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ph0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150章 老江家要成全國首富?推薦-nkhkf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时间已经是23点左右了。
好在道子巷别墅的大奔一直很有耐心等着他们,在约定的地点,大奔再次出现,先将韩晶晶送到家,再回道子巷别墅。
韩晶晶这回倒是没闹什么幺蛾子,毕竟时间不早。再怎么喜欢依恋江跃,也总不能半夜跟着他回家吧?
回到道子巷别墅,三狗已经回家了。
看他那眉飞色舞的样子,江跃就猜测到,这小子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高兴事。
“二哥,今天我们行动局进行了全局体测,你知道吗?我的成绩是最好的,我现在是觉醒者,而且是逆天的觉醒者!”
“哦?”这么巧,我也是觉醒者啊。
“我的肉身强化度100%!这还是初次觉醒!罗处说了,像我这种情况,下次体测,说不定还得翻倍!我们整个行动局,除了我超过60%的都没有,更别说100%了,二哥,我现在可是行动局的顶梁柱!”
三狗的体测成绩好,江跃当然替他高兴。
但同时,他怕的也是这个。
看三狗这手舞足蹈的架势,江跃也知道这时候不宜泼冷水。还是等他这股热情度下降之后,再跟他说吧。
“二哥?难道你不替我高兴?”三狗见江跃似乎反应有点平淡,这可不像是二哥啊。
刚才大姐听了这个消息,可是很替他高兴的,还做了宵夜给他吃。
“三狗,上次你不是说了,爷爷送了一枚丹药给你服用,可以强化你的肉身。这100%强化,也许只是个开始。说不定再过几个月1000%也大有可能,对吧?”
三狗仔细一想,好像也对啊。
这是家族传承,理应如此,好像是没必要高兴成这样啊?
“二哥,我听说,你也觉醒了。而且是180%的强化度?”
江跃心里暗笑,我会告诉你我其实都没用到三分之一的实力吗?
“三狗,咱老江家的血脉,觉醒那都是基础的东西。咱先不说这个,我跟你商量个事。”
“啥事?”三狗莫名其妙裆下一紧,感觉二哥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那啥,三狗啊,以后你撒尿,可真别浪费了,找个桶存着。”
三狗撇撇嘴:“二哥,拉到马桶不好么?水一冲,哗啦啦就没了。存在桶里,有味啊!”
住的是超级豪华大别墅,拉着农家净桶?三狗觉得二哥有点恶趣味。
他就不明白,为啥二哥总盯着自己那点尿。
江跃一巴掌拍过去:“你这败家玩意,冲掉?你知道冲一次等于冲掉多少钱吗?”
“钱?”三狗脑子有点拐不过弯来。冲尿跟钱有啥关系?
“二哥,是不是又有厉鬼出现?有人出钱你去灭鬼?这可不能少了我啊!”三狗自告奋勇。
“先不忙说灭鬼的事,三狗啊,现在有一桩大生意,你得记住,现在你的尿它不是尿,而是流动的黄金。”
“二哥,我问你个事,你别生气啊。你是不是跟韩晶晶那个那个了?”三狗忽然一脸坏笑问道。
“哪个?”江跃一怔,随即看到三狗那一脸贱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一巴掌拍过去,“你成天想什么呢?”
“如果你是童子身,为啥不用自己的尿?老打我的主意?”三狗理直气壮地问,这个问题他早就憋很久了。
江跃嘿嘿一笑:“经过实践证明,你的尿最好用。三狗,你天生异体,不然爷爷为啥传你那些东西,这说明你的体内,本身就具备至阳血脉。所以,你的童子尿,可比一般的童子尿好用多了。”
是这样么?
三狗将信将疑,心中忍不住有些骄傲了。
原来,我三狗果然有比二哥优秀很多的地方。
“百分百这样啊,你看,你天赐阴阳眼,我也没有。”
三狗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了,挺挺胸:“那照这么说,我的尿还是最管用?”
“何止是最管用,我不是说了吗?现在它就是流动的黄金。”
“三狗,你知道上回你那些尿,经过我的加工,卖了多少钱吗?”
“五千?”三狗试探着问。
江跃顿时脸就绿了。
五千,你就这点出息?
五千块值得我去加工,去提纯,去耗费心力吗?
“大胆点猜,别那么小家子气。”江跃鼓励道。
“难道是五万?”三狗惊讶,我拉一晚上就能卖五万?那一年下来,岂非要直接资产上亿?
天啊,我果然是败家子。想想刚刚还冲走了一泡尿,三狗心在滴血。
等等……
二哥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猜得还是太少了?
“二哥,总不会是几十万吧?”
