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y6p熱門都市言情 1625冰封帝國-第六十四章 內茲佩爾:你們沒得選擇!展示-9c9ol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尼堪他们很快迎来了俄勒冈大草原入秋后的第一场雨——虽然海拔高,又有海岸山脉、喀斯特山脉两道山体阻隔,这里毕竟离太平洋不远,虽然远不如俄勒冈府、瀛洲府多雨,但比起尼布楚那可是强太多了。
一场秋雨不期而至。
“陛下”,额图珲说道,“这里秋雨一下,没多久就到冬季了,不过此地就算是冬季也很少有下雪的时候,气温大多都在零度以上,除了落基山、喀斯特山山顶,也很少有落雪的时候”
尼堪点点头,他最怕夏天的雨季,特别是江淮地区那种又湿又热的雨季,那样的天气,无论是人还是马匹,在外面略呆一会就会大汗淋漓,若此时又有大雨降临,马匹必然感冒,马匹感冒后有极有可能病死。
这也是历来的北方部族南下后对长江以南望而生畏的重要原因,当然了,当蒙古人南下后,征服南部的大多是以前北方的汉人,大多也是步军,并没有大量骑兵出现在南边的情况。
何况,彼等征服黄河流域后,自然可以利用那里的马匹与蒙古马杂交,孕育出能适应中国内地环境的马匹,大夏国征服河北三省才三四年,这项工作还刚刚开始。
而俄勒冈大草原秋冬的气候隐隐与呼伦贝尔春夏的气候类似,不冷不热,空气干燥,这样的气候正是大夏国的战马所熟悉的,略微有些雨势也无妨。
几日后,大队来到了以前内兹佩尔部利用悬崖驱赶野牛群的地方,一个叫皮纳瓦瓦的小部族以及同样名字的河流所在的地方。
皮纳瓦瓦隶属于内兹佩尔部,从这里开始便进入到内兹佩尔部的真正范围了。
眼前,皮纳瓦瓦河对岸的悬崖上,一场上演了几千年的人类捕牛大戏已经连续上演一周了,今日,正是最后一日。
以往,整个俄勒冈河以东大草原上的牛群在秋冬季节时会成群结队地赶到蛇河附近过冬,牛群有先有后,内兹佩尔人也先后赶杀几批,但在大夏人出现以前,彼等最多驱赶三批,最多三日,当大夏人来到后,他们加大了捕杀野牛的力度。
一来自然是杀牛取皮,用牛皮与大夏人交易;二来嘛,自然是用牛皮与大夏人交易后手里头便有了充足的食盐,于是就可以腌制更多的野牛肉,加上大马哈鱼,足够一整个冬季食用了。
于是,俄勒冈河以东的大草原,野牛群也渐渐有减少的迹象,不过因为大夏人对熊群、狼群也进行了大量的捕杀,河东牛群减少的速度并不明显。
皮纳瓦瓦河对岸的山顶上,塔坦卡依旧带着约莫百人的族人驱赶野牛群前赴后继地扑向悬崖。
至此时,塔坦卡手底下的马匹已经增加到十匹了,不过那都是大夏人换给他的年老的骟马,他自己想繁育马匹自然是痴人说梦。
不过,十匹马,一百脸上涂着白粉,披着熊皮、山猫皮、狼皮,手持两丈长有着铁矛头的长枪还是比他们的祖先强了不知几许。
在族人驱赶牛群时,身材高大、带着鲜艳的羽冠,赤裸着上身,胸前挂着一大串金银饰品,腰部也围着一件完全用鹰羽短裙的落基山以西内兹佩尔部酋长塔坦卡朕策马站在悬崖边注视着对岸。
当尼堪那一大群战马抵近皮纳瓦瓦河对岸时,他黝黑的面部顿时出现了一丝惊惧——大夏人战马多他自然知晓,不过他几次去肯纳维克,并没有见到这许多战马!
皮纳瓦瓦河的这一边,尼堪正在用望远镜看着塔坦卡这边,当看清悬崖上的那人及其装束,额图珲告诉他这就是塔坦卡时,他嘴里哼了一声。
“不知所谓!”
一日后,就在皮纳瓦瓦的东岸,尼堪见到了这位闻名俄勒冈大草原的大酋。
按照此人的财力,早就应该配置一套上好的行头了,何况秋雨来临后,气温下降的很快,此人还是一身赤.裸打扮,面上的白粉虽没有昨日那么多,不过额头上依旧有一大片。
在尼堪的大帐外面,得知大夏国的“国王”亲临此地后,塔坦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来了,跟着他来的,还有一百勇士——都是披着兽皮,拿着长矛,挂着短刀的,这份实力,莫说落基山以东的同族部落了,山东的偌大平原彼等完全可以独占下来。
看着这顶顶上插着红底金色栩栩如生图案的大旗,周围是白色为主、金色镶边的漂亮帐篷,塔坦卡一开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跨了进去。
由于是雨后,大帐的地上先是铺了两层厚厚的油毡布,上面再铺一层地毯,赤着双脚的塔坦卡倒是丝毫没有犹豫,湿乎乎、沾满泥土的大脚就要跨进去。
“慢!”
