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c2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531章 鷹取瘋了……讀書-a7rkm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东京。
灰原哀跟阿笠博士聊了一会儿,收起手机,去将土豆炖牛肉炖着,然后到了院子里。
为了给博士控制饮食,她都不吃蓝莓果酱之类的东西了,这次博士离开,她正好可以悄悄吃一点。
阿笠博士家的院子里,小马三日月被拴在一旁,忽略了石槽里的粮草,逮着草地和修剪过地灌木一阵啃。
灰原哀看了看一片狼藉的草丛和绿植,摸了摸三日月的脑袋,“院子都被你毁了。”
三日月嘶鸣一声,疑惑,听不懂,不过好像被责怪了,有点小委屈。
“不过没关系。”
灰原哀安抚。
听说非迟哥家的非墨、非赤曾经打架把森园家的院子都毁了,非墨似乎还破坏了白马警视总监家的院子。
可能养宠物都比较废院子……
院子里的绿植毁了可以再重新铺,她家三日月高兴就好。
三日月用头蹭了蹭灰原哀。
灰原哀拉上帽子,戴上口罩,上前将拴在铁圈上的绳子解开,拉着,出门,“走吧,陪你出去逛一圈,等会儿回来我再吃饭。”
没想到真的走到了‘别人遛狗,她遛马’这一步。
没办法,院子就这么大,她白天要去上学,不仅不能陪三日月,还得把三日月拴好,以免三日月偷偷跑出去了,放学回来自然要带三日月出去走走。
只要把脸和头发挡好,就算会吸引路人视线也没关系,不用担心被组织的人发现。
而且遛马也不错啊,中途她走累了、不想走了,还能骑马回来……
……
波士顿。
凌晨一过,时间跳到了一月初。
气温骤降的同时,刚停没多久的大雪又开始纷纷扬扬。
到了早上,雪变小了一些,不过很多商城、学校都放了假。
鹰取严男和非赤完全放弃了出行,享受着大雪封路的休闲时光。
池非迟出去了一趟,去非墨的据点看看。
他担心非墨和那些乌鸦冻死了……
不过显然是白担心。
“来的时候,我们就在网上查过,也偷偷打听过气候问题,”非墨躲在池非迟的厚大衣下,解释道,“本地的鸟,那点冷能扛住,就算我们扛不住,我也让它们准备了烤火器。”
是的,池非迟过去的时候,非墨正悠然地待在有烤火器的屋里看窗外雪景,简直不要太舒服。
“有空我把那些屋子买下来,”池非迟道,“免得突然有人搬过去。”
“暂时不用……”非墨感慨道,“四个据点,原我们占据阁楼,就算有人搬过去,也来得及撤,目前水费和电费我们用留字条和放钱的方式去交,其中有两处据点还是不太好,过段时间,我还要让它们重新找两个地方,还有,房屋所有权的问题,我们会想办法解决,3点据点的原屋主是个有钱女人,她在波士顿其他地方有房屋,又是个基督教徒,一群鸟去骗了骗她,她就觉得是受到了眷顾,同意把房屋让给我们,哦,对了,她都让人写了转赠书了,表示将那栋房屋给可爱的鸟儿们,我也不清楚法律承不承认,不过就现在来说,屋子连同土地可都是我们的……”
池非迟:“……”
厉害了,我的墨……
“这也给了我一些启发,”非墨继续道,“以后可以用相同的方式,再弄一些据点,但不能再转赠给鸟,可以调查一下、找些迷信的有钱人,我们去装神弄鬼,让他们把房屋转赠给指定的某个人,主人能找个人利用一下最好,要是找不到,我们可以临时找一个,事成之后,制造点意外,想办法解决掉……”
池非迟:“……”
越来越有组织的作风了。
只不过组织是勒索敲诈,非墨是装神弄鬼。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非墨认真思索,“可以找一个狂热的信徒,控制一下,专门来为我们做这个,不过人类的贪婪很危险,等转到那个人名下的房产多了之后,也没法确定他会不会因为贪婪而背叛……”
池非迟:“……”
“总之,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非墨语气有些苦恼,“实在不行就让主人买吧,我想了一下,让别人来接收房屋,还是不够稳妥,主人努力多赚点钱。”
“行。”池非迟已经看到了自己住的酒店,加快脚步。
“我们也会帮忙的。”非墨补充一句,见快到酒店一楼大门、有人进出,就没再嘎嘎叫了。
池非迟把非墨带回了酒店,让非墨和非赤能有个伴玩。
屋里有一只乌鸦嘎嘎嘎叫个不停,鹰取严男耳朵就没清净过,到了下午,跟池非迟一起去楼下健身房待了两个小时,回到房间后,没多久,彻底疯了。
非墨一叫,鹰取严男就开始搭话。
“非墨,你也觉得这雪很不错?是啊,我也觉得下得很好看,你冷不冷?……不冷啊,不冷就好,雪停了就带你们去打雪仗,怎么样?……行,那这么说定了,不过非赤去不了,它一出去就冻僵了……”
“嘎啊嘎?”非墨懵逼问池非迟这是怎么回事。
鹰取严男:“没办法,蛇就是这样,你吃过饭没有……”
池非迟跟非墨解释,“疯了。”
非墨看鹰取严男,“你能不能别闹了?”
