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h85人氣都市小说 趙氏虎子 賤宗首席弟子-第494章:約見陳祖看書-417r4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PS:真的是钻心割脑般的疼。』
————以下正文————
次日傍晚,在长史陈朗的府前,两名家仆正在扫地洒水,忽见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停靠在陈府面前。
待两名家仆抬起头时,便看到马车上走下两名男子,只见这两名男子,腰间都挎着佩剑,似乎是谁家的护卫。
见此,其中一名家仆便皱眉说道:“这里是陈府,我家老爷乃是郡守府的长史,不知几位有何贵干?”
听到这话,为首一名护卫便抱拳说道:“请莫见怪,我家老爷得到了周都尉的书信,是故特来拜会。”
“周都尉?”两名家仆面面相觑。
他们知道,他陈府内的西苑,确实住着一位周都尉。
相传这位周都尉是从县乡调来的,因在许昌没有府邸,又与他家老爷陈朗交好,是故暂时住在他陈府。
不过……
“你家老爷姓甚名谁?”那家仆好奇问道。
此时,正巧马车内又走下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子,闻言笑着回答道:“在下姓陈、名虎。”
这个自称陈虎的男人,正是当年应山九贼之一,现如今黑虎寨的大头目之一,陈祖。
两名家仆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陈祖,狐疑问道:“你认得周都尉?”
陈祖笑着说道:“周都尉乃昆阳人,陈某亦是昆阳人……放心通报去吧。”
两名家仆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不敢擅做主张,当即进府禀告去了。
而趁着这个工夫,陈祖负背双手站在陈府前,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块刻着‘长史陈府’字样的横匾。
『想不到,居然这么快就将手伸到了许昌……』
陈祖的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笑容。
大概过了半柱香左右,府内急匆匆地奔出一名中年人,大概是府内的管事之类,他身后就跟着方才那两名家仆。
只见这名管事快步走到府外,朝着陈祖拜道:“足下便是陈虎陈老贾吧?周都尉有请。”
陈祖笑着拱了拱手,回头对身后几名护卫道:“严宽、侯名,你二人随我来。”
“是。”
两名体魄健硕的护卫抱拳应道。
不多时,陈祖便带着严宽、侯名两位护卫,在那名管事的带领下,来到了府内的西苑,来到了那位周都尉居住的小楼前。
此时陈祖一眼就看到,小楼前站着几人,为首的牛横冲着他直乐。
『这蛮牛也来了?』
陈祖心下好笑,故作不相识地与牛横等人见礼:“听闻周都尉召唤,在下特来拜见,不知周都尉可在?”
看了一眼从旁咧着嘴直乐的牛横,何顺咳嗽一声,抱拳道:“陈老贾,周都尉已在楼内等候多时了……”
说着,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陈祖身后的严宽、侯名二人。
陈祖顿时会意,转头吩咐道:“严宽,你二人在此等候。”
“……”
严宽神色有些复杂的点点头,亲眼目睹一个体魄比他俩还要魁梧的蛮牛,与他家老爷勾肩搭背走入楼内。
“严大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这几人……我瞧着不像善类。”
名为侯名的护卫一边小声对严宽说着,一边警惕地盯着何顺等几个头裹黑巾的家伙。
『岂止是不像善类……』
严宽瞥了一眼何顺,看着何顺满脸的笑容。
可能闲着没事,严宽面无表情地对何顺说道:“听说你们近两年,已经不干那些无本的买卖了?”
听到这话,站在两旁的几名黑虎贼面露不快之色,却被何顺抬手阻止。
他毫不介意,笑着说道:“早不干了,辛苦又赚不到钱,如今的咱们,干的是大事。”
“……”严宽深深看了一眼何顺,不再说话。
事实上,他很清楚这帮头裹黑巾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昆阳黑虎贼!
遥想当年,他与他的同伴,曾与石原、陈贵等人一同加入围剿黑虎贼的队伍,对这帮黑虎贼可谓是知根知底。
在机缘巧合之下,严宽这才带着他的同伴投奔了一名叫做陈虎的商贾,作为后者的护卫。
他手下的弟兄中很少有人知道,但他却知道,他们这位出手阔绰、待手下人甚好的‘陈老爷’,实则就是黑虎贼的大头目之一,陈祖。
但由于在最落魄的时候得到过陈祖的帮助,严宽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情,毕竟陈祖自摇身一变成为大商贾陈虎后,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至于引起严宽的反感。
然而严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黑虎贼的首领周虎,居然一度成为了昆阳县的县尉,甚至于,如今又成为了颍川郡的都尉。
此时严宽这才明白,为何陈祖明明有脱离黑虎寨的机会与能力,却始终没有那么做。
『继昆阳、襄城、汝南三县之后,恐怕许昌也要落入这些黑虎贼的手中了……』
严宽心中暗暗感慨着。
就连他,也对黑虎贼的首领周虎产生了几许好奇。
毕竟,从一介山贼头子走到一郡都尉,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事实上,不知是严宽没有想到,就连陈祖也没有想到。
不可否认,黑虎寨早就有‘向许昌渗透’的意图,陈祖本人就是这一方针的先行者,自前些年他到了许昌后,便致力于置办家业,扩大名声,结交许昌的官员、世家,为他黑虎众未来向许昌渗透做提前准备。
可曾知,忽然间,他黑虎众的首领周虎就成为了颍川郡的都尉,陈祖在得知这件事时也是愣着半晌。
不得不说,鉴于这一点,此时陈祖的心中亦有些患得患失。
“砰砰砰。”
牛横粗鲁地拍了拍门,大喊着:“都尉,陈……哈哈,陈老贾来了。”
当即,静女便打开了房门。
看着静女那姣好的面容,陈祖直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愣了半晌这才狐疑道:“你是……周静?”
