续突破也不是问题。
最后就是佛门了。
说不定我还能见到一场大戏的开始呢。”
想到这里。
江缺不由得暗暗一喜起来,“原本我还觉得继续去捞取世界本源力的地方不多了,现在看起来还是蛮多的啊。”
地仙界里,毕竟是天道主管的地方。
比起太阴星和太阳星来,要重要无数倍,加上这一次我也能突破修为,也就能获得更多的本源力了。
毕竟金刚镯的能力肯定会随着我实力的提升而提升,到时候所获取到的本源力也就会增加。
从而更好地推进江缺的实力。
就在江缺等待邪剑吞噬东皇钟的时候,三界狭缝之地。
这里不属于三界任何一个势力管辖之地。
即便是想管,估计也管不过来。
这里有着数之不尽的强者,最差都是太乙金仙,大部分还是大罗金仙。
当然了。
还有准圣级别的强者。
并且清一色的都是妖魔鬼怪,全是一些搞破坏性的人。
“禀佛祖,今天机混乱不堪,三界也各自过着各自的日子,此时正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机……”
有下属禀告着。
那高座上,则是一朵巨大的黑莲。
其上有流光闪闪,乌黑的光芒卷动起道道神异的光辉,黑莲上的黑光突然爆发出强烈的黑光来。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过后,黑莲上突然化出一道人影,待那流光一抖后,一长发黑袍的男子突兀地出现在黑莲上。
此人正式此间的主人。
“哦?”
男子微微沉吟,“时机也差不多了,天数在我,天命也在我,如来蹦哒不了多久了。
吩咐下去,让兄弟们都好好准备一番,待时间一到咱们就出击,给他们一个出其不意的麻烦。
另外,这一次我们都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三界,大家可都明白?”
“是!”
众妖魔齐声回答道。
为这一天他们等待许多年,终于有机会去统治三界了。
多年等待,终要成功了。
三界他们很快就能去了,想想都有点兴奋和激动啊。
当然。
距离他们主人所说的时间,其实还差几年的时间。
但假以时日就能实现。
“西天如来,天庭玉帝,都将不是本座的对手!”
黑衣男子冷冷地望着三界的地方,眼神颇冷,“当年你们把我驱逐,把我贬下九幽之地,是否会想到有今日之果呢?”
快了。
自己就快要能报仇了。
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他能抓住就是完美的诠释。
但现今。
他也能感受到三界的惶惶不安,而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东西。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就等着他所期待的天数的到来,他相信那一刻自己一定能把握好机会的。
当然了。
仅仅是几年的时间罢了。
还是凡间的几年。
这样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并不难等待,只需要他打个盹的时间就行了。
说不定就过去了。
……
三界中。
西方,大雄宝殿内的如来佛祖和佛门里的一众诸佛,虽然也感应到大劫的来临。
但他们并未多想其他。
劫数是天数,也是命数。
关键还在于应劫之人,只要他们抓住应劫之人就可以笑到最后。
所以,如来佛祖一点都不慌。
哪怕明知道劫数没多少年就要降临,他也不害怕,“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种安排让他觉得非常奇妙。
他可以避免这一劫难。
不过天庭的玉帝、王母……
那就未必了。
天庭。
玉帝和王母同样感应到了,“此乃多事之秋啊,天数不可违逆,我们只能历劫一番了。”“朕早有谋划,无妨。”
玉帝也很认同王母的话,但他话音一转,继续说道:“那江缺为朕之臣子,为司法天神,如今已是大罗金仙。”
“可是,大罗金仙依然不够看吧。”
“是不够看,但那小子的突破速度太快了,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等他从太阳星里出来,他可能已经是大罗金仙中期了。”
“所以,这便是你明知道他与杨婵之间的关系,也不愿去挑明的原因吗?”
“有这方面的缘故,但更多的是另一方面,朕其实比较看好他,说不定他就是那个应劫之人。”
“陛下做得不错,那就任由他去发展吧,那小子我也见过,确实是一个人物。”
“如今的三界,道祖不知去向,圣人也早就失踪多年,连圣人分身都不知道,只言不在三界内,也不在混沌中,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啊。”
“……”
玉帝和王母两人幽幽地说着话。
也嘘嘘不已。
道祖不在,圣人也不在,准圣大圆满就是超级强者,主宰一切。
但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才会有风云搅动,才会有霍乱出现。
稍不注意的话,是会出现麻烦的。
本来以天庭的实力自保肯定无碍,但玉帝和王母都有别的心思,趁机清理一遍三界也是好的。
当然了。
也包括天庭。
即便是玉帝任命江缺为司法天神,他其实也没有获得多少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