江跃摇摇头,似乎对三狗的想象力很不满。
“难道是几百万?”三狗的呼吸急促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尿竟然这么值钱。
可要命的是,江跃还是摇摇头。
“二哥,你还是照实告诉我吧?我这小心肝啊……受不了。”
江跃笑眯眯打开手机,把之前黑市的到账信息给他看了一下:“你自己看看吧……”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我擦,这是……两千多万?”三狗彻底不淡定了。
一把跳了起来。
一旁在干着家务活的江影都被吓了一跳,闻声走了过来。
“怎么了,这大晚上一惊一乍的。”
“大姐……发了,发了,咱家发财了!”三狗嘴唇哆嗦着,兴奋得在原地不住转圈,忍不住就想放声大笑。
又发了?
不是才刚发过吗?
江影一脸懵圈,大晚上怎么又发了?
“你看你看,大姐,你看是不是发了?”三狗将手机屏幕凑了过去。
江影一看,好家伙,这是八位数?
“小跃,这钱……这钱是咱家的?”
“是。”江跃笑呵呵道,“三狗,现在知道你的价值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向祖宗保证,再也不到处乱撒尿,我要颗粒归公。”
“你那叫涓滴归公。”
“不管它怎么的,反正我是一滴都不浪费。”
江影还是有点懵。
江跃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江影才总算明白了一点。
三狗的尿,居然有这等妙用?这比家里有矿还爽啊。
矿总有挖完的时候,而且还要成本,人工这些,尿这东西,每天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生命不死,拉尿不止。
三狗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计起美妙的前程。
“你们看,一晚上就能卖几千万,那十天就是几个亿,一百天就是几十个亿,一千天就是几百个亿。我要是多喝点水,产量翻倍很轻松啊。这么一算,咱家要变成全国首富,也是日指可待啊?”
“指日可待!”
三狗才不在意到底是指日可待,还是日指可待。
他关心的是钱,是什么时候实现全国首富的美好愿景!
“二哥,我就说嘛,我三狗迟早会成为征服世界的男人,现在你信了吧?”三狗明显开始飘了。
江影也被三狗这简单的算术给震住了。照三狗这么算,老江家的确是很快就能成为全国首富啊。
可是……
江影又隐隐觉得,这么算似乎又有点不对。
“三狗,你先别忙着激动。这玩意赚点钱是可以的,全国首富什么的,你别想多了。说不定半个与后,这东西就不值钱了。”
“二哥,你别吓唬我!”
“这还真不是吓唬你。你想啊,诡异时代来临,局势每天都有革新,说不定明天就有同类功效的东西出现,只要替代品出现,这东西的作用就会明显下降。而且,关键的是,物以稀为贵。如果这东西大规模流入市场,消费群体支撑不起,必然就会滞销。你以为,两三千万,谁都能拿出来的么?”
江影若有所思,点点头:“小跃说得没错,之所以这次能卖出这个高价,应该是第一次出现的缘故。说白了就是时间差。过了这一阵,价格必然会下降,越往后,肯定越贬值。”
“所以,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时间差,利用好最近这段空窗期。等市场上出现同类商品,说不定价格直接缩水一百倍也是大有可能的。”
三狗似懂非懂,但大姐和三狗都这么说,他还是信的。
“二哥,事不宜迟,我先拉一泡去。”
三狗抓起杯子,咕隆咕隆狂喝一通。
“……”江跃无语。
江跃惦记着凝烟草,惦记着那头玉蚕,准备先回房间,却被江影叫住。
“姐,还有啥事?”
江影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江跃:“说说,你跟韩晶晶是怎么回事?”
“同学啊。”
“仅仅是同学?”江影表示不信。
“真就是同学,姐,你可别想歪了。”
“我想歪了不要紧,就怕人家女孩子当真了。”
江跃苦笑道:“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看得出来,这个韩晶晶对你很有意思。一个女孩子家,三天两头来家里找你,意思很明显了。我看这孩子挺好。不管是家世,还是个人修养,都是上上之选,小跃,你小子是怎么想的?”
“我什么都没想。”这是江跃的大实话。
韩晶晶的条件,那绝对是没得说。
可现阶段来说,江跃的确也没心思往那个方向去琢磨。
“你这心是什么做的?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什么都没想?”江影有点气恼,忍不住想揪他耳朵。
不过看到弟弟都这么大了,再揪耳朵有点不合适。
“告诉姐,心里是不是有别的女孩?”
“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媒婆的潜质?怎么,你都八字没一撇,倒关心起我了?我才十八啊,大学都还没上呢!”
