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tq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首富楊飛 txt-第2411章 情書相伴-0kvjz

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在翻开日记本之前,杨飞其实就已经猜到里面的内容,可能会和自己有关。
可当他真正打开阅读之后,还是吃惊了。
日记本里的内容,不仅和自己有关,而且关系大了。
几乎每一页、每一天的记录,都会出现杨飞的大名。
杨飞自诩脸皮够厚的了,此刻也不由得脸色微红,既感觉不可思议,又被李娟这种真挚的情意感动。
“不许笑!”李娟俏目轻挑,眼光流转,“你俩都不许笑我!”
后面的内容,杨飞没有细看,只是粗略翻了一下,然后就合上了日记本,默默的放在桌面上。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了?是不是到了必须我出面解决的地步了?”李毅拿起日记本,还给李娟。
话,却是对杨飞说的。
杨飞尴尬的笑了笑:“小姑娘,情窦初开,可以理解。”
李毅问道:“李娟,你说说自己的想法。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按理说,你的情感,你的婚姻,都可以由你自己做主,我不该再插手。可是,这件事情,是你父母发现了,然后他们不好意思出面和你谈这种事,这才托我来处理的。”
李娟俏脸一红,说道:“他们太无聊了!居然翻我的日记本!”
李毅道:“他们也是无意间看到的,这是你用过的日记本,你放在家里,又没有上锁。”
李娟道:“这说明我做人很坦荡,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李毅笑道:“那你承认,你写的这些,都是真实的?”
李娟瞪他一眼:“那当然了,你不会怀疑我对感情的真假吗?”
李毅正色道:“那好,我们就来聊聊,怎么正视你的这段感情。当着杨飞的面,你有什么想说的?”
李娟可以日记本里天马行空,倾诉对杨飞的想念之情,可是,真正面对杨飞时,她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她和杨飞都想不到,李毅发情她对杨飞的感情后,居然会采取这种方式来处理。
这是最让当事人尴尬的方法,但又是解决事情最快速、最有力的方式!
杨飞暗暗佩服李毅处事的能力。
李毅道:“不要装聋作哑!你那激昂的感情呢?你那澎湃的思绪呢?此刻都不见了吗?”
李娟道:“我承认,我就是喜欢杨飞!怎么了?有罪啊?”
李毅道:“喜欢并没有罪,你有喜欢的权力。”
李娟道:“那不就结了?用得着开堂审问我?”
李毅哈哈笑道:“你看这里,像是审问的堂口吗?娟子,我跟你说,今天我们三个人,能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解决好了,那最好。如果解决不好的话,接下来你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审问。”
李娟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知道,李毅所言,并非恫吓。
“唉!”一个妙龄少女,居然发出一声和她年龄不合的幽幽长叹。
杨飞和李毅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李娟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喜欢杨飞,发自内心的喜欢。我知道他已婚,我也曾经想过,或许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另一个可以替代他的人。然而我错了。是清大的男生不够优秀吗?是京里的男人不够帅气吗?我想都不是。一定要找一个原因的话,只能说,他们不是杨飞。而我爱的,只是杨飞。”
杨飞和李毅听得都呆住了!
李娟道:“这份感情,我一直珍藏在心里,除了笔,也只可以对纸言道了。是的,我没想过要隐瞒这份感情,所以我坦荡的没有给日记本上锁。事实上,我期待谁能发现我的这份感情!因为我一个人憋着这份感情,心里压力格外的大!我好像找个人倾诉啊!”
杨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轻咳一声。
李娟道:“你们放心好了,我是个有自制能力的人,我喜欢的人,我不会去破坏他的生活,更不会去毁灭他的现在。我只想或遥远、或近的,想念他、看他。偶尔我能听到他的一纸半语的消息,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上清大吗?当我徜徉在大学校园的林阴小道上,当我倚靠在图书馆的书架上,当我坐在阶梯教室的课椅上,我都感受到他曾经生活过的体温……”
杨飞莫名的有一种泪目的感动!
好像,他从来没听过女生如此动情的表白!
他和苏桐的感情发展,是自然而然的。
他和陈沫、和陈若玲,能走到今天,也是水到渠成的。
只不过,这几段感情,都有差不多的历程。
那就是:很自然的就走到了那一步,并没有太多表白。
杨飞一直以为,感情是不需要表白的。
恋人之间,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
什么海枯石烂,什么海誓山盟,不过是言情小说里面的套路。
可是,他现在真实的经历了一段言情小说的情节!
女主角就在眼前。
她是如此的青春貌美,笑靥如花。
就算把她放到美女如流历史长河中,她的美,也丝毫不逊色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四大美女。
就是这个美貌与智慧并重、家世和才华无双的李娟,如此深沉的爱上了他!
这份爱,何其沉重?又何其美妙?
李娟还在喃喃的叙说:“我是一个不会表达的人,我没有如椽的巨笔,也没有妙笔生花的文思,我不知道用什么来描述爱情,我只知道一遍又一遍的写下你的名字。”
“我的眼睛,常常朦胧,但我只期待被某一个人读懂。每一个黑夜过去,我都在痴等我的爱情,我明明知道它不可能到来。渐渐的,我喜欢上了这种等待的心痛。”
李娟继续说道:“我无数次梦到和你在一起。可是,每次我醒来,浩荡的晨风,都会吹散你柔情似水的目光。明明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想问一句,多年以后,如果君未婚,我未嫁,那,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她说完,便大胆的、无畏的,带着无尽渴望的,望着杨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