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zcf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七十五章 窺屏(二合一)熱推-fqle5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特领,威斯庄园,会客厅。
手工地毯,古典家具,专业管家,洋人保镖。
无缘无故被人请到这里的白杨,表面看似娴静淑女,心中实则七上八下。
一旁执意跟来的孙凌宇,默默的咽了咽口水,放在裤兜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
“请稍等,夫人随后就到。”
身着粉色燕尾服的约翰,笑容谦和。
佣人上过茶水没多久,由远及近的清脆笑声响起。
怀抱荼荼的林凝,一袭淡蓝色牛仔裤,粉色卫衣,天使小白鞋的打扮。
“不客套了,都坐。”
看着面前的男女,林凝虚空压了压手,莫名有种见网友的尴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你好,林老板。”
面前的林老板,感觉和邻家小妹没差多少。
孙凌宇微欠了欠身,礼貌而不失微笑。
“你,你好,林老板,我很喜欢你,我叫白杨。”
“别紧张,白杨是吧,听说你是演员?”
中分长发,姨妈色口红,酒红色毛衫,黑色半身裙,黑色丝袜,蓝丝绒高跟。
或许是从小学戏的缘故,白杨的体态气质,的确与众不同。
认真打量了一番面前并腿端坐的姑娘,林凝满意的笑了笑,接着问道。
“有没有玩ins?”
“啊,有,玩了差不多一年多了。”
“粉丝有多少了?”
一个新号,一周时间,一千万粉丝,明显不科学。
林凝轻咬了咬唇,白杨的答案,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小惊喜。
“20多万,我之前一直是唱戏的,关注度并不怎么高。”
“差的是有点多。这样,最近你就留在威斯特吧,等粉丝过了千万再走。”
“啊?”
“怎么,当演员还有不喜欢涨粉的?就这样,具体你跟约翰谈吧。”
白杨的表情还挺惊讶,想到ins那边2000万的报价,林凝皱了皱眉,给了约翰一个眼神。
“这是我家夫人给你准备的协议,白小姐,您可以先看看。”
“ins粉丝1000万?一年一个不低于500万的代言?”
协议一目了然,华语自然看的懂,就是这内容,白杨实在是有点懵。
“咳,白小姐是还有什么犹豫的吗?善意的提醒下您,请注意币种,协议上所说的500万,是英镑。”
面前的姑娘看起来还挺呆,约翰轻咳了声,笑着说道。
“这个,协议是不是少了几页,我并没有看到义务,年限,违约这些。”
“这里,最下面一行。”
“随叫随到,在合情合理合法的前提下无条件配合?”
“没错,你只需要做这么多。”
“就这?”
又是送钱,又是送粉丝,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好的事儿。
愣愣的看着对坐怀抱小猫的林老板,白杨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问号。
“很难做决定吗?这样,你先回去考虑吧,什么时候考虑清楚了,什么时候来接孙凌宇走。”
这么好的待遇居然还犹豫,林凝撇了撇嘴,再次看了眼系统任务栏。
既然有下一站天后1,就应该还有2,之所以让约翰准备协议,原因就在这里。
“接我走?”
林老板的意思不难理解,不等白杨有所反应,孙凌宇猛地坐起身,惊讶道。
“没错,是你。”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她一天不签协议,我就得一直留在这儿?”
“你签也可以的。”
“我?我又不是演员。”
“台词靠配,照片靠P,流量靠买,只要有钱,当明星很难吗。放心吧,在钱这方面,我从来不会亏待自己人。”
“谢谢,我对这行没兴趣。白杨,我们走。”
身为拆三代,哪能为钱折腰。
孙凌宇笑着站起身,网上有名的林老板,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我送你的那些衣服,好穿吗?”
轻抿了口约翰端来的咖啡,林凝淡淡的笑了笑,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
“你,你什么意思?”
“我去。”
刚走到门边的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到是进退两难。
“我对你没恶意,只是想捧个自己的天后,恰好你又在威斯特领,还是演员出身,仅此而已。”
“我对你也没恶意,不然叶玲菲要找你麻烦,我也不会帮你说话了。”
孙凌宇和白杨,明显是误会了自己,林凝轻抚了抚怀里的荼荼,实话实说道。
“叶灵飞又是谁?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才打着人家的旗号捐了10吨AD钙奶,转眼就忘了吗?”
