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bwe超棒的小說 我有一個庇護所 達根之神力-0766 潛規則(4K)閲讀-0cvql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当晚众人回到城堡之后,就各自回房了。乔治看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那里面的霉味让他忍不住扇了扇鼻子——那被子褥子全都长毛了。
‘阿吉不是和我说,他晚上的时候给我打扫房间了吗。后来艾琳又过来打扫了一遍…’
乔治不由想起了当时阿吉的表情,他突然有些明白了过来。
艾琳就住在他的隔壁——女仆吗,随时得伺候老爷。而此时艾琳就站在门口,正好进屋睡觉。
于是乔治皱着眉头走了过去,打算看看这位女仆小姐的房间。结果那丫头嗖的一下就钻进了门,随后便把门给反锁上了。
乔治心中大骂了一句,他闭上了眼睛,用另一个视角查看了一下艾琳的房间,发现里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还香喷喷的,用了不少商队中昂贵的香料。
床上的那些被子褥子,不光有艾琳的,最底下铺的那一层,还是乔治的。
显然,艾琳掀起那床脏,于是用乔治的东西垫在下面了。而这个坏丫头,还把那些长毛的破烂,都给铺在乔治的房间里头了。
而现在,艾琳正在光着脚丫站在那床上一边踩着,一边骂着,就好像踩着的是乔治。
听着艾琳的那些脏话,乔治的脸色不由黑了起来。
他回过头来看到走廊另一边,正在与阿吉、布伦达胡侃的沙尔曼,于是走了过去,拍了拍沙尔曼说道:“沙尔曼,把艾琳叫过来给我打扫打扫房间——对了,顺便给我弄点喝的。”
随后,乔治便回屋看书了。
这段日子,黎明之书上积累了好多需要他审阅批奏的东西,虽然他已经是累得要死,但今晚搞不好的确还得熬个夜。
在乔治走后,沙尔曼回想着乔治的话,不由微微一愣——这大晚上的,打扫什么房间?也不怕有灰?
阿吉愣了愣,说道:“老板的房间我打扫过了啊…哦对了,应该是给老板铺一铺被褥吧,嘿嘿。”
阿吉嘿嘿的坏笑了起来,心中出现了老板时常提到的那个词——潜规则!
但说者无心,听着却是有意。
听到阿吉的疑问之后,沙尔曼不由心中猛然的跳动了起来。他心不在焉的与阿吉和布伦达又聊了两句,随后敲起了艾琳的房门。
要说这整个队伍之中,谁来敲门,艾琳都未必回去开,但在这名‘父亲’的面前,艾琳还是要装一装的。毕竟要是让人类知道了自己是谁,便实在是丢尽了她的脸。
但艾琳所不知道的是,在她未觉醒之前,以人类身份生活的这段时间所留下的记忆,实际上已经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与烙印。
所以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对于这位对自己关怀无比,又毫无保留的生父,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另一方面,自从迈入这片土地之后,艾琳等人那属于神的属性便渐渐被淡化,从内到外,都越来越像人类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情感上都是如此。
如乔治所想的一样,艾琳乖乖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了房门,并给父亲倒了一杯水。
如果乔治此时在这里,看到她装出来的那副乖乖的样子,肯定会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这大晚上的,铺什么床啊,他怎么那么矫情…”
看着女儿揉着眼睛,露出了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沙尔曼不由感到有些焦急:“你怎么不长点心哦!~我的好女儿!父亲从小交给你的那些东西,你学得那么好,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刻,遇见了最关键的人后,反而处理不好这些事了?”
沙尔曼从小没少教授艾琳阴谋诡计、玩弄人心。他想得非常好,虽然自己生得是一个女儿,但只要她手段成熟,依然可以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混得如鱼得水,并让那些男人臣服于她。
“你有些太持宠而娇了!还有,你在公助会的手伸得太长了!这触碰了陛…殿下的禁忌!”
