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n1z人氣都市小说 諸界末日在線-第二十五章 再逢讀書-mjnon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船夫看着他手中那柄剑,说道:
“没错,这柄剑是圣人的随身佩剑,斩一条幼龙当然不成问题,至于你……”
“你敢亲身置于龙口之中出那一剑,也算是不错。”
顾青山拱手道:“我们过关了吗?”
船夫道:“只要杀了龙就算过关,你俩都想摘什么榜,现在可以说了。”
冷天星沉思片刻,道:“在下想尝试摘古代器物类的榜。”
船夫一拍掌,道:“妙,果然是缘法,你可以下船了。”
“下船?”
冷天星左右望去,除了小船,四周只见浩荡行水。
船夫蹲下去,从水中拎起一根漂浮打转的柳枝,递到冷天星手中。
“此处正是上古时期遗留的水下遗迹。”
“十万年前的洪荒时代,有山神与水神在此决战,最后都死在这里。”
“这柳枝能保你平安,你下去寻几件洪荒真品上来。”
听船夫这样说,冷天星便接过柳枝,灵力往其中猛力一催。
柳枝舒展开来,引动水中伸出一只巨手,轻轻托住冷天星,缓缓缩回去。
“到你了,”船夫望向顾青山,“你又是来摘什么榜的?”
顾青山抱拳一礼,道:“在下摘剑榜。”
“剑榜……能刺出刚才那一剑,我就不必再考验了,可以直接送你过去。”
船夫一手按住顾青山的肩膀,另一只手飞快的捏了个诀。
两人直接从小船上消失。
……
百花宫。
船夫和顾青山现出身形。
顾青山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象,微微有些感叹。
在这一条时间线上,自己从未抵达过百花宗的地界。
——前世自己比别人晚了很久才加入“诸界末日在线·魔王序列”,抵达修行世界。
起点太低,连最基础的剑诀都难以弄到,修行等级低下,根本没有机会来百花宗摘榜。
他忽然一静。
——魔王序列!
在这一条时间线上,魔王序列什么时候会降临?
正想着,只见前方那座巨大的绿玉屏风后面,转出来一名宫妆打扮的女子。
宫女抱着长长画卷走来,朝船夫行了一礼。
“这是今天要摘剑榜的人?”宫女问道。
“是的。”船夫道。
“今天只有一个?”宫女继续问道。
“那些人剑意不正,放进宫来什么也干不了,只会污了这里的灵气。”船夫道。
“行了,人我应带来了,你们看着办吧。”船夫说完,直接消失不见。
那名宫女似乎见惯了这一幕,转向顾青山道:“你可是来摘剑榜的?”
“正是。”顾青山回过神,行礼道。
宫女点上一柱香,将手中画卷递给顾青山:“你且进去,若是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过关,就有资格摘剑榜。”
顾青山默默接过画卷,灵力灌注其中。
啪。
画卷掉落在地上,而顾青山已不见踪迹。
宫女拾起画卷,将其放在一张红木桌上,口中轻声喃喃道:“我倒要看看,地剑亲自选的剑主究竟有什么不一般。”
画卷之中。
顾青山对面站着一名书生。
书生斯斯文文的,极有礼貌的冲顾青山作了个揖,道:“我这套剑法乃是家族传下来的,一般修士连招架都招架不住,但我感觉还是有些缺点,你且看看,帮忙找一下问题。”
顾青山心头微松,随手取出地剑。
“怎么样?这一路走来,跟你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可还相同?”地剑悄然问道。
“前面很多地方都改变了,反倒在这里,依然遇见了这个书生。”顾青山回应道。
“这样啊,你要不要隐藏实力?毕竟你在剑道上的造诣太高了,万一做得太过,让事情改变太多,会不会又出新的问题啊。”地剑问。
“你在担心什么?”顾青山反问。
“担心你无法拜入百花宗——你可记得,想去找天剑,唯有灵儿才有荒云天宫的传送阵。”地剑道。
“……也是,必须入百花宫。”顾青山同意道。
他思忖了一息。
——要隐藏实力,让一切按原本的样子重来一遍吗?
不……
现在情况已经不同。
自己手握地剑,还被冠上一个“三世童子”的说法,已经跟另一条时间线彻底不同。
任何时候,谢道灵的眼光都是世间第一高的。
如果还默守陈规,导致没被师尊看入眼,以至于无法拜入百花宗——
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顾青山心中做了决定,抱拳回礼道:“请。”
“放心,我会把灵力压缩在炼气七层,方便你出手。”书生道。
“多谢。”顾青山道。
书生笑了笑,取出一柄剑。
他将长剑拔出来,整个人气质顿时变了。
疯狂的嘶吼从书生口中传出。
“杀杀杀杀杀!天地万物,无不可杀!”
长剑骤然而动,书生的身影淹没在倾泻的剑气之中,扑向顾青山。
顾青山握着地剑,朝前轻轻一递。
当!