“飞零叶,叶灵飞,飞零叶,我去。。。”
“想起来了?”
眉头紧皱,轻声低语的孙凌宇,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随手敲了敲荼荼的屁股,林凝接着说道。
“你俩的恩怨,你比我清楚,你偷穿女装的事儿,她也知道。虽然不怎么愿意承认,但她的确比我厉害。。。”
“等下,你和飞零叶认识?”
“嗯,她是荼荼的干妈。”
“我去,难怪她给荼荼送礼物眼睛都不带眨的。。。特喵的。。。”
“他说什么?”
孙凌宇的声音越说越低,后面更是不知道在说啥。
林凝眯了眯眼,索性直接冲林红问道。
“他说特喵的,搞了半天飞零叶是托。。。”
“我似乎听到了飞零叶,你们是在说我吗?”
林红这边话音未落,熟悉的女声瞬间传来。
闻声扭过头的林凝,视线里,一众西装革履手拎公文包的男子最前端,身着酒红色长裙,红丝绒高跟的叶玲菲,气场满满,真挺扎眼。
“喵喵喵。”
“呵,什么时候威斯特的大门这么好进了。”
收回视线,轻抿咖啡,林凝的语气,并不怎么好。
“夫人,约翰管家先前有交代,如果叶女士登门,直接将叶女士带会客厅就好。”
叶玲菲等人身后,某男仆连忙说道。
“夫人,上午叶女士的助理有来电话说要上门谈合作,我的确有这么吩咐过。”
“行吧,我还有事儿,这里就交给你了。”
太强势的女人果然很讨厌。
无视众人的诧异眼神,林凝摆了摆手,不等约翰说什么,快步开溜。
“有什么急事儿吗?”
主宅,衣帽间,看着梳妆桌前正补妆的林凝,怀抱荼荼的林红,挠了挠头,疑惑道。
“约翰不地道,明知道叶玲菲要来,为什么不给我打招呼。害得我穿成那样,凭白比她低了近一头不说,一点气势都没有,跟个小屁孩似得。”
“晕,就因为这,所以你急忙回来化妆,换衣服?”
“不可以吗?”
“好吧,你开心就好。其实这事儿怪不得约翰,他昨天有跟你汇报,你当时嫌烦,让他全权做主来着。”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讲道理,孙凌宇这家伙,真挺倒霉的。”
“会客厅有监控,要看吗?”
“好。”
一楼,会客厅。
一脸茫然的孙凌宇,还没搞明白林红为什么能一字不漏的转述自己的呢喃,面前的长腿邻家女孩,就已变成了长腿御姐女王。
“没想到你真是女的,你家不会真有27000多员工吧?”
叶玲菲的眼神还挺渗人,总这么安静也不是回事儿,回过神的孙凌宇,寒暄到。
“呵呵。”
“嘿,没想到你这么漂亮。”
“呵呵。”
“你真是飞零叶,直播间那个?我是孙凌宇,这是我小姨子白杨,她是演员。。。我们以前聊过,没想到居然在这儿见了,还真是他乡遇故知。。。”
气场这东西,真的挺难形容。
孙凌宇尴尬的笑了笑,纯粹没话找话。
“呵,不只是,你也可以叫我养猪大佬,小叶子,飞哥。”
“额,误会,这都是误会,网上嘛,都是键盘小精灵,理解万岁。”
“好,理解,那AD钙奶又是怎么回事?”
“做慈善嘛,谁的名字都一样。正所谓,一日行善,祸自远矣,行善之人,日有所赠。”
“好好说,再给你次机会。”
“我,我错了,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嘴角挂笑的飞零叶,看得人后背阵阵发凉。
孙凌宇心下一横,瞄了眼面前的美腿高跟,果断认怂。
“我也不为难你,但只捐10吨不是我的风格,所以。。。”
“我再捐10吨,一笔勾销如何?”
只要是钱的事儿,就不是事儿。
不等飞零叶说完,孙凌宇虎躯一震,直接说道。
“别急。Tracy,我最近一笔捐款是多少?”
