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ts6o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愛下-0935章 獨角獸鬥猛虎推薦-5wo45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艾德·史塔克对向导说道:”我听说瓦兰提斯的人多信仰红神,人死后,都是火葬。”
“是的,大人。”向导躬身说道。
艾德吩咐卫队把人头和尸体都放在一起,又叫人拿来火油和木材,就堆在桥上,点一把火,把这些人头和尸体进行火葬。
大火熊熊,黑烟冲上了低空。
东城的子民看见了,口口相传,有死者的家属赶来,跪地磕头,感谢艾德·史塔克大人为家人举行了火葬。
东城的贵族们不给死者火葬,就是故意对这些人灵魂的羞辱,让他们死后也无法安身。贵族以此来威胁和恐吓其他敢于反抗他们的奴隶和子民。艾德·史塔克公爵有军团力量,才敢把桥上的死者尸体取下来进行火葬,换了其他任何人,敢取下尸体进行火葬,就是死罪。
桥东头,有贵族士兵把守着,不允许东城的子民进入西城。
西城,是贵族们的专属城市。黑色的城墙十分高大,雄伟,是当年瓦雷利亚帝国的贵族们修建而成。传闻现在的象党和虎党的贵族,都是前瓦雷利亚帝国的贵族们的后裔。西城如一个黑色的魁梧巨人,而东城则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
西城桥头的骑士和士兵们看见桥中段起火,有斥候骑马过来远远的看了情况,回去禀告了桥头将军。桥头将军不敢自作主张,派人把消息报告给了城市里的执政官。今年的选举是象党取胜,执政官是象党的乔休尔。
象党和虎党数百年来,都是靠贩卖奴隶致富,魔山的龙使者丹妮莉丝驭龙来到阿斯塔波,劝降于他们,并表示会废除奴隶制,这令象党和虎党都起了敌忾之心,废除奴隶制,就是动了他们的根基,但碍于丹妮莉丝的三条龙和魔山的巨龙战力,他们决定求和,寄希望于坐下来进行和平的谈判。
在执政大厅,乔休尔和贵族们接到斥候报告,说艾德·史塔克取下了桥上罪犯们的尸体并举行了火葬,一些罪犯的家人在火葬桥面痛哭,并跪谢艾德·史塔克的义举,这令贵族们本就愤懑的心不满,并且这种情绪在漫延,一些激进的贵族,眼里已经溢出了战意。
虎党领袖杰夫对投降魔山的决定本就一直无法接受,这个时候就再也按捺不住,他的脚边趴着一头少年猛虎,身上也穿着虎皮披风,头戴虎皮帽子,他站了起来,不怒自威:“我们可是瓦雷利亚帝国的后裔,龙族人的血脉,那小地方来的家伙怎么敢如此羞辱我们?不管是东城还是西城,律法可都依然还是掌握在我们手里。丹妮莉丝来劝降的时候,承诺让我们掌控我们的城市,除了奴隶制,城邦律法不会进行修改,可那北境来的什么公爵,怎么就敢把罪犯的尸体取下来火葬?”
在贵族中,象党主张投降求和,虎党一直主张作战到底。但执政官是象党的乔休尔,最终,象党的主张站了上风。但在对外的问题上,不管是象党还是虎党,都是团结对外的。
乔休尔说道:“杰夫大人,如果是你做执政官,你将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是丹妮莉丝来,或者是魔山来,我们还可以委曲求全一下,他们一个是女王,一个是国王,我们要投降的,也仅仅是丹妮莉丝和魔山,可不是什么其他的家伙;那艾德·史塔克不过是维斯特洛大陆的一个小小的公爵,魔山手下的一个廷臣,一条狗,主人我们不敢惹,不过对于一条狗,教训教训他,也能给我们象党和虎党立威。”杰夫慨然说道。
乔休尔是个干瘪的老头,杰夫则是一个勇猛的武将。
乔休尔说道:“各位大人,你们的意见呢?”
