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n35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一劍傾國 ptt-45、極樂喜悲讀書-eublc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你醒了。”
昏暗的房间里,黄少羽缓缓睁开眼睛,空洞洞的眼眶里什么也没有,仿佛在那生死诀别的一刻,他的悲欢喜怒,已被无尽的黑暗所吞没。
说话的是倚在门框上的姬玄云,她看到黄少羽转醒扭头就走出门去,“我要走了。”
“且慢!”黄少羽起身追到院子,“你去哪里?”他这时候,眼睛里恢复了一丝生气,并化作若有似无的杀气,“别告诉我,你准备退出!”
“我要去尽我应尽的责任了。”姬玄云淡淡说。天光顽强地从暗沉天幕上透下来一缕,恰好照在她镶金线的蟒袍上,使她看起来异常的绚烂夺目,相比复仇失败的结局,她的表现有些太平淡了些。
黄少羽的怒火“噌”一下窜到脑里,“姬玄云,我跟秋雨是被你拖下水的,现下秋雨死了,你却告诉我你要退出?我告诉你,你想走,我不答应!”
“余剑子之死,大部分责任在本王,这没有问题,本王也愿意做出任何补偿,你想好了,就来找本王。”姬玄云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黄少羽冲上去拦在大门口,怒目偾张,满面通红,“魏王宫是属王八的,一受打击就想缩脑袋?我告诉你,就算我答应,秋雨的亡魂也不答应!”
“看在才刚失去亲人的份上,本王不跟你计较,你再侮辱魏王宫,别怪本王不客气!”姬玄云冷冷道。
“好哇!你要怎么个不客气法,尽管来,我黄少羽今儿要怕了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名字就倒过来写!”
火红与冰白的二色神光,与土黄的光波碰在一处。二人一言不合,皆运力,修行者的独特烙印——气场,就自然而然的发生。
其实黄少羽的心情不难理解,从将绿林众交给燕离就能看出,他表面上吊儿郎当,骨子里却是个极富责任感的人。若非天生贱骨,又有谁愿意将父辈拼下来的江山拱手相让,自己仰人鼻息过活?是以余秋雨在他眼前灰飞烟灭,自责跟悔恨就像毒蛇一样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灵,再也容不下其它。
气场的碰撞过后,自然就是拳脚的交锋。黄少羽整体的实力还是略逊姬玄云三分的,毕竟后者在真名和法门上都高了他不止一筹,《地煞功》虽有独到之处,但充其量只是绝技中的佼佼者,还远远达不到绝学的高度。
当然,实战中这些因素只起到辅佐之用,黄少羽在猎场与星陨兽厮杀了六载,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三五招内还分不出胜负。
二人其实还有克制,否则这院子早就毁了,那样对救命恩人未免太不敬。
“哼,还不快快住手!”
这时候从院子东北角的门洞外传来一声娇喝,激战中的二人猜到来人应该就是把他们从李苦手中救下的高人前辈,便双双住手,扭头看时,却又忍不住一愣。在他们意想之中,能从李苦手中把他们救下来的人,一定是个不出世的老前辈;怎料竟是三个生得如花似玉的美貌少女,而且她们生得就好像从一个模子刻出来那样,如果不是穿着和装饰有着明显差异,根本就无法区分。
“三位是?”如是以往,黄少羽少不得嬉皮笑脸调戏一番,但余秋雨才刚惨死,他完全没有这个心情。
“我三姐妹才刚从李苦手中把你们救下来,这么快就忘了?哼,真是狼心狗肺。”穿紫裳的女子带头说。另两个也跟着说:“哼,狼心狗肺。”
姬玄云略一拱手:“三位是听涛庄的高徒吧。承蒙相救,大恩不言谢,魏王宫欠三位一个人情,随时可来讨还。”
听涛庄?
