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vg0精华都市异能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txt-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生死兩寬心讀書-i1elp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没管凌霜华心情如何,温柔的抓起公孙绿萼的小手,“萼儿,你等我,我出去安排一下,就回来与你把房洞了。”
公孙绿萼听得羞涩不已,微微低下头去,虽然盖着红盖头,可不难想象,她现在的脸蛋一定红得可爱。
至于另外一边的凌霜华,则是身子轻颤,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掉,显然将慕容复对公孙绿萼说的话当成对二人说的。
随后慕容复打发了丫鬟仆役,趁二女不注意,将六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新房外,慕容复把六子弄醒。
“前……前……”六子迷茫的望着慕容复。
“前什么前,”慕容复眼中红光一闪,“记住,你已经拜过堂了,明白么?”
六子迷迷糊糊的,神情呆滞,“是,我已经拜过堂了。”
“你现在就在这等着你的少爷回来。”
“是,我在这等少爷。”
六子保持着吕师圣的容貌,呆呆站在房门外。
慕容复满意的点点头,随后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接下来新郎还要出去招呼客人,他自然不会做这么掉份的事,所以事先交代好了吕师圣,吉时一过,就要赶回来换回真身,出去招呼客人。
之所以让六子在这等他,其实也存了方便他灭口的心思。
不过慕容复没有想到的是,灭口的人确实来了,但不是吕师圣派的。
约莫一刻钟不到,一道身影急速窜入院中,迅速来到新房外,寒光乍闪,一截匕首瞬间割破六子的喉咙。
这一幕正好落在赶回来接替六子的吕师圣眼中,他吓得手软脚软,拼命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那刺客似乎也觉得刺杀太顺利了点,有些不确定的蹲下身去,探了探六子的心脉,又在他脸上检查了下,才松了口气。
随后四下看了几眼,闪身进了新房。
躲在暗处的吕师圣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里是惊骇欲绝,此人穿着跟自己一样的仆役服饰,脸上蒙了快黑布,到底会是谁?他偷进新房干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或许只要他偷偷摸过去瞧瞧,一切答案都清楚了,但他不敢,心念转动,他轻手轻脚的离开原地。
新房中,蒙面人看了看床上穿着一模一样、身材相差无几,又都盖着红盖头的两个新娘,实在难以分辨,索性出声问道,“你们谁是霜妹?”
别问慕容复是怎么分辨出来的,他经手过那么多女人,自有一套办法。
“你是什么人?”
“丁大哥,是你?”
二女同时出声,只不过公孙绿萼是错愕,而凌霜华是吃惊中带着一丝喜色。
原来这个蒙面人竟是丁典,他一直藏身吕府保护着凌霜华,今日心爱之人大婚,他难以克制的起了杀心,方才见“吕师圣”落单,便果断出手将其杀死,只是他不知道死的不过一个替身罢了。
丁典不理会公孙绿萼,朝凌霜华看去,眼神中露出一抹痴迷,“霜妹,你跟我走吧!那吕师圣已经被我杀了!”
“什么!你杀了他?”
二女大惊失色,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
丁典还没说话,公孙绿萼一把扯开红盖头,身形闪动,就要往门外奔去。
但丁典可不敢放她离开,闪电般探出二指,点向她肩井穴。
公孙绿萼虽然没有学过家传绝学闭穴功,但也有几分武功在身,肩头轻轻一缩,身形飘逸的躲了开去。
“看不出来,你还深藏不露。”丁典冷笑一声,心里已经泛起了一丝杀意,双拳连环击出,瞬间大片拳影浮现,将公孙绿萼笼罩其中。
“丁大哥不要!”凌霜华知二人已经动起手来,吓得大叫一声。
丁典听她一喊,立刻收了几分劲力,不过无影神拳的威力岂是公孙绿萼那点微薄功力可以抵挡的,电光火石之间,仍是中了一拳,哪怕只是三分功力的一拳,她也承受不住,身子倒飞而出,撞在墙上,又摔回地上,噗的吐了一口血。
公孙绿萼从来没有过恨一个人的感觉,此时她恨恨盯着丁典,一言不发,挣扎着起身,一瘸一拐的朝外面走去,她要确定,死的那个人究竟是不是她的慕容大哥。
丁典心念一横,正想出手,不过这时凌霜华六神无主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丁大哥,你不要,不要伤及无辜。”
她没有忘记发过的誓言,即便情郎就在眼前,也不敢扯去红盖头。
丁典微微叹了口气,散去功力,也不再管公孙绿萼,转而来到凌霜华身前,忍不住想去拉她的手,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口中深情道,“霜妹,现在我已经没了回头路,你跟我走吧。”
凌霜华默然片刻,终是摇摇头,“丁大哥,我又何尝有回头路,如果我走了,能不能逃出生天不说,我爹爹肯定活不了,我死而无憾,但我爹爹他一把年纪……”
“都到了现在,你还要替那个无情无义,灭绝人性的老……着想?”丁典差点没忍住连“老匹夫”都叫了出来。
凌霜华心里也不是没有怨气,听了这话瞬间火气就上来了,“无论怎样他都是我爹爹,我的命是他给的,你叫我怎么忍心!”
