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53oa有口皆碑的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笔趣-01578 火星(一)-6mxy7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太空旅行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而这趟危险之旅的起降过程更是危险中的危险……
公元1962年,前苏联发射的“火星1号”探测器是人类向火星发射的第一个火星探测器,但该探测器在飞离地球一亿公里时于地球失联,从此消失在了茫茫宇宙之中。
此后,前苏联和美国又多次向火星发射探测器,其中苏联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也因为着陆失败而无果而终。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完成火星探测并回传数据的是美国宇航局在1964年发射的一系列以飞越方式进行星际探险中的第四个火星探测器,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回传了火星表面照片的火星探测器。
人类科学家真正完成火星着陆是在1976年7月,当时名为“海盗1号”的探测器经由美国航天局于1975年8月发射升空,在历时十个月的漫长宇宙航行后,于1976年6月进入火星轨道,然后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完成最终降落。
这些具有纪念意义的标志性/事件背后折射的人类探索宇宙,探索未来的勇气和决心。
……
按照预定计划,清水雅人应该是在公元2149年10月15号左右进入火星轨道,并在该月二十号左右完成宇宙飞船于太空电梯的空天对接。
可是当清水雅人从短暂休眠中醒来时却发现她居然回到了2100年3月1号。
空天对接已经顺利完成,不过清水雅人所乘坐的“旅行家9号”星际探索飞船此时停泊的位置并不是预定目标中标记的那个由星瀚国际航空航天中心执行的“丰盈”计划中的编号为A222的太空港口。
一开始清水雅人以为是星际旅行中发生了意外导致“旅行家9号”星际探索飞船的中央衍算核心出了问题,又或者是飞船的原子时钟收到了宇宙射线的强干扰才会导致显示时间出了差错。
可当她按照指令换上太空服走出宇宙飞船进入神秘的星际港口的时候,她却惊讶的发现,在极远处,火星的轮廓正散发着璀璨的金光,看起来就像是永天文望远镜观察了一次“日全食”。
而随后不到一分钟,阳光就抵达了星际港口,落在了清水雅人的身上。
那一刻,清水雅人是无比震撼的。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时复杂的心情……有激动,有茫然,还包含着一些对未知现状的恐惧以及不安。
她曾经早已习以为常,甚至视而不见的美好阳光此时是那样的美好。
可清水雅人又很茫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灾难”已经结束了,太阳已经再度升起了?还是她真的无意中在太空旅行中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半个世纪前?
就在清水雅人对这一切茫然不知所措时。
港口内传来提示音。
“电梯正在使用,请工作人员远离运行中心。”
跟着港口就开始剧烈的颤抖。那是“太空电梯”在风暴中运行时会出现的情况,清水雅人虽然没有乘坐过,却在一本科学周刊里看过相应的报道。
‘有人上来了?’清水雅人心里一震,急忙后退打算返回“旅行家9号”,可在港口颤抖时,“旅行家9号”已经自动封闭舱门并远离港口以防止发生碰撞。
没有退路的清水雅人只好进入星港,然后找了个看起来还算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震动停止了,星港内部闪烁的橙色警示灯重新恢复为绿色。
躲在一间休息室里的清水雅人大气都不敢出,她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是好是坏……电梯抵达港口后,压力组建先开始对舱室进行封闭式降压。
随后舱门打开,一男一女走了出来。
他们对视一眼后,两人都拔出了武器,不过一个去了星港,一个去了港口的管控中心。
其中一人经过清水雅人躲藏的休息室时,清水雅人吓得闭上了眼睛。
还好对方似乎没有逐一排查的意思,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清水雅人以为危险已经解除了,便悄悄的推开门向外弹出头看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不过当清水雅人抬起头时,正好看到了那个刚抵达星港的男人。
对方背对着清水雅人,并没有发现她。
星港里,“旅行家9号”如同波涛中起伏的小船般轻轻的摇晃着。身着黑色简易太空服的男人不知做了些什么,居然破解了“旅行家9号”的安全代码,并控制飞船进入星港的维修船坞。
清水雅人惊呼一声,赶紧唤醒太空服内置的飞船管控核心道:“优米优米,你醒醒!你怎么跟别人跑了啊?”
代号优米的私人核心助理答复道:“中央管理权限已经被变更,您现在属于二级管理人员,因此我无法答复您。”
清水雅人顿时无语:“我去!优米你这家伙这么快就叛变了啊?”
