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1yh优美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694章 阻擊閲讀-6hxkg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东宫。
监国会议上,政事堂诸相和东宫高官们再次齐聚一堂,议商政事。会议开始前,马周主动的跟大理寺卿孙伏伽打招呼。
“孙相公,听说你那里收藏了几本秦代的书籍,想讨来借阅一下,不知可否?”
孙伏伽笑道,“当然可以。”
借着说话之机,马周提醒孙伏枷,“昨日到广运潭跟卫公钓鱼,说起大理寺近日审的一桩案子,李好德案。”
“哦?”孙伏伽跟秦琅关系还不错,之前秦琅做镇抚使,他是大理寺少卿,于司法上有过合作,倒还算对脾气胃口。“卫公可是觉得这案子有问题?”
“孙相可知,李好德的兄长李厚德是相州刺史,而主审此案的大理丞张蕴古却正是相州人?”
“略知一二,但张寺丞向来秉公执法,公正严明。”
“卫公也说张寺丞风评不错,可问题是现在权万纪要弹劾张蕴古,说他借机讨好张厚德,循私枉法。”
“权万纪疯狗乱咬人,马相公也相信?”
马周把张蕴古私自跑到狱中跟李好德喝酒下棋,提前透露案件重审结果于他,而权万纪抓住这点不放的事说了出来。
这下孙伏伽也不由的皱眉了,张蕴古这事就做的不合规矩了,虽然于人情来说,他去看望下同乡也不算什么,毕竟李好德的兄长不是他家乡的父母官,当官的不说官官相护,但这种人情肯定有时也要顾忌一二,也算结个善缘。
“马相公是御史大夫,权万纪是你们御史台的治书侍御史,不知马相公为何把这些告之于我?”
“昨日去长乐坡,是太子殿下让我去见卫国公的。”
孙伏伽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治书侍御史权万纪抓到张蕴古把柄,上表弹劾,而太子先按下了这弹劾,却让御史大夫马周跑去找秦琅会面商议,然后今天又私下找到他这个大理寺卿。
这事看来还有内情。
“一会的会上,我将亲自提起对张蕴古的弹劾调查,到时御史台会对张蕴古和李好德案一起全面调查,希望孙相公能够理解和配合。”马周道。
“这是卫公的意思?”
“卫公也不希望殿下监国之时,长安出什么大乱子,权万纪是疯狗,不能任他搞什么大新闻。”
“那卫公的打算?”
“卫公建议让张蕴古自请辞职,接受调查,至于李好德一案,大理寺收回重审,要重点审清楚李好德是否有疯病癫疾,其兄相州刺史李厚德又是否插手此案,全都要调查的清清楚楚,要滴水不漏。”
孙伏伽低声道,“张蕴古并无大错。”
“卫公也知道,这也是保护他,等这案子弄清楚后,先委屈他贬调外地一段时间,然后过了这阵,还是会调他回来的。”
一个大理寺,大唐最高法院,一个御史台,大唐最高检察院,孙伏伽和马周两位长官,却在这中枢会议前,私下商议。
魏征看到两人在那里嘀咕半天,立马咳嗽一声,“马相公和孙相公,你们两位在私议什么呢,难道是在做什么交易?”
魏征的话引来众人目光,他却依然道,“我知道你们跟秦相向来关系不错,秦琅人不在,你们怎么却还把他那套学来了?今日之事,我回头定要写一份弹章上奏,弹劾你们二位。”
马周对魏征拱了下手,转头坐到了自己位置上,孙伏伽也没跟魏征纠缠。
会议正式开始。
除了太尉、平章军国重事秦琼和开府仪同三司、同平章事李靖这战神军神依旧不在,骠骑大将军、崇贤馆大学士、摄司空、京兆尹、同平章事、兵部尚书、太子詹事、上柱国秦琅也依然请了病假没到。
不过秦琅虽然人不在,但今日的会议,却早已经由他暗里定了调。
会议一开始,御史大夫、参预朝政马周便立马放炮,直接点名批评大理寺丞张蕴古,他拿出治书侍御史权万纪、侍御史李仁发的弹劾奏章,说两位御史认为大理寺办的李好德案有严重问题。
所以他现在要求对张蕴古发起调查,并暂停李好德案的重审判决结果生效,待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说。
同时,被卷入此案的相州刺史李厚德,也被一并提起调查。
大理寺卿、参预朝政孙伏伽,面对马周的提议,居然立即应下,丝毫没有不满。
两人一唱一和,配合无间。
这让长孙无间这个老狐狸都感觉出了问题,而尚书左仆射房玄龄更是眯着眼睛不吭声。
魏征想到两人之前的私语,哼了一声。
“两位相公倒是会做戏,这又是要做什么,何不直说?”
