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zpj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天下末年-第838章 潰分享-491ki

天下末年
小說推薦天下末年
塌顿被吕布一矢射杀,顿时改变了整个骑兵战场的战局。
数不清的乌桓人,亲眼看着他们的大王在足足百八十步的距离外,被敌军武将一箭射杀,这对于他们的打击,无异于晴天霹雳。
再看向吕布时,直感觉天神在世。
士气一落千丈!
而吕布就站在那里,鄙夷的扫视着周围的乌桓人,目光所及,无不是惊悚万分。
身后三百甲骑,已是损失过半,但跟在后面冲杀的魏续所部,却是士气大奋。战场之上,开始不断响起敌将已死的呼声。
不清楚主将那边情况的乌桓人,手中的动作,都随着这些呼声而慢了下来。
乌延和难楼,皆是派人去查探塌顿那边的状况。正所谓无风不起浪,若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汉人怎么可能如此呼喊。
甚至,两人在心底,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果不其然,当探骑回来的时候,也带来了乌桓王塌顿被敌将一箭射杀,中军部队已经没了战心,溃败只是早晚的事。
乌延与难楼两人虽不在一起,但下的决定却是一摸一样,徐徐后退。
虽然,塌顿已死,但韩猛还活着,整个赵军的中军还在战场上。只要小心翼翼的拉开战斗,大可等待赵军骑兵来援后再战。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苏仆延在战局旁边,艰难的与白马义从交战,本来就已经处于下风了。谁知道后面突然就传来了汉军的欢呼,更有塌顿被敌将射杀的消息。
局势在一瞬间就发生了转变,来援的五百塌顿亲兵,听到主将身死的消息,一瞬间就崩溃了。紧接着,亲骑的溃败,亦是引起本部兵马的溃败。
早就不想再战下去的本部将士,皆是马头一转,就往后面主力跑去。
苏仆延纵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在白马义从的追杀下,重整队伍,只能伴随着溃兵往后逃去。
原本,这支偏师的溃败,不应该会引起更大的山崩。毕竟,北面全是开阔地,随便逃,完全不影响大局。
可正在小心后退的乌延和难楼所部的将士,看着数千骑,疯狂的自身旁溃败而逃。而他们身后,白马义从更是如同杀神一般,顺便就冲击了乌桓主力。
本就勒紧的一根弦,在这一刻被白马义从,轻而易举的冲断。
溃败如同瘟疫一般,一片一片的传染了整个乌桓军。数以万计的乌桓骑兵,纷纷放弃对战,放弃约束,拨马四散而逃。
有人往韩猛中军逃去,有人往北面逃去,还有人往赵军骑兵那里逃去。
整个战场,自西向东,逐渐变的混乱。
而韩猛身在中军,在乌桓骑兵出现异样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盯着。直到看见乌桓人全面崩溃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就想要骂娘。
回过头来,汉军的这支骑兵,仍在继续冲击己军军阵。
此时此刻,中军已经随着步军各部的来援,牢不可破。短短三百余步内,全是赵军将士,区区八百人,前进一步都不知道要倒下多少人。
不过,张辽的悍勇,显然出乎了韩猛的意料。
就这几百人,每一刻都有人倒下,每一刻也在前进。
如此情景,让韩猛不由得担心起来,塌顿这几个蠢货,居然能被数千骑杀的大溃。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等溃兵冲来,尚无法重组各军阵型的话,就完蛋了。
“传令下去,让鲜于辅率骑兵拦住汉骑,步军各军阵立即与北军脱战,结阵迎敌。再速速调弓驽兵列阵西侧,溃军胆敢冲击军阵,立杀不赦!”
“诺!”
然而,不等中军的将令下达,距离骑兵交战最近的一部赵军,当即就地面西组阵,以图自保。
因为,数不尽的溃骑已经冲上来了。
“擅自冲击军阵者,杀无赦!”
校尉看着一望无际的溃骑冲来,绝望的大呼一声。匆匆组成的军阵,也发出最后的怒吼,希望这些前一刻还协同作战的乌桓人,别连累他们!
然而,这些乌桓溃兵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跑了。战场就这么大,他们右侧是赵骑与狼骑一部的交战场所,左侧全都是溃兵。
很多人都很无奈,他们大多数都被溃兵裹挟,逃走的方向不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不想被别人撞翻,就只能继续往前跑。
几乎在一瞬间,小小的步军军阵,便淹没在溃骑之中。
也许,只能说这支部队比较倒霉。本来,跟随着骑兵追缴残敌的他们,在得到回援中军的命令后,才从前方往后退。结果,正处于溃兵之前。
同样倒霉的还有一支两千余人的赵骑,奉命驰援中军的他们,刚刚绕过乌桓人与狼骑的战场,便赶上了乌桓人的溃败。如今,只能随波逐流,不断的被溃兵裹挟着向东面冲去。
而随着乌桓人的溃败,狼骑也再度爆发,数千人硬生生追着万余骑杀。
吕布亦是再次舞戟,领着二三百精骑,在乱军之中径直朝韩猛中军杀去。
赵军率领的白马义从,一直都游离在溃兵北侧。旦凡有溃兵往北面逃,白马义从就是一阵冲击。虽有很多漏网之鱼,可总归来说,仍有众多溃兵被白马义从赶着冲向韩猛中军。
紧急抽调的两千弓驽兵,已经在溃兵前进的道路上,列下阵型,弯弓搭箭,直指溃兵。
眼看溃兵将近,数千箭矢顿时激射而出,在前方空地上留下一道由羽矢组成的红线。一名名溃兵急忙扯住缰绳,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
被败兵裹携了半天的苏仆延,此刻也知道自己的罪过大了,当即与乱军中高喊道:“都回去,回去,杀光汉狗!”
“砰!”
突然,溃兵一阵骚动,后面所有人都再度拨马往前跑。苏仆延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人撞翻,周围回身的亲卫,也都在这冲击中摔倒,亦或是被裹挟。
“快跑啊,那杀神杀上来了!”
此刻,所有溃兵都再也顾不上其他,有人担心被射杀,扯着战马要从侧面绕开,而有的人却一股脑的只顾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