象党的人大多沉默不语,而虎党的贵族,都主张前去问罪艾德·史塔克。虎党以武将居多,象党都是一些老谋深算的家伙,政治上就一直是象党占据上风。去年,也是象党胜选,象党领袖干瘪的老头乔休尔做了执政官。
瓦兰提斯的军团战力一直保持完好,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艾德·史塔克率军占领了东城,但贵族和军团都生活在西城,东城都是奴隶和平民们居住的地方,房屋破败,也没有城市围墙,东西南北四面都可以进军攻打。东城人口超过了西城,但并无驻军。
乔休尔说道:“艾德·史塔克公爵的确不合在桥面把我们的罪犯取下来火葬,这有损我们的执政威严,也会动摇军心和民意。我赞成虎党领袖杰夫的意见,杰夫,你可愿意率领虎党战士三千人,去长桥上见一见艾德·史塔克。我的主张,不是求战,而是希望能让艾德·史塔克明白,在瓦兰提斯,他要做什么事,最好先征询一下我们的意见。”
杰夫说道:“乔休尔大人,我不用三千人,给我两千人足够。”
“大人,不要去求战?只是宣示一下我们的军威,提醒艾德大人要注意遵守我们的律法,他就算有什么意见,也需要事前和我们说,不可私自进行。如果他一意孤行,我们拒绝向他投降,我将派出使者去见魔山和丹妮莉丝,告诉他们我们只向他们两位陛下投降,并要丹妮莉丝签署劝降时的承诺书。我们尊魔山和丹妮莉丝为王,但瓦兰提斯的管辖权,依然还是我们的。象党和虎党公平竞争,执政官一年一选。”
杰夫听得早已经不耐烦了:“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他举起手,象党里的武将们一起站起,尾随着他走出了大厅。
很快,外面传来了号角声、发令声、吆喝声、战马的嘶鸣声、兵器的撞击声……
“乔休尔大人,杰夫是个莽将,我们是不是该派两位大人去协助一下他?”一名衣服上绣着战象的贵族提议说道。
“不用,杰夫大人有勇有谋,粗中有细,他也做过一年执政官,我对他的能力是放心的。”乔休尔慢腾腾的说道。
*
世界九大人造奇迹之一:瓦兰提斯的长桥。世界上最长的第一长桥,类似于魔山前世里的跨海大桥。
艾德·史塔克和将士们刚刚翻身上马,有斥候来报,东城的城门大开,有骑兵奔出,正向大桥而来。
艾德·史塔克并不在意:“乔休尔执政官派出的迎接队伍,大家不必紧张在意。”
队伍向前行进,很快,东边大桥的桥头,旌旗招展,一面绣着猛虎的大旗高高举起,迎风飘扬,向桥上奔来。
“虎党!”艾德说道。
话音未落,艾德的战马停下了脚步,昂起脖子,在空气中猛嗅。猎狗胯下独角兽则是发出了迎战的灰律律的声音,向前咻的窜出。猎狗喝道:“安静,安静,安静!”独角兽停下了脚步,发出了低沉的威胁声,微微低头,目光如锥子一样的盯着前方。
身后,战马发出了惊嘶,纷纷转身逃走,马上骑士和将军们用力勒住僵硬,大声呼喝,并不管用。
猎狗心中吃惊,回头,只见艾德公爵的战马人立起来,把公爵大人摔在了地上,战马惊嘶中,向后狂奔。更多的骑士和士兵被坐骑颠翻在马下,训练有素的战马纷纷失控,千人团就好像一锅煮沸的开水,一马惊引动百马惊,整个队伍都乱了套。
呛!
