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vh6精华玄幻小說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討論-第574章 女守夜人分享-g6q8j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小說推薦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不情不愿地叉腰盯了他两秒,艾莉亚磨磨蹭蹭地绕过长桌来到他身侧,坐下前还仿佛要划清界限般……刻意保持了半个身位的间隔。
“你对梅芙做了什么?怎么她忽然要走,甚至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提前搬出去了!”
“我对此毫不知情,我发誓。”艾格满脸茫然,直接推了个干干净净。他当初拒绝弥塞拉要披上黑衣的提议和请求,就是为了能在这种时刻——把别人拉出来当挡箭牌,“也许你该去问梅丽珊卓女士,哦不……梅芙本人,但我大概可以猜到是怎么回事:她在离家千里之遥的这里没有归属感。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她的错,是整个世界的错,既不用自责,也不该生气,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自己把她当妹妹,但她却从来不想要姐姐,艾莉亚感觉有点伤感,强板着脸没有流露:“那也和你没关系,她是史塔克家的人,你没资格自说自话就把她带走!”
“没错,我没资格把她带走,但我也同样没资格阻止她加入红神教。光之王的信徒无论是在女王返回维斯特洛一事上还是守夜人对抗异鬼的战争中都出了大力,陛下和我都承诺保证他们的传教自由和安全。既然梅丽珊卓女士判断梅芙会是个优秀的女祭司并同意了她皈依的请求,我横插一杠阻止,便是背信弃义,违反了约定……”
“你还有信义吗!”艾莉亚气哼哼地打断道,即使经历了这么多风雨,她习惯插嘴的毛病还是一点没变。
被呛了一下,但艾格没法发作,她欠艾莉亚太多了:“好吧,如果你坚持,我愿意为你去得罪一回那红袍女巫。但不论如何,我还是得建议你,在那之前去和梅芙谈一谈,看看她究竟有没有受人强迫或被灌迷魂汤,若答案是没有,再好好考虑一下——你真的决定要违背她的意志限制她的自由,硬把她留下来吗?”
这是张空头支票,弥赛菈已经通过梅丽珊卓的考验取得了艾格的初步信任不谈,就算艾莉亚真脑子一热逼他动用权势阻拦,此事最终也会因为各种“意外”原因泡汤。
无论如何,艾格都绝不会放任一个撞破他清君侧真相的人脱离在自己视野和控制之外。
被艾格占住道德高点一反问,艾莉亚闷闷不乐地噤了声,噘嘴思考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不强人所难。
毕竟,她主动来找艾格说话,也不只是为问弥赛菈的事。
“我会去找她的……还有,你先前答应我的那件事,现在还作不作数?”
“嗯?”艾格不知艾莉亚所指为何。
“几个月前,在后冠镇,你答应我,会让我成为第一个女性守夜人。”
就这?片刻恍然之后,艾格更加迷惑了:他当初答应这个条件时,依然和史塔克家关系良好、与艾莉亚亲密无间,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变故,艾莉亚居然依旧没忘这一茬,坚持要用这招来退婚?
艾格实际上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两三年内没法和史塔克家尤其艾莉亚恢复关系的准备,现如今却碰上后者主动过来搭话……这可让他在欣喜过望之余,稍微有些狐疑起来:是这小母狼真缺心眼,还是自己用在丹妮莉丝面前维护她的一通表现获得了她的原谅,亦或……
“还作数。”停止胡乱猜测,艾格爽快地回答,“如果你想,我可以明天就更改守夜人准入规则。但那之后呢?你是想跟在我身边,还是……”
“我去赠地,后冠镇。”艾莉亚神情严肃地说道,“但除了修改守夜人律法,我还有些其它条件。”
去赠地?艾格扭头诧异地望了女孩一眼,忽然有所预感。
“说吧,能答应的,我都答应。”
“既然我是第一个女守夜人,那就不能当小兵,你得任命我为我首席女守夜人,保证我在赠地拥有仅次于你的地位和权力。”
“好。”就像光杆时的首席后勤官一样,名义上的高位,给你个小姑娘又有什么用?
