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07o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 txt-第526章 想吃什麼?(求訂閱)閲讀-8qcp1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日落西山红霞飞……预备,唱!”
网上发生的这些,方年一概不知,他正在唱军歌《打靶归来》。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军歌嘹亮。
军训正在进行时。
进入九月份,申城的气温并没有明显降低,依旧徘徊在35℃的高温线边上。
军训的劳累度远比不上日晒对全体参训学生带来的困扰。
其中也包括方年同学。
这太阳……
硬是毒辣。
不过在毒辣的太阳下,方年反而发现了熟人中颜值最抗打的人。
吃货罗乔。
可能是吃得多,那么大太阳天天晒着,硬是一直白白净净的。
就有点过分。
毕竟方年根本不信,以他的财力,以陆薇语对自己那种关心程度,复旦参训学生中能有人用的防晒用品效果好过自己用的。
所以只能用天赋二字来形容。
可把高洁她们一拨人给羡慕坏了。
实话说,方年也很羡慕。
毕竟像他这么平平无奇的青年男生,都没扛住太阳的毒打。
因为明天结束军训,再加上今天高温没到35℃,就操练了一整天。
这次方年没在食堂用餐。
准许自由活动后,方年便离开了校园。
回南楼小区换下汗湿的迷彩服然后去了‘偷闲’。
“明天方总有没有表演节目啊?”
“听说明天最起码是三个方队,队列、内务整理、军体拳,方总……”
“不是说方总的军体拳操练得最到位,怎么也得有个单独表演吧。”
“……”
陆薇语起了个头,温叶跟谷雨迫不及待的跟上。
刘惜自然是不跟的。
方年无所谓地道:“你们觉得我像是那种出风头的人吗?”
接着有力的强调道:“我是观众。”
“是吧。”
“哦。”
“这样啊。”
“……”
刘惜还是没说话。
不过,刘惜在进入前沿公司兼职后,行为方式上发生了些改变。
怎么说呢,几乎整个本部校区也就那么几个人参训却不住校的。
刘惜是其中之一。
这要是放在以往是很罕见的。
因为刘惜虽然不愿意合群,但也不会过于引人注意,这算是很出格了,比请假可要出格一百倍。
吃差不多时,温叶才说起今天发生的大事。
“……从上午到下午,这个话题的热度就始终保持在最焦点的位置……
甚至现在都有一帮人说国家层面应该给当康公益基金一定的鼓励、褒扬和支持。”
听到这里,方年插嘴道:“是不是还有人建议国家以当康公益基金为模板树立典型。”
温叶回答道:“是的,因为失学儿童依旧是一个社会性问题。
当康公益基金的做法很符合大众的期待,只针对基础教育。
援建现代化多媒体校舍,一步到位,且有效缩短了偏远山区与主流社会文明的距离。”
“现在都还是各大网站平台讨论最激烈的话题,不过……”
略顿,温叶说了下去。
“当康游戏方面没有任何营销行为,没有导流,甚至当康游戏平台给我一种主动降低关联热度的感觉。”
闻言,方年抬头看了眼温叶,低垂眼帘,说了句:“不明白为什么要错过这种机会?”
