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b6v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四百五十六章必定見血分享-63g7q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刚刚拴上马缰,便有衙役赶了过来,目光谨慎的盯着柳大少这个陌生人。
“兵部衙门,闲人止步。”
柳明志淡笑着从怀里取出一枚官印托在手里。
“户部员外郎柳树,奉代尚书任尚书命令,要将几分文书交到宋尚书的手里,烦劳小哥通知宋尚书一下。”
衙役看了看柳明志手中的官印,又看了看柳明志的相貌,低头嘀咕了一下。
“户部员外郎不是黄海吗?怎么又换柳树了?而且户部的官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还烦劳通报,这个任国丈到底搞什么幺蛾子。”
衙役嘀咕了一下,对着柳明志点点头:“上官稍等,卑职这就去通报尚书大人。”
“有劳了。”
衙役转身离去的一瞬间柳大少愣了,因为他竟然从衙役的余光中看出了一抹厌恶之色。
只是这个厌恶之色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自己手上的那枚假官印,衙役似乎很嫌弃自己手上的这枚官印。
自己说的官印代表着户部的官印,那么衙役的厌恶也就是因为户部的官员了。
如今的户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老姜的致仕,任文越的接任到底将现在的户部搞成了一副什么鬼样子?
柳大少思索间,宋煜跟在先前的招呼柳大少的衙役身后,眼神激动的疾步朝着衙门外走了出来。
看见站在拴马桩旁边的柳大少,宋煜眼角一抖,目光中的惊喜之色不言于表。
扫了一下周围当差的衙役,宋煜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淡然的朝着柳大少走了过来,对着柳大少微微颔首。
“户部员外郎柳树是吧,随本尚书衙内叙话。”
显然自己用柳树这个名字,让宋煜这位朝堂之上的老狐狸意识到了什么,柳明志恭敬的点点头,对着宋煜回了一礼。
“下官领命,宋大人先请。”
柳大少跟在宋煜身后走进兵部衙门,并不知道先前招呼自己的衙役对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咒骂了几句。
“狗腿子,有你们哭的时候。”
柳大少,宋煜两人进入宋煜的办公房之后,宋煜急忙关上了房门,拉着柳大少朝着一边的椅子走了过去。
“快坐下,跟伯父说说北征的结果怎么样?”
柳明志看着宋煜期待的目光,默默的叹息了一声:“北征大业因为粮草后继难支夭折了,如果粮草供应及时,现在我与云老帅,南宫帅他们应该已经扫平金,突两国全境了。”
“如今只能班师回朝,将打下的疆土白白的送还回去,没有粮草,我们想驻扎那里守着打下的疆土也不可能。”
柳明志解下背上的包袱,取出一叠战报文策递给了宋煜。
“具体经过,伯父看了就明白了。”
宋煜脸色怔怔的接过柳明志递来的文策,强忍着心中的遗憾,坐在椅子上翻看了起来。
良久之后,宋煜狠狠的将手中的文策拍在了桌子之上。
“奸臣误国,奸臣误国啊!”
“伯父,小侄回京之时并未告知朝廷,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先来你这里就是想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以国库目前的情况,完全可以再支撑北疆百万大军数月的粮草,为何在小侄即将大功告成之际,粮草出现了后继难支的事情。”
“小侄北征之前,已经传书事先通知了陛下还有户部跟你们兵部。”
“值此之际,一切事情都要为一统天下的北征大业让路,既然如此,为何还会出现这等局面。”
“百万将士为国征战,朝廷却连所需粮草都供应不上,岂不令为国征战沙场的将士们心寒?你这个兵部尚书有很大的责任啊!”
宋煜看着柳大少阴沉的脸色,摇头叹息了一声。
“这些事情都跟任文越这个家伙脱不了干系啊,粮草后继难支,皆是因为国库中的银子用在了别的地方了。”
“在你书信到来之前,已经用了。”
柳明志眼眸骤然睁大看向了宋煜:“银子用到了别的地方了?少说七百万两银子,什么地方能用得到这么多的银子?”
“就算是黄河以南一十五州府全部出现了天灾人祸也用不到如此之多的银子吧。”
“唉,黄河以南没有出现大灾,可是长江以南跟江淮地区出现了涝灾了,朝廷不得不得拨出一比银子治理水灾。”
“不过治理水灾的银子并没有花多少,真正的大头是花在了别的地方。”
“花在了什么地方?”
宋煜叹息了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柳大少:“十二月二十八。”
柳明志目光一怔,眼中的疑惑之色不言而喻。
“十二月二十八是什么日子,竟然会消耗如此之……….十二月二十八,难道是………..”
