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lmt精彩都市小說 《絕代名師》-第1310章 師徒重逢!-q9vtz

絕代名師
小說推薦絕代名師
“轩辕?”
孙默盯着队尾那个男人,他应该是轩辕破,面容上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气质上,变化实在太大了。
曾经的轩辕破,是个脑子里除了打架修炼,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的战斗狂,冲动暴躁,不为大局着想。
可是现在,他沉稳了很多,有一种大将风范了。
他骑着一匹枣红色的战马,这坐骑应该有黑暗猛兽的血统,比别人骑的大了两圈都不止,但是在轩辕破身下,也不显得高大,因为他本人实在是太强壮了。
丈二银枪挂在马鞍旁,擦拭的雪亮。
“轩辕老师!”
两侧有女生,朝着轩辕破挥手。
战斗鬼还是不会表达情感,板着一张脸,宛若石雕,不过这反而很衬他的形象。
孙默想到了虎牢关的吕布,一人独斗十八路诸侯,此时的轩辕破,就是这种猛将气质。
“没想到轩辕也这么靠得住了!”
孙默有些欣慰,自家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他没有出声喊人,开始鼓掌,这一刻的荣光,是属于战斗鬼的。
只是孙默还是低估了轩辕破的第六感。
坐在马背上,反思这次拓荒行动得失的轩辕破,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人群。
“我怎么感觉听到了老师的掌声?”
轩辕破耳朵一竖,锐利的眼神如鹰,扫视人群,几个来回后,便看到了那个尊敬的身影。
“老师!”
轩辕破大呼一声,赶紧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冲向了孙默。
“怎么回事?轩辕老师为何如此激动?”
“他在喊谁老师?”
“轩辕老师的亲传老师似乎是九州人吧?”
学生们不明所以。
那些站在孙默前面,挡住了轩辕破去路的学生们,看到他宛若战车一般冲过来,赶紧让路。
于是孙默显露了出来。
“老师!”
轩辕冲到了孙默身前,噗通一下就跪下了,然后给他结结实实的磕了九个头。
砰!砰!砰!
“起来吧,你也是老师了,在学生面前,还是要保持风度的,没必要这么多礼!”
孙默把轩辕破拉了起来。
“老师,您怎么来黑暗大陆了?”
轩辕破偷偷地打量孙默,很激动,又可以跟着老师学习了呀!
嗯,数年不见,老师更加的儒雅稳重,风度翩翩了,他的举手投足间都是宗师风采。
“我来找你和百舞!”
孙默解释:“有些话,等你忙完再说吧!”
孙默示意轩辕破快回队伍,大家还等着他呢。
战斗鬼回头,发现队伍已经停下了,都望着这边。
没办法,轩辕破可是领队,他这么一搞,大家自然都停下了。
“好!”
轩辕破回到队伍后,便催促了起来,让大家快点进学校,完成交接。
半个小时后,轩辕破重新找到了孙默。
“百舞师妹怎么了?”
轩辕破脸色凝重。
孙默解释了一番。
“啊?她尽然是黎明之主的女儿?”
轩辕破有些懵逼,两个人的身份也差的太远了吧?
他可没忘了赢百舞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这就像皇帝的女儿去讨饭一样过于魔幻。
“哎,一言难尽!”
孙默叹气。
“我也会出力的。”
轩辕破保证。
“你也开始有责任心了呀!”
孙默想拍一拍轩辕破的肩膀,只是很快停下了,因为这小子的身高似乎超过两米了。
“嘿嘿!”
轩辕破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男人总要成长的呀!”
说到这里,轩辕破有打算跪下,给孙默磕头。
还是孙默眼疾手快,把他拉住了:“好好说话吧,你知道的,我不讲究这种虚礼!”
“我小时候,不懂事,给老师添了很多麻烦。”
轩辕破道歉。
在星辰学府的这些年,轩辕破的心智越来越成熟,尤其是当了老师,开始带学生后,他才明白,自己能遇到孙默,是何等的幸运。
自己虽然天赋不错,可如果没有孙默的悉心教导,也不会有现在这番成就。
校长就说过,自己在孙默的门下,在人生最黄金的年纪,没有走哪怕一点弯路,这是大幸运。
“我是你的老师,包容你是应该的!”