“是,以前平台虽然也不大主动,但不会像这次一样,反向降低关联热度。”温叶正襟危坐,语气认真道。
方年随意道:“我跟关总提前商量好的。”
“这种关联热度不会给当康游戏平台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温叶再三犹豫,小意道:“我……方总,我还是不咋太懂。”
这次方年看看温叶,又看看陆薇语她们,发现大家都是困惑的神色,便放下了筷子,抹了抹嘴。
“很简单,当康公益基金没你们想的那么纯粹善良。
最早期只是单独的公益慈善行为,在营收增长后才单独成立,从头到尾都兼顾了几个方面的利益。”
说着方年依次竖起三根指头。
“一是为了响应国家层面号召企业做慈善的导向,其实是把应缴税额拿出来部分做慈善;
二是为了给当康游戏打造一座立于人前的金身,预防黄山这类人无限制的骚扰;
三是为了让当康这两个字深入人心,为了从实际层面引导其它企业和企业家做慈善。”
“最后才是最表面的简单想法,帮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帮助偏远山区接轨主流文明社会。”
说到这里,方年望向几女,平静地总结。
“这些在表面以下的利益,上层也好,同行也罢都能看明白,所以如果继续引流关联热度,反而会制造出新的不必要的麻烦。”
“而主动降低关联热度,哪怕是大家都看得明白,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在这些利益上,当康游戏每年最少也要额外支出一两亿真金白银做公益。”
最后,方年幽幽地补充道:“其实有时候我在想,这是在引领一种坏风气。”
“……”
方年很清楚的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首善’会因为各种原因被打掉光环。
他也知道,会有人就是为了那些表层下的利益去做这类事情。
也有大佬明言,部分企业家的公益慈善行为不仅仅为了这些利益还为了拿地、拿项目。
这些种种,就算没有当康公益基金也会发生。
但当康公益基金的高调势必会让这些事情发生得更多一些。
网络信息时代的宣传口径很重要。
出于方方面面的考虑,方年才提议要解绑关联热度。
这对当康游戏一定是百里无一害的。
因为当康游戏没必要谁给项目,更没必要拿地,又不干房地产。
陆薇语、温叶、谷雨、刘惜几女脸上各有所思。
不过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就这么略过了这个话题。
温叶主动转移了话题:“方总,这是我跟小谷重新总结的实习部调整方案。”
“您看看。”
方年接过翻了两下,略有意外:“现在实习生总共都只有32个人了?”
“是的。”
“因为什么原因?”
“各种原因吧,暑期实习的方式显然更受欢迎,而现在实习部希望有中长期实习员工,多数人不愿意。”
“那这个方案不行。”
方年直接否掉了温叶跟谷雨整理的方案。
接着陷入思考。
好片刻后才开口:“实习部这个点也很重要,未来还需要扩散到其它城市去。”
“既然发现了问题,就想办法解决问题。”
“实习部的业务过于单一,也无法满足前沿系急剧扩张的需求。”
略作停顿,方年望向温叶她们:“在现有实习部业务的基础上,加多一个行政管理定点实习部门,具体方案你们先想着。”
“主要着重两个不同方向的行政业务范围:前沿系其它公司的中高管层后备队、前沿公司的行政业务后备队。”
“计划将前沿项目实习部更名为前沿实习部,直接挂在前沿公司名下。”
“……”
温叶一一记下。
方年说的只是大方向的调整,具体细节肯定得她跟谷雨去完善。
说是行政管理。
其实温叶一听就知道业务范围并不是狭义上的行政,而是广义行政。
中高管理后备队就很说明问题。
起码就会有各个不同部门的经理,更高一级的会有各种C开头的officer。
再就会有分属在狭义行政的行政部门人员。
至于前沿公司的行政业务后备队,则更清晰一点。
将是未来服务于温叶、谷雨、刘惜、关秋荷、陆薇语等人的秘书团。
随着前沿系业务扩张,事务显而易见的会成倍增长。
几个人处理不过来的。
之后,温叶还汇报了一件事情:“后天张弛将带队去往华南区域,发展前沿社团。”
“计划在9月份内完成华南区域重点大学前沿社团的建设,总结经验,进一步完善社团全覆盖计划。”
温叶在汇报完这件事情后,忽然之间福至心灵的想明白了当初方年说他选的这个助理有失偏颇的根本原因。
方年当初是希望她带出一个合适的秘书。
不管是个人能力还是抗压能力还是性别都要合适的人选。
最后,温叶还说了一个备忘事务:“前沿天使跟投美团的A轮融资怎么安排。”
方年略作沉吟,忽然有些意兴阑珊,随口道:“直接打钱吧。”
“以后有空再去跟王总坐一坐。”
至今为止,方年都还没跟王兴见过面。
但仔细想想,美团这个投资其实完全不需要耗费心血。
所以顺其自然就行,没必要特地去跟王兴吹牛批。
…………
晚饭后,陆薇语陆总连送都不送方总回南楼小区。
差不点就等于是健步如飞的离开了‘偷闲’,再驱车离去,那叫一个一气呵成。
方年:“……”
最后表面不动声色,内心郁闷得不行的方年同学坐上辉腾与温叶她们仨一同回往南楼小区。
心里嘀嘀咕咕。
“还没结婚,就要搞分居吗?”
