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3ii优美小說 市井之徒 對井當歌-第1309章 包廂遇刺鑒賞-tnfra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他原本只是随意看一眼电话,因为王家还存在,今天来永城王家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正时刻等待消息,看有没有人询问,说出这句话,也是下意识之举。
只不过。
让尚扬心里再次咯噔一声,本就察觉这两名外国女郎情况不对,她们绝对不可能是简简单单服务员,而王宇泽说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信号?
这时,就听王宇泽又道:“奇怪,刚刚还通话,怎么可能没信号?”
放下与沈叔的通话,不过几分钟而已。
听到这话,老谋深算的贾逢春脸上闪过一丝异常,其实来这里鼓足很大勇气,毕竟当初在牛城是要弄死尚扬,是血海深仇,虽说那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想拉着尚扬陪葬,但谁能知道尚扬在面对尚家的时候,会不会做出疯狂举动?
也拿出电话,看了眼,见上面果然也没有信号,电话是定做的,号码没有异常,使用的线路却与大众不同,能把自己的信号屏蔽,就说明不是简单信号屏蔽器,更加不对劲。
看了看尚扬和冯玄音,见两人仍然面带笑容,像是没听见,心里顿时变的七上八下。
“先生,请问还有需要么?”
外国女郎也当成没听见,站在张扛鼎旁边又问道。
“啪”
张扛鼎的注意力只在两名女郎身上,根本没听见,手上又重重拍一下,笑道:“没有了,下菜吧,不过…你要一直在这里…”
眼眸中闪过若有如无的光,让任何人都知道什么意思。
女郎面色一红,没回应,转过身要离开。
“唰”
就在她们离开的一瞬间,贾逢春站起,想着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当年汉高祖刘邦不也被项羽吓的狼狈逃窜,这种时候,还是保命要紧。
“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要先一步离开。
“贾叔…”冯玄因迅速站起,微笑道:“正好要补个妆,一起…”
察觉到女郎异常,王宇泽又主动道出没信号,现在他又要离开,绝对不正常,必须得看住,一旦出现风险,他要付出代价。
贾逢春一愣,脸色顿时煞白,心脏跳动极具加速,还没等反应过来,冯玄因已经走到身边,挽住他胳膊。
“走吧,贾叔…”
冯玄因这种身上自带三分女权、三分成熟、三分野性的女人,站在任何男人身边,都会让男人飘飘然,只是现在贾逢春领略不到半点妩媚,正相反,后背瞬间湿透,如果出去,死了可能都没人知道,不出去,至少王宇泽和张扛鼎还在。
“还是你先去,尚扬的温柔我可不敢同行,要避嫌、避嫌…”
这种时刻顾不得面子,说完话,转身主动坐下,以不变应万变。
王宇泽和张扛鼎也不是傻子,之前没多想,是认为达不到那一步,看两人的姿态已经察觉到端倪。
霎时间。
王宇泽悄悄放下电话。
张扛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眼神隐蔽的盯着尚扬。
“尚扬不是个小气的人,更何况,只是同行而已,我的妆容不着急,没有那两位女郎花容月貌也无法秀色可餐,贾叔身体要紧,还是你先去,我再等等…呵呵”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说着,直接点出那两名女郎有问题。
话音落下。
贾逢春三人身体同时紧绷,心提到嗓子,大气不敢出,倒不是因为冯玄因的话,而是她也不去了,事情太反常。
三人用余光交流着,目光中描绘出一句话:尚扬要玩黑的!
一时之间。
包厢内气氛变的极其诡异,死一般的安静,针落可闻。
尚扬坐的仍然很安稳,非常确定门口一定有人,如果冒然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正常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抓住自己单独出现的机会,也只有他们三人同时出现的影响和深意,才能让自己出现。
难道之前磋商都是假的,他们三人出现的深意,是鱼儿,让自己上钩?
“咚咚咚”
诡异气氛被敲门声打破,没用说开门,就看之前进来的两名外国再次走进来,站在前方的女性手里拿着一瓶华夏经典名酒,一步步向尚扬走来,而另一名女郎则是站在包厢的饭厅与玄关连接处,微笑盯着五人。
“先生,现在开么?”