黄少羽心里一动,这六年来,他虽在猎场厮混,却也时常留意江湖,其中听涛庄庄主替李苦解封印一事,传得神乎其神。如果说卧龙庄主此前只是在仙界的一小部分地域闻名,人们听到更多的是三朵金花的香艳故事,在替李苦实现愿望之后,卧龙庄主之名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连九大道统都找上门去,可惜卧龙庄主在替李苦实现愿望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道庭用秘法窃取天机,也算不出此人的行踪,于是江湖传说纷起,其中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卧龙庄主完成李苦的愿望后,就力尽而亡,但不管卧龙庄主死没死,都不影响他成为一个传奇。
“原来是卧龙庄主的高徒,失敬失敬,但不知老庄主何在,在下想当面答谢他老人家,否则受此大恩,于心难安。”黄少羽这样说法,自然是不信三姐妹的能耐,更存了小心思,想求卧龙庄主实现他复活余秋雨的愿望。
三朵金花闯荡江湖多年,如何听不出黄少羽话里有话,大姐紫儿冷笑一声:“既你不信是我三个救你,就把命留下来吧。”
三姐妹心意相通,当下分散开将黄少羽围住。黄少羽觉出危险,从气息判断,头皮隐隐发麻,不禁大为讶异。
“不要闹了。”东北角门洞又出现两个老者,一个坐在木轮椅上,由另一个稍显年轻的老者推着出来。
“哼,师父,这小子看不起我姐妹三个,就让我们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厉害!”大姐紫儿说。另两个顿时附和:“哼,让他知道厉害!”
黄少羽看到老者出现,顿时惊喜地跑上去拜倒:“晚辈黄少羽,参见卧龙庄主,还请庄主救救我那可怜的弟弟,他从小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还经常被我欺负,虽然被我爹收为义子,却从没受过亲生父母的疼爱,我曾经答应过他,要找到他的亲生父母,如果他们是不得已才抛弃秋雨,我就原谅他们,如果不是,我就砍了他们的脑袋去给秋雨……”
“咳咳咳,”卧龙庄主咳嗽着打断黄少羽,“小友太看得起老夫了,生老病死,乃是天道之法则,万事万物皆不可逆,死者复生之事,是谁也办不到的事,即便办到了,那复生之人,也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一个了。不过,余小友是命不该绝……”
黄少羽的心本来已经绝望,突听卧龙庄主话锋一转,顿时扑倒在卧龙庄主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求庄主务必救我弟弟,求庄主务必救我弟弟,晚辈愿意做牛做马服侍您终老。”
“别丢人现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洞后又有一个声音响起,黄少羽听到这熟悉的口吻,猛地看过去,只见余秋雨慢慢地从里面走出来,仍然是一副冷漠如冰的样子,说出来的话依然如同冰刀一样直戳人的心脏,确实是活生生的余秋雨,不是透明状的亡魂一流之物。
“我不是在做梦吧?”黄少羽下意识捏了捏脸颊,用上了力,只觉一阵生疼,“秋雨,你没死!”他哭喊着冲上去,想抱上去,却被余秋雨嫌弃地按住脑袋。
“我没死。”余秋雨看着黄少羽涕泪横流的样子,冷漠如削的脸庞上泛出一分柔光,很快就掩去,转而化为深沉的苦痛。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明明看到你……”
卧龙庄主笑了一笑,将过程娓娓道来。原来还真是三朵金花出手相救,用的是一种名叫“阴阳遁”的神通,此神通的原理是调和一方界域的阴阳之力,使其达到一个特殊的平衡,施法之人就能借以虚空做媒介,将目标凭空送走。三姐妹赶到时,正逢余秋雨败落,恰好送走了他,从外象看,就如同灰飞烟灭一样,连余秋雨自己都以为死定了,甚至骗过了李苦。第二次传,就被李苦给发现了蛛丝马迹,一下子就被认出来。幸好有厚厚的城墙与龙皇两大高手拦截。只是三姐妹去的还是晚了些,余秋雨的妻子并没有得救。
众人看向余秋雨,发现后者痛苦地闭上眼睛。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他无论怎样撕心裂肺,也传达不到别人身上。
姬玄云若有所思地看着卧龙庄主,道:“庄主出手也好,三位美人出手也罢,听涛庄为何要冒这样大的风险?就算是本王,也不得不承认李苦的实力非比寻常,得罪他,就要有满门皆灭的心理准备。”
紫儿接口道:“哼,我们要杀了李苦,救下你们,是想跟你们联手。”
“杀李苦?”姬玄云意外地挑了挑眉,“据我所知,李苦在听涛庄解除封印之后,作为报酬,收了你三个做弟子。哪有弟子要杀师傅的道理?”
紫儿气愤道:“他虽收我们做了弟子,却什么也不传授,尽拿些旁门左道来糊弄,我三姐妹是什么人,岂容他李苦随意拿捏,此番就要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姬玄云心里隐隐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看了一眼高深莫测的卧龙庄主,道:“庄主想必有绸缪,但恕本王不能奉陪。救命之恩,来日再报。”
“这是为什么?”黄少羽急道,余秋雨没死,他的心情全变了。
姬玄云道:“你的绿林军团有燕离照顾,我的手下可没有。作为人子,本王可以任性一次,但绝不能一直任性下去。”说毕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