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o6c人氣玄幻小說 海賊之苟到大將 鹹魚軍頭-第二百四十九章 莉達,你動作慢一點讀書-0hkou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艾尔莫斯,海洋上的一个武器商人,因为搭上了多弗朗明哥的线,在地下世界也略有薄名。
他标志性的,是脸上有着一个如癞蛤蟆一样的疙瘩大鼻子,所以被人称为‘蛤蟆商人’艾尔莫斯。
此时他正阴晴不定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的电话虫。
他实在想不到,这头贪婪的夜叉居然会让他收手?
那个叫鲁西鲁·库洛的人,还被多弗用白胡子做比喻。
他没看直播,顶上战争的时候,他正在到处卖武器。
海军从世界各地到达本部,而当地力量孱弱,正是卖武器的好机会,他哪有空看直播,赚钱不香吗?
他只是从报纸上看到顶上战争海军胜利了。
但那又怎么样,和白胡子一战,还和红发起了冲突,现在大海逐渐进入暴走,海军愈发无力,他才不怕海军。
“萌岛我不会放弃的,多弗朗明哥这个白痴,不愿得罪海军,我可不会放弃那座岛,事关两个王国的武器业务,还有数十条航道。等着吧,等我占据了那座岛,多弗,你会对我刮目相看的。”
艾尔莫斯心中发狠,他可不是没有势力。
不过在此之前,他对多弗的话很是在意,不管怎么样,还得查一下那个海军的底细,再决定用多大规模的武力。
……
蔚蓝的海水侵袭着沙滩,萌岛的阳光,很为刺眼。
沙滩上,库洛赤着上半身躺在那,耳垂的金色圆珠耳饰在阳光下泛着光,他躺在躺椅上,一只手撑着后脑勺,另一只手拿着一杯饮料喝着。
一旁,莉达穿着儿童泳衣,头发被扎成两个丸子,跪在库洛的下面,用手抓着什么,上下玩弄,模样很是专心。
随着她的动作,一层细密的汗珠从她白嫩的鼻尖上冒出,小嘴微张,隐隐呼出几口喘息之声。
“嘶…”
库洛感觉下面一沉,倒吸口凉气,看了过去,“莉达,你动作慢一点。”
莉达抬起头,嘴角旁出现了些污垢,气恼道:“不要乱动啊,库洛,溅的我脸上都是。”
库洛的下面,被堆上了一层沙子,从双脚一直包到了腰间,而莉达在沙子上面用手盘弄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她当然是在玩沙子了。
“你就不能换个地方玩,为什么要在我身上玩,你这样妨碍我凹造型你知道吗。万一有哪个摄影师过来,想拍一下英明神武的我,我的造型就全被你给毁了。”库洛没好气道。
莉达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你还会被拍照?你不是最讨厌这个吗?都说不要乱动啊,我好不容易盘出的城堡!”
所以你为什么要在我身上盘城堡啊!
轰!
库洛扯扯嘴角,还要说点什么,就听不远处的海面上,响起了炮弹的声音。
海岸边,几门大炮打出炮弹,冲向了海面上的海贼船。
库洛在这里驻扎,当然得要点东西,岸防是要大炮的,而军舰上的大炮肯定不够,至于原先上城区是有的,但被他砸成了废铁,也不能用了。
所幸之前还有几艘海贼船停留在海面,他干脆就把船上的大炮拆了下来,当岸防来用,至于船只,当然是被他送到天上去了。
“这是第几次了?”
库洛看着海面上袭来的海贼船,问道。
自几天前他宣布萌岛被当成了海军基地,总有那些不知死的海贼想要来碰碰运气。
“不知道。”莉达摇摇头。
“你就知道吃!”库洛瞪了他一眼。
“哼,能吃是福,你自己说的。”莉达不甘示弱的反驳了回去。
“我有说过这种话?”库洛诧异了一下。
“有啊。”
莉达扶着小脑袋;“你当时说什么来着,挺繁琐的,大致意思是,强壮的人看到吃的认为这是吃的就够了,而弱小的人才会挑挑拣拣,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然而在他们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自身就已经弱了。”
“对了,你说这是你们家乡的话,有个叫树人·迅的人说的,树人是什么人啊,吃了恶魔果实的人吗?”
库洛:“……”
树人说的老子有什么关系,我特么又没月亮井。
一道黑影从海岸跳跃到空中,几个腾挪之后跳入了海面上的船长,随着一阵阵惨叫,那船只安静了下来。
黑影再次飞出,落在了沙滩上。
克洛从怀里抽出一张擦手布,很为绅士的擦着自己手上的血液,然后走过来,道:“库洛先生,已经解决了。来的是个悬赏三千三百万贝利的一个小海贼,已经沉海了。”
“老规矩,物资补给留下来,战利品给大家伙分了,大炮拆下来,船给我留着。”
库洛将手中杯子递过去,“饮料没了,去给我再来一杯。莉达,你要吗?”
“要!”莉达声音清脆。
夸我啊!
你特么倒是夸我啊!
我这么辛辛苦苦的又是指挥又是做后勤又是亲自上前线的,你在这晒太阳,完了还让我给你补饮料?
“好的,库洛先生。”
克洛接过杯子,转身去前方的饮料箱那弄了一杯,又再接了一杯,回去递给了库洛和莉达二人。
“噫,你身上血腥味好重,离我远点。”
接完了饮料,莉达冲克洛摆摆手。
“是有点,你最近怎么回事,一战斗就有血腥味,要控制住恶魔果实的影响啊。”库洛点了点头,道。
“是,我明白了…”
克洛抿抿嘴,退了下去,深吸口气,转身吼道:“萨兹尔!萨兹尔·库洛!库洛!库洛你这个垃圾在哪里,来训练了!”
远处,正在军舰里往着那海贼船停靠的萨兹尔打了个激灵。
好想就这么飘荡在大海里啊…
“中校!中校!”
一名少尉捧着电话虫,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在库洛跟前立定,道:“中校,您的电话,是…是七武海!”
“哈?”
库洛愣了一下,看向了那电话虫。
七武海?
他和七武海不熟啊,谁会找他,鹰眼?
“咈咈咈咈咈,有段时间没见了啊,鲁西鲁·库洛。”
电话虫那边响起了特有的笑声,那只电话虫,笑容开始变得邪恶,眼睛上也出现了一副墨镜。
这个声音…
库洛眼眸微阖,“你这只食腐的火烈鸟来找我做什么。”
这个标志性笑声,除了‘天夜叉’多弗朗明哥,不会有其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