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3om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txt-第1167章 標杆鑒賞-f4jf8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凤殊苦笑。
凤家该知道的人多半都有所猜测了,只不过凤珺夫妻俩已经带头表明不会追根究底,所以其他人也不好越过他们夫妇来询问她。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被确立为继承人,这点面子他们多少还是还要给的。哪怕年长于她,但她也是魂石认可的人,单凭这一点,他们也不能轻慢。就算最后凤婉的事情被传到凤家,相信他们也都不会直接问她的。
“凤家我不担心。我的信息会有所过滤,就算知道,也是有限的几个人能知道。作为家族,凤家人还是十分团结的,就算对某个家族成员有异议,或者不好的看法,也不会就因此而对外人泄露我的情况。”
“还是要注意。说出口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既然是秘密,就不要告诉任何人。任何有可能导致消息泄露的途径,都要封锁,从一开始自己就要做到保密。否则泄露了相关细节,别人顺藤摸瓜就知道你隐藏的到底是什么了,秘密相当于是你自己说出去的。”
凤殊眼角抽抽。
“大哥,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别人说什么你都会下意识在脑海里过滤几遍,而且还记得住,来回咀嚼,条分缕析,轻易就顺藤摸瓜了。像我这种普通人,说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拉家常就是拉家常,谁会去想这里面有没有需要的情报之类?
如果拉家常都要做到公事公办,感情怎么能够快速升温?这拉的不是家常,是交换情报看看怎么样才能够利益最大化吧?这叫利用。”
爱德加斯汀反问道,“所以是爱人亲人就不能够利用?但凡条分缕析了,就一定会引起戒备,就会觉得对方不诚心?君临从来不会思考你话语中的漏洞?你也从来不会去想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下一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大哥,你这话真的是问到了根子上了。值得信任的人如果可靠,自然是无所谓的,然而怕就怕好心办坏事,虽然值得信任,然而本身不靠谱,那就麻烦大了。
君临和我的话,不会去考虑有的没的。他和我聊天都是很随意的聊,聊到哪里是哪里。我们夫妇利益高度一致,立场高度一致,所以不需要考虑谁利用谁的问题。”
爱德加斯汀再次哑然失笑。
她这是委婉提醒他别再挑拨他们夫妻感情吗?因为他们夫妻一体,所以就算实质是相互利用,那也是共赢,不需要承担利用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君临应该很得意才对啊,你的觉悟都高到这样了,他居然还想要形影不离,担心你会被别人拐走。换了是我,配偶这么自觉地捍卫自己的领域,真的是可以高枕无忧。”
凤殊无语,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然而她刚才还真的没有强调什么,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毕竟君临是最为了解她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他都不能了解她,她都不能信任他,那就真的无法对任何一个人付出信任了。
“我只是想说君临于我而言是一个值得信任也靠谱的人。”
“难道我是不值得你信任也不靠谱的人?”
“和大哥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认为我总是在套你的话吗?你觉得我是为了利用人才总是习惯性地收集和分析各种信息。其实这真的是一种习惯而已。”
“大哥你这种习惯太容易引起误会了。”
“君临难道就没有这种习惯?”
“就算有,也不可能像大哥你运用得这么炉火纯青,就像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爱德加斯汀笑了笑,“你这话听起来不像是表扬。”
“我本来也没有想着表扬你,因为真的不觉得这是多好的习惯,尤其是在和人私下相处时。”
“习惯也需要分场合才能够分辨好坏,是吗?”
“任何事情都可以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任何人也都可以采用不同的立场,并且随时改变。”
“好吧,我说不过你。投降。”
他高高地举起了双手,笑意盈盈地说自己是她的手下败将。
“我记得在久远的年代,手下败将是需要服从胜利者的要求,以身相许的是不是?
凤殊被他的话惊得差点咬舌自尽。
“大哥你是不是对手下败将这个词有什么误会?还是认为久远的年代会和现在对待战斗或者纷争输赢有任何不一样的处理方式?人类由古至今,本性有什么根本性不同吗?”
“久远的年代,人们能够自如运用精神力吗?应该不能吧?即便能,也是极为罕见的天赋,极为个别的人才能够发现并且正确的开发使用。
然而今天这个时代,精神力的启蒙却是从生命诞生之初便开始了,哪怕条件比较一般的人家,孩子在上学之后也能够通过学校而学习到如何运用精神力进行日常运用和战斗攻防。”
凤殊哭笑不得。
“我问的是人类的本性,而不是别的问题。
精神力的确是人类的一大进步,就像科学医学等等的发展,当真是日新月异。还有虫族这样的心腹大患,在久远的年代可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那么人类早就灭绝了。
即便是以目前人类文明的进步,也难以完全攻克虫族这个难题。
对于诞生之后便成为一个又一个星球的霸主的人类来说,虫族毫无疑问是头号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作为同样繁衍力惊人,资源需求量惊人的种族,两者绝难共存。这样对比起来,其实现在的时代生存问题远较从前年代要险峻得多。”
爱德加斯汀忍不住指出来,“你说的好像在久远的年代生活过一样。”
“大哥,你到底想要确定什么?”
“确定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凤殊似笑非笑,“真的又怎么样?假的又怎么样?”
“如果是真的,我想我的接受能力还差了一些,以后看待宇宙的方式要更加开放更加虔诚更加畏惧才对。如果是假的,我会知道我是一个正常人,哪怕想象力有些过于丰富,但本质上和别的帝国公民没有任何不同。”
他一本正经地再次问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只知道我出生于联邦萨达星,从小就受到长辈宠爱,算是无忧无虑地长大。后来遇到各种麻烦,煎熬了几年,但上天也待我不薄,给了我更多的家人。现在除了几位长辈和姐夫还没有见到,我基本都见齐了。”
“几位长辈?那边凤家的?还是指你老师那边的?”
