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03c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攻約梁山 起點-696節山東亂7推薦-rh017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密州官府万没料到自己的邻居——已经荒废了的沂州境内竟然有那么大一股造反力量存在。事发,城中官民都猝不及防。
在内应与突袭双重成功打击下,守军从未经历过战争,被突然出现的似乎数不清的强悍暴民武装疯狂凶残猛杀的威势所慑,惊骇吓住了,不负责任抵抗不坚定,坚固的密州城轻易破了…….
受攻击的北城门这,二百当值的官兵和民兵在忙乱中迅猛全部被杀,在城上值守的几百人则大多乖顺投降了,甚至是欣欣然亢奋加入了造反,这活才适合自己干,只有极少数选择了逃走。
守城其它三面的官兵和民兵义勇惊闻事变和贼势太大,大多数在第一时间也不负责任的跑了,而且多是当值的军官领导带头跑的。
密州主将快马也跑了。
他和手下几个大将倒是自恃勇武,骁勇敢战,并不怕区区泥腿子暴民闹造反,大怒,原本想组织力量去狠狠打退闯北门的反贼,奈何营中上千官兵慌乱成一团糟甚至干脆纷纷逃走,除了几个主要基层军官就没几个人听他的指挥,也在军营这驻扎和接受训练的两三千民兵就更不堪了,没当场也反了帮着起义军收拾官兵就不错了…….等起义军杀到城中区并抢先一步封锁了四门,主将和主要武官以及监军宦官早已仗着骑马的便利逃出城去了。反正这些将官要么是来上任时根本没敢带家眷来要么是没有家眷了,这时候就能这么轻快地逃走。
文官和掌司法破案审案的宦官团则倒霉了。
他们有骡马车可乘坐,平时可以此尽显尊贵威风体面,此时却无马可快逃,被堵在了城中……
就这样,张宗谔主导的首战大获成功。
连他自己也万万没料到竟会是这么的容易…….
要知道本城官兵加协防民兵,总兵力并不比攻城的起义军少多少,而且装备强太多了。
起义军笑歪了嘴。
抄到了大量钱粮和最短缺的布匹。
本城贪官污吏士绅大户们在灾后两年间绞尽脑汁用哄骗欺诈和执法捕快衙役、军队、地痞爪牙帮凶等手段奋力搜刮民众所积攒起来的家财就这么转眼全便宜了反民,白费心血巧取豪夺了。
也正因为搜出的家财多,让本就陷入凶残甚至疯狂的起义军更愤恨了终于转化成了野兽。
这些灾后威风体面起来的人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报复发泄,死前承受了太多的残酷…….
本州最高长官——知府家搜到的家财却并不多。
他是在国贼李棁离任后才来的,一方面是上任时间还短,另一方面是他把捞的钱财攒到一定数量就会赶紧送回京城的家藏着,他原本是六部中的体面京官,走通关系才捞到外放肥缺……
但,他并没因为在他家抄到的家财极少而获得宽大处理,反而正是因为没抄到多少,起义军事先想像的美好收获落空了,这让起义军失望而格外愤怒暴烈,知府就格外遭受到酷刑折磨,和密州这几个最有名的贪官酷吏和劣绅大户一样,成了受刑时间最长花样最多死得最痛最惨的……
这位知府肯定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他很有头脑,无论官场当初别人怎么分析认为赵岳家,他自己都坚信赵公廉是决不会反叛朝廷的,梁山泊赵岳也不会反,至少不会威胁到密州,而二龙山强盗离密州又远…..威胁也很小,密州驻军又多,所以可以放心的在密州为官发财,事实也正如他所料。赵廉死也不反。赵岳虽凶悍强硬却也没竖起反旗真反了朝廷。二龙山困于青州…..谁知自己却轻易被泥腿子暴民搞死了。
