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lc4都市言情 亂晉我爲王 愛下-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鏖戰葛神子(五)鑒賞-805aw

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面对这样的伊剑子,那些刚刚获得自由的强者也是纷纷点头称是。毕竟如果没有靳商钰的相救,他们能否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诸位,瞧你们的神色,是默认了这件事,那好,你们的事儿就已然定下来,每人一件物件!至于其他人吗,我伊剑子就做一回主,每人五件宝贝!如何!”
“伊大哥,是不是有些多啊!要知道,这里的东西,最起码九成以上都应该归那个大公子所有啊!”
“绝兄弟,不多,毕竟他们之前也是付出了很多!就算是公子在这里,也会这样做的!放心吧,有些事情,老夫会知道进退得失的!”
“我北海三雄一件也不要,因为我们就是公子的人!”
“我南都二老也一件不要,因为我们早就是公子的属下!”某一刻,就在伊剑子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人群中也是传来了一连串的对话之音。
包括袁梅山庄在内的很多强者都是直接选择了什么也不要,而理由又是出奇的一致,那便是承认自己是靳某人的属下。
面对这样的有些混乱的局面,伊剑子也是始料未及,所以此刻也是把目光缓缓的投向了慕容语嫣。
“慕容姐姐,好像伊老爷子是在向你求教啊!看来公子与你的关系可不是普通的关系!是不是你们之间有着很多的故事啊!”
“让雨姑娘见笑了!其实就是一些小事情!你先在这里忙,我过去看看!至于我与他的故事,现在还不方便讲,等有空儿的时候,咱们姐妹再聊聊!”听了雨惜若的话后,慕容语嫣也是缓缓起身,几步便来到了伊剑子的身前。
“语嫣姑娘,你,你也是看到了,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怎么办!要知道,有些事情,你是可以替公子拿主意的!”
“好!谢谢伊老的信任,语嫣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本姑娘知道怎么做会让伊如风大公子满意的!”
“好好好,有你这句话就好!来来来,你们大伙都听清楚了,现在一切由慕容语嫣姑娘来做决定!别再自己乱喊乱叫了!”一边维持着人群中的纪律,伊剑子一边表达着自己的心意,那就是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慕容语嫣来处理。
听到这样的安排后,众多强者也是把目光纷纷的投向了慕容语嫣的身上,虽然后者此刻还是戴着面罩,但那修长的身形,如水般的眸子还是展示出了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美感。
当然了,就在一众强者有些心猿意马之际,慕容语嫣清脆的嗓音也是在山崖之下飘荡着。
“诸位,你们既然这样讲,其实这个事儿很简单,一起把宝贝收起来,全部运送出大漠!至于你们之前所说的每人一件和每人五件,就等伊如风公子归来后再议吧!毕竟这里的一切都是要取决于公子的能耐!”
“什么,竟然一起运走!怎么运啊!要知道,这里可是什么也没有啊!”
“是啊!这样做,如果到是时候,伊如风公子反悔了,咱们不是什么也没有了!”
“呸呸呸,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讲话!要知道,人家慕容姑娘都愿意这样做,咱们又怕什么!另外,咱们要是自己拿着宝贝,恐怕人还未出得大漠,已然被人杀害了,也未可知啊!现在大家一起把宝贝带出大漠,看起来也是一个相对安全的策略!”
“是啊!就这么定下来了!反正本尊是同意这种方法的!”某一刻,就在慕容语嫣一语发出之际,整个人群也是暴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议论之音。
到是那伊剑子、段部老者、绝神子等有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只是眼光不时的扫视着山崖的上空。
“伊老弟,看来你的主意还是很厉害啊!老夫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不过,也对,你与慕容姑娘本就相熟,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让段老哥见笑了!其实,其实这也是语嫣特殊的身份促成的!”
“好啦,你的苦衷,我们都明白!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宝贝装运好!当然了,现实性的问题也是有的,比如如何运输!”
“是,这是一个问题!不过也不要紧!在远方的不远处,便有一支大型的驼队!相信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哦,看来伊老弟想的还是比较周到的!算了,这个事儿就这样吧!要不,老夫也上去瞧瞧!总不能让公子一人涉险吧!再说了,那小家伙上去之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呢!”说话间,其实此刻的山崖之下已然是变得相对安静了下来。
毕竟人们最关心的事情也是在慕容语嫣的安排中落下了大幕,就算是有人心中不满,可眼下也是不敢说出来。
至于之后,出了大漠,是否可能得到更多的宝贝,他们也只能是想上一想。
这边,伊剑子、段部老者与慕容语嫣等人在快速的做着一些收尾的工作,而此刻的靳商钰已然是看到那一抹有些灰暗色的身影。不是葛神子,还能够是谁!
“葛神子,你跑得那么快什么!难道非要到那云水渡上一决高下吗!还是说你准备与本公子同归于尽!若是这样,本公子也是奉陪到底!”
“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老夫已然破入到了大境界之中,竟然还会被一个年轻人追的这么惨!老天爷,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何给了本尊无边的战力,却又派一个神奇的小子来阻挡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回的葛神子,仿佛像是发了疯一般,整个人也是没有什么大的招法,就是实打实的攻击。
“娘的,你个丫丫的,难道这个家伙疯了,不会吧,老子只是用言语激怒他而已,怎么可能把他气疯了!不对,他,他好像是进入到了一种类似于兽类的狂化状态!好好好,看来这老小子是想拼命了!不一定吃了多少的丹药!”稍稍的思索了一番后,靳商钰也是大致的猜到了对方的变化之因。
到是那葛神子没有什么话语,只是一味的攻击,仿佛眼前的靳商钰就是他一生的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