鹰取严男坐在沙发上泡茶,“吃过了啊,吃什么了?”
非墨忍不住回道,“别凑热闹,你又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鹰取严男:“吃了小米粒啊,那还不错……”
非墨:“我吃的是水果!”
池非迟走到沙发旁坐下,提醒道,“鹰取,你觉得非墨吵,可以去酒店酒吧坐会儿。”
“老板,你别闹,我跟非墨聊天呢,”鹰取严男应付了一声,又一脸兴致勃勃地跟非墨搭话,“你一天到晚在外面飞,会不会有找不到食物、饿肚子的时候?”
非墨:“能不能别吵了?你好烦啊。”
鹰取严男:“哦,找不到食物就回来找老板啊,那还好,不会饿着。”
非墨:“我还没有打不到食物的时候!”
鹰取严男:“你有不少小弟,是吧?都是老板帮你养的?”
非墨:“我养的!我养的!我没给主人添过麻烦!”
非赤悄悄凑到池非迟身旁,“主人,鹰取学会了跟乌鸦沟通吗?”
“不,鸡同鸭讲。”池非迟低头翻看着手机邮件。
看看朗姆和各方传来的情报,看雪停能不能安排一下行动,再窝下去,鹰取严男真的要疯。
太没定力了,这才几天……
五分钟后,鹰取严男达成新成就——逼得非墨爆粗口的第一人。
“你特么能不能闭嘴!啊?啊!”
“哎呀,你这么激动啊,我知道,我……”
又是五分钟,鹰取严男又达成了新成就——逼得非墨在屋里追着啄的第一人。
非墨:“你给我闭嘴!闭嘴!闭嘴!”
鹰取严男:“非墨,别揪我头发!我最后警告你,别揪我头发!”
池非迟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人一乌鸦满屋子乱蹿。
又是五分钟,鹰取严男又又达成了新成就——下雪天在屋里追杀一只乌鸦、因乌鸦灵巧性导致失败、反被乌鸦追杀第一人。
非墨:“打我!试图打我!试图网我!看不起我的智商!”
“我错了……哎,我再说一遍,别揪头发!”鹰取严男努力保护自己的头发,终于找到了一个塑料袋,套上,“来!看你怎么揪!”
池非迟面无表情地看着。
这二货是谁?
反正不是他当初想象中的得力干将。
二十多分钟后,鹰取严男气喘吁吁坐回沙发上休息。
无聊没事做怎么办?可以逗老板的宠物玩。
非赤看着温吞吞的,又不会嘎嘎叫,没点互动感觉,还怕被咬,乌鸦就不一样,特别好玩~
非墨也落到桌上,往后一瘫,抬眼,用猩红眼睛瞥着鹰取严男。
气死它了,呵呵……这事没完!
鹰取严男缓了口气,发现非墨瘫在桌上,转头问池非迟,“老板,非墨不会有事吧?”
池非迟收起手机,气定神闲道,“它没事,你很快就要有事了。”
乌鸦是种很有趣的生物,有敌对、友好的观念,并且会将其他物种进行划分。
会报恩,还是群体性的报恩,比如曾经就有一个孩子,因为救了一只小乌鸦,那一群体的乌鸦都会往他家门口放一些闪亮的玻璃球。
也特别记仇,还是群体性的记仇,得罪一只乌鸦,被一群乌鸦追杀个三五年的也正常。
甚至有人因为救小乌鸦没救成,被乌鸦误会为那个人杀死了小乌鸦,被追杀了三年,天天追着啄、叼石子砸、天降‘正义’便,只要看到就不放过,可见这种生物有多执着。
以非墨自身的智慧,不会有那种误会,知道鹰取严男在逗着它玩,本身是同伴,不会太过,不过刻入骨子里的东西是很难改的,这气非墨怎么也得出。
就算他现在提醒非墨别折腾鹰取严男,估计非墨也会气不过,悄悄给鹰取严男搞点事,那样更麻烦,还不如不阻止,让非墨出了气就完了……
“我有事?”鹰取严男疑惑。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事了。
傍晚,雪停了,非墨出门一趟。
鹰取严男打电话让酒店送了晚餐到房间,跟池非迟一起吃饭、喝酒,喝着喝着,突然发现自己杯子里飘了一只小虫子。
懵。
这种像是毛毛虫一样的虫子,不可能像飞虫一样飞到他酒杯里吧?
不对……这么冷的天,就算有飞虫,也冻死了吧?
池非迟看向桌边没事鸟一样吃苹果的非墨,“这么冷的天,你从哪儿弄来的虫?”
非墨抬头嘎嘎嘎叫了一串,表示:这虫它们饲养的……
为什么养虫子?
这是储备粮,另外,就是为了对付鹰取严男这种人,养点虫子,以免事到临头找不到道具。
池非迟:“……”
一群鸟集体养殖虫子?很可以。
鹰取严男无语看着非墨。
这是非墨做的?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黑恶势力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