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w6m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零兩百八十八章 天真分享-fl5uz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陆隐瞳孔闪烁,眼底深处带着无边杀意,双拳不自觉紧握。
夏邢沉声道,“他们猜的不错,你确实来了,这个消息也可以将你引出来,你好自为之”,说完就要离开。
陆隐看着他背影,“给你的血液,是假的”。
夏邢身体一顿,陡然转身怒瞪着陆隐,“假的?”。
陆隐平静道,“假的”。
“你”,夏邢怒极。
陆隐皱眉,“你不会以为一个消息值那么多辰祖血液吧,消息是消息,这个消息即便你不告诉我,这些天也会传遍树之星空,你们神武天既然想引我出来,怎么可能不大肆宣传,何况,用你们的话说,陆家的血,要用来赎罪,给整个树之星空看”。
夏邢咬牙,“怎么才愿意给我辰祖血液?”。
陆隐与他对视,“救人,救出那些陆家遗臣”。
“不可能,陆小玄,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做不到,在神武天内救走那些陆家遗臣,你在开玩笑”,夏邢道。
陆隐道,“如果顾忌夏子恒,我可以把他引过来,给你机会”。
“我说过不可能,一旦做了,谁都知道是我,我不会这么做”,夏邢不傻,直接否定。
陆隐眼中闪过杀机,“你不做,我只能让你陪着他们死”。
夏邢头疼,语气充满了无奈与苦涩,“陆小玄,我对你来说有更大的利用价值,何必陪着那些陆家遗臣死,他们早已没有价值了,我可以告诉你,那些人已经废了,其中还有星使,星域气旋也被破,终生不可能修炼,他们都是废人,不值得你牺牲我”。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陆隐脸色难看,废这个字让他心颤,这些陆家遗臣究竟遭遇到多少苦难?他想起在新大陆的图启明,万森,舟棠那些人,想起了万道老祖万知一,想起了那个老仆,想起了红花园内那些痴傻之人,那些陆家遗臣都在等着他,等着他,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
与那些人比,夏邢算什么?
夏邢看出陆隐的坚决,后悔把这件事告诉他,不仅没得到辰祖血液,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你再考虑考虑”。
“没什么可考虑的,救不出他们,你就得死”。
“陆小玄,我以为你变了,没想到你还跟以前一样天真,以前的你是想法天真,现在的你,执着的天真”。
夏邢年纪远比七英杰大,可以说他是看着七英杰长大,成名的,自然认识曾经的陆小玄,还说过话,不止一次,然而那个时候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未来会被这个看起来天真的小孩子控制,让他死就死。
陆隐盯着夏邢,“天真就天真吧,如果我陆家死光了,我会让四方天平陪葬”。
夏邢叹息,想了想,“你失忆了,认不出那些陆家遗臣,那,是不是真的陆家遗臣也就不重要了”,他目光越发明亮,“对啊,是不是真的不重要”。
他抬头看着陆隐,“我会想办法保下这批陆家遗臣,但他们交不到你手上,你救不走他们,他们还会被关在神武天,想救他们只能等以后,这是唯一的办法”。
陆隐沉思片刻,“好,就这么做,以后我会想办法救他们”,说着,他盯着夏邢,“我失忆了,所以我不认识他们,但不代表陆家就没人,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倾尽毕生之力,我也会杀你”。
夏邢深呼吸口气,“放心吧”,,说完,他希冀看着陆隐的凝空戒,“辰祖血液?”。
“做完了给你,这次保证给你,毕竟那些陆家遗臣还在你手里”,陆隐道。
夏邢点点头,转身离去。
陆隐看着他背影,夏邢真没办法救出那些陆家遗臣吗?未必,但他逼迫不了,那些陆家遗臣算是夏邢威胁自己的一个筹码,逼迫自己必须交出真的辰祖血液。
这是意外,陆隐没想到夏家竟然要血洗陆家遗臣,以至于让他受制于夏邢,不过没关系,以后会有办法救人,只要玉昊这个身份不用,自己就可以凭生死要挟夏邢。
这是以后的事,现在,陆隐脸色沉了下来,传音给山谷外的乌尧。
乌尧睁眼,玉昊联系他了,此子主动联系他,有什么目的?
陆隐传音给乌尧,只说了一句话,“神武天会冤枉寒仙宗将夏邢分身,王正与龙柯藏在云林塔,还请宗主尽快处理”。
乌尧面色变换,这个玉昊什么意思?神武天会冤枉寒仙宗?他不应该是神武天的人吗?为什么将神武天这个消息告诉他?他究竟有什么目的?难道之前的猜测错了?