猎狗抽出了长剑。
“稳住,独角兽。”他喝道。
独角兽焦躁难耐,不停的踢踏着桥面,发出低沉的吼声,它只渴望着向前奔出,就好像前面有它的天敌。
“艾德大人,你没事吧。”猎狗喊道。
“我没事!”艾德艰难起身,他摔在坚硬的石板上,虽然有铠甲保护,但也摔得头晕脑胀。他的战马,早已经跑远。
骑兵已乱,就猎狗的独角兽不惧威胁,要冲上前面去,但猎狗谨慎,并不肯放独角兽向前。
事情太过蹊跷。
空气中,猎狗嗅到了一阵异样的气息,远远的,对面旌旗招展,出现了一个骑兵阵列,队伍的最前面,好像有一头猛虎。
“对面有猛兽。”猎狗喝道。
艾德·史塔克说道:“对方是故意来给我们下马威了!”他整理衣物,传下命令,要队伍保持队列。但好多战马都挣脱了骑手顺长桥狂奔而去,一些骑手去追战马,队伍已经乱了。
“是猛虎!”猎狗喝道。
“列阵!”艾德喝道,“没有马的,到我身后列步兵阵;有马的,在后面列骑兵阵。”
传令官把公爵大人的命令一个接一个的喊了下去。
脚步声哗哗,失去战马的士兵纷纷聚拢在艾德身后,排成队列。
猎狗一人独骑,手握长剑,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控制着独角兽稳住局面。
对面,果然是一头十分雄壮的猛虎向这边呼啸而来。猛虎身后,骑兵队伍不快不慢的推进,距离猛虎大约一箭距离。
“没有人呵斥猛虎,他们是故意的。”艾德·史塔克沉声说道。
“公爵大人,拔剑吧。”猎狗冷冷说道。
“他们敢来作战?”艾德·史塔克说道。
“放出猛虎在前,骑兵队伍在后,黑压压的军队看不见尾,这可不是欢迎我们的样子。”
艾德·史塔克走上前,那头猛虎正迅猛过来,带起一阵狂风。
“剑盾手!”艾德·史塔克喝道,“布阵!”
轰轰轰!
步兵盾牌在手,长剑藏在盾牌下面,紧紧合拢,列成一个龟壳阵。后面,不等艾德吩咐,骑兵已经纷纷取下了弓箭,弯弓搭箭,对准前方。但胯下战马却又开始躁动,踢踏地面,不停的低头、后退、侧身、转动……各种不安。
“艾德大人,我的独角兽能对抗猛虎,下令吧。”
“等一等,对方也许只是示威,并非战斗。”艾德说道。
吼!
一声虎吼,惊天动地,如雷声,压过了桥下哗啦的流水声,那猛虎向前卷来,不过半箭距离了。
猎狗得不到艾德·史塔克的命令,他也不管了,放下面罩,双腿一夹,发出攻击的信号。独角兽早就忍耐不了,这一得到主人命令,立即化成一团黑色的残影,呼的一声,桥面卷起一个气旋,带动起一阵风,猎狗和独角兽向那猛虎冲去。
独角兽,魔法生物,陆地奔行之王。
那猛虎气势如虹,气息通过空气传来,吓散了艾德的骑兵队伍,却不知道这里有一头根本对它毫不畏惧的独角兽。独角兽冲出,速度快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直奔那猛虎。猛虎微微一迟滞,并不畏惧,猛虎在厄斯索斯大陆上有,在维斯特洛大陆上无,这猛虎平生从未见过独角兽,独角兽也从未在斯卡格斯岛屿上见过猛虎,两只猛兽都是敌意大盛,激起了战意滔天。
那猛虎虎爪在地上略微一按,就从地上飞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虎爪伸出,凌空向独角兽上的猎狗扑来。
猎狗一拍独角兽的后股,那独角兽也是灰律律的发出了长嘶,同样腾空而起,低头,头上的黑色独角长约一把单手剑,向猛虎撞去。
噗!
一声大响,独角兽的独角刺进了猛虎的身躯,从胸膛刺进去,就好像利刃刺破了皮革。那猛虎的双爪向猎狗挥出,虎口咬向猎狗的头盔,但它的速度慢了一筹,独角兽后发先至,先一步刺穿了它的虎躯……
猛虎发出了一声惨嚎:吼——
后面,有尖锐的哨音响起,在召唤猛虎返回。
虎党领袖杰夫的确是来立威的,并不是真的来开战。他故意让猛虎在前,惊吓对方的战马,搅乱对方的阵列,然后吹响哨音,唤回猛虎归队。但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将军中,有一个将军的坐骑并不是战马,而是魔法生物:独角兽。
那猛虎摔落地下,并未断气,还要再起身,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起。猎狗催动从独角兽上前,脚钩住鞍,身体下倾,单手握剑,借着独角兽奔行的惯性力量,长剑从猛虎的脖子处狠狠的插了进去……刺了个对穿……松手,独角兽奔过猛虎,错身而过,那长剑留在了猛虎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