书生倒退几步,惊奇的看看自己手上。
——他的剑被击飞了。
顾青山道:“太乱。”
“什么太乱?”书生问。
“你的剑招太乱,最好重新练基本剑诀,不要想七想八。”顾青山道。
书生怔住。
顾青山神情淡淡的道:“剑术,最重要的是能破掉对方的防御,一击杀敌,而不是什么‘天地万物,无不可杀’——那都是扯淡。”
书生拾起长剑,不服气的道:“我倒想再试试。”
“来。”顾青山道。
书生身形一展,人与剑瞬间化作缭乱模糊的剑影,根本无法看清分毫。
顾青山摇摇头,挺剑一戳。
当!
一柄剑飞出去。
书生站在原地,颇有些迷惘之色。
“你的剑就像你的念头,太多太杂,其实只要一个念头就够了。”顾青山道。
“什么?”
“杀敌。”
“……就这么简单?”
顾青山不说话,示意他低头。
书生慢慢低头,却见自己心口位置多了一抹剑痕。
“原来如此,我总是追求繁复和快,看来是走错了路。”
他身形渐渐变淡,消失不见。
画卷外,那宫女忍不住微微点头。
“心性唯纯,剑意至简,我现在倒是有些相信,他是三世的童子了……”
她看了看那柱香,才燃去了一丁点。
画卷中,书生点点头,身影渐渐淡去。
顾青山等了数息。
又一名修士出现在顾青山眼前。
这是一名和尚。
他手持一柄长剑,目露迷茫。
“我的问题,是问剑心。”和尚呆呆的望着手中长剑,说道。
“问。”顾青山道。
“以剑斩杀众生,众生虽入轮回,却无法消除妄念和执念,反倒是未来因果之因。”
“若是如此,何必不杀众生,何必不用剑?”
“请问施主,用剑之人究竟如何自处?”和尚问道。
又是这个问题!
顾青山露出笑意。
这个问题,若是被绕进去,是会摧毁道心的。
两人和和气气的站着论道,其实比在妖魔群中杀个七进七出更为凶险。
若是被问的动摇了,道心也会随之破碎。
修道之人,连道心都被破了,修行上就会迟滞下来,再也难以寸进。
和尚顿了顿,面带得色道:“数十年来,我收集了天下剑意,最后得出两个答案。”
“请讲。”顾青山简单说道。
和尚一摆手道:“这都是近万年来,剑修所推崇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是,任他如何,我自一剑斩之,直到斩出一方天地,重新教化万物生灵,皆听我意。”
“第二种说法是,修行如逆水行舟,剑术也是如此,谁若阻我剑道,便是我生死仇敌,就算是老天,也斩给你看。”
和尚一礼,道:“如此两道,乃剑修真意,施主如何说?还请施主说法。”
顾青山笑笑,说道:“首先,近万年来大家所推崇的说法,也只是说法而已;其次,所谓剑修真意——”
他施施然朝和尚走去。
“我手上这柄剑乃圣人佩剑,触之则死,和尚小心了。”
长剑出,剑气成丝,瞬间朝和尚身上缠去。
和尚脸色一变,喝道:“我跟你论道,你为何出手?”
他刚挡了几下,却见所有剑气骤然凝成一轮月色。
——这是秘剑!
和尚手脚大乱,不得不全力抵挡。
霎时间,月光如轻烟似薄雾,任凭和尚剑出如风也无法抵挡分毫。
和尚突然僵住。
不知何时,那柄剑已架在他脖子上。
顾青山看着他,问道:“和尚,现在我的剑只需轻轻一动,便可切下你的头颅,至于你的说法,在我的剑面前又有什么用?”
和尚脸色复杂,开口道:“但道理不对。”
“道理随便你们去讲,我只负责杀你们——你们死都死了,想必以后不会再来找我讲理。”顾青山道。
“理不辨不清,施主你就算杀了我,终究还是说不清何为剑心。”和尚道。
“我早已告诉你了。”顾青山道。
“什么?”
“剑就是道理。”
和尚怔住,又道:“那天下苍生——”
“你杀苍生是你的事,不要怪你的剑。”
“那教化万物众生——”
“你就一个使剑的,能教人生孩子还是能教人娶媳妇?我从来都没这种迷一样的自信。”
“那阻我剑道之人——”
“你想杀谁就杀,别找些什么剑心来当借口,虚伪。”
和尚一时说不出话来。
画卷外,宫女忽然抿起嘴角。
“这个地剑选中的少女倒有几分不一般的气度,看来确实是剑修种子。”
她伸手取出一张雾气蒙蒙的传讯符。
“这句‘虚伪’骂的极好,老秃驴你拿话堵我,我现在堵回去,看你怎么接。”
宫女说着,手上灵力一催,传讯符顿时化作火光,往天际飞去。
宫女眼波流转,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好像是在妖魔丛中杀出来的,但具体怎么回事,还得等他成功摘了榜再看。”
她随手捏了个法诀,顾青山顿时从画卷中跳了出来。
“这就通过了?”顾青山问道。
宫女道:“通过了。”
“也罢,那和尚还想拿剑说事,我怕再说下去一剑收了他,那就不太好看了。”顾青山自然而然的说道。
“你们这对师徒一个比一个脾气大,简直是臭味相投,怎么可能不凑在一起。”地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