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8tg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醫品至尊 ptt-2580 瘦皮猴的禮物鑒賞-w8cic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嗯,那就这样吧,若非必要,在魔渊开启前不要再随意联系本帝。”
模糊面孔仿若天道一样无情,冷冷的说道,云气消散,面孔逐渐开始虚幻,眼看就要离去。
“父皇,稍等,儿臣还有一事禀告。”
伪人皇猛然想起一事,慌忙抬头大声喊道。
“还有何事?”
滚滚云雾刹那凝固,瞬间又凝聚出模糊面孔,不耐烦的问道。
“儿臣前几日,无意间遇到了九天玄女。”
伪人皇不敢啰嗦,开门见山的说道。
“九天玄女?在何处见到她?”
模糊面孔目中爆射出精光,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在一个新建的宗门当中,那宗门名为天泽宗,就是那个丁宁成立的宗门。”
伪人皇战战兢兢的说道:“也正是因为她在,儿臣才没有夺得人皇冠,而且,根据空间之钥间的感应,我确定第八枚空间之钥也在那天泽宗内,可是有九天玄女坐镇,儿臣实在不敢造次啊。”
“哼,愚蠢,我看你是被她吓住了才是,据我所知,她在战败后就进入空间乱流,强行横渡才抵达人间,实力绝对十不存一,就算她实力无损,在人间界有着天地桎梏所限,她也无法发挥出超越入神境的实力,你何须畏惧于她。”
模糊面孔怒其不争的喝骂道。
伪人皇如同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懊悔不跌的道:“儿臣愚钝,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还没等模糊面孔露出欣慰之色,伪人皇就苦着脸继续道:“可她是战争女神啊,就算实力大损,还是布下了神级护宗大阵,我根本就奈何不了她啊。”
模糊面孔微微的颤抖着,沉默了半天才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蠢货,你是想气死我吗?能不能动动你的猪脑筋?她在宗门中有着神级阵法守护,出了宗门她还能依仗什么……”
“这……父皇英明,儿臣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引蛇出洞。”
伪人皇被骂的狗血喷头,这才恍然大悟的惊喜道。
见这愚蠢的败家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那模糊面孔终于露出一抹难得的温和之色,认真的叮嘱道:“记住,你拿下九天玄女后,不可要了她的性命,此人留着本帝还有大用。”
“这个……那儿臣能不能一亲芳泽……”
伪人皇脸上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嘿嘿干笑着道。
模糊面孔没好气的喝道:“随你,但切记,此女虽然实力受限,但手段繁多,万不可轻举大意。”
“父皇放心,儿臣心中有数。”
伪人皇得到许可,顿时眉飞色舞,喜滋滋的保证道。
“对了,还有那丁宁,似乎有着天道庇佑,很可能成为本帝计划中最大的变数,若是有机会,就将其抹除吧。”
模糊人脸似乎懒得看着败家子的纨绔嘴脸,云聚云散,悄然消逝,唯有话语声还在天际回荡。
“父皇……儿臣做不到啊。”
伪人皇心里一惊,连忙收起猪哥相大喊道,可模糊面孔已经消散无踪,哪里还能听得见他的喊声。
伪人皇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对于丁宁,他是打骨子里感到忌惮,这种忌惮甚至超过了对九天玄女的畏惧。
不说丁宁那诡异莫测的手段层出不穷,光是他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那顽强的生命力,就让他哪怕是占据着修为境界上的绝对优势,也没有丝毫能够干掉他的把握。
可父皇根本没功夫听他的苦衷,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想办法干掉丁宁了。
“哎!”
伪人皇幽幽叹息一声,一步迈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嗡嗡嗡。
伪人皇没有发现,在他刚刚离开后,一只始终趴在峰顶碎石间的蜂鸟悄然扇动双翼,向着远方振翅高飞。
昆仑山下,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盘膝而坐的丁宁蓦然睁开眼睛,揉了揉有些疲倦的双眼,脸上闪过若有所思之色,轻声呢喃道:“父皇?儿臣?若此人真是仙帝,那刘俊伟又是何人?仙帝的计划到底又是什么?”
对于神界的事情丁宁了解的并不多,仙帝又有多少子嗣他更是一无所知,所以,他只能回去询问羲后,再对刘俊伟的真实身份做出判断了。
伪人皇和那模糊面孔的交流虽然被被无形的力量隔绝,但也只是隔绝天道法则之力罢了,却无法隔绝预先埋伏在峰顶的蜂鸟视线。
若是以往他利用灵宠的视野窥探伪人皇的秘密,必然会被他当场发现。
这就是拥有着灵识的好处了,灵识的隐蔽性,即便是伪人皇也无法察觉。
至于那疑似仙帝的模糊面孔是否能察觉,丁宁心里也没有把握,好在那模糊面孔只是隔空投影,感知上也大打折扣,才让他成功的偷听到这爷两的秘密。
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伪人皇嘴里所说的最后一枚空间之钥,他连空间之钥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天泽宗?
