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1x4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三十八章 恩威並施閲讀-69k3v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们得知了这个叫徐涛的人,才是造假事件的主角后,就格外严加保护起来。
酒家里,所有人坐在一起,商量着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
耀阳得知了整件事后,最为愤慨,骂道:“我以为贺东他们一家够王八蛋的了,原来这后面还有更王八蛋的人!都说为富不仁,为富不仁,我看啊,是真的一点没说错!越有钱是人越坏啊!”
我不满地说道:“你不是富人啊?老说那些没用的!想想怎么办好过了!”
耀阳哼了一声道:“什么怎么办?直接办就是了!找人过去拿证据,往检察院一送,让他们自己查去!我就不信,铁证如山他们贺家还跑的了啊?”
陆雨晨有些担忧地说道:“我担心证据还没拿到,人就没了!弟哥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了!这样的证据,他们怎么可能让我们轻易拿到,现在咱们这屋子里的人,肯定都被盯上了!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毁灭证据的!”
殷师傅也担忧地说道:“是啊,事到如今,咱们都不安全了!酒家这边,我想再安排点人手,要低调好用的,白天就当服务员,厨师,保安什么的,拳馆那边也可以找些老实牢靠的人。我总觉得咱们是在和一个庞大的地下组织搏斗,你就看咱们这几天斗的这些人,哪有一个不是亡命之徒啊!我刚刚在派出所那边打听到的消息,小东北那伙人,各个都是在榜的通缉犯,小东北身上两条命案呢。想想都后怕!”
耀阳开着玩笑道:“就您老人家的身手,还怕那个!一拳就把他打趴下了!”
殷师傅摇着头道:“那能一样吗?你以为是擂台比武啊?他们可是都敢杀人的主,都是躲在暗处的,我就是在两耳生风,也有打盹的时候啊,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着了道,再说了,你看看咱们这里面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就是反抗也是有个度的,万一一个不小心,就是防卫过当,我们折腾不起啊!”
我嗯了一声道:“是啊,殷师傅说得对!咱们不能硬拼!他们都是躲在幕后出手的,咱们呢,哪件事不是咱们亲历亲为的。我得把他们逼到绝境,这样他们才会狗急了跳墙,才会自己出来!证据的事,还得尽快搞定拿到手,交不交出去再说,不过有了证据,不怕他们不露出破绽!我觉得还是我去比较好!”
小黑切了一声道:“你去?你顶什么用啊?打又不能打,跑也跑不快,目标还大,你想要谁去就直说,拐弯抹角的!”
我红着脸说道:“什么拐弯抹角啊?我就是想自己去,那个徐涛,他就信得过我,你们去,他能真的拿出证据吗?万一到了地方,他反悔了,要是盯不紧他,再让他有点什么别的想法,再去投敌了,谁去谁完。所以,也就只有我能控制住他!”
众人一想也对,便不再反对了。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由我和小黑,阿廖,带上徐涛去趟他老家四川眉山。
我又是一段时间没回公司了,公司那边到也是安静,没人找我。
回到公司,袁志远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估计肯定是安安报信的。
袁志远进门就说道:“我的陈总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堆事,等着你处理呢,知道你最近忙,就没好意思打扰你,现在你回来了,赶快看看这些事怎么处理的好!现在新芯片势头正好,年底前一定是获利极佳,但明年的趋势就不好说了,咱们这个芯片一定是保不住的。现在已经有几家企业,向咱们申请使用权了,还有一家想买咱们的专利权,出了个天价啊!”
我切了一声道:“想得美!专利买给他了,咱们拿什么生产啊?咱们还得给你付钱!这芯片红利至少可以吃三年,三年内如果没有新的芯片出来,咱们就坐吃使用权的利润,他出得起这个钱吗?什么时候,咱们有新一代的芯片出来,可以代替旧的了,什么时候再卖!”
袁志远撇着嘴说道:“你不傻,人家也不傻啊!到那时候,还能是天价吗?不过,我也没打算卖,至少今年肯定是不会卖的!前天董总来过了,和我说协会那边可能要出个文件,逼咱们分享芯片技术。”
我不满地说道:“董总这是要胳膊肘往外拐啊?自己家的东西,说给别人,就给别人啊?”
袁志远摇着头道:“没有,没有啊!董总就是告诉我有这事,具体怎么办,是咱们自己的事。协会肯定不会出台什么强制性的文件。毕竟这是咱们自己家的研究成果!谁也没这个权力让咱们交出去的!”
我嗯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就这事啊,这事你自己都能处理的啊!”
袁志远继续说道:“还有和乐天合作的卫浴系列,成品全部出来了,这是广告照片,成品在库里,你有时间一会儿去看看!”
我看了看照片,赞叹道:“这是谁设计的啊,太有品味了!真好看,就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啊?”
袁志远笑着说道:“产品参数和外国几家厂家的产品对比过,不输他们的!这次成本控制得也很好!相信一出来绝对是热销品。小海那边想让咱们出来站台,这事我没答应,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皱了眉说道:“你可不能再叫人家小海了,我这么叫,是因为我们还有一层关系!你可不行!以后要叫黄总了,人家年纪小,可不代表就低咱们一等啊!就算是从咱们万众出来的,可人家现在大小是一个企业的老总了!站台的事,咱们肯定要做的,当初就说好,虽然挂他们的牌子,可咱们也是有股份投资的,还是大头呢,要赚钱的啊,名声什么的给人家,咱们拿钱,这很公平啊!既然是合作了,就得按约定执行!”