凤殊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
“大哥,你就不能不套话吗?和你说话真的很累。”
“我也不容易。这就是正常的拉家常,说到哪里就问到哪里,不是吗?你也可以问我的。”
“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奇的问题,而且,类似于这种个人隐私,我不觉得是我可以问的。”
爱德加斯汀挑眉,“你确定对我没有任何好奇的问题?”
“是。”
凤殊回答地斩钉截铁。
“不论是私人身份还是公开立场,你对我和帝国都没有任何好奇的地方?”
“我对大哥你的隐私不感兴趣,也不觉得有权利过问。对姐夫同样如此,不过姐夫的隐私里头有一部分是和我四姐有关的,所以这一部分倒是可以在允许范围内相互交谈一二。
帝国的话,和大局有关的联邦那边也会有所了解,和大局无关的,想必帝国本身更不会做太多掩饰。愿意了解就了解,不愿意了解就拉倒。
我对这一部分,嗯,好玩的地方,好吃的食物,我对这两样最感兴趣。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倒是希望能够看一看帝国美景,吃一点帝国经典美食,尤其是帝国家庭常吃的家常菜。”
爱德加斯汀没有想到她一提到吃的居然会两眼放光,甚至都让他怀疑听到了她见到美食时吞咽口水的声音。
“帝国家庭常吃的家常菜?品种太多了,每一个星球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美食,有些家喻户晓,闻名全宇宙,有些只有帝国本地人才清楚的小众美味,但也是极其好吃的。家常菜这个范围可是太大了。”
凤殊耸了耸肩。
一个星球都会拥有非常多品种的美食。以人类爱鼓捣食物的天性,现在数不胜数的星球上诞生的美食自然不可胜数。
“大哥你通常都吃什么?”
作为皇帝,他哪怕有所偏好,饮食也应该尽可能地包罗万象吧?尤其是帝国各个星球的美食,他应该品尝过不少才对。
爱德加斯汀忍笑,“通常都吃帝国普通家庭家常菜。”
凤殊无语。这人开起玩笑来真的是自黑上-瘾-啊。帝国皇室都是普通家庭,让帝国老百姓情何以堪?
“陛下真是爱民如子,就连饮食也体察下情。”
他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揶揄他刚才的自嘲一点都不实事求是。
“皇室就是普通家庭,如果你去贵族家走几趟,就会得出这个平实得如同白开水一般的事实了。”
凤殊挑眉,“贵族比皇家生活还要奢华?”
“皇室就几个人,我和阿里奥斯都不是讲究奢华的人,其他人自然也有心无力。但皇室虽然有标杆的作用,并不意味着其他家族也得跟着这么做。
贵族世代积累了不少财富资源,享受是少不了的事情。每一代总有那么几个特别出色的败家子,不把他们家族的底子翻个底朝天,他们是不会心甘情愿地去死的。
稍微有点脑子和能力的族长,自然管得住家族成员,再奢华,总能够控制在一个度里。只是,有意思的是,他们所认为的度,和外人看待的那个度,往往不是在同一个点上。
这种认识的误差,往往就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举个例子,他们吃一顿饭,直接就吃掉了一个家族的一年的费用,这是常有的事情。更为夸张的,他们组织一次小小的家庭活动,花费总额可能高达一个小家族存在到灭亡期间的所有费用总和。”
“这种阶层的差异,自古有之。大哥身居高位,本身也是眼界开阔手段了得的强者,应该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这是难以改变的事情。
贵族之所以积累了这么庞大的财富,总有它的原因,也许难免会有见不得光的方式,但既然能聚沙成塔,说明积累财富期间的大局掌舵者无暇他顾,或者需要依靠他们解决某些事情,否则,他们怎么可能越做越大,就像滚雪球似的一发不可收拾?
只要不是触犯到根本利益,或者穷凶极恶到犯了众怒,这种事情就让它处在可控范围便好。只要能够保证出事了能够解决,那么便不需要担心后顾之忧。
历史越悠久的家族,往往势力触角越庞大,越深远,他们自己也明白需要自控,否则不需要掌舵者出手,他们自己就有可能因为内乱而自毁长城。”
“自毁长城?”
爱德加斯汀想了想,“意思是自己就乱了阵脚?”
“是。即便奢华如此,陛下你这些年也能够容忍至此,说明并没有触犯到根本利益,他们家族大是大非上还是安分守己的,明白需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也说明他们暂时并没有引起难以平息的公愤,否则怨声载道的指责早就导致冲突发生,倒逼着他们反思自身。”
孩子这种生物,要么不生,要么生下来就要从严开始培养,不能真的把他们当做王子公主一样对待,否则长大之后真的会变成败家子。如果只是单纯的败家子可能也好一些,家财耗光也就算了,怕就怕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坏事做绝,还死不悔改。”
凤殊很奇怪他怎么会这么想,“既然陛下对孩子的看法这么……悲观?为什么还选择要孩子?帝国子民已经接受了你不会生育孩子的事实,恐怕早就将姐夫或者说姐夫的孩子当做是下一任继承人。你没有信心做好一个父亲,将来要怎么教育孩子?”
爱德加斯汀闻言却意味深长地笑了。
他自然是不怕的。尽管他对自己如何成为一位好父亲没有多少信心,然而孩子的母亲会自动成为孩子努力不长成歪瓜裂枣的标杆。