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7eg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劍頌討論-第七百五十三章 假人熱推-eege1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原来前面标题第一个数字都打错了,汗….不过问题不大…)
风!
风是天地间流动的气,它普遍而畅通无阻地吹送过来,不分贵贱高下,万物都沐浴在风拂之中。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那是一柄剑!
冒顿的眼中,铁枪冲击过来,数十万大军犹如幻影被突破,而在惊天动地的战吼声中,他挥起自己的战刀,迎向那杆铁枪!
他杀心大起!
冒顿虽然对那两个所谓天神的谈论,不太清楚,但至少也知道,此时的项籍,他是没有任何杀心的。
他只是在做出一个刺的动作而已!
但他冒顿不同!
一个没有杀心的霸王,和一个拥有杀心的撑犁孤涂!在相同的条件下,在对等的撞击中,在相差并不远的武力上,他冒顿带着无边无际的愤怒与凶残狠辣的杀心,那绝不是一个只知道挥刺战枪的木头人可比的!
“来得好!”
于是他的声音震动九霄,仿若雷霆,似乎要靠着这一声将项籍唤醒,只要项籍起了半点杀心,那么紧跟着,他和他的那无数楚军,瞬间就会被匈奴人的战海所淹没!
山是高大的,镇压九地,不能与泽平!
战刀迎向战枪,但是天地在这一瞬间似乎定格,当刀刃斩中空气,擦着项籍的头颅劈过去的时候,冒顿发现自己突然离地而起,他被那一枪刺中胸膛,微弱的风在一瞬间化为夺命的力量!
风在大地上生成的,从青翠小草尖上兴起,逐渐扩展到山谷,在大山洞口怒吼,沿着大山坳,在松柏林下狂舞。
疾风往来不定,形成撞击物体的声音;风势迅疾飘扬,犹如怒火飞腾,风声如雷,风势交错相杂。飞砂走石,大风摧树折木,冲击森林原野…..
冒顿口中的血流落出来,天地间仿佛回荡着一个人的声音,那是南世中土曾经一个很有名气的人,他叫做宋玉,曾经做了一篇文章,与楚襄王论道,所谈及的,就是“风”。
《风赋》。
襄王就是顷襄王,也是程知远当年与庚桑楚同去献计的那位楚王,宋玉是他的臣子,也是后来争夺学宫祭酒的有力人选,但是宋玉没有从楚地回来,而是一直待在了那里….
天地在这个时候散开了,山被风所穿过,山后面的万物见证了风的移动,于是山也被风所裹挟了。
白登之围,解了!
祭天金人看到这个结果,不免发出叹息声。
“青史向祭酒一边倾斜了。”
是的,项籍本是会输的,但是青史在摇摆,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的结局。
祭天金人输了。
“于是你要履行诺言,在这桑叶之中,静静等待二十年。”
程知远如此告诫祭天金人,语气严厉,而祭天金人道:“我无意反悔。”
尘埃移动,青史成幻,程知远感觉到人间的力量开始逼近自己,这意味着精气神明又要开始流失,程知远注视着这里的一切,青史在晃动,万物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对于程知远来说,这不过是一个荒诞的青史而已,是承接了人间的历史而演变来的桑叶。
“人间让我迎接它对我的惩罚,但是我却并不认可这种惩罚!”
程知远锁死了自己的精气神明,此时背上的往世雷书,那只眼睛睁开,四面八方的力量开始集中起来,程知远进行推衍,即使把精神全部耗费殆尽,也要推衍出击退人间的办法。
曾经自己的最大帮手,如今成了一个要对付的敌人,只是因为自己背弃天命,但程知远从没有觉得是自己做错了。
“众生才是人间,一个没有万物众生的人间,不过是一片绝死之域罢了!”
程知远对人间开口,人间的力量似乎有所迟疑。
“山川,它们不会开口,不会说话,是死物,但它们也是‘活着’的,山死去,会崩塌,川死去,会干涸,风死去,万物衰退,雨死去,天下大旱。”
“万物自然都是循环的,这就是生,众生在此之上诞生,更是生之一字的真正体现,小到虫蚁,上到飞禽,下至走兽,远达人灵,无不是生之一字。”
“天命庇护谁,和我没有关系,我要庇护的,是我看得见的,我所认识的那些众生,自然之中有天敌存在,而我,就是匈奴的天敌!”
“如果你一定希望的话,那么我也将是人间意志的天敌!”
程知远的声音毫不客气,人间似乎陷入一种漫长的思索当中。
很快,人间有了决断。
消灭程知远,不再是惩戒!
人间意志毫无保留的敌对,惊天的震荡要将本就快消失的青史给彻底撕碎,在人间那无穷大的意志当中,程知远即使曾经一气破天关,却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抵抗之力!
四界十方,人间就是四界之一!
程知远从袖中取出那枚破烂的简牍,在人间意志来临的时候,向着前面压去!
未始出吾宗!
在这枚不知名的大道简牍,接触到人间意志的一刹那,曾经这枚简牍将荧惑道尊的道性全部抹掉,而在没有接触到重大变故的时候,就只是一枚极其坚固的普通竹简而已。
那五个字熠熠生辉,在这一刻,大道简牍开始出现波动!
那五个字仿佛活了过来!
这种变化是程知远想要看到,但绝对是不曾料到的,但现在要的就是这样的不可控!
人间的意志,被五个字给照破,无形之力出现了有形的姿态,那毫无疑问是一个人形。
在万物没有诞生的时候,这个人形是混沌状态,是一个漩涡,在万物诞生之后,先是尘埃,再是太阳,又是星辰之光,随后山川之体,万兽之貌,最后才是这副人的形态。
这是人间的意志,是随着世间的变动而不断变动的。
“时与世移,世与事易!”
未始出…..壶子就曾经证得这五个字,是不曾显化的大道,证出了这五个字,其实恰恰说明,距离真正的得道,还有一道鸿沟无法逾越,这也是壶子困锁在天门后的原因。
但是程知远的这枚简牍,笔迹,是素王所写!更是伏羲氏所窃取来的道之根源之一!
而素王,岁月光阴之中,与人间的青史永世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