“等结婚后怕是要上天?”
“等着!”
“看我不……”
“哼!”
“你完了!”
“……”
方年打死都不承认这事情跟自己有关。
这是陆薇语单方面的问题。
算算日子,亲戚也早该到访完了。
方年在心里还没嘀咕完,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先生,你最近军训体力大增,正值巅峰状态,您的夫人想暂避锋芒,请先生谅解。”
“呵!”
方年飞快的回复道。
“夫人怕是个傻子,这些天才是累得不行的时候,你怕是要完。”
陆薇语:“啊……”
“……”
次日,2号。
上午排满了训练。
下午。
09级学生军训汇报大会在南区体育场举行。
学校各个领导均有参与。
大会在国歌声中开始,全体参训学生整齐列队、精神抖擞,接受杨余良校长和韩师长的检阅。
由几个方队代表汇报了军训成果。
之后还有军训教官们之间精彩的擒敌拳表演。
当时全场都是掌声和喝彩。
表演结束后,校领导宣读了军训团嘉奖令,与会领导为优秀连队及个人颁奖。
最后,校党高官发表讲话。
会后,校领导与参训学生合影留念。
至此,方年大学生涯的军训完全结束。
与绝大多数人一样,方年的军训体验是:参训、观众。
与几乎所有人都不一样的是,在军训结束后,方年受到了教官的一场邀请。
“方同学,军训结束了,咱们再试试手劲?”
方年微微一笑:“乐意之至。”
这次,起哄围观的人少了。
方年不再给留力,最终艰难取胜。
“我就知道上次你小子留有余力,军体拳数你练得最好最苛刻,你真应该去军营体验体验。”
“要不是不合适,我真想跟你对练一下,估摸着都打不过你。”
方年嘿嘿一笑:“教官,好胜心不要那么强嘛。”
“说不定真有机会去军营体验体验,希望到时候你还在,让我有个虐你的机会。”
教官乐了:“真会开玩笑,行,走了,希望还有机会见面。”
说是教官,其实年龄不大。
对方年来说……是在看一个最可爱的人。
相处交流自然毫无问题。
方年还真不是说着玩的,他是真打算走走关系,去开个长期军营体验游套餐,隔三五个月去溜达两圈。
毕竟连剧组都能有这种资源,没理由以他方年的人脉找不到路子。
就相当于是各种令营了。
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满打满算其实只有9天的军训中,方年有自己的体会。
之前一年多的健身只是让身体有了力量,但怎么更好的增加力量,以及运用力量在关键时候保护自己和他人,他是一窍不通。
所以,还能有什么比军营更合适的健身场所?
这在很多人看起来是很不值当的行为。
有钱人顶多练练太极,再不济请个保镖团什么的,哪有去军营吃苦的。
方年的想法完全不同。
这跟他的出身和思维模式有关。
一句话: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
自己有力量去应对都市生活中可能发生的小意外,跟依靠外力来解决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等同于手中有剑不用和手中无剑的区别。
毕竟……
人心这种东西,不可直视。
真要倒霉悲催碰到意外……是吧。
…………
彻底结束军训后,方年回了南楼小区。
洗去一身臭汗。
换上舒适的家居服,把自己扔在沙发上。
不多时。
门外响起声响,接着是咯噔咯噔的鞋跟声。
然后……
方年就看到了着素白色短袖搭配牛仔九分裤配细高跟的陆薇语走到跟前。
望着陆薇语,方年心潮汹涌。
最后汇成一个念头:
‘G2不紫不罢休。’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方年,陆薇语眉眼浅笑:“先生,军训辛苦啦,晚上想吃什么?”
“你。”
======
0.9万更求订阅~
PS:去跟编辑申请了要一个限免推荐,应该会在最近十几二十天里安排,主要也是希望大家免费看两天,毕竟也快200万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