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8n1優秀言情小說 我有一枚合成器討論-第589章 就是他!閲讀-uh0rf

我有一枚合成器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合成器
“我之前和你们说过了这只魔兽不会给我们带来危险,现在的问题是,这只魔兽为什么会攻击城墙。”
“魔兽不会带来危险?洛伊,你为什么就这么确定这一点?”
“有些事情,你们并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那只魔兽不会攻击我们就行了。”
洛伊很明显不想回答比尔森的问题,在魔兽的问题上,他显得很敷衍,也不想说,因为元素龙的事情,灰之王之前下达了严格的禁口令。
虽然他是一名5阶的法师,但他不认为自己在灰之王和元素龙的面前,比起其他职业者有什么特殊性。
他现在想知道的是,元素龙为什么会对城墙发动一次攻击,这很奇怪。
“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我们究竟还能知道些什么?我还不如去前线战斗呢。”
比尔森有些气愤地说道,很明显,他对于自己被安排到格朗多克进行皇室的守卫工作,有些不满。
“去前线战斗很重要,但保护陛下的安全就不重要了吗?比尔森,你最好不要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听到洛伊的话,比尔森面色有些难堪,多年的老朋友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那你说吧,我这个时候还能做点什么?我们明明是攻击方,泰尔瑞拉现在只能被动防守,你感觉在帝都还会有危险吗?”
乔纳斯也跟着点了点头,他不善言辞,但总体的想法其实和比尔森差不多,都是想去前线,不愿意在后方呆着。
洛伊看着两个自己结识多年的同伴,无奈地摇了摇头,无知有时候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像是他,知道得太多,就会发现,有些事情已经变了味,这场战争,已经不仅仅是格朗多克的荣誉之战了。
元素之龙,螺旋王,还有更可怕的东西都掺杂了进来。
这是一场针对泰尔瑞拉的阴谋,虽然洛伊很不想这么说,但他知道,这就是一场阴谋,人类和魔兽结盟,这根本毫无荣誉可言。
“之前的帝都或许不会有危险,但现在不一样了,比尔森,或许我们真的有事情可以做了。”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我们之前确实有些乏味了,但现在或许有事情做,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不那么乏味。
魔兽的攻击绝对是有原因的,之前我说过,它不会对格朗多克产生威胁,所以,它攻击城墙的这个位置,肯定是发现了有危险的人,或者事物。”
比尔森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同样看向城墙的裂口,又看向阿玛迪斯的城内。
“你是说,有不属于格朗多克的人进来了?”
“没错,昨天,开罗传过来一份警报!战争的导火索,克莱因亚历克斯在开罗出现。
他在击破开罗的守护结界之后,向我们这个方向逃窜,我想,那个魔兽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这位克莱因先生。
它攻击城墙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克莱因先生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你是说,克莱因-亚历克斯,现在在帝都?”
“7-8成的可能吧,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何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呢?”
“说的没错,如果可以把这个家伙揪出来,那真是一份巨大的功劳,足以比肩前线杀敌的功劳。”
比尔森的眼神亮了起来,但他们三个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克莱因的实力虽然上报的是5阶,却不能按照正常的5阶来计算。
他们的猜测很正确,但他们鲁莽的计划,可能会造成一些不知名的后果。
……
酒店房间里,克莱因盘膝坐在床上冥想,而赛利亚只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发呆。
她算是明白了,这个戴着面具的客人是真的对她没有兴趣,完全就是把她当成佣人来使用。
或许是因为看不上她,又或者是别的原因,除了最开始按摩的时候,两人有过肢体的接触。
到了现在,克莱因到现在连她一根手指都没有碰过,不是冥想就是发呆,活脱脱地像是一个贤者。
好吧,佣人就佣人吧,只要给钱,做一辈子的佣人都可以。
就在赛利亚百般无聊的时候,克莱因突然睁开了眼睛,因为他感觉到了很多的职业者,正在酒店大厅的位置。
克莱因立刻警惕起来,他没有魔力池,所以从来没担心过自身隐藏的问题。
但这不意味着他是无迹可寻的,在自己没有办法离开阿玛迪斯的情况下,一个国家机器想要找到自己,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克莱因很清楚,在敌国的首都,想要找一个外来者,说难也难,但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
酒店的大厅里,几个战士围在一个法师的身旁,低声询问道:
“有没有可疑的目标?”
“没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强大的魔力池,我已经把感知范围覆盖了整个酒店,应该不会有错。”
战士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他们的首领已经提前知会过他们了。
目标很可能拥有隐藏自己魔力的能力,所以法师的感知很多时候并不准确,还需要对酒店人员进行进一步的盘问才行。
“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入住这里?”
酒店的经理立刻陪笑着说道:
“没有,我们是正规的酒店,怎么可能放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
战士摇了摇头,很明显不满意酒店经理的回答。
“我们是护卫司的人,希望你尽可能地配合我们,不然的话,我们有无条件搜查权限。
作为生意人,你们的老板应该不太希望我们使用这样的权限。
所以,请你好好想想,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住进来,我说的可疑人物,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而是一些特殊的人,比如沉默寡言,行为奇怪,跟一般的客人不太一样的那种。”
经理愣了一下,将目光移向吧台的服务生,女服务生想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