丁典深深吸了口气,“霜妹,我今日来此,就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带你走。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爹爹一并带上,我不能保证一定带你们活着离开,但肯定不会在你们先死。”
凌霜华仍旧摇头,“丁大哥,不要做傻事,你我缘分早就尽了,你快逃吧,你杀了将军府少爷……”
话未说完,屋外忽然传来公孙绿萼惊喜的叫声,“我就知道你没死,你怎么可能会死!”
丁典微一错愕,闪身来到门口,只见屋外躺着的“吕师圣”尸体,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公孙绿萼手上则捏着一张人皮面具。
丁典也算有些见识,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易容术,不禁心头大怒,竟然让人给骗了。
他回到房中,二话不说就要点凌霜华的穴道,不料她却决绝说道,“丁大哥,你若强行将我带走,只会陷我于不忠不孝,我必无颜苟活于世。”
丁典伸到半空中的手生生止住,他了解凌霜华,说出的话如同泼出的水,绝没有转圜的余地,倘若自己强行带走她,便等若逼死了她。
“唉……”丁典双目含泪,“霜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凌霜华幽幽叹了口气,“霜华命薄,此生能得一知己,已是死而无憾,盼君相决绝,生死两宽心。”
“不,我不,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绝不会放弃你,霜华!”丁典痛苦的低吼道。
这时公孙绿萼走了进来,受了伤的她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得知死的不是慕容复,她对丁典的那抹恨意也消了,反倒出声提醒道,“府中的守卫正在赶过来。”
说完她自顾自的坐回床边,将红盖头盖了回去。
凌霜华惊慌道,“丁大哥,你快走吧,就当我求你了!”
丁典无奈,深深望了她一眼,身形一闪,离开了房间。
“你怎么不跟他走?能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公孙绿萼轻声问了一句。
“能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凌霜华喃喃一声,心中愈发凄苦,半晌才摇摇头,“如果他早点带我走,或许我心一狠,就跟他走了,可现在……现在已经晚了,太晚了,我一走,不但对不起丈夫,也对不起我爹爹。”
没人知道,凌霜华虽然固执,淡泊,但骨子里却是一个极为传统的女子,如今已经拜过天地,木已成舟,她又如何做得出败坏伦常,不忠不孝的事情来。
公孙绿萼听了这话,盖头下的小脸陡然变得古怪起来,“方才跟她拜堂的可是慕容大哥,这可如何是好?”
新房外,吕师圣望着六子的尸体,只觉背心直发凉,若此前拜堂的人是他,现在岂不是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后怕之余又有些庆幸,前辈的化劫大.法果然神效,竟然真的替他挡了一次死劫!
……
慕容复还不知道他在吕师圣心中的威望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此时他已经恢复了老神仙的装扮,正在宴会厅大吃大喝,旁边是郭芙和阿紫作陪。
郭芙闷闷不乐,阿紫巧笑兮然,不断给慕容复夹着菜,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不过二女脸上、脖颈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抓痕,即便化了妆仍旧十分明显,可见早上那一架,二女谁也没占得便宜。
“爷爷,你这一天去哪了呀,阿紫找你找得好苦。”阿紫夹了一块鸡肉放到慕容复嘴边,口中娇滴滴的问道。
郭芙顿时竖起了耳朵,她同样把整个吕府都翻遍了,就是没找到他。
慕容复微微一笑,“我瞧你们打得那么热闹,只好出去走走了,顺便看看襄阳城的情况。”
“哼!”郭芙鼻中轻哼一声,别过头去。
阿紫幽怨的白了他一眼,若有深意的说道,“爷爷,你莫不是去找哪个小狐媚子了吧,我可听说这吕府的两个新娘都漂亮得紧?”
她这一说,郭芙更生气了,尤其阿紫现在半个身子都倚在慕容复身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看最大的狐媚子就是你了!”
慕容复一只手伸到桌下,轻轻拉起郭芙的手,却在这时,一个士兵匆匆闯进宴会厅,“大将军,紧急军情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