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9u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頭狼-3892 變!分享-wt9ta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几分钟后,我把陈晓的事情跟张星宇前前后后的详谈一番,他二话没说直接联系了杨晖,去找陈晓见面。
而我从会议室里又抽了根烟,将刚刚和杜、张两人的对话情节回忆一遍,确定没什么纰漏后,也整理一下衣服从会议室里离开。
刚一出门,刚好碰上李凡正夹着一袋文件,边走边打电话:“对对对,具体活动安排,咱们就定在下周吧,恰好还是个教师节,非常的有意义..”
自从确定让他帮助我们公司提升对外界的整体形象后,这家伙就彻底忙活起来,各种光鲜亮丽,又花不了几个钱的活动,替我们操办的也算有模有样,所以我特意让人给他在公司也安排了一间办公室,这些天进进出出,我们也总能碰上面。
看他在讲电话,我微笑一下,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径直朝电梯方向走去。
刚要合上电梯门,李凡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王总,您稍微等一会儿,耽误你几分钟时间。”
“怎么了?”我笑呵呵的出声。
“是这样的。”李凡干脆走进电梯里,朝着我道:“我和两家公立学校的校长联系好了,下周咱们公司举报一场感恩教师的小晚会,到时候您作为主办方,上台讲几句话,行么?”
我毫不犹豫的摆手拒绝:“这事儿你来吧,我最近挺忙的。”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喜欢参加那些毫不犹豫的派对、活动,别看我平常絮絮叨叨挺能说,但要真走上台发言,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不是王总,您听我说完。”李凡左右看了看,把嘴巴凑到我耳边道:“之所以选择这两家学校搞活动是因为我特意打听过,鹏城日报的总编儿子就读于其中一家小学,而市里宣传办的大拿儿子就读于另外一家学校,您想想看,如果我刚刚提到的这两位对咱们公司产生好感,能省下来多少宣传费用,最重要的是他们能给咱的资源,可不是拿钱就能买到的。”
“嗯?”我顿时间一愣,本来我让李凡负责提升头头狼公司形象这事儿就是本着一个乐呵,聊胜于无的心态,可没想到他似乎确实有两把刷子,不光干的尽心尽力,甚至于还总能给我一些意外惊喜。
思索一下后,我问道:“下周几?”
“没意外的话定在周末,那天两位大咖都正好休息,我特意让校长安排两个孩子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相信他们肯定会无比重视。”李凡拿起腋窝下夹着的文件袋让我观看。
我懒得看那些议案啥的,直接摆手道:“成,到时候你再通知我吧。”
说话的功夫,电梯门打开,李凡很有眼力劲儿的招呼我先往出走。
走了没两步,我猛然扭头看向他询问:“诶,一直都没问你,你晚上也住公司吗?”
“呃..”李凡的脸颊瞬间红了,很是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讪笑:“对不住啊王总,我的广告公司正处于发展阶段,经费什么比较紧张,没那么多闲钱租房,我这个人也比较随意,有张沙发就能睡觉,要是给您带来什么麻烦的话,我今天就搬出去。”
“那倒不用,睡沙发太憋屈,顶楼还有空房间,待会我让人给你收拾出来一间,这样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咱俩还能聊聊天。”看他理解错的我意思,我摆摆手解释了一句。
李凡怔了一怔,随即马上朝我鞠躬感谢:“麻烦您了王总。”
“小事儿,虽然你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不过做事一直挺尽力。”我大大咧咧的回应一句。
