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gsz精品玄幻小說 《撿漏》-4359 冰霜玫瑰遠離塵間看書-kn9fd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这是一幅和原先山洞顶部完全不同的画卷。如果说原先金锋做出来的是只是凌乱无章的草稿,那现在,就是最完美的作品。
每一个星图都是独立,每一个山水都是独立,每一个八卦图还是独立,八方透光镜镜背的所有图案文字无不独立显现。
各个楼宇亭台错落有致,布置精细绝伦。
每个人看傻了,每个人都看疯了。
专门负责记录的几个特战手中的摄像机都掉了下去。天上的无人机也砰然坠地。
黄冠养罗挺华麒焜眼珠子都掉了出来,下巴直接脱臼。
而几个花甲院士们则早就哆哆嗦嗦跪了下去。
架子上的周皓和王不懂差一点就没把持住摔下来。
金家军们一个个的瞠目结舌,惊恐万状,捂着自己的脑袋嘴里翻来覆去就叫着几个字。
“我日!”
“我操!”
“屌你老母。”
“干你娘!”
用尽这个世界上最华丽的华藻都无法描述出此时每个人心情的万一。同样用尽这世上最粗鄙的词汇也难以描绘金家军们的感受。
这怎么可能?
这他妈怎么可能呀!
骚包一手掐着夏侯疾驰的肩胛骨,一手狠狠的拽动地上涛细棍的手,嘴里发疯般的嘶吼怪叫。
“这他妈逼的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袁谶纬老祖宗是怎么琢磨出来的啊?”
“那是在一千三百年前呀!我他妈的这一世的都白活了呐!”
“我干你娘的龟儿子的扑街的驴日的老怂……”
一边叫着,骚包一边甩动脑袋,鼻腔里径自发出阵阵开火车的怪异腔调。
金家军每个人心里无不是如骚包一般想法。
是啊!
那是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朝啊。
这种投影技术,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
一千三百多年前,他们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太牛逼了!
太他妈牛逼了!
神人!
神仙!
金家军们除了震撼,剩下,就只有仰望!
“感觉有些像月影灯。”
曹养肇一脸痴迷,冰冷的脸烫得吓人。
“完全不一样!”
夏侯疾驰轻声说道:“月影灯早在隋炀帝那会就失传了。应该是借用了月影灯的原理。还是通过光线的投射把图案照出来。”
夏侯吉驰静静看着眼前的立体画,眼瞳深处尽是火热。
“要是爷爷还在,看到这画面,不知道有开心!”
慢慢地,夏侯疾驰的目光挪移到金锋身边,对金锋敬佩得五体投地。
这种玄奇的奥秘,也只有金锋才能解开!
十一天!
短短十一天,就解决掉了困扰了神州十一年、难倒了神州三院众多大院士双院士和无数考古人的旷世难题!
寻宝之王,当之无愧!
天下第一人,实至名归!
太牛逼了!
自己,赶之金锋,差得天远!
曾经的自己在鉴定在寻宝在考古方面足以傲视神州,但在金锋跟前,自己却是一无是处。
直到此时此刻,夏侯疾驰才对金锋真正的死心塌地。
“下面怎么办?”
静寂无声的山洞中传来王晓歆娇嫩清脆的动人声音。
不得不说,王晓歆也是被震撼到了。而且还是那种发自心底的震颤。
自己做梦都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极致壮阔,极致绝美,就算是最优秀的丹青之手也难以描绘出这旷古绝伦的画卷。
那一排排的文字,那一个个人物,一头头的瑞兽,月宫、先人、花草、亭台、楼宇……
那八卦的玄奇,那阴阳太极的玄妙,还有日月星辰的静谧,那高山的壮美……
王晓歆只感觉这一生都白活了。
“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持斧伐远扬,荷锄……觇……”
金锋轻然点上一支烟,长长久久深吸一口,心满意足的坐了下去。不到几秒,金锋径自咳嗽起来。这一首王维的辛夷坞最终还是没念完。
但金锋的脸上却露出最深沉最爽心的笑容。
“当然是……”
“咳咳咳……”
又复咳嗽半响,金锋的身子骨抖动着叫王晓歆看得心痛。
疾步走过来拧开水杯亲自为金锋喂水,嘴里幽怨轻轻:“你少抽点儿烟。对你身体不好。”
“三十岁的人,就跟个糟老头子一样。”
喝下滚烫的参茶,金锋毫不介意又往嘴里塞了颗参粒,饶有兴致的看着王晓歆笑着问道:“那么想拿天星罗盘?”
“你能说点好听的不?”
“我都说了我对不起你了。”
王晓歆的声音低低沉沉,满是愧疚和幽怨,说不出的娇弱。
金锋却是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可是督军,上达天听。”
王晓歆气得将杯子往金锋怀里一塞恨恨叫道:“我走。我出去。我不碍你眼睛。”
金锋这时候不慌不忙的开口,依旧笑意浅浅:“你走了就是渎职。天星罗盘……”
“你别说了!”
王晓歆蓦然回首对着金锋叱喝出口,眼泪水在丹凤眼眶里打转。
“这只是演习。还要多做几次。”
金锋说这话的时候,王晓歆并没有注意到金锋眼睛里的狡黠。她只是像一座孤独冰冷的冰山,漂流在十万里荒无人烟的爱情海。
她又像是一只娇艳冰霜牡丹,独自长在远离人间的无人山谷。
从一进来到现在,所有的一切发现与线索都是金锋一人操作完成。自己,只不过是陪衬。还是那种不入流专门拖后腿的陪衬。
关键的关键,自己这个陪衬还惹下了滔天大祸。害得金家军主力悉数受伤。早知道,自己怎么都不会要那尊佛舍利。
佛舍利给了金锋,他,也不会摔断手臂。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梵青竹曾经骂自己是灾星,一跟金锋一道一准儿的让金锋受伤受苦。
经历了现在这件事,自己在心里也承认了。
自己,或许真的和金锋八字不合。
这辈子活了三十年,从未有一回像这次这样的难过。
自己二十二岁认识金锋,到现在,整整的七年了。自己等了他七年,守了他七年,默默爱了他七年……
这次过后,也该有个了断了。
多情自古空余恨。
就在这时候,金锋将一个装参粒的小瓶递到王晓歆胸前:“来一颗!”
“不要!”
“谢谢!”
“吃一颗吧。”
“做事了!”
金锋喝了一大口参茶,将茶杯甩给朗朗,甩动杆子起身深吸一口气长空朗声大叫。
“眼睛放亮!提高警惕。打起精神。”
“准备——开门!”
铿锵有力的话语砸落在地,众人不由得吃了一惊。
听到金锋的话,王晓歆娇躯大震,急速回头,惊立当场,急速起身。
“你刚说不是还要演习吗?”
“我骗你的!”
王晓歆顿时气结,娇躯颤栗攥紧拳头对着金锋怒斥出口。
“骗子!”
“可恶!”
金锋毫无在意,直直走到水池左边,静静伫立。
在金锋脚下,就倒映着长长的小径一直通向对面水幕墙倒映的房屋大门。
直到这一刻,人们才猛然反应过来。
这条小径就是最正确的通道!
而那大门之后,就是袁天罡真正的埋骨地或者是羽化所!
这八方透光镜虽然价值不菲,但比起石棺石椁里其他器物来完全不值一哂。随便一个秘色瓷就能当五个透光镜,随便一封手札更能买下所有的透光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