袁志远嗯了一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怎么站台啊?总不能咱们发了声明说,这卫浴产品是咱们和乐天共同开发的吧?既然想让乐天出名,就得帮人帮到底,运用游戏里的话说,就是让我独享经验!所以啊,我就没想好,怎么个站台法?”
我想了想说道:“明着不能做,就暗中植入做就是了!一个,你去找董总,我听说她最近有一个访谈节目,要去她家访问她,叫她赶快换上整套的卫浴产品,顺带给做个软广告。一个是,你去找绿水园的杜总,和她说说咱们这个卫浴产品,让她在样板房里用用,先是免费用,帮咱们打打广告!”
袁志远为难地说道:“好像这两个人也只听你的啊!”
我不悦地说道:“你现在是万众集团的总经理,这个身份不够用吗?这是正常的生意,董总她不是咱们万众的人啊,让她出点力是应该的!至于绿水园那边,你正常谈啊,有利可图的事,她又不傻,根本就不用攀关系!她不用免费的东西,那是她傻!咱们再找其他家就是了,地产又不是就她们一家,咱们先去找她,那是给她面子!你怕个啥?”
袁志远笑了笑道:“明明是你占人家便宜,怎么在你嘴里,就说成了是别人占咱们便宜呢?”
我切了一声道:“这话就看你怎么说,理直气壮地说,就是她们占咱们便宜,你要是卑躬屈膝地说,那就是求人了,上门买卖谁都会觉得有猫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袁志远点了点头道:“学到了!对了,另外,东莞那块地怎么还没动静呢?你不是叫耀阳去搞了吗?市规划局可是催了几次了,图纸再不出来,人家可要收地了。”
我想了想说道:“这事,我回去催催他,他这段时间也忙!”
刚处理完,一堆事情,老冯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进门就不客气,径直走到吧台前,翻了半天,指着一个上锁的柜子,冲着外面喊道:“安安,你进来一下,把这个柜子打开!”
安安伸头进来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我。
老冯不满地说道:“你看他做甚啊?赶快给我打开!”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安安拿来钥匙打开了锁,老冯开了柜子,双眼放光道:“还真是,我就说宝贝肯定都要里面!”说完,就抽出两条中华烟,夹在腋下,又拿出了一块茶饼,递给安安道:“泡上!”
安安哎了一声道:“冯总,这可是……”
老冯大嘴一张道:“可是什么,可是!你们陈总在我那儿,一向是三光政策,我这已经够客气的了!你赶快啊,不然,我一会儿改主意,就拿麻袋往里面装了!”
安安无奈地拿过茶饼,去泡茶了。
我叫道:“你这是来打劫的啊?过分了啊!”
老冯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道:“过分?有你过分啊?你找个什么人啊?上我那儿去,就直接要我拉货,还不给钱,不但不给我钱,还要我掏钱,你当我那里是救济院啊?”
我切了一声道:“讲点理好不?人家那是白拿啊?你自己盘算盘算,我是在帮你扩大市场,一天天的不知长进,做了点小成绩,就骄傲自满了,天天围着你那一亩三分地,小日子就过起来了!这么大的市场,你不铺开来做,你在等什么?等着别人家占了先机,你再抢回来啊?”
老冯撇着嘴道:“我就喜欢和人抢食吃,垂手可得的东西,我都不珍惜!”
我不屑地说道:“你可拉倒吧,你啊,就是不思进取!就这么定了啊,不过你得帮我看好他们,控制好他们的货源,价格随他们卖,但可别让他们破坏市场。你得给他们规定个下限,卖高了,你不用管,可卖低了,你就得控制了!另外,可千万别让他们惹事了!”
老冯白了我一眼道:“人家那些人都是社会大哥,我惹得住吗?”
我看了老冯一眼道:“别整没用的!控制人你比谁都厉害,你当年控制我,那可是炉火纯青,论玩心机,谁比得了你啊!你让他们赚钱,他们敢不听你的!”
老冯哈哈大笑道:“这到老,让我做了一回当大哥的瘾啊!”
我笑了笑道:“可别过犹不及啊!”
老冯点了点头道:“放心,放心,我一定恩威并施!”
谈完正事,我问老冯道:“还没有老林的消息啊?”
老冯嗯了一声道:“这老小子,像是在躲着我们,他要是不想让咱们知道他的消息,咱们也没办法!不过啊,你别担心,他没事!”
我哎了一声道:“懒得管他了!你记得帮我盯着他们就行了!”
老冯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没事盯他们干什么?都是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一群人家起来,也不够你算计啊!”
老冯哦了一声,还是不太在意地说道:“那还是不沾惹他们的好,不过正常投资,能有什么问题,再说了,他们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歹徒,最多算是边缘人。”
我嗯了一声道:“话虽这么说,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还是小心点的好!温伯是老派人,做事还算是稳妥,经过这么多年的折腾,估计也是想安稳下来,只是他手下的人,就不好说了。尤其是这次的事,我更加感觉温伯快控制不了局面了,所以,我也给了他个警告,他要是管不好自己的人,也就别再和咱们谈什么生意了!”
老冯惊愕地看着我道:“我怎么看你,越来越像社会人了?你还记得是干什么的了吗?一副社会大哥作风啊!”
我感慨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想置身事外啊,可行吗?这不想着找个能帮咱们办事的人,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招惹温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