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281優秀玄幻小說 迷霧紀元 愛下-第809章 願我們重逢在,燦爛的陽光裏【第八篇結束】鑒賞-yw8dk

迷霧紀元
小說推薦迷霧紀元
石铁心双手颤抖,忽而把凌星见平放在地上,双手交叠摁在她的胸口,努力的压榨着最后的锐气,让无极劫力驱动着凌星见的心脏:“我不会相信你的……你就是个小骗子……你已经用装死这套骗过我两次了……你自己表演过假死,疯僧也说过你死,全都是假的,这一次我不会再信了,我不会相信了——!”
锐气枯竭,再也发不出一丁点劲力。
石铁心咬紧牙关,眼中通红一片,用最原始的办法做着心胸按压,额头上冒出无数的汗珠:“你是在假死对不对?你不是有那种秘法么?你是等着看我笑话对不对?只要我相信了,你就会哈哈笑着说‘我逗你的’对不对!”
他掰开凌星见的嘴巴,用力吹气,进行着徒劳的抢救。
“我信了,我信了啊!!”
“你起来笑话我吧,起来嘲笑我吧,起来欺骗我吧!”
“你醒过来,你醒过来,你给我醒过来啊啊啊——!!”
噗通噗通噗通,石铁心疯狂的抢救着,一直一直一直的抢救着,手中的娇躯却渐渐散去了余温。
忽而,唰的一下,从指端开始,凌星见的身躯开始飘散出一缕火星。
而后,仅仅是瞬间的功夫,她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开始飘散。
那是圣光终于湮灭了虚灵,而依附于虚无的身躯,终于归于虚无,和所有虚灵子体没有任何不同。
哗啦啦,长风涌起,凌星见整个人一下子溃散成无可计数的星火。
“不、不不、不不不不!!”石铁心疯狂了,不断伸手抓着,想要抓住那缕星火,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星火飞向远空。
虚幻的维度里,凌星见的灵魂仿佛天使般生出光翼。她留恋的看着下面的常世,看着码头上发了疯一般跌跌撞撞的狂奔着、想要追逐星火的石铁心,石铁心却已经看不到她。
半空中忽然放出无量圣光,那万丈的光芒中,好似天堂的门扉就此打开。
在飞扬的星火的陪伴下,凌星见的英灵飞入门扉,飞入虚空,合身化作一滴眼泪,滴答一下落在虚空中的战锤丰碑上,荡漾出她最后也没有说出的话语。
“真可惜……”
“今生与你错过……”
“若有来生……”
“愿我们重逢在,灿烂的阳光里……”
噗通。
码头上的石铁心已经看不到路,一脚踏空,跌进了海洋中。
冰冷的海水将他淹没,他下沉着,下沉着,陷入漆黑的深海。
“啊————————!!!!!!”
唰。
世界线图谱猛然展开,在极端强烈的情绪中,石铁心的意识在瞬息间跨越了世界线的阻隔,一道强大的光线穿透了间层投射向遥遥的彼岸。
凤鸣一中的宿舍里,石铁心猛然坐了起来。
他愣愣看着窗外,听着校园中平静祥和的声音,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忽然他发了疯一样的狂奔出去,门都来不及关。
悠悠、悠悠、悠悠、悠悠!!
他忘记了其他一切,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找到那个刻骨铭心的身影。
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奔过了寒假中的校园,石铁心在冥冥中直觉的指引下,猛然拉开了高二一班的教室门。
门里,窗明,几净,教室中只有一个人。
和煦温暖的冬日阳光中,凌星见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素雅而美好,整个人都氤氲在朦胧的光里。
石铁心狂喜,猛冲过来,对着凌星见颤抖着伸出了手:“你、你没事——”
“嗯?”凌星见抬起头,一脑带问号:“怎么了大个子,什么没事?”
刹那间,石铁心如遭雷击,心中的狂喜全数消散。
看着眼前的凌星见,更年轻,更稚嫩,更天真,岁月静好的感觉。
但与悠悠经历过的那些相识、相知、相疑、相信、相爱的所有一切,也全部消失不见。
坐在这里的,是凌星见。
却不是悠悠。
悠悠,已经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是永远的失去。
石铁心踉跄的后退两步,转过身,失魂落魄的掩面狂奔而去,仿佛一条在大雨中狼狈逃亡的孤狼。
他只想找到个没人的地方。
他来到了自己的私人训练室。
强壮的身躯无力的倒在地上,刚毅的面孔一片扭曲,心中的痛苦迸发出来,压抑着、哭泣着、泪如雨下。
而教室中,凌星见看着石铁心离去的身影,满脑袋问号。
“大个子怎么失魂落魄的?”
忽而,凌星见一呆。
滴答一声,仿佛有似真似幻的声音在心头响起。
凌星见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欸?为什么我会流下一滴眼泪?”
她想着刚刚离去的石铁心,看着窗外冬日的暖阳,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喃喃说出一句话:“重逢在灿烂的阳光里……”
忽而,凌星见一惊一乍的叫了一声:“糟了!为什么突然间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我该不会早恋了吧!”
她猛然摇着头,把马尾辫摇的左摇右摆,煞有介事的摆出了认真脸:“早恋可不行,会耽误学习的。”
“学业为重,考上大学之前,绝对不谈恋爱。平时的一言一行也得注意,千万不能给他太多阳光,避免他想入非非的,我还没决定是不是他呢,哼。”
“但平心而论,倒是也勉强配得上本姑娘……”
“所以考上之后嘛,就可以嘿嘿嘿嘿——吸溜!”
“但如果上的不是同一所学校,岂不是要异地?”
“那可不行!”
“以他的成绩肯定是京华。为了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本姑娘要努力学习了!”
温暖的教室里,凌星见美滋滋的咬着笔头。
冰冷的训练房中,石铁心被痛苦淹没,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
混沌里,星辰的光线好像再一次洞穿间层。
不知多久,一片茫然中,眼前的黑暗似乎被什么光线撕开。
咕噜,咕噜,波荡的流水中,石铁心迷迷糊糊的苏醒了意识,只觉自己被液体浸泡环绕。
“院长院长,他醒了!”
“醒了?那好。”一个强势而熟悉的声音中,嘎吱一声响,舱盖被打开,一支强力的手咕噜一下穿入溶液里探手向他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