所以,他在最后的酷刑——遍体鳞伤还得活活烧死的极度痛苦中嚎叫:料错了。悔不该……
悔不该,自然是悔不该来这当官,而不是悔不该当官残虐剥削民众。
可见,当官捞钱腐败及时享乐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习性,已经成了宋官的一种普遍信念。
一个王朝的统治者普遍是这种人生价值观,就算全都勤奋执政认认真真做事,这个王朝也不可能不很快倒下。历史上的宋王朝再富裕兴盛几倍,它也不可能不毁灭在蛮族的刀下。宋朝的缺陷不止是重文轻武整废了军心军队。那只是腐败必然导致的现象的一方面的体现。
沂州起义军通过破府城还得到了大量箭只,可惜,弓弩却没收获多少。
宋王朝弓弩紧张,而且没条件制造添加,没合格工匠啊,更没做弓弦的牛筋……主要配备边军,其次是镇国京军和内地有作战任务的地方,其它内地军配备的弓弩就有限,比如象密州这,弓弩都直接配备在将士手中在逃走时给带跑了,库中只有箭没有弓弩库存,起义军也就抄不到。
床弩方面也是个遗憾。
只有攻打的北门那边的床弩全得手了。其它三面城上的都被本城主将和三城值守军官在逃走前给特意破坏了。和弓箭一样,义军得到了不少弩枪箭,却只收获了床弩两架。
最让张宗谔失望恼怒的是战马。
他最想夺到的本城武官及二百马军的战马却正是能最快逃走的,最大的渴望却也没能捞到几匹……谁能想到本城官军有装备和骑兵这些优势力量却不抵抗,竟然集体性第一时间就跑了。
你们怎么能连打都不打就直接跑了呢?
你们是官军呐,是威风凛凛凶横霸气无边的统治者诶…….你们难道就不怕朝廷大怒问罪追究下来不战而逃失城的大罪抄了你满门甚至诛了你九族?
张宗谔和他的结义心腹弟兄们无不愤愤然咒骂不止。
官军这一逃就坏了张宗谔妄图夺得战马组建起骑兵力量对其它团伙形成更大优势的算计,也让张宗谔部最先冒险杀上去、作战也最奋勇,这些付出的代价换来的成果大打了折扣。
也正是加上这一个原因,被捉到的官吏衙役大户等人成了出气筒,遭受的惩罚就更狠毒了。
沂州这股反贼夺了密州城后的行为也最充分最具体的展现了为什么农民起义往往被鄙夷谴责为暴民野兽行径,奸淫掳掠,这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还有到处上演的无数变态残忍事。
反正,野兽没智慧是干不出那些事的……充分证明了人是多么具有智慧想像力和执行力,证明了人比野兽到底强在哪里、有多可怕,证明了为什么是人统治了地球,而不是老虎毒蛇什么的。
密州城成了人间阳光下的地狱。
在此期间也证明了另一个问题:那些自负比张宗谔更有智慧远见或势力大更应该当老大的家伙们,此时全都疯了,沉浸在我厉害我主宰了这里的状态中,只顾带或纵容手下疯狂杀人抢掠…….尽情享受为所欲为,忘记了破了城并占据了却并不意味着这事就完成了没危险了。
只有张宗谔保持着清醒。
特么的,官军并没被消灭,只是跑了而已,主力犹在,和绝大多数民兵一起只是躲到城外去了,不是没力量反扑。
这要是迅速组织起来反手打个突袭。就城里现在这样,哪可能抵抗得住…..转眼就成了我们自己被打个措手不及,就受死吧。我们没马。官军却有骑兵。还不如官兵败军呢。逃都逃不及……
张宗谔立即以统领的身份分派人去城中各处警告,要求各部要约束部下做好应变准备…….
