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v70都市言情 我給萬物加個點 起點-第846章 薛雅放棄了鑒賞-0eo20

我給萬物加個點
小說推薦我給萬物加個點
曲轩和薛雅都算是苏洋的朋友。尤其是曲轩,更是苏洋为数不多的,关系不错的朋友。
去年年底,曲轩找苏洋借钱,连续借了两次,第一次几千,第二次更是借了40万。苏洋因为怕曲轩误入歧途,所以用【真心话大爆炸】这个白银能力,查了一下曲轩的事情。
结果得知薛雅重病,曲轩是在给她筹集医药费。
所以也就把钱放心的借给了他。
后来,曲轩在过年前,把借苏洋的钱还了过来。苏洋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段时间,苏洋忙于《流浪星球》的上映、富豪榜和颠覆岛国计划,所以一直也没关注曲轩。
现在听初夏的说法,难道曲轩和薛雅出事了?
想到这,苏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薛雅的病不会没控制住吧?
带着这个猜想,苏洋询问初夏道,“他俩出了什么事?”
初夏头靠在车窗上,然后有点感伤的说道,“薛雅得了癌症,但是并不想让家里和身边的人知道,所以一直瞒着。”
“后来曲轩知道了这件事。然后私自筹了一笔钱,带着薛雅去看病。”
“这事被曲轩的父母知道了。差点没气出心脏病来。认为曲轩借这么多的钱,都不和家里商量。而且为了一个同学,花这么多的钱,一点都不为以后打算。”
苏洋一边开车,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听到这,他说道,“薛雅不是同学,是曲轩的女朋友。”
初夏接道,“对。但是在父母的眼中。他们只是同学而已。毕竟曲轩是什么人,你也清楚。他的所谓的女朋友少吗?我听晓萌姐说,他从初中开始就没断过。”
“而且,我们毕竟太小了。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后。对于曲轩而言,薛雅是他唯一爱的人,也会是他未来的妻子。但对于曲轩的父母来说,薛雅现在只是一个外人。”
“为了外人,让家里花费几十万。是谁都会心疼的。”
苏洋默默的点了点头,“有道理。而且他父母也会因为这件事,对薛雅产生不好的印象。这会让两人更难走到一起去。”
初夏赞同道,“对的。”
苏洋问,“这些都是你从曲老师那里听来的?”
初夏点了点头,“对啊。我和晓萌姐早已经是无话不谈的闺蜜了。过年那段时间,曲轩和家里已经闹翻了,晓萌姐夹在中间特别难做。天天愁眉苦脸的。”
“所以只能和我聊一聊,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
苏洋“嗯”了一声,然后把着方向盘,按照导航的指挥,拐了个弯。
拐过弯后,苏洋继续说道,“那曲轩和薛雅现在怎么样了?”
初夏摇摇头,“不清楚。据晓萌姐说不乐观。听说薛雅的病很重,即使花了那么多钱,但依然没有成效,而且越来越严重。曲轩天天守在病房,一刻都不离开,但是却无济于事。”
“晓萌姐说曲轩有点魔怔了。他上次回家,甚至打算拿家里的积蓄,带着薛雅去岛国治疗,据说岛国有全世界最先进的癌症救治措施。”
“但是被晓萌姐的父母给拒绝了。”
苏洋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事实真的像初夏所说,曲轩确实有点魔怔了。虽然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感情,但亲情同样是。
如果为了爱情,燃烧自己,牺牲一切,苏洋会赞一句伟大。但为了爱情,牺牲自己的亲人,或者让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苏洋觉得这就不是伟大了,而是自私。
只是…在评价完曲轩以后,苏洋又感觉自己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思考了一下,如果设身处地的站在曲轩的角度思考这件事,好像也不是很难理解这件事。
毕竟自己所爱的人身患绝症,但亲人都还安然无恙,也算衣食无忧,那么暂时不管亲人,而想尽办法去救爱人,也算可以理解。
一时间,矛盾的情也充斥在苏洋的胸膛,让苏洋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曲轩了。
就在苏洋在那东想西想的时候,初夏轻声说道,“苏洋。”
苏洋“嗯?”了一声,回过神来。
初夏道,“如果我得了绝症。你会怎么办?”