平时很少在议事时开口表态的承乾,居然很难得的接了话茬,“孤以为马相公所说很有道理,此案确实略有瑕疵,既然有御史提出质疑并弹劾,朝廷理应郑重调查。”
“传太子令,大理寺丞张蕴古暂且停职归家,接受调查。李好德案,重新调查,相州刺史李厚德,一并接受调查。”
长孙无忌微眯起眼睛,打量着有些过于活跃的外甥承乾。
他看看承乾,又瞧瞧马周,再看看孙伏伽,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议事结束。
长孙无忌没急着走,而是请求面奏太子。
魏征站在那盯着长孙无忌,“长孙公身为宰相,刚刚的会议上有何事不能直奏为何要请求单独奏对,想要循私情乎?”
“我有机密之事,要单独奏报太子。”
“宰相私自面奏太子,这不合适!”魏征盯着长孙无忌。
群相制度下,宰相们于政事堂集体决策议政,某个宰相单独进见,这无疑会有给皇帝夹带私货的嫌疑。
长孙无忌向来讨厌魏征,曾不止一次跟秦琅报怨过,要把魏玄成这个田舍汉给赶出朝堂去。
“魏侍中若是不满,可以写奏章弹劾我。”说完,长孙无忌甩袖走了。
魏征黑着脸,决定回去就先写长孙无忌的弹章,然后再写马周和孙伏伽的。
丽正殿中,承乾对舅舅长孙无忌很是恭敬,这位是亲娘舅不说,身后也代表的是强大的关陇集团势力对他的支持,举足轻重。
连老师秦琅都要对长孙无忌客气三分,而他也一直是皇帝最信任的重臣。
“殿下今日在会上表现,让臣有些意外。”
承乾请长孙无忌对坐,然后亲自给长孙倒茶。
“在这里舅舅不必这般客气。”
“张蕴古这事,透着些蹊跷啊。”长孙端起茶抿了一口道。
承乾对于长孙无忌倒也没有隐瞒之意,便说了权万纪要借张蕴古一案搞事情,想要对大理寺下手,不仅仅是要弹一个六品大理寺丞,而且还要弹大理寺上下诸官,甚至要对孙伏伽、杨师道这两位宰相一起弹。
“孙伏伽是大理寺卿,弹他倒也有些说的过去,为何杨师道也要弹?”
“因为李好德案是杨师道还在任刑部尚书时办的,另外李厚德是杨师道的人。”承乾道。
每个宰相都有自己的关系网,从朝中到地方,莫不如是。
长孙无忌也曾被权万纪弹劾过,但皇帝没理会。
“权万纪喜欢弹劾人,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次就算要借机弹劾孙伏伽、杨师道,也不稀奇,殿下为何要这么重视?”
“老师说这次权万纪来势汹汹,若是不小心,被他捅到圣人那去,只怕会成大案。”
“秦三郎说的?”长孙无忌意外,没想到秦琅都躺在家养伤了,居然还掺和这事中。
“嗯。”
长孙无忌摸着下巴的胡子,一时有些疑惑,秦琅如何就断定,权万纪的弹劾就能有效,而且还能搞成大案?
“老师说,陛下近年对权万纪十分信任,以为他忠谏用心,而如今陛下又在骊水温泉宫中休假,因此若是接到权万纪弹劾,只怕会一时听信一面之辞,来不及调查清楚,就下达旨令。”
“这话有些牵强,除非秦三郎还知道更多的内情。”
长孙无忌是老狐狸,他不是承乾,会无理由的信任秦琅,也不是马周,跟秦琅有很好的默契。
可想了半天,也想不清秦琅的依据何在。
秦琅的这些部置,都是基于权万纪弹劾一定能奏效,且能让皇帝雷霆震怒。
“这小子说是在家养病,可躺在家都不闲着,还遥控指挥起来,看来根本就没什么事嘛。”
权万纪私下里又向皇帝上奏,结果同样没出长安,还是被拦截了。权万纪虽然比较得李世民信任,可却并没有给皇帝上密折的资格,能给皇帝上密折的官员有几百个,但贵族勋戚,地方官吏、边疆大将就占了许多。
而朝中百司,各部长官又占据许多,权万纪只是御史台两个治书侍御史之一,并不在此列,他的奏章要送到皇帝手中,要经过多道手续,而不是如密奏一样,有专门的独立渠道直呈皇帝,无人敢拦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