优米也很无辜:“抱歉,我们是基于第三代数序编码架构编程的泛体式衍算核心,无法对抗深源架构的基代码访问,所以……”
“说人话。”清水雅人完全没听懂。
“额……就好比孙子遇上了爷爷,总之我们也不想这么轻易的把管理权限交出去的,妖怪就要怪设计建造‘旅行家9号’的那些管理层过于短视,明明就是一群门外汉,却总觉得哪里都可以省下一笔钱来做他们的业绩,所以我们没办法。”优米这说话的口气一听就是老愤青了。
清水雅人几乎能想象当初编写创造优米的那个程序员是带着怎样的情绪在工作了。
“额……好吧……那我的二级管理员身份能做些什么?可以借助‘旅行家9号’的侦测器看看是那个男人是谁吗?”
“可以,不过前提是对方没有提前做防备。”优米说完就立即调取了相应的侦测镜头,然后……
“马赛克?!”
“不,是智能屏蔽,对方已经做了防备了,而且一看就是个老手了。”优米说完无奈一叹:“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躲躲藏藏的了,他们很厉害。”
清水雅人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暗忖:‘你这家伙突然叛变就算了,居然还鼓动我去主动‘投敌’,果然是忠心耿耿啊。’
优米并不知道清水雅人在想什么,它又重新进入到休眠状态。
清水雅人有些犹豫。
‘难不成真要去和他们面对面?’正当清水雅人不知道该去哪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你好。”
清水雅人闻言被吓的“哇”的一声,拔出武器就对准了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女人。
对方双手举起,微笑着说道:“我叫沈一诺,请问……你是来自地球吗?”
“沈一诺?”清水雅人愣了愣,随后立马记起来了。
是游格格给她的名单上的那个人,她是星瀚国际航空航天中心里的星际航空引擎研发部门的高级研发人员,同时也被获准太空行走,于“太阳消失”三个月后抵达星瀚1号空间站,并随后参与了“回收”计划,目前下落不明。
按照清水雅人最初的猜测,虽然尚不清楚这些人是如何去了火星的,但他们肯定过的很艰难,甚至极有可能已经有人死去。
而此时,活生生站在清水雅人面前的沈一诺一脸温和,到让清水雅人有些不安了。
沈一诺面对清水雅人的枪口说道:“请问……你是来自地球吗?”
清水雅人点点头,枪口依然对着沈一诺,过了一会才开口问道:“你真是沈一诺?星瀚国际航空航天中心星际引擎研发部门的那个沈一诺?”
沈一诺笑着点头:“嗯,是我。”
清水雅人借助太空服内置的侦测设备比对了沈一诺和资料中的情报样本后,缓缓放下枪道:“呼……对不起……我叫清水雅人,是一个……额……海洋藻类繁育师……”
沈一诺闻言惊讶地看着清水雅人:“海洋藻类繁育师?”
清水雅人也觉得很荒唐,这事完全应该由更专业更靠谱的有太空工作生活经验的人来负责,可游格格却偏偏选择了她,而清水雅人呢,也脑子一热就稀里糊涂的过来了。
现在真的抵达火星了,清水雅人却发现自己实在有些能力不足。
她很尴尬。
“额……对……我不是专业的宇航员,只是机缘巧合之下穿上了这么一身太空服。”清水雅人说道。
沈一诺放下双手,然后一手扶肘,一手托腮道:“唔……我记起来了,你是闫思辰的女朋友吧!”
清水雅人闻言一愣:“啊?你认识我?”
沈一诺眼睛亮了,跟着惊喜道:“你真的是闫思辰的女朋友啊!我的天呐!思辰!你快过来,你女朋友来找你了!”
清水雅人楞了一下。
‘难道说那个男人就是闫思辰?’
顿时心情复杂的清水雅人竟有些害怕了,她本应该是高兴的……可自从几年前她听说山海号国际空间站遭遇卫星碎片袭击坠毁后就一直认为闫思辰已经死了。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是最煎熬的,清水雅人都不知道哭过多少次了。
可逐渐走出来后,清水雅人又发现闫思辰还活着……这种感受实在是太过复杂……
而且这期间,清水雅人还和夏目暗生情愫……虽然两人因为T的原因都没有言明,可清水雅人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曾在精神层面上与夏目有过一段过去。这对于一个本身就是和闫思辰以柏拉图式精神爱恋起步的女孩来说无疑会形成一种难以直面的心理障碍。
简单来说……
清水雅人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闫思辰,甚至不敢去面对他。
可不管清水雅人愿意与否,命运都和她开了一个并不有趣的玩笑。闫思辰还是再一次出现在了清水雅人的生命里,而且……
“雅人?”是熟悉的声音。
清水雅人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
一脸震惊的闫思辰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孩,他诧异道:“雅人你怎么会来火星的?”