孙默轻笑。
“老师,您现在是什么境界呀?”
轩辕破说了几句家常,话题便忍不住转到了战斗上,有些手痒了。
“千寿境九重!”
孙默这几年,在环境险恶的黑暗大陆游历,实战经验积累了很多,而且为了守护葫芦娃们,他也刻苦修炼,所以进步很快。
“……”
轩辕破震惊了。
他以为自己的境界要超过孙默了,可是没想到,竟然持平,要知道,孙默除了境界,在学术领域,也有着极高的建树。
“你比我小近十岁呢,急什么?”
孙默翻了一个白眼。
“您现在是几星?”
轩辕破好奇。
“八星!”
孙默没有隐瞒。
“……”
轩辕破突然不想和孙默说话了,甚至还想用银酱戳他两个大窟窿。
你这么厉害,让别人还怎么活?
作为一个曾经在中州学府生活过十多年的人,轩辕破深刻的明白八星名师这个头衔代表的意义。
很多名师,如果在人生的最后一刻,能够站在八星的这个门槛上,他们已经死而无憾了。
因为晋升亚圣,实在太难了。
八星名师,放在九大超等学府中,都是大学阀,影响力巨大。
更恐怖的是,老师还没四十岁呢,这意味着他的未来潜力巨大。
“说说你的境况吧?”
孙默提议。
“这个稍后再说,老师,咱们去切磋一下如何?”
轩辕破小心翼翼的恳求。
“好!”
孙默也想见识下战斗鬼现在的水准。
“去斗战堂吧,那是我的地盘!”
作为星辰学府最能打的老师,轩辕破自然在以战斗为主的斗战堂里担任武技指导。
……
“快去斗战堂呀,轩辕老师要和孙老师切磋!”
孙默两人都是这所学校的名人,所以一起去斗战堂,自然便被盯上了,很快,这消息就传的纷纷扬扬了。
“老师,请!”
轩辕破也学会礼让了,先让孙默上擂台。
“嗯!”
孙默轻飘飘的飞起,落在了上面。
“轩辕老师,您这不是在欺负人嘛?”
有女生不乐意了,轩辕破能打,是出了名的,因为这货曾经嚣张的把全校的老师都挑战了一圈,而且对于学生的约斗,来者不拒。
“你喜欢我老师?”
轩辕破乐了:“我提前告诉你,没戏!”
“轩辕老师好讨厌!”
女生一脸窘迫,嘟起了嘴巴。
大家也觉得不公平,在他们看来,孙默的学术水准那么高,必然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学习,那么在修炼上,肯定不如轩辕破。
“你们真是瞎操心,我老师年轻的时候,越阶杀敌就是家常便饭,现在更是千寿境九重,所以对上传奇境的强者,也是稳赢!”
轩辕破说完,全场就彻底寂静了,只剩下一张张目瞪口呆的脸庞。
“嗯?”
轩辕破皱眉:“你们不会不信吧?”
“您这牛皮吹得也太大了!”
学生们纷纷吹起了口哨嘘他。
这所黑暗名校的学风比较开放,不讲究那些世俗礼节,毕竟在这里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哈哈,说实话,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信!”
轩辕破大笑,不再扯淡了:“老师,可以开始了吗?”
“嗯!”
孙默点头,战斗鬼立刻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银枪一抖,就是漫天的枪花绽放。
暴雨梨花,星散落!
哇哦!
学生们欢呼,不管看多少次,老师这枪术,都华丽的让人兴奋不已,憋不住尿。
“不错哦!”
孙默一刀斩出。
唰!
木刀便宛若飓风刮过,雨打芭蕉,将一切枪花扫进了故纸堆。
“啊?”
学生们惊呼,孙老师竟然这么厉害?
一刀破掉了轩辕老师的圣级枪术?
轩辕破不会是放水了吧?
因为孙默的招式,过于返璞归真,看上去非常普通,学生们反倒看不出厉害与否!
“哈哈,看到老师老当益壮,我可以全力进攻了!”
