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n8f精品都市异能 終極武力 愛下-第916章 死戰九鑒賞-jgfj8

終極武力
小說推薦終極武力
第九百二十三章死战九
一下!就那么一下!王越的脚踏地面,后腿一蹬,整个人立刻擦着地面,一个跨步就往前扑出了三四米,速度之快,简直是把如影随形这四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正面对着他的丹增上师,在眼睁睁的看着他欺身近前的一瞬间,心里面的感觉却好像是王越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头肋生双翅的人形老虎,明明从头到脚还是个人的模样,可是在他的心灵映射中他看到的却截然相反。
就仿佛王越根本就是头老虎成了精,变成的人一样。他那朝前一扑的势子,浑身上下形意相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估计就连老喇嘛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不过,他到底也是深谙此道者,一惊之下,顿时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六合拳中的虎扑,本来就有个飞熊之势。功夫练到家的高手,一扑之下,宛如猛虎,气息一鼓而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老虎生出了翅膀一样,用个词来形容就是“如虎添翼”。讲究的就是个形神俱妙!
所以,一般人和精通此道的高手交手时,如果心意不够纯粹,打磨的不够圆融,那么在面对这一招的时候,就很容易会被震慑的心神大乱,从而露出身上致命的破绽来。
而相比于这些人,虽然同样是练的六合拳,但此时的王越却已经开始明了拳意,将自己原本独立存在的精神力一点一点的融入到了他的拳法中,使他的功夫充满了强烈的个人风格。是以,同样是这么一个虎扑的势子,在他的手里用出来,自然就会给人的压迫更大,影响更甚。
甚至就算是丹增上师这位老喇嘛,在这一瞬间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于是,就在这一刻,丹增上师的双脚刚一落地,王越就已经像是他的影子一样,一下在他的面前冒了出来。且就也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里,王越一扑之下,手往前伸,一把就扣在了他的脖子上。
自然界的老虎捕猎,一扑到猎物身前,要么就是一爪子拍上去,要么就是一口咬住对手的脖颈或者喉咙,杀机之盛,每一下都是致命的攻击。
而王越的这一下,显然也是取材于此,一扑之下,手指内扣,既是虎爪,也是虎口。一把抓下去,连拍带扯!
唐国的拳法,善于融合,很多招式都是以自然为师,以猛兽为鉴。所以,苏家的六合拳虽然走的是脱枪为拳的路子,可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其中当然也有不少吸收自其他门派拳术的东西。就好像他刚刚用的这一招虎扑的架子,其实就是脱胎于五形拳中的虎形。
因此,王越在施展这一下的时候,整个人生似就像是化作了一头人立而起的“大猫”,不但身形跟进,势如猛虎,形神俱妙,而且手臂膨胀,筋肉虬结,整条胳膊瞬间都被一条条隆起的血管大筋渔网一样缠住了。一看就是体力全开,真要被他抓住,别说是人的脖子,只怕就是同样粗细的一根铁桩,都得被他一家伙拍出个坑来,然后被一把扯断。
但可惜的是,丹增上师的脖子虽然不是铁的,可却比铁打的更加有韧性。王越这一把抓下去,虽然来势快的让他几乎无法躲闪,可当他一把抓上去的时候,却只觉得指尖下陷,宛如抓到了这世上最有弹性的橡胶上。尽管他的手指已经深深的扣进了对方的皮肤和肌肉中,但就是无法真正伤到对方的根本,撕裂血肉和下面的骨骼。
老喇嘛脖子的皮肤下面,无数的毛孔中仿佛正有金液流转,刚一被王越碰到,立刻便猛然向外一胀,足足粗了三圈,同时颈骨咔咔一响,一时间竟是以自身无比深厚的瑜伽术死死的抗住了王越这一记几乎必死的杀招。
不过他这么干,事实上也是被逼无奈。一来,他是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在短时间内打倒王越,那接下里等待他的就是要被打回原形了。到时候,根本不用王越动手,他自己就会遭受严重的反噬。
二来,王越刚才那一下虎扑,拳意灌注其中,也让他的心神受累,手底下不得不慢了一下。如此一来,想要躲过王越紧随其后的一抓,自然就不太可能了。
所以,他现在只能硬抗,也不得不这么硬抗!
