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0uf精彩都市言情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過往讀書-7ozyw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细雨霏霏,青柳临水。
仙株果林半熟,山谷薄雾,荒古风格茅屋三间。
神仙眷侣逍遥自在,寻世外幽静之地享受二人世界,漫长苦修不如一朝画纸棋局,仙泉甘露醉过珍馐佳肴,看春雷夏雨秋叶冬雪……
忘记世间纷争,只求朝夕相伴。
春时,素香柔树。
春雨里,房前屋后山谷似花海,神仙眷侣跃然纸上。
蝶舞花田,目光追随爱侣以剑起舞搅动花雨,杀戮之剑载起一朵金蕊,微笑如和煦春风,一代天骄愿为芳心化作温柔家。
抚琴,作画,赏春风。
清凉夏日,与君共憩一叶扁舟江上。
炎日渐西斜,脸颊红霞未退,木舟穿过荷花丛,清香醉人,香凝水珠滑落花瓣坠入荧荧玉杯,胜过琼浆玉露,两位神仙学习凡人竹竿垂钓,自由自在欣喜欢笑。
夏夜观窗外横塘流萤相逐,挑灯述细语……
秋风凉,半山红火。
眷侣相伴,连落幕之时亦有别样美,水边枫,半掌红叶染红半边水,岸边,两把宝剑倚斜而立,寒刃清晰倒影一片枫叶飘零,远处模糊人影成双对。
已是霜起时,溪水寒凉,屋舍盘中多果实。
当白雪覆盖山丘只余寒江色深,相护依偎撑伞踏雪而行,白茫茫二人世界此生难求,裹紧裘衣,心底仍是温热……
死牢里天雷滚滚罡风猎猎。
依旧挡不住女子心底最美好的思念,短短徐徐讲述曾经过往。
白雨珺静静听着。
“所以,你可以放下恒心白费了毕生苦修?”
然后摊摊手俏脸莫名其妙。
“就为了所谓真情?”
甭管当时多浪漫,最后混成这样一切都是白搭,好好做高高在上的神女不好吗,非得舍弃一切勇往直前,都已经成为神了,真情姻缘这种东西几乎没了意义,何必呢。
不难猜,坠入爱河不比坠入黄泉强多少,若两情相悦也就罢了,可惜。
惩罚之下,女子仍展现甜美微笑。
“为了他,无怨无悔。”
没救了,病入膏肓只待等死。
白雨珺想坐下,回头看看砸乌鸦时有些磕碰的龙椅,收了起来又换新的龙椅摆好,悠然端坐,偶尔听听前代八卦也挺攒劲嘛。
晃晃头顶硕大龙角。
“所以……”
“所以身为神而动情,贻误职事,被天庭关押不得重见天日。”
某白挑挑眉,真实之眼看出些许跟脚。
这女子竟然是星宿衍生神灵,属于天资罕见前途光明那种,一般都会被天庭招纳封神位,获得优厚条件同时更要担负责任,渎职的后果很严重。
例如古时太阳星和太阴星诞生的几个神灵,脱离母星上蹿下跳,不好好做自己的事瞎折腾,后果明摆着的。
偷偷下凡溜达几圈也就算了。
偏偏动情开始过上惬意田园生活,估计肯定惹出其它祸事。
闲着无聊,白雨珺说起当年一段往事。
“为情所困的神女仙女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大概一千几百年前吧,天庭一位仙子动了凡心私自下凡婚配,哦,她是遭人算计。”
听到这里,女子聚精会神仔细听,她想知道和自己同样为了爱情的女子结局怎样。
“唉,其实也算我运气差,凡间巡逻好巧不巧碰见了,你说这事闹得。”
“本龙好歹也是天庭仙将,总不能视而不见。”
“职责所在,那一战打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最后某更胜一筹,打赢了,将其押回天庭受罚。”
“好好一神仙非得恋上凡人,搞不懂。”
女子眼神落寞,也许是为了那仙子也许是为自己。
“现在你不懂,以后你就懂了……”
某白一听噌的坐直。
龇牙咧嘴。
“你别诅咒我啊!惹急了今天开荤尝尝神血滋味儿!”
真是恶毒到了极点,哪怕像矬鸟那样诅咒倒霉也没啥,偏偏诅咒最黑心的,内心如此恶毒!
好不容易消气,想起嚣的条件。
“那叛徒想用很大很大的条件让我救你出去。”
女子闻言眼睛一亮,双眼沉寂无数年终于有了灵动色彩,她身处死牢不知天庭变故,无论能否逃出去都要试一试才甘心。
小手一挥,凌空画出一幅景象。
“你看,嚣欲以这株仙莲做代价救你,绝对下了棺材本啊,可敬可佩。”
“真的是仙莲,亘古罕见……”
她眼中希望更强烈。
白某龙却摇摇头,语气透着惋惜。
“可惜唉。”
“为何?”
“嚣乃龙族叛徒,与我势不两立,况且口碑信誉极差,你说我把你救出去它若撕毁协议咋办?别说它答应过,某信不过叛徒。”
“……”
女子张了张嘴终究没说出什么,别说龙族,就连她也无法相信嚣。
白雨珺嗅觉发挥到极致,仍不忘和囚徒聊天。
“奇怪哦,嚣为了你居然能够舍弃至宝,当然,假设它愿以仙莲为代价,但我更相信它不会做赔本买卖,说说吧,你有什么宝物比仙莲更值钱。”
真实之眼有些东西无法看透,干脆依靠嗅觉试探。
“……”
沉默片刻。
“我愿以两件杀伐至宝作为谢礼。”
闻言,某白感慨每个神仙都有秘密金库,竖起食指摇了摇。
女子不解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本龙觉得你没搞清楚状况,这死牢只有我能来,实际上本龙乃天下闻名小贩,最喜欢做交易,价格公道合理童叟无欺,以目前形势来看,我要你全部收藏作交易。”
“全部?”
“没错,全部,可以给你留两件衣裳,反正你更愿与恋人双栖双飞,那些俗物格外碍眼。”
女子咬牙硬撑几道天雷,一言不发心思急转。
白雨珺斜躺,小手上下抛玩那颗雷球,嗅觉果然发现了一点问题。
如果还不能查清,那么最后只能使用终极本领注视过去……
也许内心十分挣扎,最后,她只能答应白雨珺的条件,若是不给,早晚活生生耗死在死牢里,而且多年以来第一次遇到逃出去的机会,错过便再也没了。
“好,我答应你。”
“先不急,你知不知道,在你身上有姻缘红绳和姻缘书的痕迹?”
趁其神情恍惚时看清楚她身上一些问题。
“也许……也挺好,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