听到初夏这么说,苏洋瞪了她一眼,“你不会的。而且你就算得了绝症,我也会救你。”
初夏眼睛眨了眨,“你能治疗绝症?”
苏洋沉吟了片刻,“能。但现在做不到。”
初夏看着苏洋,听懂了苏洋话中的意思。
半响,她叹了口气,“也许真爱真的注定只能生离死别吧。”
说完,车里萦绕起了感伤的情绪。
车辆行驶在魔都的大街上,“嗡嗡嗡”的引擎声响是车里唯一的旋律。
过了不知道多久,初夏突然感觉一只手轻轻抓住了自己的手。
她抬头看过去,发现苏洋一边开车,一边握住了她的手,然后说道,“真爱也可以平平淡淡的。”
初夏看着苏洋,半响,嘴角慢慢浮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有着【坦克驾驶能力】的苏洋,一路横冲直撞的来到了初夏家的小区。
停下车,苏洋把初夏送到了楼下,两个人依依不舍的抱了一会,然后分开了。
分开之际,初夏看着苏洋,小声的说道,“苏洋。如果有办法的话,能不能帮帮曲轩和薛雅?”
“他们…”
“好可怜。”
苏洋目光低垂,然后摸了摸初夏的头发,轻声说道,“好。”
见到苏洋答应了下来,初夏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但不要伤害你自己,或者让你为难。”
苏洋笑了笑,再次摸了摸她的头发,重复道,“好。”
目送着初夏上了楼,苏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转身往小区门口走去。
一边走,苏洋一边想着曲轩的事。
其实就算初夏没说,苏洋也想要问一问曲轩薛雅现在的情况。毕竟苏洋不是个冷血的人,做不到眼看着一个熟悉的生命就这么逝去。
再加上初夏都拜托自己帮帮忙了,所以苏洋也愿意在自己去岛国之前,帮助一下曲轩和薛雅。
回到车上,苏洋一边开车,一边给曲轩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
不一会,电话接通,在苏洋耳边响起的是一个有点熟悉,但又有点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憔悴,低沉,但又充满了磁性,“喂?会长?”
听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苏洋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他说道,“是我。曲轩。你最近怎么样?”
曲轩沉默了一会,说道,“挺好的。”
苏洋笑了笑。
“不需要钱了吗?”
曲轩再次沉默了一会,低沉的说道,“不需要了…”
这次轮到苏洋惊讶了。刚才问“需不需要钱”,其实是苏洋想要引出薛雅的病。但是曲轩居然没“上钩”?
他不由的问道,“真的吗?但我听说你最近不太好,也需要钱。”
听到苏洋的话,曲轩又不说话了。他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说道,“会长。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苏洋“嗯”了一声。
曲轩说道,“薛雅放弃了。”
苏洋没有惊讶。薛雅从一开始就不想治疗。他说道,“那你呢?”
曲轩再次沉默了一会,然后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也要放弃了。”
苏洋心中叹了口气,准备挂断电话了。
这时,曲轩突然哽咽的说道,“我不放弃也没办法啊,会长。你不知道这几个月我都是怎么过来的!薛雅不想治疗,她家里人也不想治疗,都是我和小盈两个人顶着压力,掏钱治疗。”
“我把能借的人都借遍了。然后才凑足了薛雅的治疗费用。但是不管怎么治疗,薛雅的身体都没有起色,还是一天不如一天。她现在已经憔悴的不成人样了,好瘦好瘦的。”
“我想要救她,想要带她去岛国进一步治疗。但是医生却和我聊了很多。他说薛雅的病到现在位置,治疗的希望不大了。国内治不了,岛国大概率也没希望。尤其是现在治疗了这么长时间,薛雅身体亏空的已经很厉害了。很难经得起长途跋涉。”
“他希望我认真考虑一下薛雅的感受。癌症晚期的患者要提高生活质量,给她一定的时间让她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愿望,而不是一直折腾她。”
曲轩的哽咽慢慢变成了痛哭,“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我为了她,和爸妈闹翻了,身上背着很多债,连学校都不去了,就为了能救活她。”
“但是现在,不仅没救活她,甚至连医生都认为我是在折腾她。”
“我到底做的是对还是错啊!”
