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9ks优美都市小說 無雙庶子 txt-第一百七十九章 佈局謀篇展示-5klr8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如李朔所说,最起码在当下这个时间点,沐英对李信还有绝对的忠诚,况且火器营的源头火器,至今还牢牢地掌握在李信手里,自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既然西南军中两个将军都点了头,神机营的事情便再没有什么阻碍,只要汉州军与宁州军都配合,这件事情最多五六天,就可以全部落实下来。
不过这神机营将士的人选,还是需要琢磨的,除了火器营的老兵之外,剩下的要从西南军中抽调一些,但是又不能全部从西南军中抽调,需要一些新鲜血液补充。
再有就是这支神机营的统领人选,很值得考量,李信身边也就赵放比较合适,但是赵放要任羽林卫中郎将,不可能一人身兼两职,至于赵奕……现在年纪还太小,而且他爹不一定想要他走武官路子,八成还是想要他走进学科考的路子。
赵嘉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因为出身“军户”的原因,一辈子没有科考功名,引以为毕生憾事,他心里还是很想自己的儿子能够成功考学的。
不过除开这两个人之外,还有一个绝对可信的之人,可以调到京城里来,那就是……林虎。
林虎在被梅花卫算计之后,一度不愿意再监造火药,后来是陈十六接手了一段时间,后来陈十六被李信调到暗部任魁首,林虎又接过了监造火药的差事。
从前的火药因为种种原因,需要严格保密,不管是林虎还是陈十六,都是生活在暗处,如今局势不一样了,西南军占据了京城,火药这种东西再藏着掖着,就会显得目光短浅。
连正式编制的神机营都有了,制造火药以及衍生兵器的火器监,很快也会弄起来,不仅要弄起来,还要召集全国的能工巧匠,把李信心中的那些“构想”,一点一点实现出来。
火药的成份并不复杂,之前在李信刻意隐瞒之下,都被朝廷摸索出了七八成的样子,也就是说这东西瞒不了天下人太久,因此现在朝廷的重心就不应该放在火药保密上,而是要放在技术迭代上。
况且北边的鲜卑部,缺少原料,也缺少工匠,给他们方子他们也弄不出像样的火药,再有就是,假使朝廷这边已经把火炮甚至燧发枪都弄了出来,就算鲜卑人熟练掌握了火药,也没有什么用处。
因此李信准备把林虎还有他手下的一干工匠,统统召到京城来,林虎出任神机营第一任统领,而他手下的那些工匠,则会成为火器监的一众元老。
与沐英敲定了火器营的细节之后,两个人又谈论了一些整编西南军的事情,大体的框架是慢慢从京畿或者附近的州府募兵,填充西南军,当然了,募兵的审查要相对严苛一些,尽量招一些清白的人,更重要的是短时间之内,不能让这些新兵爬到校尉以上的位置。
也就是说,最起码在三年之内,保证西南军仍旧是西南军,不会被自下而上转变成另一支军队。
有了这些准备,李信或者说西南集团在朝廷的地位,就会固若金汤。
李信从上午到黔国公府,一直到吃完中午饭之后,才从黔国公府离开,沐英亲自把李信送到大门口,然后对着李信躬身行礼道:“大都督交代的事情,属下下午就着手去办。”
李信含笑点头:“等这些日子忙完,李朔身子好一些,咱们叫上赵大丞相一起,找个地方喝顿酒。”
沐英哈哈一笑:“早听说秦淮河得意楼,是大都督的产业,一直没有见识过,到时候还请大都督带我们这些丘八,去得意楼见识见识。”
“一定一定。”
两个人拱手作别,李信从黔国公府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走到了永乐坊的一处酒楼里,他刚到就楼下,就有两个老朋友从楼上下来迎接,纷纷对着李信拱手行礼:“等候大都督许久了。”
听到这句话,李信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他跟这两个人约好是一起吃一顿午饭,但是现在都已经午后了,让这两个人多等了他差不多一个时辰。
李大都督苦笑道:“本来是早就该到的,在黔国公那里谈事情,没有脱开身,劳二位老哥哥久等了。”
如今京城里,能够被李信称呼一声“哥哥”的人,并不算多。
叶四少叶璘算一个,但是叶璘现在已经不在京城了。
剩下的两个人,并不难猜。
贺菘……与侯敬德。
这两个人在李信进京的时候,立了大功劳,新帝登基之后,他们也各自受封,侯敬德本就是忠勇侯,升为一品善阳侯,世袭罔替,而贺菘也因此封侯,被封为定襄侯。
虽然爵位都有所升迁,但是两个人的官职却迟迟没有旨意下发,至今还赋闲在家。
对于这两个人,是一定要有所安排的,人家豁出了身家性命下了注,赢了自然要给人家分红,这是最基本的规矩道理,不能不讲规矩。
在这两个人的簇拥下,李信跟着他们一起坐上了楼上雅间,被请到了二楼,李信在主位落座。
三个人各自落座之后,贺菘与侯敬德对视了一眼,都对着李信笑着说道:“大都督有什么事情,打个招呼,我等自然登门拜见,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
其实凭借他们三个人此时的身份,应该是在各自府上设宴才对,李信想要找他们两个谈事,只要给一道请柬邀请就是,但是靖安侯府现在被京城里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有些不太方便,才选在了这处酒楼里。
这其中的不太方便之处,在于西南军进城的那天晚上,除了少数几个当事人之外,没有太多人知道是贺松侯敬德两个人“反水”,以他们两个人在禁军的履历,拜将封侯还可以理解为新朝要笼络人心,而一旦李信请这两个人过府,京城上下最起码六成以上的官员,就能把那天晚上的事情猜出个大概。
虽然那天晚上的事情,对于新朝来说是实打实的功劳,但是这功劳要不要公布,还要看贺侯二人自己的意见。
李信微微一笑:“这会儿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不然两位老哥哥怕是要被那些读书人的口水淹死了。”
这两个人的功劳很大,但是不太能说,一旦说明了,且不说朝中的文官如何唾骂他们,就连禁军里的将士可能也会有所反弹。
就算要说,也不是现在说……
侯敬德咧着大嘴,爽朗一笑:“老夫这辈子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被人骂,那些大头书生,也就只会背后说人闲话,当着面连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贺菘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李信咳嗽了一声,举起酒杯敬了这两个人一杯。
三个人酒杯碰撞,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之后,李信放下酒杯,看了这两个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