好在,他一辈子苦修大手印,瑜伽的功夫早就练到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单论身体之强横,筋骨之坚韧,简直比这世上所有的硬功横练都可怕。更不要说,他眼下还借助了外力,潜力尽出之下,一副肉,身都已经有了几分传说中佛门金身的气象。
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最后一刻,放弃了其他应对的手段。与其想尽一切办法再和之前一样与王越那么对拼抢攻下去,那还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来一个将计就计,行险一击。所以,他干脆就拿自己当靶子,顺势让王越得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只要,王越不能在第一时间抓碎他的喉咙,致他于死地。那接下来就该轮到自己的反击了。
因为喉咙被抓住,双方此时的距离已是真正的近在咫尺。王越的手深深的陷入到老喇嘛脖子上的皮肉中,眼见一抓之下没有建功,刚要再次发力,却不想就在此时,丹增上师的脖子又是一鼓,竟是连着脖子下面的胸口都一并高高的隆了起来。
然后他的双眼圆睁,一张口就从喉咙深处喷出了一口白气!
哈!
顿时,一道白光,扑面立至。
一刹那,王越的眼神紧缩,瞳孔瞬间凝成针尖一般的大小。强烈到了极点的危机感一下就在他的心里升腾了起来。就好像,当初他被人用大威力的重型狙击步枪锁定瞄准了一样。
只是这一次,显然更加的凶险。
心中的警铃瞬间大作,但是此时此刻,王越却并没有慌了手脚,乱了心神。高手相争,死生有命,最忌讳的就是自乱阵脚。虽然这危机临头,来的也是前所未有的猛烈,可事到临头王越的反应却依旧足够的冷静,百忙中,他突然抬起另外一只手,自下而上,如从口出,五指张开恍如盾牌一下就挡在了自己的脸前。
如同美人梳妆,镜前独坐!
毕竟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丹增上师这一口气喷出来,简直就像是从嘴里射出了一支箭,就算是以王越的身手,这时候想躲,都来不及了,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挡。
要么用脸。
要么用手。
下一瞬,当!的一声大响,丹增上师吐出的这口气直接装在王越的掌心之中,发出来的声音真就像是飞射的箭头扎在了铁铸的大盾上,力道之大竟是将王越的手直接撞得向后砸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老喇嘛不惜自陷险地,为的就是要用这一招给王越来一下狠的,而以他如今的实力,这一口气喷出来,也是用上了真言吐息的法门,哈的一声,气如飞箭,力道灌注其中,凝而不散,足可以在三尺之内破甲碎石。并且他这一口气对准的还是王越的眼睛……。
按他的想法,自己的脖子刚被王越抓住,一招得手之下,王越肯定是要心中一喜,要继续发力,拧断自己的脖子的。在这种状况下,几乎就不可能有人还能兼顾全局,不分心的。是以,他这一口气喷出来,就算王越功夫再高,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肯定也无法躲过。
而眼睛这地方,又是全身上下最柔弱的要害之一。管你什么硬功,横练也都练不到眼珠子上去,只要王越躲不了,那这地方挨了一箭,自然也就算完蛋了。气箭破眼而入,里面就是脑子,就算神仙挨了这么一下,也活不了。
不过,即便如此,但仓促之间的这么一挡,王越已是用出了六合拳中激发体力的最高法门,顷刻间,心脏骤然压迫十倍于平时的气血,在一瞬间游遍周身上下,进而把自己的体力在一瞬间发挥的淋漓尽致。也正是由于这样,他才能及时出手,在不到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内,挡住了丹增上师这一下。
同时,受此一击之后,他也是怒从心头起,原本就已经抓在丹增上师脖子上的那只手,登时五指一松一放,一下就散开了虎爪,一根根指头猛然伸长,弹出的指甲好像一片片的刀片儿,瞬间便往里一合。
王越这一下,完全是应激反应。丹增上师刚才那一口气喷的他,至今还有些后怕,委实是他至今为止碰到的最危险的场面之一。如果不是他精神足够的强横,对身外的一切变化,远比任何高手都掌握的清楚及时,换了旁人,只怕根本也做不出任何的反应,转眼就会被洞穿眼窝,破脑而死了。
因此,他紧跟着的这一下反击,也是骤然发动,下手之狠辣完全没有了一丝顾忌。五指只是这么一合,就好像五把锋利的刀子同时从五个方向切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