小事儿看人品,我给李凡的广告费并不少,他随随便便捞一点都足够在酒店包个不错的房间,可这家伙并没有那么干,而是把我投出去的钱全都用在了工作上,光凭这一点,就说明他人性还是很不错的。
再加上李俊峰、孟胜乐相继离开,钱龙又在莞城,顶层现在只剩下我和张星宇、段磊住,属实也有点冷清,连打个麻将都凑不成一桌,所以我才会大大方方让他搬到楼上去住。

晚上九点多钟,我带着张星宇赶到福田区一片名为“云顶”的高档小区。
前阵子,赵海洋刚刚全款在这片小区买下一套豪宅。
从过去几千块都找人借不到的Loser,短短几个月摇身一变购房买车,赵海洋完成了属于他的特殊蜕变,尽管我们都清楚这并不是啥好事儿,可做人毕竟不是拍电视剧,除了诗情画意,更重要的还是酒色财气。
富丽堂皇的欧式客厅里,套着一身丝质睡衣的赵海洋分别替我和张星宇倒上一杯香茶。
坐在纯皮的沙发上,我昂头打量厅堂里奢华无比的装修。
“杜红旗和张佩的身份没问题,确实是从上京来的。”赵海洋低声道:“不过他俩的身份很一般,顶多算探员,对你们构不成太大的威胁,现在算是打黑除恶的收尾阶段,全国各地哪都有他们这种人,不用太过理会,折腾一段时间,没什么实际成效,他们自己就会灰溜溜的滚蛋。”
张星宇从果盘里抓起个苹果,张嘴啃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说道:“看来你有过跟这种人打交道的经验啊。”
“嗯,前年还是大前年来着,就有几个探员常驻在鹏城,当时就是我负责跟他们沟通的。”赵海洋点点脑袋,粗声粗气道:“那会儿我太单纯,一门心思的想着建功立业,还配合他们打掉好几伙黑恶势力,我懂你们今天来的意思,你们不就是希望我想办法把他们的视线往辉煌公司或者贺家身上引嘛,放心吧,我已经着手安排了。”
“咔嚓..”
话没落地,房间门打开,一个模样俊俏,身材姣好的年轻姑娘从卧室里摇晃着水蛇腰走出来,撒娇似的直接搂住赵海洋的脖颈“吧唧”啃了一大口,娇滴滴的呢喃:“老公,晚上我闺蜜请吃饭,你有时间吗?”
“今天不行,你自己去吧,改天我请你们。”赵海洋宠溺的在女孩脸颊上亲了一口,随即摆摆手驱赶:“你回屋,我这儿还有正事儿。”
“不嘛不嘛,除非你答应给我买那个包包。”女孩轻皱柳眉,发嗲的摇晃赵海洋的手臂。
“好好好,买去吧,我这儿真忙着呢。”赵海洋无可奈何的点点脑袋。
女孩这才满意的转身进屋,整个过程中,既没有跟我和张星宇打招呼,也没多看我们一眼,就仿佛我俩是空气。
扫视一眼卧室房门,张星宇冲赵海洋努努嘴:“老赵啊,适可而止就好,她这岁数都快赶上你闺女了吧。”
“嘿,人不就活这一次嘛,怎么舒服怎么来呗。”赵海洋哈哈一乐,翘起二郎腿道:“朗哥,她就是个丫头片子,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用跟她一般见识。”
张星宇摆摆手继续道:“不是她的问题,是你现在..”
“朗哥,小伟和小晖还等着你呢。”不等张星宇说完,我按灭烟蒂,拿胳膊捅咕他两下打断。
几分钟后,我俩离开赵海洋家,刚一坐进车里,我就笑嘻嘻的问张星宇:“你刚才是不是想劝赵海洋及时收手?”
“兄弟,人这玩意儿,不都这样嘛,心一黑眼就红了。”我叼着烟卷轻笑:“那话咋说来着,哦对,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原本人家抽包好日子就能满足,咱非给他点华子,现在你再让掉头回去捡烟屁,他不骂你祖宗十八代,都算你俩关系到位,他已经习惯现在的锦衣玉食,咱们如果断掉的话,他肯得会找别家,辉煌公司也好、贺家也罢,哪个满足不了他?”
“关键他这样,早晚会给咱们惹祸上身。”张星宇横着脸嘟囔。
“既然咱已经有预判,为啥不能选择在祸出现前,先把他甩出去。”我发动着车子,一边拨拉方向盘,一边面无表情道:“在这之前,尽可能压榨干净他的价值。”
赵海洋的变化确实太大,大到我已经开始琢磨找谁做他的接班人,只不过在这之前,我还需要他替我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比如拿下敖辉或者李倬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