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90b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好萊塢往事 ptt-第三百七十五章 婚禮鑒賞-8av7l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什么是幸福?
这个问题罗兰没法回答。
又或者说,他相信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前世的自己,曾经看过一个叫做《走基层百姓心声》的节目,那里面的受访民众,都给出了自己最真诚的想法。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接受采访时称:
“我不知道,我从来不考虑这个问题”。
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他更是直白的表示:
“我要说不幸福,那也太装了吧?刚得诺贝尔奖能说不幸福吗?”
进城务工人员焦先生再被问及‘您幸福吗?’时,更是给出了自我保护的回应:
“我姓曾。”
而在火车站售票处购票的大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幸福”的同时,也遭遇到了最为不幸的事情,“接受你采访,队被人插了。”
如此回应,展现了人间百态,也体现了幸福的弥足珍贵。
毕竟,人的欲望不会是一成不变的,而在这种情况下,投入和产出,永远都无法平衡。
别人说你幸福,那只是因为他们得到了满足,而你自己嘛——
“给。”将小蛋糕端上桌的凯特用叉子挑起一只送到了罗兰嘴边,“放凉过了,不烫。”
咬进嘴里,夹杂着奶香的微甜,让罗兰点了点头,“可以。”
“我就知道你不吃烘焙的原因是嫌弃那些东西糖分太多了,所以我这回就放了一半的糖。”凯特自己也吃了一只,虽说她觉得自己做的很成功,但那没有多少味道的蛋糕还是让她蹙起了眉头,然而,等她捧起鸡汤喝了一小口后,熟悉的味道,这才让她笑了起来。
“对了,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方才的大笑,已经传进了厨房。
“你爸在祝我们幸福。”罗兰实话实说,“但你妈,说我们现在就是幸福。”
“嗯哼?”凯特偏着脑袋,好奇地问,“那你觉得呢?”
“我觉得?”罗兰扭头望着对方,瞧着那秀发上沾着面粉的家伙,他指了指桌上的菜,道:“你口味的椰子鸡汤和我口味的蛋糕不就能说明一切吗?”
“嘿嘿嘿~”凯特痴痴地笑了一下,用手肘杵了下自家男人。
虽然二人没有明说,但一切都在不言中。
…………
随着二人的抵达,闻风而动的宾客们也陆续上岛,用他们的话来说,那就是‘反正罗兰将整个岛屿都包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下,空着才是最大的浪费’。
对于这样的说法,罗兰还是挺认可的,而当他举双手赞同,热情的欢迎这些前来捧场的家伙时,得知消息的奥尔森一家也主动放弃了奥运会后半段赛程的门票,从澳大利亚赶了回来,大卫和加耐蒂的意思都很明确,他们觉得罗兰一个人忙不过来。
本来嘛,婚庆公司存在的意义就只是婚礼环节的设置,而在狂撒币的情况下,他们最多也就是做到事无巨细,但想要让他们迎接宾客?那就是痴人说梦。
像提前一周登岛,第一个带着家人赶来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当他钻出私人飞机时,一个迎宾站在机场迎接算什么东西?
作为罗兰抱住的第一条大腿,小两口不出面,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但在小两口接待他们时,阿诺-施瓦辛格也带着自己的家人来了。
这怎么办?
让罗兰和凯特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乘坐的车上跳下来赶回去?
还是让阿诺德-施瓦辛格他们自行乘车前往酒店?