清水雅人没说话,她一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就一下子明白了,她根本就不可能忘记闫思辰,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无法抹平闫思辰在清水雅人心底留下的那份缺憾,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填补的。
一瞬间,清水雅人奔过去投入了闫思辰的怀抱。
闫思辰却还如在梦中一般,直到清水雅人抱住他的时候他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不远处,沈一诺向他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闫思辰抬起的手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缓缓抱住了清水雅人,抱的很用力。
昔日的恋人重逢,是多么美好的一幕啊。
沈一诺不无艳羡的多看了几眼后就自觉的走开了,把空间留给这对苦命鸳鸯。
……
“以前我经常会觉得自己嘴巴很笨,又不会写很漂亮的文章,所以总是没办法我所看到的宇宙,还有看到这一切时的那种震撼传达给你……所以我就想多拍一些照片……但真的把照片拍出来了,我却发现照片所能呈现的那种绮丽壮阔还是太少了……”闫思辰抱着换上了便服的清水雅人,两人呆在可以俯瞰火星的休息室里,身旁的桌子上放着清水雅人带来的咖啡和绿茶。
沈一诺已经回地面基地去了,她要把“老家来人了”这个好消息尽快传达给其他人。
当然……其实沈一诺这么急匆匆的回去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的提前谈谈冼芊嬅的口风……毕竟,在火星的这么多年,冼芊嬅与闫思辰的感情也不是逢场作戏。
清水雅人依偎在闫思辰的怀里,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有之前那种要强的外表,剩下的只不过是小女生的温柔与可爱。
“嗯……现在好了,我也来太空了,你就不用那么烦恼了。”清水雅人说着摸了摸闫思辰满是胡茬的下巴,她笑着道:“你好像瘦了很多哎。”
闫思辰也摸了一下自己的下班,然后苦笑道:“最近胡子就像园子里的空心菜,一茬接一茬,怎么都刮不干净。”
说起园子里的空心菜,这件事还是专属于清水雅人和闫思辰的小秘密呢。
曾经二人初识,闫思辰送给清水雅人的第一样礼物就是一小袋价值不菲的空心菜种子。这东西要在一个世纪以前根本就不是什么稀罕物,也不可能会有男人送给心仪的女孩子这种东西,因为听起来就觉得很LOW。
可在闫思辰和清水雅人那个年代,陆地上绝大数可食用植物都因为基因污染的原因灭绝了,空心菜作为为数不多几样还在被广泛种植的可食用陆生蔬菜,它的种子就成了市面上相当珍贵的稀罕物。而且还有一些美食博主给这种曾经一点不起眼的蔬菜打上了一个与爱情有关的标签,说空心菜就是生生不息的希望,寓意美好可期,未来可待。
因而俗名用了一百多年的空心菜又多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永恒心愿”。
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永恒心愿”这名字实在不知所谓,还俗气的很,便给它又起了一个名字叫“念心菜”,只改了一个字,意境上却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所以当闫思辰说起空心菜的时候,清水雅人会心一笑,跟着白了他一眼:“什么空心菜啊,那叫念心菜好不好,真是的,亏得我一直好好打理呢。”
闫思辰尴尬一笑,然后深吸一口气问道:“雅人,你刚才说,地球发生了很多事,然后你是受一个叫游格格的人所托来火星带我们回家的是吗?”
“嗯。”清水雅人点点头,她方才只是简略的和闫思辰说明了一下地球目前的现状,但没有详细的告诉清水雅人此时此刻地球上的人类正遭遇着怎样的磨难。
闫思辰明白了,但他不解的是:“可……为什么是你?这么危险的旅程可不是一个从没有参与过宇宙航行的人能应付的啊。”
清水雅人现在也觉得当初游格格的决定实在有些草率,不过……联想到自己的身份,以及她此行真正意义上的核心目标,清水雅人又隐约觉得这趟火星之旅或许本就是她命运中重要的一环。
“我知道啊……不过,我这次来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找一个人。”
“谁?”
“冼芊嬅!”清水雅人正色道。
闫思辰顿时眼神变了变,好在他现在已经管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短暂的慌张后,闫思辰皱眉问清水雅人:“芊嬅……她怎么了?”
听到闫思辰这么亲昵的称呼另一个女人的名字,直觉告诉清水雅人这一切绝不简单。她坐起身看着闫思辰道:“芊嬅?你们之间平时也这么称呼对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