这话戳到了江影的伤心处。
二十一岁的姑娘了,初恋都没有过。
说起来绝对都是泪。
过早地承担起家庭的重担,让她少女的心思过早地收敛起来,就像刺猬一样,将自己的感情世界包裹起来。
“小跃,姐还是那句话,晶晶是个好女孩。可能有时候你觉得她有点大小姐脾气,有些古灵精怪,但姐也是女孩子,知道什么样的女孩靠得住。”
“晶晶就是那种嘴上可以把玩笑开到比天还大,心里却小的只能装得下一个人那种。”
“你好好想想吧。”江影倒没有过分逼迫江跃,说完这话,也便回房间去了。
江跃怔怔片刻,也回了房。
儿女情长的事,他现在注定是没有太多精力去琢磨。
诡异降临,分分秒秒都容不得懈怠。
将凝烟草取出一株,这一株凝烟草,足有三指宽,二三十公分长。以玉蚕的个头,江跃也不知道到底得怎么喂食。
只能照着爷爷传授的来操作,将凝烟草切碎,铺在玉盒里头,然后将玉蚕放在铺满凝烟草的玉盒里。
接着,就让玉蚕自由发挥吧。
是否会醒来,是否会进食,听天由命。
云珠果实,暂时还用不上。江跃将它们收好,等以后收集齐了其他几种材料,却可以炼制一种灵药。
躺在床上,江跃查看了一下智灵。
他发现,智灵最近好像沉寂了不少。上次破获云山时代广场的案子,智灵也没有任何奖励提示。
这次体测第一,明明人前显圣到一塌糊涂,以智灵的虚荣,居然还是没有奖励。
这让江跃不免有些不适应。
不过仔细想想,云山时代广场是人为案件,跟怪物没多大关系。虽然那柳大师装神弄鬼,驾驭鬼物作妖,不过柳大师却没有被干掉,而是被他轻松脱逃。
基本上,云山时代广场的案子,可以算是人祸,智灵不给奖励,勉强还说得过去。
那么体测第一,风头出尽,没道理智灵一点奖励都没有啊。
既然智灵不给,江跃也不可能强要。有了家族传承,江跃对智灵的依赖明显是变小了。
不过,既然智灵选择了他,却如此懈怠,让江跃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
第二天一大早,江跃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查看那头玉蚕。
让江跃失望的是,玉蚕好像并没有苏醒的样子。凝烟草还是铺满在那盒子里,明显没有动过的痕迹。
“难道我喂养的方式不对?”
可这喂养方式,明明是爷爷在传承中告诉他的。按理说,爷爷应该不至于骗他。
也许,这玉蚕天生就是个瞌睡虫,要它醒来得有足够的耐心。
三狗经过一晚上的奋战,又囤积了不少存货。
如果不是金钱诱惑的动力太大,江跃也不想干这苦差事。毕竟,一大早起来就对着一壶尿作业,确实有点难为他。
提纯的过程江跃已经轻车熟路,倒是没有花多少时间。
回到楼上,打开手机,发现手机居然有不少留言。
其中一条是黑市那边的。
这条信息告诉他,那一葫芦轮回灵液已经售出,售价是2200万,已经转账到江跃账户上,请他查收。
江跃查看了一下账户,果然有到账提醒。
如此一来,账户上一下子就有四千多万了。
“果然,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四千万,如果是老实本分的人家,干上一百年,也未必能攒下这个家当,而他所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几泡尿和一些基础材料而言。
抛开技术和三狗得天独厚的体质不提,成本其实低廉无比。
这笔钱,江跃自然不可能占为己有。
“三狗,这轮回灵液的收入,咱们五五分账。你提供原料,我负责加工和销售。你现在未成年,钱我让大姐给你存着。”
三狗苦兮兮道:“大姐管着我放心,可是能不能多给点零花钱?”
在三狗眼里,几千块就算是一比巨款了,几千万,他简直都有点理不顺这么多钱到底该怎么花。
除了到账信息之外,黑市那边还问,轮回灵液近期可否再提供一些。黑市想趁热打铁,多囤一些货,趁这个机会,多销售一些。
他们给出的收购价是1200万一葫芦。
这个收购价看似没有交易价那么高,但其实已经给得很高了。毕竟,这种东西存在极大的贬值风险。
而且,进货一方,其实是要承担许多意外因素的。
江跃也知道,不可能每次都能拍到那么高的价格,那种价格本身就可遇不可求。
1200万一葫芦,如果黑市可以一口气要上十葫芦,那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江跃也没急着应承,而是问对方需要多少,大概什么时候要。
黑市那边几乎是秒回信息。
三天内,十五葫芦。
那一葫芦大约有1500毫升。
十五葫芦,说实话还是挺多的。不过三天时间,江跃自问还是可以办到。毕竟刚才他已经完成了大约5000毫升的样子。
“三狗,这几天,你没事尽量不要外出。就算外出,也尽量搜集起来。”
三狗嘿嘿笑道:“二哥,你当我傻啊?你都说了这是流动的黄金,哪有把黄金往外撒的道理?”
江跃听他这么说,脑子里顿时脑补他在行动局搜集尿液的画面,估计一定会成为三处的一道奇葩风景线。
没有特殊情况,学校还是要去的。
刚上楼,从楼梯拐角走到走廊,江跃大老远就好像听到教室里有异样的声音。
“不好,那头母老虎又来了?”
江跃脑子里顿时浮现李玥妈那臃肿的体态,披金戴银的恶俗打扮,心头一阵阵腻歪。
这女人还真是没完没了啦?不把女儿毁掉不罢休的架势?
该讲的道理已经讲得很明白,这是油盐不进么?是铁了心要把女儿卖出一个好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