只是,这种警告和约束也只是意思意思,是种算计。
他心里清楚,那些头头们不会听他的……都快活疯了,都只想抢更多同时更纵情快活,而且不通知提醒还好,这一通知,那些人只会不约而同的故意更不听劝……
张宗谔和手下骨干领着部下奋勇当先打头阵,也最先杀入城中,最先对城中财富下手,而且嫡系本部加上追随的众多小部落团伙,总兵力是最多的,抢到的成果也自然最多。反过来,追随他的小团伙发了大财尝了大甜头,对他也更认可了,有了初步忠心,他的势力是真正最大了。
主要目标已达到。
张宗谔下令撤离,卷着钱粮等财物和女人浩浩荡荡向城外走,同时沿途故意招呼遇到的大部落团伙的人,好心提醒他们跟着也赶紧撤,其实也就是顺便那么一说,不在意这些人听不听。这些人正陷入狂欢中,只听本部老大的,甚至连本部老大的话也顾不上听了,也不会跟着走。
那些和张宗谔争老大位子的头头们看到或听到张宗谔这就撤离,或不以为然,官军鼠辈尔,守城都不敢,惨败逃走了,岂还敢打回来反攻坚城送死?都不知逃哪躲着去了……或轻蔑不屑:胆小鬼。张宗谔果然并非真英雄豪杰。老子干大事的胆魄足,老子才是乱世的枭雄……
各种心态,但统一是对张宗谔的不屑。
权势与财富能让人疯狂。杀戮也能让人疯狂。二者叠加,更能让人疯狂。
包括自负智慧的大部落头子,在亢奋疯狂中都越发坚定认为张宗谔不配当老大,更不配将来当大家的皇帝。左瞧瞧右看看,怎么瞧怎么看也只有自己才是最象披龙袍坐上那个位置的人。
同时还有各种冒出来的思潮。
走了?
走吧走吧。走了好。走了,这城中的一切财富就是老子的了。老子能多得些。
或者是,
走了?
那这就是老子最大了。老子特么不走了,就占了这城池开创基业。躲躲藏藏的窝山沟里能有什么出息?那是穷命,下贱肮脏凶险遭罪无法和城市中的生活相比不说,哪有人口发展势力……
诸如此类的疯狂想法。
他们敢这么狂想是因为当接应部队的那一万人中的他们的部下很快就会赶到。他们自负有足够的兵力自保,又由攻城方变成依坚城防守的有利一方,根本不惧不堪一击的官兵反扑回来。
然而,事实很快就残酷地狠抽了他们一记耳光。
所谓鼠辈乌合之众的官兵以及上千的民兵竟然真的很快就敢打回来了,在义军接应部队赶到之前就迅猛杀回来了。
这些大部落的人,主要的力量正散在城中忙着肆意作恶快活,满城乱窜的野兽一样散得混乱得完全不成个样子,想召集也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起兵力。老大和主要头头们不是在忙着指挥抢掠作恶,就是在忙着搂着钱财哈哈狂笑,或是忙着在女人身上拱动…….
同时,把守城门和城防的人寥寥无几不说,还纷纷抱怨:你们在那尽情快活和发财,老子却得傻呆在这,凭什么?或是发牢骚,官兵惨败逃走了,已经被咱们杀得怕了,这城又不是官兵自个的家,官兵岂会尽心,哪可能再打回来冒死。就算有胆大并且想立功升官想疯了的敢扑回来,他也进不了城啊。城门是关着的。吊桥也是高悬着的。这城这么高大坚固……
自然是心不在焉,吊儿啷当,甚至心中怨恨不平敢偷跑了也去参加作恶和发财。总之,负责把门和守城的人没人把城防当回事。心思都不在这。
官兵却突然回来了。
先到的马军一阵乱箭射死射跑了城上的那点人,再由下水的官兵游过护城河去,飞索钩上吊桥爬上去…….只几个人上了城上,吊桥就放下了,城门随后也开了,密州都监一马当先,大喝一声杀入城去,其它大将和马军紧跟着带头杀入,官兵民兵等在军官指挥下嗷嗷叫着也冲了进去。
转眼轮到起义军倒霉了。
很多遭遇官兵的义军在慌乱被轻易杀死,就象他们凶狂随意杀死的城中人那样。
自然,这些人的头头们,包括本部落的狂妄还想着当皇帝的老大也倒在血泊中…..不是武艺太低没本事却敢自大,只是架不住官兵的军阵刀枪和乱箭攻击。官兵杀人到底是专业的…..
炎热的夏季城中越发尸横遍野血腥浓重。
因为官兵有马军赶得快,敢和张宗谔争老大的人一下子死得只剩下两幸运的。没死的义军仓皇逃走,密州城轻易又回到了官兵手中…….极具戏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