静女微微一笑,请道:“好久不见,陈大弁目,请。”
『那不是周虎的弟弟么?原来是个丫头啊……』
陈祖惊疑地看了几眼静女,在后者与牛横二人的带领下,走入了屋内。
此时陈祖便看到,在屋内那张摆满酒菜的桌子旁,坐着一隔戴着半快面具的人——上半张脸皆被面具所覆盖,只露出一张嘴。
这人,便是赵虞。
在见到陈祖后,赵虞缓缓站起身来,笑着说道:“陈祖,别来无恙。”
“……”
陈祖眼眸中闪过几丝惊讶。
与黑虎寨大部分人不同,陈祖是见过赵虞的,在他的记忆中,赵虞是一个相当聪明狡猾的小子,不曾想阔别四五年,这小子一下子就长高了那么多。
而更让陈祖感到暗暗心惊的是,对比当年,今日这小子举手投足间,已经多了几分仿佛上位者的气势,比陈祖这些年所碰到过的大部分人都有气势,以至于,就连他都隐隐有了几分顾虑。
他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大首领……陈某不知该如何评价,数年不见,陈某险些都要认不出来了。”
“哈。”
赵虞笑了笑,抬手请陈祖入座。
不得不说,赵虞如今的地位已今非昔比,但对于陈祖,他依旧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毕竟,陈祖当年是最早投奔他的人,或者更干脆地说,是陈祖替赵虞除掉了杨通——当时若杨通不死,赵虞恐怕还不能掌控黑虎寨。
“大弁目孤身来到许昌,作为寨里的先驱,这几年辛苦了。”
待赵虞坐下后,赵虞提起酒壶替陈祖倒了一杯烫酒。
“哪里哪里。”
陈祖连忙表示不敢居功。
想当年他就惊骇于赵虞的手腕与计略,更别说今日赵虞已贵为一郡都尉,陈祖愈发谦逊。
他笑着说道:“相比较陈某的微末之功,大首领才是……在下万万也没有想到,大首领竟然会以如此的姿态来到许昌,一跃成为许昌手握大权的都尉……”
“顺势而为罢了。”赵虞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他必须感谢叛军,感谢那些起兵反晋的义师,若非这些义师,他岂能如此顺利地摆脱贼名,甚至成为颍川郡的都尉呢?
在与陈祖互饮了一杯酒后,赵虞道出了此番邀请陈祖前来的原因:“此番我请你来,一是想听听你近几年在许昌的成果,二来,我有一些事要交付你去做……”
听到这话,陈祖的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抱拳说道:“请大首领吩咐。”
赵虞也不客气,低声说道:“我如今虽然是颍川郡的都尉,但实际上只是‘假都尉’而已,只能算是李郡守私授的官职,尚未禀告朝廷,况且,许昌城内仍有许多人对我抱持敌意……”
“大首领说的是如今在家‘养伤’的曹索?”陈祖笑着问道。
“不止是曹索。”
赵虞摇摇头说道:“还有郡丞宋撰。此人一直对我抱有成见,默许我担任假都尉之职,亦不过是考虑到许昌当前无人能阻挡项宣等人罢了,一旦叛军退离许昌一带,那宋撰说不定就会与曹索联手……出于一些原因,我并不打算与他和解,如此一来,我在许昌,就需要别的助力。”
陈祖立刻会意,点点头抱拳说道:“请大首领放心,我这几年虽没有大的功劳,却也在许昌结识了不少商贾、家族,外加在民间亦有一些声望,待我回去后向那些商贾、家族陈说利害,说服他们支持大首领……”
“那就辛苦你了。”
赵虞满意地点点头。
而就在这时,忽听房间外传来笃笃笃的叩门声,旋即便响起了何顺的声音:“都尉,是我何顺。”
在得到赵虞的允许后,何顺快步走入屋内,来到赵虞身边,附耳对赵虞说了几句。
“什么?”赵虞闻言微惊。
“怎么了?”静女好奇问道。
只见赵虞眼眸中浮现几丝难以捉摸之色,皱着眉头说道:“有几个颖阴人前来报信,说项宣有意向南出兵……”
“向南……”
喃喃自语了一句,静女脸上露出惊色:“那不就是……”
“唔。”
把玩着手中的酒盏,赵虞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