令他不解的时,以往他见过面,对他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额图珲今日只能站在门口守卫,额图珲递给他一双鞋——一双拖鞋,那玩意塔坦卡实际上也有,不过在打猎的时候谁会穿上这玩意儿?
塔坦卡狠狠地瞪了额图珲一眼,不过还是将拖鞋穿上了。
在大帐的尽头,盘腿坐着一人,那人的年岁似乎比额图珲略大一些,不过上身挺直,当塔坦卡进来时,这人双手正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他。
在此人的面前不远处放着一个蒲团,这玩意儿塔坦卡在肯纳维克坐过,见状便坐了上去。
“大胆!”
一阵尖细的声音从那人后面传来,这时塔坦卡才发现那人的身后还站着四人,有两人一看就是武人,发出声音那人衣着华丽,面上白白的,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一个女人。
“见到亚洲、美洲最伟大的君主,万王之王,还不跪下!”
那人又说话了,他说完后,另外一人,塔坦卡认识的安宁翻译成内兹佩尔土语,当然了,像内兹佩尔这样的部落,如今还是部落联盟的氏族社会,自然还没有国王这样的词语,安宁只得翻译成“天神”,“万神之神”之类的。
“这还了得?!”,塔坦卡顿时大怒,对于他们来说,天神等神祗都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怎么会好端端坐在眼前!
“坐吧”,看着眼前犹豫不决的塔坦卡,尼堪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用刚学会的土语说了一声,塔坦卡这才大大咧咧坐下。
“将落基山以西的地方全部让给我们,我赠送给你一千套铁器,包括长矛、短刀、弓箭在内,还可额外送给你二十匹战马,你若是愿意的话,就退出俄勒冈大草原”
尼堪不想与他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
见他依旧没有动静,便继续说道:“有了这些武器,你东去征服东内兹佩尔人,甚至蒙大拿的黑脚人也不在话下,就算是回到你等以前过来的大湖区域也不成问题,如何,给个痛快话!”
半晌,塔坦卡说道:“若是我不同意呢?”
尼堪面色一凛,“你没得选,你也看到了,在大帐外面,我有六百匹战马,还有上好兵器若干,更有神枪无数,你若是不同意的话,我会立即拿下你,然后大举进攻你的部族,我有大量骑兵,不消几日便能横扫蛇河两岸,届时,落基山以西的内兹佩尔部就不存在了”
神枪,便是土人眼里的火铳了。
等安宁翻译完了,塔坦卡大怒,“塔坦卡”就是野牛的意思,拥有这个名字的,无一不是身材雄壮,悍勇难匹的骁勇之士,原本内兹佩尔部是一个以女性为尊的部落,在他的手里硬生生变成了一个以男人为尊,女人为辅的部落,也就是说,他塔坦卡是内兹佩尔部从女性氏族社会走向男性氏族社会的第一任。
这威望刚刚建立不久,岂能轻易臣服?
不过眼下他绝对不是对手,大帐里他只有一人,他的勇士还在外面,就算有一百勇士在,他自己也知晓,只要对方一百骑兵发动,这一百勇士不用多长时间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答应他,自己的族人如何看待自己?不过有了那一千套兵器,倒是可以将落基山以东的部落征服,让彼等全部臣服于自己,若是不同意的话,就杀光他们的男丁!”
尼堪见塔坦卡的面色变幻不定,知晓他在进行思考,也不催他,自顾自地与王文慧等人说话。
“大王”
没多久,塔坦卡开口说话了。
“我真的没有任何选择?”
尼堪冷笑道:“自然有的,全部加入到大夏国,按照我国的安排,从事正当营生”
“那我呢?”
“你?你想作甚?”
“再没有第二条路?”
“刚才不是说了吗?拿上铁器东去,或者全族覆灭”
尼堪倏地站了起来,“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路可走!”
“你们为何要这样?这个地方,我内兹佩尔部已经占据很长的时间了!”
“哦?因为我大夏更需要这个地方,在落基山以东,好地方多得是,你等有了这些兵器占据一处比此地更大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可能,何苦窝在此地与大夏为敌?”
“我部并没有与你们为敌!”
“你说得很好,有朝一日,我大夏自然要去东边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好好在俄勒冈待上几年,也许是十几年,几十年也说不定,在这些年头,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有了这些武器,你完全可以征服许多大部落,说不定等我国想要再次东进时,你的手下已经有了好几万人也说不准”
“我同意了”
“好,我就喜欢干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