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aqn精品玄幻小說 地上道國討論-0426 冬日將至閲讀-okdl5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庾献觉得有点麻烦,“这么说,三位是不信了?”
董扶闻言沉默不答。
紫虚上人仍旧在掐算着什么。
倒是一直话不多的周群,开口说道,“倒也不是,算到了就是算到了。”
“如果没有揭破答案,那么谜题就是谜题。”
“有雍州鼎镇压气数的刘焉,绝非等闲高手就能推算的。但现在不同,既然已经有了答案,那么就有无数的方法可以验证。”
庾献听了点头。
这话倒是不错。
很多时候谜题其实不难占卜,难的是解读。
之前紫虚上人和周群这两个世外高手联手占卜,推算出来葭萌关四将以后可能会死于益州之地,命丧刘州牧之手。
单从占卜结果来看,算的倒是挺准,但是稍微一似是而非,就偏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就很坑了。
刘焉是益州牧,刘备也是益州牧。
完全是两码事。
雍州鼎镇压气数,实质上就是在更大范围内模糊条件,最终造成完全无法解读占卜结果的情况。
但如今有了刘焉寿数不长这个关键结论,回头验证占卜的诸元,其实并不算难。
庾献目视董扶,却见董扶的脸色极为难看。
庾献稍一猜测,便知道董扶心中所想。
不由轻轻一叹。
刘焉身为乱世大劫中的枭雄之一,他的命数岂是能随便改变的。
随着刘焉暴毙,董扶的一腔心血,恐怕都将成为泡影。
庾献没心情操这个心,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和鬼姬兄妹交好,设法把“斩尸替身法”给偷学过来。
有了这道邪术,庾献就可设法斩掉身上的一母之力,随后将那白银葫芦一脚踢入大海之中。
一母之力虽然强大,也帮庾献度过不少危机。
但是在知道神明的恩赐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后,庾献只觉得这本领像附骨之蛆一样让他难受。
说起来,都怪貂蝉那个孽徒孙不给力啊!
若是当初她用邪法把自己的一母之力吸的一滴都不剩,自己早就凭借神秘木匣的伟力,将这力量本源替换干净了。
如今弄的反倒不上不下,成了潜伏身上的一个隐患。
庾献等了一会儿。
那紫虚上人终于掐算完成,他长出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向周群“周兄,那刘焉果然命数不久,看来你那些徒儿的死,真的跟刘焉没什么关系。而且……”
周群听了此言松了口气,到底师徒一场,难免关情。
他追问道,“而且什么?”
紫虚上人脸上有些疑惑,“而且若干年后,你那些徒弟会来寻我,似乎我是点破他们劫数之人。此事和我有关,竟被我偶然算到。”
“哦?”周群眼前一亮。
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张任等辈都是当世豪杰,若是应劫,当会有人心血来潮,为其点破劫数。
若是被点破劫数之人蒙昧灵性,那么该来的还是会来,杀劫落下,再无生理。若是那人命不该绝,会灵光一闪,抓住上天给予的一线生机。
既然紫虚上人是点破劫数那人,到时候说不定这几个徒儿还能免过一劫。
周群正色向紫虚上人一拱手,“万事全靠贤弟了。”
紫虚上人压力颇大,只好道,“我自会尽力而为,只是还要看他四人的命数。”
庾献等两人说完,笑着问道,“周老先生为爱徒思虑长远,贫道自是佩服。可如今刘州牧兵马强盛,一统益州在即,眼前之祸难道视而不见?”
周群闻言,神色和缓。
他之前本就不愿让张任等徒儿与刘焉这等枭雄硬拼,能顺应时势,未必不是一种选择。若无紫虚上人多事,说不定,这会儿徒弟们已经接到了他的书信。
周群缓缓开口,“也罢,老朽不是迂腐之人。这就修书一封,为董夫子引荐。不过他如何决定,还要看他本人的想法。”
庾献满意的点头,“如此甚好。”
这就完成了鬼姬的委托,当初在战场上为陈调退避三舍的事情,也就能揭过了。
他碰了碰正在走神的董扶,提醒道,“董夫子?”
董扶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向周群拱手道,“此事若成,我益州军上下感念不尽。”
周群摇摇头,“我也是为了我那几个死心眼的徒儿。”
说完,向紫虚上人讨了纸笔,为董扶写了引荐书信。
虽是名为引荐,但这也代表了周群的意思。
董扶恍恍惚惚取了书信,他也没心思多呆,与两人拱手告别。
庾献、董扶还有星妖师三人,顺着来路返回。
沿途景色虽好,却撩不开这沉闷压抑。
夜间宿营的时候,董扶怔怔的看着火堆不知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董扶回过神来,看了看远处闭目盘坐的庾献,站起身来。
他来到庾献所坐的火堆面前,躬身拜倒在地,“国师。”
“哦?”庾献睁开眼,瞧了他一眼。
随后看着面前的火堆,问道,“何事?”
董扶的声音苍老,带着难掩的悲凉。
“冬日就在不远。”
“我果然是算不到冬日的夏虫。”
庾献闻言也是感叹。
预见了中原的五胡之乱。
说服刘焉提前割据一方,为大劫保留元气。
收服青衣羌的蛮族,努力的四处征战,辅助刘焉一统益州。
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刘焉已经快要到了命数,随时可能完蛋。
夏虫的所有机关算尽,在来临的冬日面前,全都是一场徒劳。
董扶心绪动荡。
身上甚至隐隐有尸臭味传出。
他几乎是以抓住最后稻草的心理,绝望的跪在庾献这个看破冬日的人面前,“求国师教我,求国师怜悯我大汉子民。”
庾献无奈。
天下大势,他一个小道士又能如何?
想了想,只能开口说道,“此事贫道也无能为力,董夫子还当早作打算。”
庾献自以为说了句废话,董扶却像得了什么提醒,猛然醒悟。
“早作打算?”
是了,如今不是心慌意乱的时候,应当早作打算。
庾献想想,刘焉父子应当还能治理蜀中二十余年,主动提示道,“不知刘州牧有几子在旁?”
董扶对此颇为熟悉,闻言认真答道,“刘州牧共有四子,除了三子刘瑁在身边服侍。刘范、刘诞,刘璋三子都在长安为人质。”
庾献点点头,闭目调息,不在多话。
具体该怎么做,就看董扶怎么领会了。
董扶听了,神色不动,“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