“咳咳,公助会的事情我的确有些责任…”艾琳特地的强调了一下,随后,她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失败,愤怒、失落等等情绪不由都涌上了心头,最终她神色有些颓然的说道:“但反正都这样了,我才不想再低三下四的讨好他,给他好脸色看呢。”
沙尔曼虽然不知道艾琳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如何的惊天动地,但在他看来,公助会的事情,依然足以让任何一位国王,对臣子永远的失去信任了。
换做是他自己,恐怕也会觉得,自己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了——从今往后在国王身边当一个侍从,恐怕便已经是主子看在情谊与自己家族的面子上,格外容忍了。
但听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思,沙尔曼却是瞪起了眼睛——对于他自己,在那绝望之时,也许便会自暴自弃了。但对于自己的女儿,他却是希望她能够不要气馁,并坚守住心中的那份野望,等待机会重新来临的那一天,来一个绝地大翻盘,成为人之人。
他的女儿,怎能永远给人做小妾?
他给自己的女儿讲了一个庇护世界版本的卧薪尝胆的故事,用那声情并茂的语言,告诉女儿,要忍受那胯下之辱,终会有重新崛起的那一天。
“…这么点挫折都受不了,又怎么能行?当当年我们的祖先,被逐出沙国,成为了一个流浪的商人。但如今却不是依然重掌一方势力?”
沙尔曼的确没有吹打,在近几十年里,沧澜的确算是在凡俗之中只手遮天了。这只手遮天的程度,甚至让艾尔达国王都礼让三分,让伊比利亚的贵族给沧澜当孙子。让沙国的侯爵,将自己的女儿送到他的大酒壶当头牌。
家族的古训,与沧澜的行事风格、家族精英的能力。让他们无论沦落到何种境地,都能重新回到金字塔的顶端。如今世界正面临千年未有之变,先是那可以依附的太阳王,不再理会北方之事,让沧澜不得不给阿瓦利当孙子,后是圣庭渐渐失去了对沧澜的关注,让他们从当初黄昏之战时期操纵艾尔达、南荒、圣庭的旗手,沦落为了一个依附圣庭、罗伯特王子而生的政治掮客。
但现在,这一切又都重新回到了手中。在这末日降临之际,一切都要在那末日之中经受地狱的洗礼。但沧澜却是不光拿到了一张重要的船票,地位也从一个被俘虏绑架的家族,渐渐在黎明联盟中崛起。
这与沧澜的闻风使舵、卧薪尝胆有着直接的关联,正是因为他们懂得装孙子,才能够保留广大的渠道和人脉,从而继续的参与一次次的权利角逐,并最终在乔治这里获得了真正崛起的机会。
而沙尔曼所看的机会与未来,还要更远——那破烂沙国的王位,已经无法再被沧澜看上眼了,他们希望的是,在这新世纪中,成为黎明联盟中的四大世家之一。
并在老板百年之后,拥有那更进一步的机会。而他的女儿,便是他想要推到那巅峰王位之人。
沙尔曼觉得自己看人很准,虽然自己的女儿出身卑微,是个私生女。但她有野心有手段,也有着王者之气!就算站在那月国女王的面前,也绝不会输了气场才对!
“不必气馁,我的女儿。无论未来你走到哪里,是什么样的身份,沧澜都将是你坚实的后盾,父亲也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你要抓好才行!”
随后沙尔曼又说了一堆,搞得艾琳一头雾水,她不明白铺个床,算是什么好机会…
不过,听到父亲说了一通之后,艾琳觉得他的确说得有些道理。甚至有了一种收到了教育和鼓舞的感觉。
‘没错,我是谁?怎能一辈子沦为女仆?!她们抢了我的神位,并把我打下神坛。我怎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一切?’