甭管是哪个选择,都不合适。
而在这种情况下,甭说大卫和加耐蒂了,就连奥尔森姐妹都得上阵轮轴转。
不仅如此,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上学的詹姆斯也被拉了回来,帮衬左右。
当然了,光靠他们几个人,是肯定没法顾及所有人的。
于是乎,在瞧出症结的同时,先到一步的嘉宾也自告奋勇的帮忙,表示能接熟人。
在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包圆老伙计,阿诺-施瓦辛格吞下老朋友,大卫-奥尔森将商业上的伙伴一一迎入后,可爱岛上的凯瑞和喜来登酒店,就已经住的差不多了。
而等所有人都到齐时,时间已经悄然走到了十月五日,婚礼当天。
和罗兰所说的一样,婚礼这种东西,真的很难弄出惊喜。
尤其是在经历了奥斯卡颁奖礼上的求婚后,除非坐航天飞机去空间站宣誓,不然的话,就算在搞什么直升飞机、游轮,那都没有多大的意思,顶多就是排场够足,让别人知道你有钱,但问题是,当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的家伙来了三十多个,现场嘉宾的身家就没一个低于一个亿的情况下,只追求排场而不追求内涵,那在大伙眼里就是个土老帽。
于是乎,当婚庆公司发现,罗兰邀请的家伙全都收了请柬后,心意,就成为了最重要的东西,而等他们搜索一圈后,两个方案,摆在了罗兰的面前。
第一,便是在纳帕利海岸举办婚礼。
纳帕利海岸是夏威夷群岛上最壮观的海岸线,拥有直插天际的碧绿悬崖和流下深邃狭窄山谷的层叠的瀑布,站在这儿,能够俯瞰太平洋的浩淼全景。
以天地为证,让海洋倾听,这已经是婚庆公司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方式了。
但罗兰和凯特,还是将它Pass了。
因为举办难度太高。
前往达纳帕利海岸,只有三种途径。
第一种是徒步穿过五个山谷,光是路上行程就要两天;
第二种是乘坐皮划艇,沿着海岸线一路滑行;
第三种则是直升飞机,看似便捷,但想要落地,得进行空降。
虽然二人很想体验这种婚礼,但考虑到现场来宾身家累计超过五千亿后……
他们还是不折腾了。
而第二种方式嘛,简便简洁但不简单。
婚礼的举办地点,是在可爱岛最北端的国家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的最北端的基拉韦厄灯塔。
基拉韦厄灯塔高达十五米,始建于一九一三年,起初,它存在的意义就是引导来往的船只,而到了一九七零年,灯塔的灯被更加先进的自动标灯所代替。
虽然在航运领域下岗了,但它并没有被拆除,因为这儿还是北海岸线和深蓝色太平洋的完美观测点,不仅如此,在它发光发亮的这些年里,依塔筑巢的鸟类,不要太多,海鸥、塘鹅、军舰鸟、黑背信天翁……只要是夏威夷存在的鸟儿,这里都有。
正是因为它保护生命,吸引生命,见证生命,所以二人便决定在这儿宣誓。
在罗兰挥舞着钞能力的情况下,曾经为迷途海员照亮归家之路的它再次绽放,而对于两位新人而言,这座重燃生机的灯塔,将会指引着他们好好地走到生命的终点。
如此想法,让前来观礼的嘉宾高呼浪漫。
等他们有序落座后,感慨之声,更是悄悄响起。
“他比你会玩。”比尔-盖茨在花花公子保罗-艾伦的耳畔嘀咕道。
“你没他浪漫。”曾经帮比尔-盖茨操办婚礼的保罗-艾伦毫不客气的回了句。
…………
“我们就是在夏威夷的康娜度假村决定结婚的。”劳伦娜-乔布斯也对着自己的丈夫说。
“然后一年以后在优山美地国家公园的阿瓦尼酒店举行了婚礼。”老头笑着揽住对方。
…………
“去年,罗兰为什么没把凯特带到奥马哈来?”
阿斯特丽德-蒙克斯问沃伦-巴菲特,“难道是怕带着凯特出来,会耽误工作吗?”
“耽误工作?”这个问题令沃伦-巴菲特愣了一下,几秒之后他才哈哈大笑的斜着身子,点头道:“No!No!No!我觉得是你嫌我工作太多了!”
…………
“现在像这种有钱有想法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啊!”罗纳德-佩雷尔曼笑着说。
“是啊,重点他还年轻,有精力折腾,不像我们一样,懒得动弹。”卡尔-伊坎赞同点头。
…………
如果说商业上的伙伴给予的都是好评,那么认识最久的自己人,则快吵起来了。
“他真的是你学生吗?我怎么从来没见你浪漫一回呢?”凯特-卡普肖杵了杵丈夫。
“我还不浪漫吗?”一听这话,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顿时喊冤,“我们举办了两场婚礼啊!一场新教一场犹太教,这难道还不比他用心?”
