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6hg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起點-第1229章 下黑手吧讀書-b88xn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穆恩觉得,自己这颗棋也不是那么好下的,坑棋手的事情,自己也不是没干过,谁还能大过玉帝吗?
看清了自己的位置,穆恩扭回身,朝着蔡根呵呵一笑。
“蔡根,我盯上你了,想死都没那么容易。
今生今世,我就是你最可怕的…
啊,你要干啥?”
穆恩心里翻江倒海前后思量的同时,蔡根也没闲着。
天上共工一族,完全被举钵罗汉的法相给牵制了,而且看情况应该是打不过这秃驴。
这对蔡根来说,只能算是喜忧参半。
毕竟这两伙人,刨到跟上,都算是自己的敌人,都是自己需要面对的问题。
他们互相掐起来,蔡根乐见其成,自己也省事了。
如果这举钵罗汉,真的能把这些祖魂全给灭了,蔡根转身就走,完事收工了。
打不过举钵罗汉这点没啥异议,蔡根也不会自不量力。
但是,穆恩就在眼前啊。
不把她整死,蔡根觉得今天会留下巨大的遗憾。
就看这娘们儿的脾气秉性,给自己找麻烦绝对第一名啊。
日防夜防的,那日子还咋过啊?
尤其,这举钵罗汉的态度,不是很明朗呢?
就连穆恩想动手对付自己,都横加阻拦,还说了一些不明不白的废话,啥意思呢?
大舅和外甥媳妇,这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难道是穆恩婆家的亲戚?
这个举钵罗汉是灵子母的哥哥或者弟弟?
蔡根被自己这个推测吓了一跳。
这灵子母在西边这么大势力吗?
五百个儿子当佛子不说,就连兄弟都是罗汉级别的吗?
有机会,还得继续探探灵子母的底,必须提上日程。
那么,有灵子母的面子在,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呢?
灵子母到底有多大面子呢?
蔡根看了一眼啸天猫,想要求证一下,不需要言语,完全的眼神交流。
“小天,那个举钵罗汉不想让穆恩整死我,为什么?”
“主人,原因我想不出来,咱们暂时很安全,穆恩不敢动。”
“如果这样说的话,穆恩不敢动,咱们下黑手吧。”
“主人,我觉得可行,今日事今日了,以后再抓她也是费尽,早就想弄死她了。”
确认了眼神,蔡根悄悄爬上了,啸天猫的背。
举起了屠刀,像是一个中世纪的骑士,目标就是穆恩的后心。
啸天猫在冲刺的时候,发挥了猫狗合体的优势。
既有狗的冲劲,兼顾了猫的悄无声息,直到穆恩突然回头放狠话,他们主仆二人已经来到她的背后。
穆恩狠话放到一半,看到了黝黑的屠刀,直奔自己的心口,大惊失色。
今天自己的法术不灵,可能与上边的大阵有关,也可能与这个封闭空间有关,反正今天自己能拿得出手的技能,暂时看没有。
如果凭借着自己的肉身,硬抗蔡根这一刀,这辈子可能也就写到这了,以后在发生什么大事,都与自己没有关系了。
再想回到这人世间,不一定猴年马月多久以后了。
不行,自己不能退场,眼瞅着风起云涌,就要变天了。
怎么能没有我穆恩的一席之地呢?
没用多久去判断,穆恩本能的就做出了决定。
就在蔡根的刀尖,就要捅进心口的瞬间,穆恩快捷无比的一个闪身,把举钵罗汉的后背让了出来,直接暴露在蔡根的屠刀之下。
“大舅,小心,蔡根偷袭。”
其实,这句提醒,有跟没有,没啥区别,穆恩也就是做个样子。
举钵罗汉对于背后发生的事情,他心知肚明。
如果想躲,早就躲了,之所以不躲,是因为他有罗汉金身。
能破自己防的不是没有,但是绝对不会是蔡根这样的选手。
果然,蔡根被穆恩闪了过去以后,再想收刀都来不及了。
直挺挺的刺向了举钵罗汉的后心,然后就是一道火光四溅。
屠刀果然没有破了罗汉金身的防御,甚至连喇嘛服都没破。
感受到蔡根的冲劲用完,举钵罗汉转身,用手掌轻轻一推屠刀的刀尖。
“放肆,让你等着听不懂啊?
我大姐惯着你,我就也得惯着你吗?”
随着举钵罗汉的一掌拍出,蔡根就感觉双手握不住屠刀了,刀把直接撞向了胸口,然后飞快的向后滚去。
这是今天第二次有撞火车的感觉了,蔡根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一口血止不住的就吐了出来。
低头看着已经凹陷的前心,不知道碎了多少肋骨。
万幸保持着努努形态,如果是正常人,绝对死透了。
实力差距这么大吗?
那么刚才与之战斗的祖魂得强大到什么地步?
还好没有直接动手,否则自己估计早凉了。
躺在地上,看着躺在旁边的啸天猫,应该也是受伤不小,毕竟刚才大部分力量都是他帮着蔡根抗的。
啸天猫满嘴的鲜血,第一时间表达了对蔡根的关心。
“主人,你没事吧?”
“肋骨应该全碎了,胳膊腿也很疼。
骨裂是最轻的,暂时动不了。
小天,你咋样?”
啸天猫想要抬起头,试了一下,失败了。
“我还行,能碎的骨头全碎了,还有大量的内出血,不过已经让我用黑炎止住了,一会上去让灵子母好好治治吧。
啥亲戚啊,一点也不给灵子母面子啊。”
还知道抱怨,那应该没啥大事,蔡根放下了心。
无论啥亲戚,自己都拿刀捅他后心了,没有一招整死自己,就算是手下留情了。
而且米奇也没有主动护住,肯定是知道自己死不了。
受点罪,肯定是在所难免。
只是有点可惜,没有捅死穆恩,亏本了。
再想找这样的机会,今天有点难了。
一把推开蔡根,举钵罗汉瞪了一眼穆恩,转身继续前行。
穆恩被看得血都凉了,真怕举钵罗汉也那么推自己一下,那就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