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8y熱門都市小說 時空之頭號玩家討論-第743章 鶸冠少年與鴉天狗讀書-ihi5n

時空之頭號玩家
小說推薦時空之頭號玩家
「阿离」的语气带着一丝轻蔑,似乎认定了罗戒必然会中途退出。
“我也不敢说我一定能撑到最后,但我有必须撑下去的理由。”
罗戒的嘴角牵起一抹苦笑,手掌中托起一团仿若随时会熄灭的小小火苗。
正是「叶月东名」自燃后留下的【不知火的残火】。
“这是?”
“阿离小姐果然认得么。”
“原来你曾经得到过「不知火」。”「阿离」的一双美眸上下游走,似乎在重新对罗戒进行审视,“这「不知火」生前一定对你有很深的感情,这团残火完全是凭着一股不舍的执念才留存下来的。”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回想起那古灵精怪的「叶月东名」,罗戒也不免有些唏嘘,“我一直将她当做一个逞强又叛逆的小妹妹来对待,却没想到她会用情那么深……”
“所以你想为她重塑身体,再次复活她?”
「阿离」并不感到震惊,妖怪与人类的生命形态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像「不知火」这样的元素系妖怪,只要核心完好,理论上可以无限重生。
罗戒点点头。
“那然后呢?继续拒绝她,让她的心再被刺伤一次吗?”「阿离」的语气透出一分凌厉的质问。
罗戒笑了笑。
“阿离小姐也是个小孩子呢……这个世上不是每一份感情都能得到回应的,就像整个杏原城有无数的人喜欢阿离小姐你,其中不乏愿意为你而死的痴情人,难道你会因此而一一回应他们吗?”
那就成了“万人激斗!杏原歌姬の感谢祭.AVI”了……
不待「阿离」争辩,罗戒摆摆手打断了她,接着道:“我之前不是不愿回应她,只是不愿回应一段注定没有结局的感情,而现在我已经有了将她留在我身边的办法,复活她就是为了给她一个迟来的答复。”
折扇后的绝色少女默然不语,阁楼内只能闻得海面的阵阵涛声。
许久,她忽然开口道:“就我个人而言,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希望能够帮助你,但请原谅,我身上有言灵的约束,不能给你任何有关「不知火」的提示……如果你之前所言是真,那就坚持下去吧,只要有一颗至诚的心,总会出现奇迹的。”
“谢谢。”
……
第二日就是「阿离」登台献舞的日子。
黄昏时分,罗戒手持请帖,再次乘船来到了离人阁。
此时,偌大的杏原湾内已然聚拢了数以百计的花船与渔船,都是闻讯前来观看名动天下的离人阁歌舞的各地贵族与豪商,码头的栈桥上更是人头攒动,密密麻麻挤满了租不起船的平民百姓,不时还会传出有人落水的惊呼声。
离人阁专门开辟的休息室中,罗戒倚坐在墙角,漫不经意的打量着房间内的几十名竞争对手。
这个时代的阴阳师分为两类,一类是拥有神社与产业的世袭贵族阴阳师,一类是天生灵力自学成才的平民阴阳师。
两者非常容易区分。
前者普遍都穿着布料华贵的神官袍,防具与武器往往带有一些华而不实的金银玉石装饰,谈吐有礼,却对于非本阶层出身的阴阳师十分鄙夷。
而后者因为所学繁杂,装束也是五花八门,浪人、和尚、忍者、游女……甚至还有破烂邋遢的乞丐。
尽管这些“非主流”的阴阳师比不得正统阴阳师们那样家学渊源,但能大浪淘沙活跃在除妖界,每人都会有那么一两招压箱底的绝招,而且敢于赌运搏命,在真正的实战中往往要比惜身的贵族阴阳师们更加难缠。
一身“奇装异服”打扮的罗戒,自然也被划分在了平民阴阳师的范围里,哪怕看上去明显气质不俗,也没有一名贵族阴阳师来上前搭话攀谈。
倒是另一方的平民阴阳师中有几人试图为即将开始的比赛拉帮结派,却被罗戒不着痕迹的婉言谢绝了。
天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与其被所谓的临时队友从背后捅刀子,倒不如一开始就与所有人都划清界限。
越界即敌。
“咦?那是……”
罗戒在贵族阴阳师群体的后方,忽然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是一个扎着高马尾,俊秀得几乎无法辨认性别的小小少年。
如侍卫般守在他身旁的,是一名手持禅杖,黑色长发中夹杂有羽毛的女性鸦天狗。
少年的辨识度不高,但女性的鸦天狗却是不多见。
两人正是《漆黑的射千》中的男女主角——「牛若丸」与「射千」。
「丰姬」与「清姬」在追杀「百鬼丸」,「牛若丸」却带着「射千」在离人阁尝试争夺「不知火」,这剧情魔改得有点混乱。
追寻其中的缘由已不重要,罗戒意识到,恐怕这次比赛的劲敌,就是这对正太御姐二人组了。
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牛若丸」不足为惧,真正可怕的还是那大凶御姐模样的鸦天狗「射千」。
理论上,鸦天狗是天狗这种妖怪中等级最低的一种,但「射千」却有些特殊。
在原著中,「射千」可是获得了「八咫鸦」的传承,独自击杀了「丰姬」与「清姬」的主人「九尾妖狐」。
传承这东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接受的,尤其是妖怪的传承,至少得是同一种类才行。
也就是说,「射千」其实不是一只普通的鸦天狗,而是一只拥有「八咫鸦」神兽血脉的鸦天狗。
在原著中,「丰姬」与「清姬」这两只蛇妖一直无法对「牛若丸」下手,就是因为「射千」始终形影不离的保护着「牛若丸」,由此可见「射千」的实力之强。
罗戒不知「源赖光」是否能挡得住「射千」,但即便两人实力不相上下,可鸦天狗毕竟还有飞行优势,就这一点而言,「源赖光」难免还是有些吃亏的。
察觉到罗戒的视线,那小小少年转过头,向罗戒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生涩的模样竟是有几分腼腆。
果然,越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越危险。
若非早知这少年的身份,罗戒绝对会被那满脸“我是鶸”的假象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