柳明志说着说着愣了下来,看着宋煜无奈的目光意识到了自己十有八九可能猜对了。
“父皇的三年大祭?”
宋煜默默的点点头:“正是睿宗先帝的三年国丧啊,任文越也不知道跟陛下上书了什么折子,陛下竟然将国库的银子筹办了睿宗先帝的三年国丧事宜。”
“纵然三年国丧也消耗不了上千万两的银子啊。”
“仅仅只是国丧,自然花不了那么多的银子,可是朝廷还修缮了皇陵啊。”
“当年武国公万步海领兵收复河朔河套两块失地,朝廷国库的银子全都力挺万步海北征大业,睿宗先帝为此连自己的陵寝修建事宜都停了下来,全力以赴支持老国公收复失地的壮举。”
“直至失地收复,又接着三国国战,睿宗先帝直至驾崩,陵寝都只是草草竣工,可是睿宗先帝驾崩前曾召见左右宰辅,六部尚书,九大寺卿说了此事。”
“废黜一切劳民伤财之举,节省银两,全力以赴的应对下面的国战。”
“这才有了先帝继位,便马上开始北征的旷世之举,这都是睿宗先帝已经安排好的啊。”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陛下登基之后,不知道听信了什么谗言,竟然要重新为睿宗,武宗两代先帝修缮皇陵。”
“百官极力劝谏,可是陛下言说,大龙以孝治国,岂能置先帝皇陵与不顾,陛下以孝之名修缮皇陵,百官也无可奈何啊。”
“该上书的上书,该劝谏的劝谏,终究是没有拦下来啊。”
柳明志目光复杂望着宋煜义愤填膺,不吐不快的神情,脑海中浮现起了李政的音容笑貌。
自从跟自己结识了之后,这个威严的帝王也变得贪财了,处处想着积累银两,变得跟个守财奴一样,柳明志本以为是李政被自己带坏了。
如今才明白李政到底为了大龙的江山,为了祖宗的基业付出了多少心血啊。
‘混账东西,朕的龙袍都三年没舍得换了,多分一点红利有什么不可的。’
‘要钱?朕没有,你看宫里有什么值钱的,干脆拉出去卖了得了。’
柳明志无声的点点头:“我知道,父皇连殉葬的陋习都废黜了。”
“可是修缮皇陵也用不了这么多银子吧,以皇陵的规模,充其量四百多万的用度,加上赈灾所用,今年的秋税抛出应急库银,少说也能再支撑三个月的粮草。”
“没错,可是又加上了办理国丧的事情,国库中的银子消耗的也差不多了。”
“账本呢?修缮皇陵乃是国事,可不是他户部一个人的事情,左右宰辅,其余五部尚书,九大寺卿全都有核算账本的权利。”
“你们可曾核算了账目是否正确?”
“核算了,几乎没有太大的出入,损耗在朝廷允许的范围之内。”
柳明志起身踱步起来,脑海中快速的算计着什么。
良久之后,柳明志重重的锤在了桌子上。
“我不信,修建一座新的皇陵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银子,何况只是修缮一座已经有了底子的皇陵,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伯父你这里有没有任文越的入朝之后的一切事迹文案?”
“老杜手里有,现在老杜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柳明志默默颔首,拿起一旁的名册递到了宋煜的面前。
“伯父,你将我中路大军战亡将士的名册录入兵部文案吧,原本等完事了再交给我。”
“好,这是老夫的分内之事。”
宋煜翻看了一下手中的文策,脸色一凝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唉,十一万?怎么会这么多?”
“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小侄…………唉……….”
“下次朝会是哪一天?”
“三日后!”
“小侄明白了,小侄先去吏部尚书杜成浩那里一趟。”
“三日后小侄亲自会会这个任文越,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翻江倒海的本领。”
“别大意,任文越现在的气候不容小觑,身边聚拢了不少趋炎附势之辈,又有皇后娘娘撑腰,你可别小觑了此人。”
“连左相都栽在了他的手里了,此人虽然名声不行,可是手段还是有的,你一定要了解清楚再行事,千万不要……..”
宋煜话还没有说完,柳明志目光阴冷的提着天剑打开了房门,提着天剑龙行虎步的朝着衙门外走去。
“伯父,他比得上手中有四十万兵马的李云龙吗?”
“区区一个一时得势的国丈而已,别说小侄了,就是靖国公都不会将他放在眼里。”
“他若是比不上李云龙,勤政殿之上必然再次见血一次。”
听着柳大少掷地有声的回应,宋煜怔了下来。
这个自己视如己出的侄子,已经变得今世非比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