女郎问道。
“开”
尚扬点点头,古井不波。
“好的”
女郎闻言,把酒放在餐桌,准备打开,一手抓住瓶子,另一只手向瓶盖拿过去,正常而言是手正对着过去,而她,是反手…
动作很慢,很有美感。
手指越过瓶盖,放倒另一边,陡然抓住,电火石光间抓起,横向冲击尚扬面门,速度之快超乎任何人预料。
“唰”
也就在她打过来的同时,早就看出异常的尚扬迅速低头,即使这样,仍然感受到硬度堪称钢化玻璃的白色酒瓶从头顶扫过,再慢一点,恐怕会永远无法睁眼。
此时此刻,尚扬也顾不上形象。
直奔餐桌下面钻进去。
“唰”
同样严阵以待的冯玄因见状,第一时间向女郎冲过来。
“哗啦啦”
后知后觉的三人同时站起,满眼惊恐,很懵,之前想的都是尚扬要对自己动手,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主动对尚扬动手,而且看起来非常凶狠。
“砰”
冯玄因冲过去的同时,顺手拿起空闲椅子,抬过头顶,重达二十斤的实木椅直奔女郎头上拍去。
女郎反应也很迅速,没有向后退,第一时间弯腰冲向桌子下面寻找尚扬,按照她的计划,第一步先进来查看情况,然后寻找动手机会,可王宇泽的一句话彻底打乱计划,让她不得不先退出去,站在门口等待,只要有人出来第一时间诛杀,等了等,发现没人出现,防止他们沟通,又得进来…
在桌子下面的尚扬看到她跟进来,来不及多想,双腿蹬地从餐桌另一侧滑出去,看到前方有腿,应该是张扛鼎,躺在地上横向踹在腿上,就看张扛鼎没有任何反应,双腿被踹到重心不稳,整个身体摔倒在地,恰好堵住女郎出来的路。
二者四目相对。
女郎早已没了之前的娇艳,双眼中满是杀机,看到张扛鼎,没有半点同情这个敢拍自己屁股的家伙,趴在地上抬起酒瓶,直奔脸上拍去。
“别打…”“咔嚓”
张扛鼎的求饶声没等说完,酒瓶已经在脸上炸裂。
“嗷”
张扛鼎没昏,满脸鲜血,双手抱头,一边打滚一边惨叫。
女郎没多管,从他身上爬过要出去。
“唰”
早就准备的冯玄因再次举起椅子砸下。
“跑!”
“快跑!”
贾逢春和王宇泽这才缓过神,吓的全身满毛孔张开,转过身,第一时间向外跑,跑出两步,看到玄关还有一名女郎。
这女郎刚才像是跟班,但在此刻散发出的气息要比餐桌下面的女郎更加凛冽,身上绽放出的杀机压抑的人无法喘息。
手一伸,从旗袍下面拿出一柄匕首。
见到这幕。
贾逢春和王宇泽全身麻掉,从来没想过还能这么做。
事实上,电视中演的并非完全虚构,真正的杀手会利用一切身体部位藏匿凶器,比如她们嘴里的倒数第二颗牙齿为假牙,是个小型器皿,里面是装有高浓度硫化氢,只要拿下来放在水里给人喝下,会在短时间致命,或者涂抹在人鼻子处,能使人第一时间昏迷。
再者说,当下尚家的多数金矿,多数员工在下班时会检查…刚门,防止藏金。
“唰”
女郎拿掉倒库,漏出反射着寒光的刀锋,冲牙缝中挤出两个字:“作死!”
说完,没有半点停顿,直奔贾逢春冲过来,后者已经被吓的沙掉,定在原地,等他有反应时,只察觉到肚子冰凉。
“噗呲”
“噗呲”
女郎一手抓住他肩膀,另一只手快速抽动,连续几刀。
“我草!”
王宇泽忍不住爆出口,第一时间转身跑到窗口,这个季节窗是关的,不过很快打开,奈何这是十三楼,跳下去相当于送死。
只能疯了一样呼喊。
尚扬已经站在墙角手中拿着凳子,冯玄因站在旁边,谨慎盯着。
另外一名女郎已经从餐桌另一侧出来,正与门口的女郎汇合,两人死死的盯着尚扬两人,从餐桌的两侧缓步向前。
“花海?”
尚扬开口问道,之前觉得她们身上的气息很熟悉,想了想,终于想起来。
“花海是什么东西?”
王宇泽猛然转头,惊慌失措,语无伦次,摆着双手道:“不不不,你们是,你们都是,与尚扬的矛盾与我没关系,放我离开行么?我当成是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们了!”
他看到地上还在抽搐的贾逢春、已经昏迷的张扛鼎,裤裆湿了一片,这次与在京城被堵不同,那次空间大,还能跑,而这里太小,无处可走,只能让人感到绝望。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