乌尧搞不懂了,忍不住想进入山谷,却被柴半祖和羽公子拦住,他们在此的目的便是三方遏制,不让任何一方有机会拉拢玉昊,怎么可能让乌尧单独找陆隐。
他们说好了每人只有一次机会单独与玉昊对话,乌尧的已经用完了。
乌尧皱眉,看向山谷内,这个玉昊究竟是什么人?他告诉自己又有什么目的?
还有,既然神武天要冤枉寒仙宗,那柴半祖跟羽公子知不知道?
乌尧想从这两人表情中看出些什么,但根本看不出。
就在乌尧被阻拦后没多久,夏子恒单独找到了柴半祖。
乌尧看见了,脑中立刻浮现玉昊对自己的传音,难道神武天现在才开始?
一段时间后,柴半祖返回,什么表情都没有。
紧接着,夏子恒又找到了羽公子,随后羽公子返回,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
至于乌尧,夏子恒没找他,这让他更加确定玉昊对自己说的话。
可云林塔内根本没有夏邢分身他们,神武天凭什么冤枉寒仙宗?
还是说他们有后手?
想到这里,乌尧坐不住了,神武天既然做了必然有把握,他想传音给玉昊,但却被柴半祖他们阻拦。
玉昊可以传音给他们,他们却不能传音进去,就是防止有人拉拢。
原本这一手是防着其他人,现在却恶心到了乌尧。
无奈之下,乌尧决定向柴半祖还有羽公子摊牌,告知真相,他不想让寒仙宗处于被动。
不管神武天要做什么,对寒仙宗绝对不利,既然如此,那就让真相曝光,联合三家半祖,他就不信神武天敢出手。
“你说什么?一切都是神武天的阴谋?”,羽公子脸上习惯带着的笑容没了,而是充满了诧异与怀疑。
柴半祖看着乌尧,“你以为说这些就可以洗刷你们寒仙宗的嫌疑?之前我们猜测夏邢等人是被你们寒仙宗抓走,你们说是忘墟神所为,从背面战场我们确实得知有可能是七神天所为的情报,但至今为止只有情报,七神天没有任何踪迹,如今你却想把这一切推到神武天头上,那之前说是忘墟神所为就是假的了?”。
乌尧叹息,“那时候我们真以为是忘墟神做的,排除你们三家,唯有永恒族,毕竟那时候忘墟神确实在阴山区出现过,但后来却完全没找到七神天的踪迹”。
“那也不能说是神武天做的,你有什么证据?”,羽公子问道。
乌尧道,“你们怀疑我寒仙宗也是猜测,并没有证据,如果白腾失踪是我们自己演戏,那夏邢失踪,为什么不是神武天演戏?”。
“夏邢去中平界是为了玉昊”,柴半祖道。
乌尧目光一冷,“如果”,忽然的,他停住了,如果告诉这两人玉昊是假的,那他们针对玉昊的手段就会有变故,如今玉昊已经明确加入寒仙宗,当然,必须是他本人能被寒仙宗接受,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其余三家拉拢不了他,一旦玉昊真正身份被揭穿,王家,白龙族针对他真正身份的拉拢也会改变,那寒仙宗的优势或许荡然无存。
尽管玉昊最有可能本就是夏家的人,但玉昊特意告诉他神武天冤枉寒仙宗的计划,这让乌尧又迷茫了,生怕揭露玉昊身份会出现意外,导致寒仙宗原本可以拉拢的这个绝顶奇才再失去,被王家或者白龙族带走,这不是他可以承担的。
因为除了玉昊是古言天师弟子这个身份是假的,其余都是猜测,不是没有外人使用辰祖样式的刀,不一定绝对是神武天的人。
“如果什么?”,柴半祖盯着乌尧。
乌尧沉吟了一下,“如果神武天故意让夏邢失踪,什么理由都可以”。
柴半祖跟羽公子对视,他们刚刚才被夏子恒喊去,告诉他们王正和龙柯可能在寒仙宗云林塔,这边乌尧又告诉他们一切都是神武天做的,他们也不知道该信谁。
其实只要乌尧公布玉昊身份是假的,他们必然更相信乌尧,毕竟眼见为实,除非云林塔找到王正与龙柯,但乌尧下意识隐瞒了这点。
他抱着一丝希望,如果伪装玉昊的这个人不属于神武天,那寒仙宗依然可以得到他,尤其知道他是假冒的,在这点上更胜于其余几家,尽管这个可能性很小。
人生要做出的选择很多,乌尧就选择了暂时隐瞒。
乌尧对于神武天的猜测不可能让柴半祖和羽公子立刻相信,他们其实更愿意相信是寒仙宗做的,因为四方天平中,寒仙宗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
加更奉上,感谢兄弟们打赏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