可伪人皇肯定不会跟模糊脸孔撒谎,这就让他感到好奇了,这最后一枚空间之钥难道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被自己人弄到手了?
或许,是手下人无意中得到了空间之钥,但却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才没有及时上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有,那疑似仙帝的人,为什么要让刘俊伟在开启魔渊前必须凑齐八枚空间之钥,魔渊和他的计划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空间之钥又有着什么作用?
了解的越多,反而愈发显得扑朔迷离,让丁宁陷入更大的疑惑当中。
想不通暂时就不想好了,他只要知道,有人居心叵测,想要搜集八枚空间之钥来利用魔渊开启的机会搞事情就行了。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和他们对着干,不让他们的计划得逞不就得了。
丁宁很快就抛开了心头的疑惑,洒脱的站起身来,寻了一处隐蔽的所在遁入地下,安装了一个传送阵基,悄然传送回了天泽宗。
当天,丁宁关上门和羲密谈了数个小时,没有人知道他们谈论了些什么。
随后,丁宁召集所有高层开会,询问他们最近有没有得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未知东西。
还别说,真有不少人得到了一些连他们都搞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纷纷拿了出来,跟开鉴宝大会似的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只可惜,尽管其中确实有不少珍稀玩意儿,但不知名的东西更多,就连羲和鹤灵儿这两个老古董都不认识。
空间之钥嘛,肯定会蕴含有空间气息,可任由丁宁怎么感应,都没法察觉到丝毫的空间波动,也无法确认到底哪样东西才是真正的空间之钥。
不得已下,他也只能拿出一部分资源把这些不知名的东西全都交换了过来,尽管他们都推说不用,但他还是坚持要拿资源交换,然后一股脑的扔进了水空间里。 毕竟,再是天泽宗的人,这些东西也是他们私有的,他总不能因为是宗主就能随意的把属于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吧。
更何况,这些未知的东西说不定就牵扯到某种大机缘,他拿资源来交换都相当于是占了大便宜,等同于变相的夺取了别人的机缘,若是再空手套白狼,他自己都会觉得过意不去。
天泽宗高层的东西是过了一遍了,但却无法确定是否有空间之钥,为了保险起见,丁宁又动员高层,把所有天泽宗弟子的“私货”再过滤一遍,兴许空间之钥无意中落到某个弟子对手中了呢。
可惜,轰轰烈烈的忙乎了一整天,把天泽宗弟子的老底都快查干净了,也依然没能确认空间之钥到底是什么。
天色渐晚,丁宁坐在院子凉亭里,把玩着桌子上一大堆弄不明白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努力的感应着空间之力,试图找出空间之钥的存在。
“老公,你在这干嘛呢?”
自从开宗大典后就回青云安保坐镇的凌云传送而来,见丁宁对着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在那里发呆,不由好奇的问道。
“云儿,你来了啊,对了,你最近有没有得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丁宁随口应了一声,猛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随即又哑然失笑,觉得自己想多了。
毕竟凌云不像其他人,偶尔会出门力量啥的,她的活动空间基本上就是家、青云会所和天堂岛以及天泽宗这四点一线,哪里有机会弄到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稀奇古怪的东西?没有啊。”
果然,凌云满脸莫名其妙,完全不明白丁宁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丁宁无力的挥了挥手:“没有就算了,我就随便问问。”
“噢!那我先去吃饭了,你不吃吗?”
凌云早就突破了神武,十天半个月的不吃饭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落雪早就把她的嘴巴养刁了,每天到了饭点来蹭饭吃已经成为了习惯,知道丁宁对吃饭这种事情基本上是可有可无,也就是随口那么一问罢了。
“你去吧,今晚是巧姐儿和落雪娘两一起下厨,你有口福了。”
丁宁笑着打趣了一句,就继续细细感应起那堆未知事物来。
凌云忽闪着大眼睛,总觉得今天丁宁有些怪怪的,但也没有多想,迈步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她猛然想起一件事情,转身道:“对了老公,前几天瘦皮猴找过我。”
“瘦皮猴?”
丁宁闻言愣了愣,感觉好久远的名字,要不是凌云提起,他都差点忘了这个人了。
“就是以前跟咱们住一个小区的那个小偷啊,前几天突然来找我,让我转交给你一样东西,那两天不是忙着开宗大典的事情吗,一忙起来我就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才突然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