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vgl人氣玄幻小說 人仙百年 起點-第671章 僕人齊崢展示-ld8th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这一日,秦笛来到一条宽阔的大河边,看见一个少年被人追杀跳入河中,后面有人沿河寻找,竟然没有发现他。
秦笛觉得有些意思,于是便驻足河边观望。
那些追杀的人群中,有一位步虚修士,还有两位元婴真君和三位金丹真人。
而秦笛先前匆匆一瞥,便晓得那位少年还处于金丹前期,比这些人的功力都弱。
少年藏在水中,身体与河水融为一体,显然修炼了水系功法。
步虚修士飞在空中,元婴真君从水面上掠过,金丹真人扎入水中,在水里寻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少年。
为首的步虚修士看见秦笛站在岸边,一眼看不出对方的功力,第二眼看过去,觉得对方身形如山,气势非凡,明白这是一位高人,于是便有些紧张。
他不敢过来惊扰秦笛,眼见找不到少年,于是吹一声口哨,领着一帮人悄悄撤走了。
等到众人身影消失,又过了一会儿,那少年才浮出水面,走到秦笛跟前,冲着秦笛拜谢:“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若没有您在,我今天就逃不掉了。”
秦笛上下打量着他,见其身材高挑,相貌英俊,棱角分明,双目有神,肩宽细腰,浑身上下透着英气,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少岁?”
少年答道:“启禀前辈,我叫齐峥,今年四十五岁。”
秦笛道:“你这么年轻,能成为金丹真人,也算是难得。说说看,为何被人追杀?”
少年的眼神暗淡,现出悲伤的神色,说道:“从这条大河往上三千里,有一个齐家庄,庄主便是我爷爷,名叫‘齐穆’,他是一位步虚真君,出身于‘寒水门’,因为年纪大了,超过八千岁,便从寒水门出来,在齐家庄娶妻生子。
我爷爷离开寒水门的时候,带来一对‘玄冰灵鱼’。
那对寒冰灵鱼,是他自己从寒水门的灵湖里找到的,当时并没有引人注目。他在宗门里培养‘寒冰灵鱼’四千年,繁衍的灵鱼绝大部分都献给了宗门,临走的时候偷偷带走一对。
后来他到了齐家庄,在颐养天年的同时,靠着这对灵鱼,繁衍出鱼群,于是齐家庄开始兴旺。
不久前,有位合道真君带着一伙人,闯入齐家庄,一掌打伤了我爷爷,逼迫他交出玄冰灵鱼。
我爷爷见势不好,一面虚与委蛇,一面偷偷传音,让我赶紧逃走。
我跳入水中躲避,靠着一张宝符遮住身形,亲耳听见一声声惨叫,我的家人……我的家人……都被那些人打死了……
我没忍住,溅起了水花,被那些人发觉了,于是他们追杀上来……
我辗转逃命,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从水里现身,出来喘口气……
若没有前辈您在,我最终是逃不过去的……”
秦笛听了,虽然觉得这种事很常见,可他看这位少年比较顺眼,于是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准备投奔哪里?”
齐峥有些迷惘,道:“我想去寒水门试试,可我爷爷说,寒水门是大宗门,想要成为外门弟子,必须有元婴期的修为。我的功力太低了,而且寒水门远在北域,距离此地非常遥远,我不一定能走到地方……”
秦笛道:“你在危机关头遇见我,也算是有缘之人。我有意收你做奴仆,如果做得好,将来有机会转为记名弟子,我问你是否愿意?”
齐峥犹豫了一下,显然对作为“奴仆”有顾忌。
他低头想了想,道:“如果前辈能带我回齐家庄看看,让我看一眼有没有活着的家人,我就答应做您的奴仆,一生一世跟着您。”
秦笛问:“难道你不想报仇了?”
齐峥道:“我爷爷特意叮嘱我,让我隐忍活下来。如果将来有机会报仇,那当然是梦寐以求的事。”
“你知道仇人是谁吗?”
“不知道,我只记得那些人容貌,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
“容貌有时候不靠谱。但如果那些人过于托大,用的是本来面目,也会给你留下报仇的机会。”
秦笛手下缺乏皮糙肉厚的男弟子,只有顾如虎和王衍不够用,所以有意多培养几个手下。虽然说秦府有很多人,但是大部分都是家人,因为顾虑到生死,不敢让他们冒险。只有徒弟和奴仆经得起折腾。
他伸手一抓,便将齐峥提起来,然后道:“你来引路,告诉我齐家庄在哪儿!”
齐峥的身子一抖,然后定下心神,道:“前辈,沿着这条河,一路往上,就在河的右侧。”
于是秦笛大踏步的往前走,一步跨出就是两百里,只走了十五步,便看见右侧河岸上的村落。
此时,行凶之人并没有撤离,还在村里搜寻财物。
其中一位合道真君,站在高高的房檐上,留神周围的动静。他手下有四五十人,正在翻箱倒柜找东西。
齐峥看见那些人,顿时眼珠子都红了!
“就是这伙人,都一天一夜了,竟然还没走,他们穷凶极恶,丧心病狂……”
秦笛速度极快,中间毫不停留,一步跨过去,便落足屋檐上,一只手掌按在合道真君的头顶!
合道真君被惊呆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前辈……您是什么人?”
秦笛反问:“你又是什么人?杀人也倒罢了,为何迟滞不去?你在找什么?”
“我……是金胜门的掌门……我在找一件法器,要养玄冰灵鱼……离不开玄冥法器……”
“齐家庄的人呢?都被你杀光了吗?”
“只有一个老家伙,还剩半口气……”
秦笛不敢大意,单手一用力,便将对方拍死了!
合道真君如果自爆的话,会产生不小的威力,秦笛不会给对方机会!
这时候,有人看见合道真君被拍死了,于是发一声喊,四散而逃!
秦笛又打杀三位步虚修士,放任元婴真君和金丹真人逃走了。
齐峥找到还剩一口气的爷爷齐穆。
此时的齐穆丹田破损,年纪太大,已经没有救助的价值。因此,秦笛并没有插手,只是站在远处等着。
齐穆用微弱的声音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咽气了。
齐峥流着眼泪,收敛家人的尸体,埋入土中,连墓碑也没有立。
然后他在河边淤泥里挖出一个钵盂,乃是齐穆用来养殖灵鱼的玄冥法器。
齐峥抹干眼泪,手捧钵盂,跪在秦笛面前,道:“前辈,您为我报了大仇,从今以后,我愿意做牛做马追随您!情愿将玄冰灵鱼和这件宝物献给您。”
秦笛微微摇头,道:“只不过是一件三阶灵宝法器,这样的法器对我来说,要多少有多少!你自己留着吧。倒是玄冰灵鱼还不错,你可以慢慢养着。”
齐峥有些发呆,只好将钵盂收起来。
秦笛道:“你修炼的水系功法与众不同,偏于冰寒,有了玄冰灵鱼,更容易进阶。自今日起,我传你‘北冥心法’的基础法门。”
他取出一枚空白玉简,然后“哧哧”刻画了一篇功法,略微讲解了一番,然后丢给齐峥。
齐峥听了感到很惊讶,道:“主人,您讲的北冥心法,跟我家传的功法有些相似。”
秦笛道:“凡有冲突之处,以我传授的功法为准。这门功夫博大精深,你先把基础打好,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是,我记住了。”
秦笛也不多说,径直将其收入洞天中,交给晏雪来安排。然后他纵身往东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