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h0n優秀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索菲公主看書-owycj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施瓦岑贝格对温迪施格雷茨是愈发地无语了,他觉得某人真心是膨胀到了没边,竟然连这种犯忌讳的话都可以大嘴巴的乱讲,真心是离谱。
当然,吐糟归吐糟,但对于温迪施格雷茨吐糟的那位大公夫人,他也是觉得有些棘手。
为什么呢?说起这位大公夫人,那也是出身显赫。索菲.弗里德里克.多萝特.威廉明妮是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和第二任妻子巴登的卡洛琳公主的女儿,也就是出自赫赫有名的维特尔斯巴赫家族。
这位索菲公主可是个狠角色,最广为人知的就是跟儿媳茜茜公主矛盾重重,是名副其实的恶婆婆。
当然,在1848年这位恶婆婆还没那么夸张,因为美丽的茜茜公主还没有嫁过来。当然有一说一,这位茜茜公主其实也出自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她其实是索菲公主亲妹妹卢多维卡公主的女儿。所以她其实得管自己婆婆叫姨妈的。
想必索菲公主是听过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话,所以对妹妹的女儿是一点儿也不客气。不过从另一方面说哈布斯堡家族也真心是奇葩,你看这近亲结婚都到了什么地步,不自我消亡都没有天理。
当然,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更离谱的是,索菲公主同父异母的姐姐卡洛琳.奥古斯塔公主竟然嫁给了索菲的公公弗朗茨二世。反正这姐俩怎么论真心是想想都够有趣的,也不知道尴尬不尴尬。
不过索菲公主除了虐待儿媳之外,年轻的时候其实感情史也挺复杂的。刚刚嫁给弗朗茨.卡尔大公这个傻子的时候,她是挺苦闷的,在奥地利宫廷之中唯一谈得来的只有拿破仑二世!
是滴,没有看错,就是拿破仑大帝名义上唯一合法的继承人,那位奥地利公主生下的独子。这个孩子从小就被寄养在外公家,是饱尝了寄人篱下的苦闷,然后碰上同样苦闷不已的索菲公主之后,就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有传言说,索菲公主后面给弗朗茨.卡尔大公戴了不止一次绿帽,马克西米连诺一世就根本不是弗朗茨.卡尔大公的崽,而是那位因为肺结核早夭的拿破仑二世的儿子。
当然这仅仅是传言,只不过索菲公主确实跟拿破仑二世关系非常好,等这位英俊潇洒的拿破仑二世去世之后,这位公主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再也没有一丝温情,变成了冷冰冰的政治女强人。
从那以后弗朗茨.卡尔大公就被索菲公主完全掌控了,这位大公几乎完全以索菲公主马首是瞻,索菲公主让他往东他就绝不敢往西。所以施瓦岑贝格和温迪施格雷茨想要说服弗朗茨.卡尔大公放弃继承权,第一个就要说服这位难缠的女强人!
实话实说,这非常困难,因为索菲公主的后半生几乎就是为政治而活着,就盼着斐迪南一世落气,然后好登上皇后的宝座,这已经是她唯一的心愿了。
想要说服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难度可想而知。反正之前温迪施格雷茨和施瓦岑贝格去探了探索菲公主的口风,结果是很不理想,他们直接被索菲公主怼了回来。
因为如果弗朗茨.卡尔大公不放弃继承权,那不管是温迪施格雷茨还是施瓦岑贝格还真没有一点儿办法,毕竟某位傻子大公皇储的位置是合法有效的,他这边不放手,按照规矩就没有人能取而代之。
按照温迪施格雷茨的想法用强硬手段逼迫那位可怕的大公夫人让步不是不可能,但那吃相太难看了,不符合欧洲贵族圈的传统,这么搞太俄罗斯了,只有野蛮的俄罗斯宫廷贵族圈才这么野蛮。像他们高贵的奥地利怎么能这么没品味呢?
所以施瓦岑贝格还是决定好好跟索菲公主谈一谈,他觉得这个女人不像哈布斯堡家族的傻瓜们完全没有脑子,这个女人是有相当政治智慧的,是可以好好谈判的对象。
施瓦岑贝格觉得索菲公主其实是待价而沽,就是想把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卖个好价钱,只要满足了她的部分野望,那一切都是可以谈的。至少这个女人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哈布斯堡家族完蛋,因为那么一来只能让她也血本无归,她没有那么蠢。
唯一让施瓦岑贝格郁闷的是,他暂时还没有搞清楚索菲公主的条件是什么。
“阁下,夫人请您去会客厅,大公正在等您!”
施瓦岑贝格一边跟着侍女往会客厅走,一边在心中吐糟道:“与其说是那个傻子在等我,不如说是你们家公主在等我好不好!”
真相也跟他估计得差不多,因为弗朗茨.卡尔大公虽然不像他的哥哥那么傻,但也是个低能儿,迟钝得就像一只龟,对政治毫无兴趣也毫无野心。虽然是奥地利摄政委员会一员,但更多的就是当个图腾。
不过在他旁边的索菲公主就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了,不同于昏昏欲睡毫无精气神的丈夫,这个女人虽然一副平静的样子,但眼睛里的波澜却怎么也掩藏不住。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摄人的气场,仿佛一切尽在掌控。
这种无聊的扯淡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索菲公主无意间地提了一嘴:“您来之前,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也来了,跟大公聊了很久,真没想到他和大公竟然是如此投契,不得不说这位公爵真是个妙人啊!大公很喜欢他!”
施瓦岑贝格心里头咯噔一跳,知道这是索菲公主出招了,而这一出手就是大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