“我不希望当唯一的女守夜人,所以你不但要保证这项改动长期有效,还要宣传新政鼓励女性加入,并允许我主动招人。”
“可以。”
“你先前进行改革,为守夜人士兵提供薪水和福利待遇的全部规则,对女守夜人也全部有效……钱你出,反正你总是有办法能搞到。”
……
到这一步,艾莉亚到底想做什么就连瞎子也看得出来了:她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退婚去追求自由恋爱,更多的是在自我惩罚,顺带为史塔克家尽可能地挽回损失了。
在艾莉亚眼中,事情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大概全是因为她自己瞎了眼识人不明,将白眼狼当成朋友带入了室,才给了艾格反噬伤害史塔克家的机会……她有罪,她已经不配拥有正常和幸福的后半生,只有将自己放逐到赠地那样寒冷恶劣的环境中,才能缓解她心中深沉的负罪感。
“支持丹妮莉丝”这一被迫选择,对史塔克家而言是一场预期收益就为负的冒险,女王南征的成功或失败,对他们而言只是“损失不大”和“血本无归”的区别——狼家在这场席卷维斯特洛的海啸中已经注定会元气损伤威望大降……但若艾莉亚的想法完全实现,狼家还真有可能扭亏为盈,挽回部分损失。
经历多年战乱,颈泽以北的男女性别比例已经严重失衡,遍地都是寡妇和失去儿子的母亲,而此时异鬼的重新现世又让守夜人的荣耀和存在价值再度彰显……若艾格真的签署政令宣布开始招收女性守夜人,可想而知,必然会有许多无依无靠的女性涌入赠地,将黑衣作为下半生的指望和依靠。
艾莉亚天真浪漫的性格可以说是完全不适合玩政治,但“史塔克小姐”这一身份却会让她在山地氏族和旧派守夜人中广受欢迎,再加上军团内还有个被绿先知附了身的布兰·史塔克在……可以想见,在自己追随女王南下缺席期间,作为首席女守夜人的她完全有机会成为赠地和即将并入王国的“塞外领”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到那时候,史塔克家依旧是北境守护,赠地又有布兰和艾莉亚这对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史塔克姐弟暗中支持,艾格向女王献上的“北境分治”的战略制衡方案,只怕会在实际操作中遭遇完全失效的麻烦,颈泽以北将依旧是史塔克一家的天下,一如已经过去的千百年。
诚然,以艾格的身份和能量,想暗中阻挠艾莉亚可谓轻而易举……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真的连她,都要当成潜在敌人来防备和对付吗?
“没问题。”迟疑不到一秒,艾格便痛快地回答。
内疚和负罪感就像去腥的调味料,撒上一些,反倒能把其它痛苦掩盖。艾莉亚现在一门心思想要赎罪,与其毫无立场和说服力地劝她不必自我折磨,还不如顺势而为……堵不如疏,她毕竟还年轻,还有大把机会能从创伤中走出来重拾人生的美好,就让她先折腾折腾,待日后再想办法来平衡北境局势,并补偿自己对她的情感伤害吧。
停留几秒,没等来女孩下一个条件,他只好主动出言询问:“还有吗?”
“其它的……暂时还没想好,以后想到了再说。”一大通条件全被满口答应,艾莉亚意外之余,眼眶又发酸起来,连带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总司令大人……您就先慢用吧,属下告退。”
总司令大人?属下?
男人忽然毫无缘由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听不到那声黏腻亲热的……“师傅”了。
是自己的出现搅动时间线,让艾莉亚未尝太多家破人亡的残酷滋味;但兜兜转转走了一圈,到头来却也是自己,冷不丁地跳出来变身反面角色,把她逃过了的社会毒打又突然塞给了她……这下“背叛”把她伤得如此之深,竟将个原本无忧无虑的熊孩子也逼到了开始为家族利益思考和决策,甚至不惜拿自己的幸福去换的地步。
叹了口气,艾格没去遏制情绪,而是任由这同样的调味料洒在心头渗入血液流遍全身……虽然不好受,但至少能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反思和歉疚没能持续太久,因为第二位攀谈者也端着酒杯走近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