但一想到乔治,艾琳却又心惊胆战了起来。
那个家伙,那个在她的建议之下被黎明之光所选中的异域之人,就如她当初所想的一样,是一柄双刃剑。而这柄双刃剑的确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从无到有,将一个个势力聚拢在了他的身边,并在所有人的心中拥有了那如同神一样的权威。
在神降之日,艾琳便想过,如果她这个月神来到庇护所,到底会有多少人纳头便拜?又有多少人会面对自己曾经的父神举起反戈?
但那已经是她最好的机会,再过几年,这世界上的人恐怕都已忘掉了七神。
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弑了神——在那人心之中,弑了神。
艾琳突然觉得自己也许应该转变一个思路了,正如父亲所说,要安耐得住寂寞,要卧薪尝胆。
她觉得,也许在乔治还活着的时候,她没有机会,但等他百年之后,自己未必不能没有机会颠覆他所幻象的那个以人类为主导的世界。
想到这里,艾琳不由大感痛快。但痛快归痛快,艾琳心中却又有一丝郁闷。
一个是,这个机会太过渺茫,乔治那个家伙似乎在不断地向前,他的势力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让她感到有心无力。也许当他百年之后,自己也彻底没了机会。
另一个是,艾琳从来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那种人,而如果采用这种在乔治百年之后再报仇的方案的话,艾琳觉得,乔治就没法看到自己摧毁他千辛万苦所建立的一切了,也无法跪在自己的脚下,舔自己的脚指头了…
艾琳在那幻想之中,不由纠结了起来。
沙尔曼是一个人精,看到艾琳的表情,就知道这丫头还没有彻底觉悟,不过他转了转眼睛之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深聊了。
随后,沙尔曼又唠叨了一会,好好地教训了一通艾琳。说什么把她惯坏了,好吃懒做,成天就想着伸手就来。现在身为女仆,就要摆正自己的为止,而这也是一种磨练,接着这个机会多吃吃苦,好好改一改身上的臭毛病。
这几乎就是乔治此前对沙尔曼说的话,他的确也全都听进去了…
之后,艾琳便在一脸执拗之中,抱着一团干净被褥,被沙尔曼拉了出去,但在路过沙尔曼的房间时,他突然心中一动,眼睛转了转,有了一个注意。
就如沙尔曼所想,既然女儿还缺少一份觉悟,那么他就给一份助力。
这个家伙让艾琳在门外等一等,随后沙尔曼在房间捣鼓了半天,给艾琳拿了一包茶叶。
看着这包茶叶,艾琳面色古怪的接了过来:“这么晚还要喝茶吗?”
“听我的没错,殿下想要的肯定是浓茶而不是酒,最近各国的通讯都建立了起来,各种消息通过庇护所实时发送过来,这些消息殿下可能需要在今晚处理一下。”
艾琳听完之后不由有所恍然,她心中暗道:‘这些家伙比我还要了解乔治…’
说到这里,沙尔曼又嘱咐了起来:“大绿洲比我想象得要更加潮湿,这几天这些茶叶放在这里不知道有没有变味,你沏茶的时候不要忘了自己先试一试,要是有味道,到我这边再取——别不当回事!记住,伺候主子要细心。”
听到这话之后,艾琳不由撇了撇嘴。不过她也没好意思说,她弄得东西,如果她不先吃一点的话,乔治是绝对不会动。
自从她当了乔治的女仆之后,没少私底下干坏事,什么泻药、沙子、虫子,甚至还用洗脚水给人家做过饭。但基本上都被艾琳自己吃了!有时候乔治那个家伙还会拉着索拉娅,让她看一看那些食物,其结果就是艾琳挨了自己姐姐的一顿胖揍。
就好像那个家伙一眼就能将艾琳从里到外看得清清楚楚一样,让艾琳十分恐惧。
看到艾琳乖乖的点了头之后,沙尔曼松了一口气,他对艾琳摆了摆手,慢慢的合上了房门,直到看见艾琳走到了乔治的大门前,这才将门关上。
一时之间,走廊中变得昏昏暗暗的。艾琳看着乔治的房门,心中忍不住有些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