轩辕破担心孙默只是境界到了,经验不足,现在看来,自己完全多虑了,所以火力全开。
“我还没四十岁呢!”
孙默心说我连儿子都还没有呢,你居然敢说我老?
得教训教训你呢!
于是孙默抢先一步,打出了快攻。
倚天剑决,惊神灭仙!
唰!唰!唰!
孙默虽然用的是木刀,可是剑气弥漫,宛若卷起千堆雪,靠近擂台的学生们,受不了他的剑势压迫,纷纷后撤,转眼间便空出了一大片。
轩辕破果然还是以前那个性子,死战不退。
两人华丽狂野的对攻,让围观党们看的如痴如醉,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
蓦然,孙默转攻为守。
施展大乾坤无相神功,不动如山,稳稳地接下了轩辕破的全部攻击。
“这就是你的全力吗?”
孙默激将。
烈火燎原,天地熔炉。
轩辕破直接蓄力,打出绝技。
咻!咻!咻!
擂台上,开始出现一团团拳头大的火花,温度急速的提升,让人仿佛被丢进了熔炉中。
“我淦,轩辕老师要开大招了,快跑!”
一些见识过这招绝技的高年级学生,立刻叫了起来,脸色惊恐的往外跑,老师们也不淡定了,一些人赶紧催促学生们往斗战堂外转移,而另一些则是骂了起来。
“轩辕,你搞毛呢,赶紧停手!”
“孙师可是学校的瑰宝,伤了他,校长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孙师,快闪,千万不要硬接!”
话音还没落下,轩辕破的绝技已经打了出来。
轰!
空气中,孙默的头顶和脚下,各自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大鼎,快速的合拢,要将孙默扣住。
孙默可以瞬移,也可以替身承受伤害,不过他看到这绝技比较厉害,于是想接一下。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唰!
随着孙默挥刀,熔炉的火焰就像被海啸浇灭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后轩辕破身边,出现了火焰熔炉。
“……”
全场失神。
孙默这是什么功法?
也太厉害了吧?
轩辕破破解这一招后后,战意更是直线飙升,绝技再开。
学生们安静了下来,重回聚拢回来,不再逃跑了,因为他们发现,孙默非常稳。
半个小时后,这场对决结束。
众人献上了经久不散的掌声。
“居然是平局,孙老师好厉害!”
因为孙默除了武技,还教授灵纹学和植物学,所以综合实力,要比轩辕破厉害。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平局了?这分明是孙老师再打指导战好么!”
有老师无语。
整个比试的过程,都在孙默的掌控中,简直游刃有余,这当然也与他的功法有关。
他会的实在太多了,而且还都那么极品。
“老师,您闲暇之余,来斗战堂指点他们一下呀?”
轩辕破恳请。
这一战后,孙默的名气再次大增,谁也没想到,看上去走学术流的孙老师,居然那么能打。
在之前,大家没想着去了解孙默的身份,毕竟大多数来黑暗大陆的名师都是流放者,犯过事,这是没人想要提起的禁忌,免得大家尴尬。
但是轩辕破是公认的星辰枪神,名气极大,随着他是孙默的亲传弟子这件事爆出来后,再加上托人寻找赢百舞,大家也都知道了孙默的来历。
这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尽然是一位八星名师,这代表着他是双宗师,拥有二十五道以上的名师光环,更代表着他距离亚圣,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总之,这是一位牛人。
整个学校中,比他厉害的,不超过一只手。
“孙老师找到他的弟子后,会不会离开这里?”
“肯定呀,人家又不是被流放的,而且在九州也是顶级的学阀巨头,为什么要在这里吃苦?”
学生们一想到这件事,心情就很低落了,不过还是呼朋唤友,帮助他寻找赢百舞。
孙默的课程,本来听得的人数就很多,现在直接爆满了,毕竟宗师头衔,就是最强的招牌。
几天后,一个傍晚,轩辕破来请孙默吃饭。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客套了?”
孙默打趣:“有什么话就直说!”
“老师!”
轩辕破跪了下来:“我想请您帮帮我们这些黑暗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