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8l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靈器復甦 木羽瀾風-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第五把匕首展示-lh6l0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我本来是打算去你的村庄沉睡,你们的村庄很奇异,可以保护我不被发现。”龙脉说道。
“不行!我的村庄全都是普通的村民,他们会被那些灵器影响。”辰风摇头。
他知道灵器复苏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谁也不知道一块石头一根茅草,一排木栏或是一把废弃的镰刀,会复苏什么能力。
若是石头被赋予了一种砸死人的能力,一旦村民不小心踩上那块石头,就有可能丢掉性命。
虽然这些复苏的灵器在辰风看来并不难对付,但对那些村民来说,却是很棘手,辰风不可能十二个时辰都守护着村庄每一个角落。
龙脉局促不安地说道:“那我该去哪里沉睡?”
辰风沉思了片刻,问道:“你去过我们村庄吧?”
“去过,我以前见过季道人,他人很好,世外桃源就是他帮我打造的。”
龙脉当然知道季阿公,也是因为季阿公,所以他被蓐收发现的时候,才想着来这里求救。
“你在村庄阴面沉睡的话,会复苏阳面的东西吗?”辰风问道。
龙脉想了想,他知道长盛村的特殊,因为他的世外桃源和长盛村如出一辙,所拥有的阵法也是类似的,所以他清楚长盛村的阵法。
“不会,那个阵法很厉害,我只会复苏阴面的东西。”
“那你就去土屋里沉睡,复苏那里的东西没关系。”
“好。”
龙脉点了点头,没有反对,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至少不会被幽老怪抓走。
长盛村被阴阳阵法保护着,阴面和阳面的布局是一样的,只不过气息截然不同,不会互相干扰就是。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上次我师父靠着你复苏的‘无巧不成书’让我们找到了这几把匕首,你有没有办法找到剩下的一把匕首?”
辰风把到手的“生灵叠聚”“聚灵不息”“息灵至绝”“绝灵无仙”四把匕首拿出来。
“第五把匕首?”
龙脉疑惑地打量着那四把匕首,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是历史非常悠久的神器。”
“神器不是你复苏的吗?”辰风问道。
龙脉摇头道:“不是,永生境的神已经超脱了另外一个境界,在他们死后,会自己复苏,不用我来动手。而且——这四把匕首,不是神死后复苏的神器,而是神打造的神器。”
“有区别吗?”辰老爸在旁边疑惑地问道。
“正常来说没区别,因为神在某些方面而言,是无敌的,很难被杀死——”
龙脉说到这里,又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辰老爸。
方才辰老爸一脚把神给踩死了,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打破了他对神的认知。
但辰老爸好像并不是很在意龙脉在说什么,只是费劲地摸着自己的脚腕,刚才踩了那一脚,现在脚裸还有点酸。
“那你到底能不能找到?”辰风问道。
“灵器不可能找得到神器,你师父是不是改造了我的灵器?”龙脉问道。
“对,在这里。”
辰风把“无巧不成书”这件灵器也拿了出来。
无巧不成书就是一本书,来自施耐庵的灵器,朴实无华。
龙脉打量着这本书,惊讶道:“这件灵器好强大!”
“我师父,也是个神。”
“难怪!”
龙脉重新化作了辰风的样子,然后接过这本泛黄的书,细细地打量起来。
很显然,对于被神改造过的灵器,他要控制也很难。
“我需要摸索一下,这个已经不再纯粹是施耐庵的情感意识在里面了。”
龙脉可以从中感受到一些特殊的地方,这本书更像是套了一个施耐庵情感的外壳,但内在完全被改变了。
“是阵法。”辰风提醒道。
他自然也尝试过,但老爷子的阵术还是比他要强大不少,在没有达到永生境之前,那些阵法对他而言也很难去触碰或是修改。
龙脉打量了许久,忽然才惊咦了一声。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辰风问道。
龙脉有点不确定地说道:“他改造的手法很奇特,靠的是巧合,巧合是不可控制的,哪怕是我都没有办法刻意去掌控这种巧合,我想你师父也没办法做到。”
“所以呢?”辰风问道。
“你师父早就把一切东西都归咎于在巧合中,他的改造实在太厉害,他其实保证了一件事,就是你肯定能够找到第五把匕首的!只是你师父不能确定何时与何地。”
“你说了等于白说。”
龙脉的话在辰风看来,和老爷子告诉他的,一个样。
有无巧不成书,第五把匕首必然会拿到。
只是没有确定时间罢了,有可能是一个月后,一年后,甚至十年二十年后,到他寿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刻,都不好说。
用巧合来搜寻东西,本身就是很不靠谱的。
“不是,它虽然被改造了,但仍然有灵器的影子,我与它有一丝联系,这种感觉都没有办法解释,不过我好像知道这把匕首关联着谁!”龙脉说道。
“你这唧唧歪歪了半天,到底在哪里啊?而儿子就准备靠着他去抓歹徒了,你还在这卖什么关子?”辰老爸在旁边说道。
龙脉上下打量了一番辰老爸,问道:“我感觉和你有关系。”
“我?”
辰老爸愣了下。
“我老爸?”
辰风诧异地看着龙脉,又转向自己的老爸,问道:“你确定?”
“对啊!你确定吗?我都不记得有这种匕首,我家里倒是有水果刀,但我儿子天天在家,如果那把匕首在我这儿,他会认不出来吗?”
辰老爸十分疑惑。
哪怕辰风认不出来,季阿公对他家也再了解不过了,要是有这么一把匕首存在,不可能瞒得过季阿公才是。
“我没法太确定,也许你还没有得到,可能会在将来某个时候才能拿到,这个我不能给出具体答案,但我觉得你肯定会得到就是了。”
龙脉打量着辰老爸,说的话也是模棱两可。
然而这个时候,湖底传来了一声森然的冷笑。
“他说得没错,我知道这把匕首在哪里。”
湖面上泛起了一个个黑色的气泡,那股气息似乎再次蠢蠢欲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