苏洋听着曲轩那发泄似的声音,心中久久无言。
如果同样的事放在自己身上,自己该如何选择?
一个自己爱的人,身患绝症。
不救治,只有半年多的寿命。
救治,成功了,可能会多活十几年。但不成功,可能缩短寿命,仅剩三四个月。也就是大概率死在治疗过程中…
这个选项,该如何去选?
自己能眼睁睁的看着所爱的人一天天的衰败下去吗?
但自己敢去赌一把运气?看能不能救治成功吗?
如果敢。
那,再加上救治的话会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呢?
又会如何选择?
如果倾家荡产,负债累累,还救治失败,让所爱的人连完成最后梦想的时间都没了呢?
又该如何选择?
这种拷问人性的问题也许只有当一个人真正面对,才会有一个真正的答案吧…
感受着曲轩的绝望,苏洋也不开车了,他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下,然后安慰着曲轩。
曲轩这段时间的压力显然非常的大,这次和苏洋的聊天,让他完全释放了出来,他把自己这段时间,这半年所承受的压力,全都如同倒垃圾一般全都讲述给苏洋听。
苏洋没有不耐烦,只是默默的听着曲轩倾诉。
甚至不仅苏洋,连小迪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苏洋身边,倚着苏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听着曲轩的哭诉。
就这样,两人一直聊了有半个多小时,曲轩才渐渐收住了眼泪,然后对苏洋说了声抱歉。
苏洋不在意的说道,“没事。说出来,你心里也能舒服一些。”
曲轩可能把心中的压抑全都哭了个干净,所以难得声音又带了一丝阳光,他笑着说道,“对。舒服多了。”
说完,他道,“行了,会长。我就不和你聊了,我还要回去照顾薛雅呢。”
苏洋问,“你接下来怎么办?”
曲轩像是又恢复了苏洋初见他时吊儿郎当的性格,“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和家里闹翻了。也没人管我。”
“我打算带薛雅出院,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静静的待着,直到她离开。”
苏洋:…
“你别想的太美好。人家还有父母呢。”
说到这个,曲轩更不在意了,“她父母?她父母早放弃了。见我还一直坚持,还主动撇清了关系,说不会付薛雅的医疗费。”
苏洋:…
曲轩道,“所以啊。薛雅真是有了我,哦…还有郭小盈这两个好男朋友和好闺蜜,才有了今天。要不然她…”
说到最后,曲轩的声音慢慢变淡了,最后变成了几乎不可闻的一句,“要不然她…也许还能再多活一段时间…”
苏洋:…
这一刻,苏洋是真的明白了曲轩的自责,内疚和迷茫。
他叹了口气,心中突然下定了一个决心,他说道,“要不然你来我家吧。我新买了套别墅,很大,也没人住。”
曲轩拒绝道,“算了吧,会长,就不麻烦你了。我还是想和薛雅两个人待着。而且她估计也不愿意再麻烦别人了。”
苏洋坚持道,“来吧。”
他顿了顿,说道,“也许…我能救薛雅呢。”
听到苏洋的话,曲轩先是惊喜,但紧接着,那喜悦就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从他的身体里溜走,“算了。会长。你别给我希望了。医生都说了,以现在科技的技术不可能救回薛雅。”
苏洋道,“谁说我会用现代的技术救薛雅?”
曲轩愣了一下。
“会长,你的意思是…”
苏洋道,“想想嘉点手机。我掌握的科技,可比现在的科技超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