“5000万,叶总。”
“咳,咳,打扰下,我很穷哒,就这10吨,还得靠花呗出一多半来着。”
张口就是半个亿,搞得跟谁没见过钱似得。
孙凌宇撇了撇嘴,就是穷的这么理直气壮。
“500吨,两清。”
“我尼。。。”
“我知道你在窥屏,看够了就下来吧。”
这么大个会客厅,不用想都知道有监控。
看似刻意刁难孙凌宇的叶玲菲,实则是在逼林凝现身罢了。
“我敢保证,这女人上辈子不是猴子就是狐狸。。。滚吧,找你干妈去。”
显示器前,林凝撇了撇嘴,一边说,一边将怀里挣了蛮久的荼荼丢到了地上。
“呵呵,也怪不得她说你,你的确是在窥屏嘛。”
林凝身侧,林红笑着说道。
“喵喵喵。”
重获自由的荼荼,跑的还挺快。
身着白色绸裙,脚踩镶钻高跟的林凝,走进会客厅的时候,小家伙正趴在叶玲菲腿上舔猫罐头。
“这玩意儿哪来的,谁让你给荼荼加餐的,早上不是给你说了她要减肥么。”
礼仪技能全开,大步行至叶玲菲身前,居高临下的林凝,气势十足,眼神犀利。
“我的人带的,怎么了?”
“那盘子呢?”
“一样。”
“真可以,你给我过来。”
“你要。。。”
寒着脸,拽着自己胳膊的林凝,看起来还挺凶。
叶玲菲皱了皱眉,愣是没懂林凝这是又要搞哪一出。
“你俩还傻愣着干嘛,快走啊。”
待视线里没了林凝和叶玲菲的身影,特意站在孙凌宇身侧的林红,连忙说道。
“额,所以林老板是特意来帮我解围的?”
“不然呢,快走。协议拿回去好好商量下,别不识趣,这边也不是非你不可。”
“那个,你好,我叫白杨,协议我刚刚已经签过了。”
这么好的条件,傻子才拒绝。
当了这么久小透明,总算插得上话的白杨,弱弱道。
“签过了?那行吧,我叫人先送你们回去,这边随后会和你联系。”
“谢谢,不用送了,不用这么客气的。。。”
“好吧,路上注意安全。”
“。。。”
“我恨你。”
庄园外,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私家公路,白杨扭了扭高跟鞋里的脚趾,恨恨的瞪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孙凌宇。
庄园内,看着身下面色嫣红的叶玲菲,林凝默默的咽了咽口水,扭了扭身子。
“快起来,别让人看到了。”
怀里的林凝,又香又软。
仰躺在地板上的叶玲菲,轻咬了咬唇,低声道。
“你没事儿吧,我只是想拉你进屋说几句话,没想到这屋子门是虚掩的。”
“能先起来再说吗?”
“我应该是把脚崴了,让我缓会儿。”
“那你能挪下位置么,不知道你那玩意儿有多大?”
“嘿嘿,难怪软乎乎的。”
胸前的触感,还挺真实。
林凝憨笑了声,能把这么强势个女人压在身下,真挺快乐。
“嘿你个头,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的?”
“开门那会儿脚崴了下,对了,你是怎么跑我下面去的?”
“好意思说,你摔就摔拽我干嘛,不知道我穿的高跟鞋么。”
叶玲菲翻了个好看的白眼,莫名其妙给人当了肉垫,真挺冤。
“我也穿了好么。”
“没跟你争这个。你眼神不对,在打什么主意?”
近在咫尺的林凝,眼神飘忽不定。
叶玲菲微皱了皱眉,似是想起了什么,抬手抵在林凝的身前。
“没有,只是想起个朋友,挺爱吃桃子的。”
“把手拿开。”
“嘿,不好意思,手误。”
“别搞这些有的没的,你要是喜欢我,就堂堂正正的追,动手动脚,凭白叫人看不起。”
“要不要这么强势。”
“连我都压不住,凭什么喜欢我?”
“我这不是已经把你压住了么。来,妞,给大爷,给老娘笑一个。”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