凯特-卡普肖是新教教徒,为了照顾她的感受,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她结婚时直接选择了新教的教堂,但在婚后凯特-卡普肖皈依了犹太教,所以他们又在犹太教重新办了场婚礼。
在这种情况下,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觉得自己已经够尽心了,不仅如此,他还给出就在现场的反面例子,“那罗兰还是詹姆斯的学生呢,你看詹姆斯浪漫吗?”
“他可是连婚礼都不办!”
由于他们这些人本就坐在一排,所以当詹姆斯-卡梅隆听到身旁的老头的甩锅话语后,本还乐呵呵的双手环抱准备看好戏的他当场就炸了,“史蒂文你胡说什么?”
“我明明办了婚礼!”
“只是不像你教出来的学生那么高调罢了!”
然而,此话一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开始吹胡子瞪眼了,“他的高调明明是你教的!”
不仅如此,他还给出证据,“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一听这话,詹姆斯-卡梅隆也不甘示弱,直接抛出对方当年在《大白鲨》败北时的话语,“Fuck The Oscars!Fuck you!This is both shit!”
针尖对麦芒的甩锅行为惹得周围大伙一脸无奈。
你们不就是在创意策划方面被自己的学生比下去了吗?
这又有什么丢脸的呢?
大大方方的承认不好?
非得在这儿互怼干啥呢?
要是让他们两个得知了周围人的想法,那他们绝对会将脑袋摇晃的和拨浪鼓一般。
在他们看来,其他方面示弱,那都没问题,唯独不能在爱情这种东西上示弱。
因为——
老婆就在身边啊!
要是他们主动承认,婚礼创意不如罗兰,那完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安生了!
当然了,如同小孩一般的打嘴仗行为,那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等两位新人到场时,他们顿时发动了川剧变脸这一技能,笑呵呵的起身鼓掌。
由于场地限制,设施不齐,所以想要像传统的教堂婚礼那样,男方在主教面前等待,女方穿着婚纱被自己的老爸送进来,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仅如此,考虑到能在自然保护区内活动自如,所以几米的长裙拖尾,也给省了。
再加上他们两个都不信教,因此证婚人方面,就更加轻松了。
更别说,现场这些家伙,随便抓一个,都能证婚!
而当凯特表示,想要请对罗兰帮助最大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充当证婚人时,刚刚还在和詹姆斯-卡梅隆吵架的老头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卡车司机,则给予懊恼回应。
虽然大伙事先都没准备,但这种事情根本不难。
因为这种婚礼宣誓誓词,从来都没变过。
向在场众人介绍这是谁的婚礼,让两位新人向在座的各位宣告结婚心愿,让二人双手相握宣读誓言,然后在众人的见证下交换戒指,相拥而吻。
整个流程十分钟不到便已结束,而等大伙起身鼓掌时,婚礼仪式,就已经完成了。
和其他婚礼相比,他们去掉了很多环节。
不仅如此,相应的节目也因为自然保护区的存在无法摊开而被剔除。
从表面来看,这简直就是个简约的低配婚礼,和高昂的开销根本就不相匹配。
但当罗兰揭开凯特的面纱,亲吻她时,被罗兰拥入怀中的凯特,依旧是热泪盈眶。
因为对于她而言,什么誓词,什么仪式,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和见证。
男方说一句,‘我会全心全意娶你做我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的一切,去分享我们的梦想,作为平等的忠实伴侣,度过今后的一生。’后,就真的不会出轨了?
女方说一句,‘我全心全意嫁给你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的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的一切,去分享我们的梦想,作为平等的忠实伴侣,度过今后的一生。’后,就真的不会和男方斤斤计较?
又或者说,证婚人宣读‘从今以后,你不再被湿冷雨水所淋,因为你们彼此成为遮蔽的保障。从今以后,你不再觉得寒冷,因为你们互相温暖彼此的心灵。从今以后,不再有孤单寂寞。从今以后,你们仍然是两个人,但只有一个生命。’后,他们就真能融为一体了?
开什么玩笑!
在凯特看来,这些誓词只是婚礼的流程罢了,它并不会感动人!
甚至存在的意义还没罗兰亲手做的东西来的珍贵!
而现场最有意义也是最让她开心的,是罗兰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
“重新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妻子,Kate Allen。”
没错,让男方当着自己所有亲戚朋友的面承认女方的身份,才是婚礼的精髓!
因为这,才是婚礼能够带来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